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护法之殇
    佛门有强者无数,但是鸿蒙世界末法之劫后,佛门大能们九成九都遁入幽冥界,镇压幽冥魔头,超度无数恶鬼,积攒无量功德。。ybdu。
  
      在仙界,除开佛门几大根基圣地之外,经常在外行走的正儿八经的佛门子弟没有多少,反而是佛门的护法家族格外的兴盛。梵家,就是佛门护法家族中的领袖角色。
  
      他们修炼佛门功法,恪守绝大部分佛门戒律,但是他们组建家族,生儿育女,这就是世俗人的做法。梵家以及其他的护法家族,他们家族中一旦有顶级的天才诞生,就会将他输送进佛门参悟无上佛法,而他们每向佛门输送一个天才,他们自家也会得到莫大好处。
  
      在佛门的荫护、扶持下,梵家等佛门护法家族的势力一天比一天壮大,渐渐地气焰飙升,在仙界已经足以和那些道门的顶级仙家豪族相提并论。
  
      这一次,仙庭大乱,仙庭颁发谕令严词训诫血曌仙朝,梵家就动了某些心思。
  
      等得仙庭众多仙帝陨落,数十位道祖被帝喾舰斩杀,更有罗睺鬼圣跨界而来,神族联军肆虐仙界。梵家和其他护法家族的家主们,他们的心思就灵动了起来。
  
      仙界动荡不安一片混乱,所谓英雄趁势而起、顺势而生,这就是他们的机会。
  
      所以三百六十个佛门的护法家族联合出击,以梵家为首领,每家都出动了最少百位大罗金仙,调动了无数的金仙、天仙和地仙级的存在。组成了规模庞大的佛军,直奔血曌仙朝而来。
  
      击杀血妖,积攒功德;吞并血曌仙朝地盘,掠夺资源。功德、地盘、资源、声望,一旦将血曌仙朝歼灭,梵家他们认为,以他们的收获,或许他们就能在这动荡的仙界中异军突起。
  
      现在仙庭以道门为尊,九大仙帝绝大部分出身道家。但是这一场大乱之后,谁知道仙庭是谁说了算?
  
      血魇舰带着殷血歌一行人来到正在交战的前线时。就看数以万计浑身金光闪耀的佛修大能幻化法体。身躯膨胀到数千丈高下,犹如一尊尊金刚力士手持金刚杵漫天乱打。
  
      数十座血妖一族炼制的巡天秘宝被那些沉甸甸的金刚杵打得火星四溅,更有好些巡天秘宝被打得到处都是裂痕,无数妖阵、禁制纷纷崩裂。烈焰浓烟从裂痕中不断喷出。就在殷血歌他们赶到的时候。一位身披金色甲胄的光头大汉狠狠一杵扫出。一颗直径千里的巡天秘宝就此凌空爆炸。
  
      直径千里的巡天秘宝,其中起码有百名以上金仙级的血妖坐镇其中,麾下血妖精锐战士至少也以十万计算。那光头大汉修为强大。金刚杵幻化的光影长达数千里,犹如一座大山将那巡天秘宝碾爆,里面的十万许血妖没有一个逃出生天。
  
      滚滚肉眼可见的功德之力从高空坠落,不断融入这光头大汉的身体。他的脑后一轮佛门功德光轮冉冉成型,光轮中可见一个卍字佛印急速盘旋。佛印喷射出无量光华,犹如无数道光剑刺穿虚空,打得虚空中严阵以待的血妖大军阵脚大乱。
  
      佛门乃血妖一族天生的死对头,他们的佛光、禅功对血妖有着极大的克制力。佛光一出,地仙级的佛门罗汉可以跃阶击杀天仙级的血妖,天仙级的佛门菩萨可以挑战金仙级的血妖大能,而佛门金仙级的莲台大菩萨,他们甚至可以击杀大罗级的血妖强者。
  
      至于说佛门的佛陀对于血妖一族而言,更是难以抵挡的可怕存在。
  
      一尊佛门佛陀真个发飙,起码可以正面碾压十位以上修为相当的血妖大罗;如果动用某些强力的佛门佛器,一尊佛门佛陀跃阶击杀道行法力比高出几个品阶的血妖大罗也是常见的事情。
  
      唯独天生就有‘日行者’资质的血妖,一出生就能在阳光下自如行走的血妖,他们修炼后才能抵挡佛光禅法的侵袭,才能和佛门大能正面对抗。
  
      血妖一族拥有日行者禀赋的血妖数量极其稀少,所以一直以来,在和佛门的交战中,血曌仙朝处于绝对的下风。如果不是仙庭的约束,血曌仙朝也是仙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佛门忌惮仙庭的反应不敢过于放肆,血曌仙朝或许早就被佛门歼灭。
  
