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神灵是器
    血魇舰带着一溜儿血光,在虚空中风驰电掣。
  
      沿途所有的能够跨越仙域的超级传送阵都已经彻底关闭,甚至所有传送阵上,都布置了奇妙而歹毒的禁制,一旦有人强闯传送阵,想要借助传送阵逃离中央仙域,这传送阵就会立刻崩毁。
  
      就算道祖也不敢冒传送阵崩毁,自己被莫名传送去某个不知名所在的风险。
  
      所以殷血歌带着一行人等,乘坐血魇舰,用最快的速度向血曌仙朝的方向逃回。在他们身后,远远的跟着几支青丘家派出的追兵,但是早就已经被丢在了极其后面。
  
      仙庭一尊仙帝陨落,击杀仙帝的,还是仙庭仗之为神煌战场生命线的帝喾舰。这才是仙庭的大人物们最紧张的事情,所有够分量的人,都出面处理这件事情了。
  
      青丘极乐被人击杀,这同样是极其惊悚的事情,但是有了妫家道祖陨落的珠玉在前,青丘极乐这位销声匿迹无数年,只是借用本家族人身份在外游荡的道祖被人斩杀,造成的影响就远不如帝喾舰的‘叛乱’。
  
      所以仙庭象征性的、纯友情的派出了几支队伍追杀殷血歌一行人,真正动用全部力量,出动了在仙庭的全部高阶大罗追杀殷血歌等人的,只有青丘家。
  
      但是,青丘家速度最快的飞行道器并不在青丘城,而是坐镇青丘域青丘家的祖地。没有了那件速度上勉强能够和血魇舰相提并论的道器,青丘家的族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殷血歌等人跑得越来越远。最终他们彻底丢失了自己的追杀目标。
  
      虽然他们知道殷血歌他们肯定是返回血曌仙朝了,但是茫茫虚空,殷血歌他们有无数的航线可以选择,一旦丢失了追杀的目标,再想追上他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血魇舰内,船楼最高的一间楼阁内,殷血歌盘坐在玉石蒲团上。
  
      花清风、花流云兄弟两满脸是笑的坐在殷血歌的面前,态度恭谨的双手撑在地面上,向殷血歌摆出了下位者觐见上位者的标准姿势。
  
      幽泉带着帝锦和盻珞在一旁好似游戏一样,将十几种仙花连同七八种顶级的仙茶调配在一起。乱七八糟的混杂着。用五六种性质不同的灵泉水拼凑在一块儿,烹煮出了一壶浓香四溢的茶水。
  
      这香气,就好像数十种鲜花的精油凑在了一块儿,浓烈异常。极其的刺鼻。但是不可否认。这茶水中蕴藏了极其可怕的仙灵之气。寻常天仙喝上一口都可能被撑爆了身体。
  
      花清风、花流云犹豫的看着帝锦奉上的仙茶,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皮,依旧维持着那等拘谨而恭敬的模样。
  
      殷血歌愁眉苦脸的端起了这‘芳香四溢’的仙茶。无可奈何的向幽泉为首的三个小丫头望了一眼,硬着头皮将这香味浓得让人窒息的茶水一口喝了下去。
  
      滚滚热气在体内流荡,殷血歌张口喷出一道白色热流,化为一朵绚烂的云彩冉冉飘了起来,在楼阁屋顶下载波载浮的飘荡着。花清风兄弟两这才笑着端起了茶杯,将茶水慢慢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下去。
  
      “想不到,命运双子的用途,居然是这样。难怪对他们命运神族如此重要。”
  
      放下茶杯,双手扶在膝盖上,殷血歌看着兄弟两人轻叹了一声:“所谓命运双子的重要用途,只是给你们兄弟两神魂寄生使用。你们等了多少年,才有了这么一对儿选择?”
  
