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命运双祖
    帝喾舰返回仙庭。
  
      殷血歌和青丘极乐同时抬头看向了庞大无比的帝喾舰。
  
      淡青色的雾气从帝喾舰内喷出,巨大的舰体就好似笼罩在了一层云烟水气之中,若隐若现、神异非凡。有仙庭各部的官员迎上了帝喾舰,放出一道道仙光指引,想要带着帝喾舰停靠向他平日里专用的港口码头。
  
      已经有无数的援兵和物资储备在港口上,只等着帝喾舰停靠完成后,这些物资和兵员都会迅速登上帝喾舰,用最快的速度送去神煌战场。
  
      这是仙庭眼下正在进行的最重要的战争,神煌战场相关的一切都不容有任何的停滞。所以哪怕殷血歌和青丘极乐在青丘城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但是帝喾舰返回后,一切都依旧如初运转。
  
      但是今天注定有些事情是不同了,因为,有些不同的、不凡的人物出现了。
  
      青丘极乐抬着头,看着那条巨大无比的帝喾舰,突然感慨起来:“他们答应我,一旦妫家真个登顶周天万界,这帝喾舰,就是我青丘一族的座舰。我想得到这宝贝,已经很多年了。”
  
      殷血歌同样望着帝喾舰,妫家一直梦想着成为真正的仙界之主。为了这个梦想,他们连帝喾舰都能许诺给青丘一族么?但是很显然,这个许诺是无法履行的了。
  
      他看着帝喾舰,带着淡淡的笑容,很轻松的笑着。
  
      一缕强大的灵魂波动横跨虚空,殷血歌轻轻的和帝喾舰已经完全苏醒的神智接触了一下。
  
      在返回仙界的路上。帝喾舰沉睡的神智就开始缓慢的苏醒。但是帝喾舰的神智太过于庞大,他完全苏醒的时间要十几年。殷血歌并没有过于催促他,而是让他用最舒缓、最柔和、最没有后患的方式自然苏醒。
  
      此刻灵魂波动和帝喾舰碰触,殷血歌当即和帝喾舰庞大的舰体以及犹如一颗小太阳一样,在灵魂层面的视界中喷射出无穷光热的帝喾舰神智融为一体。
  
      水乳相融,默契一体。
  
      帝喾舰上数十万个大小舱门突然开启,暴露出了帝喾舰内最深处的舰体结构。自从太古时代以降,帝喾舰的历代主人在帝喾舰内随意搭建的各种宫殿楼阁,各种青山绿水,各处园林庭院。此刻都被无数道青色的甲乙青木神雷劈得粉碎。
  
      一座一座华美的宫殿坍塌。一处一处奢华的宅院粉碎,无数高楼夷为平地,无数园林炸为齑粉。青色的神风从帝喾舰的最深处吹来,伴随着沉闷的风啸声。帝喾舰内无数的宫殿楼阁的残骸被飓风吹飞。露出了帝喾舰青绿色光泽如玉、没有丝毫瑕疵的身躯。
  
      大块大块的美玉精金。各种稀奇古怪的建筑材料,大量的花鸟虫鱼,无数的飞禽走兽被帝喾舰驱逐了出来。连带着坐镇帝喾舰内的数千大罗金仙。无数的仙兵仙将,以及无数乘坐帝喾舰返回仙界的仙人都被飓风卷了出来。
  
      恒河沙数的仙人在飓风中挣扎怒吼,无数道惊惶的仙识横扫虚空,强大的仙识瞬间充斥了这一方虚空,宛如实质的仙识碰触在一起,居然发出了清脆可闻的‘碰碰’巨响。
  
      天空乱成了一团,帝喾舰以一种蛮横不讲理的方式将自己体内所有一切杂物,包括最细小的灰尘都赶了出去。一座又一座舱门重重的关闭,不断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帝喾舰的表面有一圈一圈墨绿色的年轮状符文浮现,这座在鸿蒙世界树上生长繁衍而出的太古灵宝,终于焕发出了全部的生命力。
  
      一尊身穿帝皇服色,面色惊慌的仙帝冲天而起。
  
      这位坐镇仙庭核心要地的仙帝指着帝喾舰厉声呼喝:“何方妖孽,胆敢夺取仙庭重器?”
  