      但是现在,仙界大乱,仙界的统治核心几乎被全歼,整个仙庭的统治机制彻底混乱,再也没有人约束梵家和其他的佛门护法家族,这些修炼佛门功法,实力惊人的佛门修士联手出击,血曌仙朝当即大乱。
  
      万多名禅功有成的佛门大罗联手攻击,血曌仙朝在这一条防线上的大罗数量甚至还多出对方一倍有余,但是在无量佛光的冲击下,这些血妖大罗也被烧灼得浑身焦糊一片,只能狼狈的不断向后撤退。
  
      血妖中间的大罗强者都是如此狼狈,其他的低阶血妖更是不堪。梵家为首的佛门修士们佛光闪烁,一片佛光动辄笼罩方圆千里之地,在这一片虚空中的低阶血妖在佛光笼罩下当即灰飞烟灭,就连惨嗥声都没有发出,就被烧成了一片青烟飘散。
  
      “欺人太甚。”血母站在血魇舰的船头,她的身边侍立着那头巨大的血蝠幻化而成的中年美妇。身穿血色宫裙,生得好似血牡丹一样妖娆动人的中年美妇也是满脸怒火,头顶一丝丝血光直冲起数万里高,四周虚空都弥散着一股浓郁、焦灼的血腥味。
  
      “的确有点欺人太甚了。”殷血歌抚摸着下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按常理说,仙界被幽冥界入侵,更有神灵联军侵入仙界,梵家和他们为首的佛门护法家族们,应该联手血曌仙朝,共抗外敌。”
  
      “但是他们现在居然全力攻打血曌仙朝。”杨鼎手持长戟狠狠的往血魇舰的甲板上一杵。他厉声喝道:“往小了说,这是趁乱扩张势力,这是私心作祟;往大了说,我可以怀疑他们三百六十个护法家族勾结幽冥界,勾结神孽,妄图颠覆仙庭统治。”
  
      乌木挥动着大斧头,厉声尖叫起来:“劈了他们!哪里有这么多废话?”
  
      “不用,不用。”殷血歌淡然一笑,他看着那些神勇无比,正在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血妖大军中杀得血流成河、七进七出的佛门修士们。轻轻的摇了摇头:“血妖一族。在太古之时,可是受天地眷顾的种族,只不过,这天地法则。需要拨乱反正了。”
  
      血母眉开眼笑的看着殷血歌。她得意洋洋的。努力的将两条小短胳膊往背后伸去,想要学殷血歌的模样背起双手站在那儿。但是她的身体略圆,胳膊略短。如何努力这两只小手却始终无法拉在一起。
  
      努力了一阵,血母气急败坏的扬天尖啸了一声,她的身形突然炸开,化为无数道淡淡的血色幽影向着那些正在疯狂杀戮的佛门修士冲了过去。
  
      已经有佛门修士冲杀进了血曌仙朝境内的修士星球,他们每到一地,就洒出佛光将一座城内的所有低阶血妖全部击杀。对于深藏在地下的血妖们,他们就口诵佛门真言,直接震碎他们的灵魂,将他们打得魂飞魄散不得超生。
  
      就有佛门修士站在这些城池的上空,他们口诵真经,要求城内血妖蓄养的凡人改变信仰,从血曌仙朝的子民变成对他们忠心耿耿的顺民。
  
      而这些城内居住的,无数年来和血妖一族有着极大牵扯,几乎已经融为一体的凡人们,他们看着悬浮在空中的佛门修士,动辄就是破口大骂。
  
      于是这些佛门修士收拾起了他们本来就不多的慈悲心——他们出身佛门的护法家族,他们可不是吃斋念佛的佛门高僧,他们是修炼佛法、行杀人事的护法。极少的一点慈悲心被收起,这些佛门修士举起金刚杵,飞上高空狠狠一击轰向地面。
  
      滚滚浓烟冲天而起,火焰、灰尘化为一朵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冲上高空。
  
      一座又一座血妖建造的城池被彻底摧毁,城内所有子民都被打得粉身碎骨。这些佛门护法‘哈哈’大笑着,他们身边有一朵一朵禅法凝聚的莲花绽放开,被击杀的凡人灵魂毫无反抗之力的飞入莲花中,日夜受那佛光洗涤,倾听无数禅音梵唱,逐渐的就被洗去了记忆。
  