      花清风笑了,他淡然笑道:“自从神灵一族败退鸿蒙虚空,让出了这花花世界,我们就开始宣扬命运双子一旦出世,就会带给命运神族天翻地覆的变化,让命运神族从此站在亿万神族之巅。”
  
      花流云笑看着殷血歌,若有所指的笑道:“从某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并没有说谎。一旦我们顺利的寄生,让我们重返这个世界,我们的确可以带给命运神族天翻地覆的变化。因为我们是命运神族的始祖,我们才是命运神族最伟大的存在。”
  
      殷血歌静静的看着兄弟两,花清风、花流云无比忐忑的看着殷血歌,他们的腰渐渐的佝偻了下去,他们的声音也变得极其的轻柔而严肃:“真没想到,居然会是您。在神煌战场,我们的那些后生晚辈,对您的冒犯,我们表示歉意。”
  
      “无妨。你们做到了你们应该做到的。”殷血歌沉吟良久,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你们做得很好,而且你们信守了承诺。所以,只要愿意遵守承诺的,就能得到你们想要的。”
  
      花清风顿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看着殷血歌,眼角眉梢都尽是笑容:“我们遵守了承诺。再伟大的神灵,无论他们有多么漫长的寿命,他们终归有尘归尘、土归土的一天。我们遵守了承诺,我们并没有修炼那些仙人贪得无厌的法门,我们并没有获取无穷尽的生命。”
  
      花流云笑得越发的灿烂:“所以当我们败退鸿蒙虚空,当我们的寿命到来之时,我们遵照承诺,我们用秘法将我们的力量和神魂储存起来,我们安静的等待着一对儿命中注定的孪生子的降临,我们在他们身上重生,我们享用他们的寿命,我们并没有违反承诺。”
  
      殷血歌向兄弟两伸出手,他的掌心一阵绿色的光芒闪烁,两块巴掌大小的令牌凭空凝聚了出来。
  
      令牌的造型古朴,通体绿光缠绕,充满了强烈的生命气息。他看着兄弟两,淡淡的说道:“那么,你们需要去完成接下来的事情。需要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兄弟两恭谨的接过了令牌,他们语气低沉的说道:“遵守自然之道,恪守自己的寿命。遵从轮回的奥义,乐意享受自己漫长的寿命后归于尘土的族人,他们将有资格重临此土。不遵守信诺的族人,他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他们……”
  
      语气骤然变得无比的狰狞,兄弟两低沉的诅咒到:“他们应该和那些卑劣的仙人一样,死亡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面色深沉的看着花清风和花流云,殷血歌沉默了许久,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或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希望大家都能平安无事。毕竟这个世界。缺少了任何一个种族,都太寂寞了。”
  
      花清风、花流云抬起头来,他们紧握着手上的令牌,神色复杂的看着殷血歌。过了许久许久。两人才同时低声咕哝道:“如果。以后见到了他们。替我们问个好。因为,我们是不可能有机会……再和他们见面了。”
  
      “谁说的呢?”殷血歌看着花清风和花流云,他轻声笑道:“谁说不会有机会的呢?”
  
      用手指指自己的心脏。再指向了兄弟两的心脏,殷血歌沉声道:“你们忘记了么?曾经在无穷的共处岁月中,我们面临那样的局势,我们心中永远都有希望。”
  
      兄弟两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他们沉默良久,然后向殷血歌五体投地的跪拜了下去。
  
      他们的声音颤抖,带着一丝悲戚的哭泣声低沉的说道:“我族的来历是如此的卑贱,是如此的可怜。‘希望’,这样美好的词,我们真的……配得上有‘希望’么?”
  
      身形一闪,花清风、花流云化为黑白二色清风冲出了血魇舰。他们的实力已经到了不可测的地步,他们只是轻轻一闪,就横跨了无尽虚空,用莫大神通直接赶回了仙庭。
  
      他们是命运双祖,命运神族最古老的始祖,他们是一对儿孪生兄弟。他们借助命运双子的身体,当他们的寿命结束前的一瞬间,他们用秘法保留了自己的力量和神智,经过漫长的等待,他们终于等到了命运双子的**,他们借体重生!
  