      现在仙庭仅有帝喾舰能够安全的往返于神煌战场之间,就算是血魇舰都没有这个自信能够一次一次安全的度过漫漫无边的玄黄潮汐。但是就算血魇舰有这样的安全性,他的体积相对于帝喾舰而言不过是千分之一乃至万分之一的水平,血魇舰一次才能搭载多少物资、多少士兵?
  
      失去了帝喾舰,神煌战场就一点儿都得不到任何的补充!
  
      在那个贫瘠的,天地灵气混乱驳杂不能吸收,一点儿有用的矿产或者药草都找不到的鬼地方,失去了来自仙庭的补给,神煌战场五大主城用不了一千年就会彻底崩溃。
  
      数以万亿计的仙人、修士和百倍以上的凡人,就会沦入神孽之手,成为神灵们的奴隶。在神灵一族千奇百怪的残酷手段下,规模庞大的神煌战场仙庭正规军和罪囚军,他们势必成为神孽的爪牙,成为神孽们反攻仙界的先锋。
  
      所以帝喾舰绝对不能有任何的纰漏。
  
      这尊仙帝大声怒吼,他头顶九柄紫光升腾、瑞气冲天的仙剑接连飞起,化为九条紫色长虹定住了帝喾舰。同时他手上多了一枚金光灿灿的玉玺,他双手紧握着米豆大小的玉玺,狠狠的向着帝喾舰的船头印了下去。
  
      自从仙庭接掌了帝喾舰后,一代一代的仙人为了增强帝喾舰的战斗力,或者干脆说,为了加强仙庭对帝喾舰的掌控力,他们在帝喾舰内布置了无数稀奇古怪的禁制阵法。这些禁制和阵法一点发动,就算是一尊道祖都难以轻松逃脱。
  
      每一位仙帝手上都有一枚玉印,这枚玉印就能在最紧急的时刻启动这些禁制和阵法,恢复仙庭对帝喾舰的掌控。这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能动用的底牌,毕竟仙帝们都知道,帝喾舰是一件诞生了自我神智,和活人没什么两样的先天鸿蒙灵宝,如非不得已,他们也不想得罪帝喾舰。
  
      瞬息间数以万亿计的仙光锁链在帝喾舰的表面喷射出来,无数道仙光将帝喾舰死死地禁锢在内。手持大印的仙帝厉声喝道:“速速开启舱门。出来俯首就擒,否则休怪本帝狠辣无情。”
  
      一道道仙光急速的扫过帝喾舰,手持大印的仙帝双眸中金光四射,无比警惕的看着僵直在半空中丝毫不动的帝喾舰。但是很快他就惊骇的倒退了一步——帝喾舰内一个人都没有,根本没有任何生物存在。
  
      这不可能,如果不是外人控制了帝喾舰的掌控核心,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仙庭派驻在帝喾舰内的所有仙人,都会被帝喾舰排斥出来?
  
      不可能找不到人,以仙庭历代仙帝在帝喾舰内一代一代加持的阵法禁制,就算是三五个道祖联手在内动手脚。也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要知道能够坐上仙庭的仙帝之位。这毫无疑问都是大罗金仙中的至强者。历代仙人的实力,比起道祖级的存在也就是稍微弱了一丝半点儿,他们都是大罗金仙中的翘楚,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无数代仙帝联手加持的封印禁制。三五个道祖都无法破除!
  
      但是帝喾舰内没有人。那就是真的没有人了。没有人捣乱。为什么帝喾舰会把所有仙人赶出去?
  
      手持大印的仙帝呆滞的看着帝喾舰,而帝喾舰的船头突然有一团直径百丈的青色光芒闪烁。四周虚空中滚滚青绿色的先天甲木灵气急速向帝喾舰汇聚了过去,伴随着沉闷的雷鸣声。这些先天甲木灵气相互摩擦撞击,迸射出无边青绿色雷霆急速融入了帝喾舰船头的青色光芒中。
  
      “封禁四周虚空,严禁任何一丝灵气靠近。”
  
      仙帝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他惊恐的大声呼喝着。
  
      但是哪里还来得及?帝喾舰本身就是远比现在仙界任何一件大罗道器强大千百倍的先天鸿蒙灵宝,他的体型如此的巨大,他吞噬天地灵气的速度,可比任何一个道祖都要快、都要多。
  
      如果说道祖级的存在吞噬天地灵气是鲸吞的话,那么帝喾舰就是一尊比龙鲸还要恐怖万亿倍的黑洞。他的体积太大了,当帝喾舰全力开启吞噬天地灵气的时候,现在仙界的三百多道祖联手,都不可能在这方便胜过他一丝半点。
  
      眨眼间帝喾舰船头上的那一团青光就吞噬了数量可怖之极的甲木灵气,随后这团直径百丈的青色光芒向着核心处压缩了下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压缩到了不过拳头大小。
  
      ‘嗤啦’一声,小小的青绿色光球爆裂,一道长达千丈细如发丝,几乎和水晶雕成的发丝一样完全实质的青色雷电喷射而出,狠狠的打在了仙帝的身上。
  
      堂堂九品巅峰大罗金仙,仙庭至高无上的九大仙帝之一的仙帝惨嚎一声,他身上顶级大罗道器级的仙帝仙袍被雷光轰得粉碎,他身上起码一百零八件有着强大防御力量的大罗道器同样炸成了无数点祥光瑞气飘散。
  
      他千锤百炼,足以历经千万重劫而不陨落的仙体在心脏附近洞穿了一个海碗大小的透明窟窿,丝丝青绿色的雷光在他的伤口附近疯狂的跳动着,一丝一丝的将他的仙体烧成灰烬,一寸一寸的吞噬着他的血肉。
  
      浑身光溜溜一丝不着的仙帝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狼狈的从高空坠落下来,一头扎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无数仙官仙吏、仙兵仙将如丧考妣的痛哭失声,他们纷纷向躺在地上挣命的仙帝冲了过去。无数仙丹灵药好似不要钱的土疙瘩一样塞进了仙帝的嘴里,一桶一桶的灵液、玉髓等天地灵物迅速将仙帝的身体浸泡在了里面。
  
      但是没有用,丝毫用处都没有。
  
      帝喾舰发出的这一击威力强横,内蕴一丝来自太古鸿蒙开辟之前的无上奥义,除非在场的仙人,有哪一位突破到了传说中的鸿蒙道祖的境界,并且参悟出了能够脱离鸿蒙世界树而单独存在的天地奥义,否则就没有人能够驱除帝喾舰这一击的威能。
  
      仙庭至高的九大仙帝之一,甚至还来不及报出自己的名号,就在帝喾舰的倾力一击中被无数雷光炸成了一缕青色的烟尘飘散。从仙体到仙魂,这尊仙帝被彻底销毁。就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荡然无存。
  
      任何一尊仙庭的仙帝,都拥有无数铁杆的心腹追随者,他的势力盘根错节,在仙庭的每一个部门都有他的心腹下属担任重要的职司。这尊仙帝陨落,他的无数忠心下属纷纷跪地嚎哭,他的亲眷族人,尤其是他规模庞大的后妃群体更是拖儿携女的腾云赶来,跪在地上嚎哭不停。
  
      以仙帝陨落之地为核心,一场可怕的震荡席卷整个仙庭。
  
      除开青丘城,仙庭其他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仙帝陨落。在仙庭的核心要地,仙庭至高无上的九大主宰者之一的仙帝被击杀。
  
      更加可怕的是,击杀仙帝的居然还是仙庭最重要的战略重宝帝喾舰。
  
      这对仙庭的所有仙人、所有臣属、所有强者而言,都是颠倒性的冲击。一道又一道仙识向这边蔓延了过来。一条又一条人影破空瞬移了过去。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仙帝陨落的地方附近。就有二十道以上道祖级的仙识环绕,而亲自赶到现场的道祖,也有整整六人之众。所有人都一言不发的看着仙帝陨落留下的那一丝青烟。看着周身仙光缭绕,被禁锢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的帝喾舰。
  
      一尊道祖突然瞬移到了帝喾舰的船头前,他肃然向帝喾舰拱手行了一礼,语气汹汹的低声咆哮着:“敢问道友,为何作此行径?道友既然已经投靠我仙人一族,你就应该尽心尽力,为我仙人一族效力。”
  
      帝喾舰没吭声,他丝毫没有动弹,也没有发出半点儿响动。
  
      ‘投靠仙人一族’?帝喾舰对这句话以沉默来回应,而站在青丘城门外的殷血歌,则是眯着眼笑了起来。
  
      帝喾舰何曾有过投靠仙族?诸位道祖的自我感觉也未免太好了一些。而且,‘仙族’这个词,什么时候出现的?在这些道祖的心中,所有的仙人,已经可以被称之为‘仙族’了么?
  