      他们是命运神族最古老、最强大的神灵,他们的强大在太古时代曾经让无数的鸿蒙世界智慧种族闻风丧胆。当人类加入鸿蒙战争,争夺世界的掌控权时,命运双祖的手下,斩杀了无数的人类强者。
  
      甚至现在仙界认为是传说的混元、鸿蒙级的强者,也在他们手上陨落无数。
  
      虽然他们现在刚刚寄生重生,他们并没有恢复全部的力量。可是他们现在的实力,足以应付一切挑战。
  
      命运双祖刚刚离开,满脸大胡子的青丘炎就神色严肃的闯了进来。他重重的坐在殷血歌的面前,凝神打量着殷血歌:“昔日一别,短短百年,道友和当年迥异了。”
  
      “什么都没变。”殷血歌笑看着青丘炎:“我人没变,心,也没变。”
  
      青丘炎皱着眉头,他接过盻珞递过去的一盏仙茶抿了一口,然后整个身体都通红了起来。当年碰到殷血歌的时候,青丘炎只是一个普通凡人修士。在青丘家,因为盻珞的关系,青丘炎得到了大量的资源倾斜,但是他的修为进展依旧有限,现在他也不过是刚刚踏入了天仙的境界。
  
      抿了一口自家宝贝女儿精心调配出的怪味仙茶,青丘炎差点没被撑爆了。
  
      喘息了好一阵子,惊恐的丢下了手上的茶盏,青丘炎无奈的看了一眼在一旁忙活的三个小丫头,皱着眉头说道:“没错,你人没变,心也没变,但是你变得太厉害了。我青丘一族没有了老祖,会怎样?”
  
      “就此沦落么?”殷血歌笑看着青丘炎:“大可不必担心。没有了青丘极乐,还有盻珞……你难道对自己的女儿没有信心?”
  
      青丘炎看了一眼正在旁边忙着将几朵仙花加进茶水中的宝贝女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信心这事情?嗯,老祖她,她也是,也是……”
  
      “咎由自取。”殷血歌坦诚的看着青丘炎:“为了家族的利益,把我殷血歌的徒弟当做工具拿去取悦人。拿去取悦妫聖那样的人,这就该死了。”
  
      “除开盻珞的关系,青丘极乐无视她的长辈,她的亲友对她叮嘱的事情。想要辅助妫家登上鸿蒙万界至尊之位。”把玩着手上的茶盏,殷血歌无可无不可的看着青丘炎:“其实,我对于谁坐上那个位置,没什么意见,从我自身出发,我对那个位置的归属,没意见。”
  
      “但是第一至尊是我父亲,我总归要向着他不是?”殷血歌看着一头雾水的青丘炎笑了笑。
  
      “不要故弄玄虚。”青丘炎恶狠狠的瞪着殷血歌:“小子,我听出来了,你的话里面好大一个坑。赶紧给我说清楚。青丘极乐虽然是我家老祖。但是她对我没有任何恩情可言。她还想染指盻珞,死了也就死了。”
  
      “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我解释清楚,我就不和你计较老祖被杀的事情。”青丘炎很认真的看着殷血歌,伸出双手摆出了一旦他不配合交代。就扑上去掐死他的动作。
  
      看着青丘炎凶巴巴的做派。殷血歌突然想到了当年在两仪星上。被困在那仙绝之地时的景象。
  
      那时候的青丘炎,那时候的盻珞,那时候的自己。
  
      眯着眼。殷血歌微微一笑,将他这些日子,从粉碎的血海浮屠经血池中渗出来的庞大信息中整理出来的,足以让他了解的那些东西,一点一点的说给了青丘炎听。
  
      幽泉、盻珞、帝锦三个小丫头全都跪坐在了一旁,静静的倾听着殷血歌讲述这过往的事情。
  
      鸿蒙世界树从一颗鸿蒙胚芽开始,开辟鸿蒙世界,滋养天地万物,诞生的第一批生灵就是代表了天地意志的神灵一族。这是官方的说法,或者说,这是阉-割版的说法。
  
      确切的说,鸿蒙世界树当鸿蒙胚芽顶破芽皮,开辟出了最紧要的鸿蒙本陆那一方鸿蒙虚空前,远在鸿蒙胚芽吸收了足够的鸿蒙虚空潮汐能量发芽生长之前,比这久远很多年之前,就已经注定了鸿蒙世界会有什么样的生灵诞生,会有什么样的发展经历。
  