      晒然一笑,殷血歌将注意力转了回来,他不再注意帝喾舰那边的动静。
  
      无数次的太古战争都无法伤损帝喾舰丝毫,殷血歌才不担心他会出什么问题。就让他吸引这些人的眼球吧,殷血歌正好将眼前的青丘极乐给打发了。
  
      背着双手,殷血歌眺望着已经彻底苏醒,庞大的身躯正在一寸一寸急速缩小的青丘极乐。
  
      “也就是说,道友的想法就是,青丘一族和妫家联盟,全力帮助妫家成为仙界之主?”
  
      “不仅仅是仙界之主,而是整个鸿蒙万界的主人。”青丘极乐淡然道:“我青丘一族有自知之明,要我们成就周天万界的至尊,我们骨子里缺少那等雄霸之气,我们青丘一族只能为臣僚,不能为君主。”
  
      “所以我们选择妫家,成为他们家的臣属。”青丘极乐看着殷血歌,讥嘲的说道:“你既然知道一些太古的秘闻,那么你应该知道妫家的血脉有多么的高贵,有多么的非同寻常。”
  
      “妫家成为万界之主,这是天命所归,这是天地大道意志决定的事情,不容有任何违逆。”青丘极乐淡然道:“所以,青丘一族选择妫家,全心全意辅佐妫家。”
  
      “所以,盻珞她……”殷血歌双眸凝视青丘极乐。
  
      青丘极乐的眼里闪过一抹厌恶,她冷厉的看着盻珞,淡然道:“若她是纯天狐血脉,我自然大力培养她。但是她偏偏是鬼体,和我青丘一族有何干系?我应诺了妫聖,盻珞可以为他小妾,随他施为。”
  
      盻珞的脸色变得一片惨白,甚至白得有点发青。她目光呆滞的看着青丘极乐,突然她晃了晃脑袋,很是亲昵的抱住了殷血歌的胳膊,轻轻的说道:“幸好我还有师傅。还有爹爹。还有幽泉姐姐。”
  
      帝锦急忙抓住了盻珞的小手,用力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示意她不能把自己这个好姐妹给忘记了。
  
      殷血歌沉声道:“既然如此,盻珞和你青丘家,情分也就断了。交出青丘炎,我可以离开。”
  
      “交出青丘炎?”青丘极乐淡然一笑:“笑话,你来了,还想离开?乖乖留下吧,妫聖说,要你的脑袋。那小子生得挺俊俏,如果不是辈分关系,我还真对他有点兴趣。”
  
      看着浑然不把自己当做一回事的青丘极乐,殷血歌伸出手,向青丘极乐毅然道:“交出青丘炎,不要做让你追悔莫及的事情。”
  
      “追悔莫及?”青丘极乐惊愕的看着殷血歌:“你是说,让我青丘极乐追悔莫及的事情?”
  
      摇摇头,九条极大的长尾巴轻轻的晃了晃,青丘极乐放声笑着:“还是你将盻珞那丫头留下,然后自缚跪地,求我将你送去妫家请罪?”
  
      看着志得意满,自以为一切掌控中的青丘极乐,殷血歌笑了。
  
      他双手举过头顶,轻轻的向天空做了一个诡异的手势。这个手势,就好似一团闪电,突破了无数年恒古虚空的封锁,从太古的时代照亮了这一方时空。
  
      一黑一白二色神光从高空轻盈落下,犹如一柄黑白二色的铡刀,轻轻的扫过了青丘极乐的脖颈。
  
      命运长河中,属于青丘极乐的命运河水突然被外力干涉,原本浩浩荡荡的河水骤然枯涸了一段。
  
      无数青丘族人惊呼声中,青丘极乐的头颅冲天飞起,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愕然和一丝惊恐的怪异的笑容,青丘极乐陨落当场。
  
      “命运双子……不,命运双祖,干得漂亮。”
  
      殷血歌低声笑了笑,然后闯入了青丘城中。(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