      神灵一族,他们并非鸿蒙胚芽滋生而成,并非传说中的从天地法则中生出的天地间第一批生灵。
  
      他们一直就在,他们一直就藏在鸿蒙胚芽深处。他们是鸿蒙胚芽,是这个鸿蒙世界的护卫,他们的职责是逐渐的恢复力量,然后帮助鸿蒙世界抵挡一切可能的外来威胁。
  
      比如说域外天魔,比如说鸿蒙虚空中的掠食者,比如说一切一切的风险。
  
      鸿蒙世界成长到一定的程度,自然环境改善到人类足以顺利的繁衍生长之后,人类将成为天地之主。他们将成为亿万种族的领袖,带领着亿万种族在鸿蒙世界中繁衍生息。
  
      但是神灵一族出现了一些小小的问题。
  
      他们不愿意舍弃鸿蒙世界的掌控权,他们很想一直掌握整个天地直到永远。所以他们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他们当中的某些神灵,依仗着强横的、无损的力量,强行扭转天地法则,将天地法则向着完全有利于神灵繁衍发展的方向转变。
  
      神兽神禽们奋起攻击神灵一族,并非是为了所谓的自由平等,而是神灵一族修改天地法则之后,神兽神禽们的繁衍都会受到威胁,他们为了种族的延续,才奋起反击。
  
      这种反击,在人类出现后达到了高-潮。
  
      按照事先的古老约定,人类出现后,神灵需要将世界的控制权转移给人类。但是神灵们再次违逆了他们的承诺,除了极少数能够看透命运的轨迹,作出明智决定的诸如命运双祖的这种存在,其他的神灵再次掀起了战争,他们这一次,力求灭绝人类。
  
      在灭绝人类的同时,神灵们还开辟了仙界和幽冥界。
  
      他们不仅仅是为了开辟第二个战场,方便他们屠杀人类,更多的,是他们想要毁坏鸿蒙胚芽,让鸿蒙世界树再也无法成长到足以惩治他们的地步。
  
      “但是神灵失败了。”殷血歌眯着眼睛,淡然道:“人类的发展底蕴,远比神灵所想象的强大无数倍。毕竟,毕竟……”
  
      “毕竟什么?”青丘炎迫不及待的看着殷血歌,他有预感,他将听到某些耸人听闻的事情。
  
      “你喜欢炼器。”殷血歌看着青丘炎,柔声说道:“青丘大叔,你喜欢炼器。”
  
      青丘炎得意洋洋的挺起了胸膛,眼珠子都一阵阵的发光:“当然,我老炎喜欢炼器。我的修炼天赋不是最好的,但是整个青丘家,我的炼器天赋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神灵是人类炼制出来的‘器’。”殷血歌深沉的看着青丘炎,淡淡的说道:“曾经的世界之主,掌控天地法则的强横种群,所谓的神灵,多么高贵的存在,多么尊贵的种群,他们,只是人类炼制出来的‘器’。”
  
      “因为他们是‘器’,所以他们身体内融入了天道法则。因为他们是‘器’,所以他们,他们……”
  
      殷血歌的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骇然:“所以他们被定制成各种属性,金木水火土、狂风雨露雷霆。各种属性,可以方便他们作战,可以方便他们出入各种极端环境。”
  
      青丘炎的大笑声戛然而止,他张大嘴巴,张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殷血歌。
  
      神灵啊!
  
      虽然没去过神煌战场,但是玄天府的神人入侵,青丘炎是亲身经历过的。
  
      他见识过可怕的神灵,强大的神灵,让人绝望的神灵。
  
      但是那些神灵,他们是人类炼制出来的‘器’?
  
      青丘炎的眼神一阵迷幻,他突然对自己追求的炼器之道产生了绝望,他突然觉得,他曾经的炼器之道,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怎么可能呢?”青丘炎苦涩的看着殷血歌,他高大的身躯都骤然委顿了。
  
      “他们,原来,是‘器’啊。”(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