      一旦他们遗忘了自己的出身来历,遗忘了自己的根本,他们就将成为佛门最虔诚的信徒信众,永久居住在这法力幻化的莲花佛国内诵经叩佛,为这些杀戮无数的佛门护法提供庞大而精纯的念力信仰。
  
      此等行径,近乎于魔。
  
      就在这些佛门修士肆无忌惮随意施为时,无数道血影在他们身边闪过。
  
      血母瞬息间化身亿万,无数身穿小小宫裙的小姑娘身影在这些佛门修士的面前一晃而过。她的身边带起了一道一道锋利至极的血色寒光。
  
      无数佛门修士嘶声惨嚎,他们的身上喷出无数道血泉,淡金色、深金色、紫金色,各色金血飞上天空,逐渐凝聚成一团直径超过万里的巨大血球。
  
      统辖护法家族联军,一心一意攻打血曌仙朝领地的梵家修士纷纷动容,他们感受到了血母散发出的恐怖气息。来自太古时代,荒凉苍古,无法抵御的恐怖存在就在他们身边。
  
      一尊又一尊佛门大罗被击杀,他们甚至没看清自己的敌人是谁,只是眼前血光闪过,他们就被击杀当场。他们的真灵魂魄被碾碎,辛辛苦苦修炼出的舍利子被一把掏出,然后丢进了那高空中悬浮着的血球中。
  
      在血球内,这些凝聚了无穷无尽天地灵气的舍利子急速崩解融化,变成精纯的天地灵气反馈天地。
  
      这些血球也悄然消散,血母并没有吸收一丝半点的精血,她对于吞噬这些佛门修士的精血并无兴趣。她只是击杀这些佛门修士,用秘法将他们体内的最后一点精血压榨出来,然后看着这些精血飞上高空。汇聚成巨大无比的血球,然后逐渐的蒸发、消融。
  
      滚滚天地灵气向四周扩散开来,这一方星域中的天地灵气的浓度,骤然变得比蛮荒仙域还要浓郁百倍。
  
      殷血歌感受到了四周天地灵气的增加,感受到了天地灵气的变化。他身上枯黄色的幽光闪烁,四周虚空中无数枯黄色的极细的,宛如树叶上的纹路一般的枯黄色脉络出现。
  
      这些介于实体和虚影之间的脉络刺进了那些陨落的佛门修士体内,他们的身体也就急速的消融崩解。他们耗费了数百万年、数千万年、数亿、数十亿百亿年,苦苦打熬,辛辛苦亏锤炼出的佛门法体急速的崩解。化为浓郁的、肉眼可见的天地灵气扩散开来。
  
      这一方星域的天地灵气已经浓郁得近乎实质。虚空中甚至凝成了大块大块的灵石、仙石,纷纷扬扬犹如雨点一样向着四周的修士星球坠落了下去。
  
      “他们,行走在树荫下,不受任何光的侵害。”
  
      殷血歌看着那些正在佛光禅功的打击下溃逃的血妖。突然笑了。四周的天地灵气突然消失。好似有一张无形的大口将这些天地灵气一口吞了下去。
  
      整个仙界。整个鸿蒙万界,甚至是鸿蒙本陆都悄悄的颤抖了一下。
  
      凡人没能感受到这一丝细微的颤抖,但是对于那些有道行、有法力的存在而言。这一丝颤抖直接从他们的灵魂中传来,越是道行高深、法力无边的存在,他们感受的震荡就越强烈。
  
      尤其是那些道祖级的存在,他们只觉得一道狂雷在他们的识海深处呼啸传来,恐怖的震荡让他们的仙魂差点崩溃,无数道门、佛门、魔道、鬼道、妖魔乖乖等等大罗金仙同时口吐鲜血委顿在地。
  
      无数对天地法则有一丝深刻领悟的道祖以及巅峰大罗们,他们同时色变。
  
      无论他们在哪里,无论他们是在仙界还是幽冥界,他们同时抬起头来,低沉的呻吟着:“天变了!”
  
      天变了,天地法则变化了。
  
      无数极细的枯黄色、淡绿色的宛如树脉的光丝瞬间闪过虚空。所有生灵在这一瞬间,都看到了自己身边的异象。但是这种异象一闪而过,除开极少数几个人,没人知道着意味着什么。
  
      这是鸿蒙世界树的本源灵智苏醒了,天地法则正在重铸!
  
      梵家老祖梵焚天手持降魔杵,连续十八次狂轰,将血曌仙朝一尊领军的亲王大将打得口吐鲜血。道道佛光不断落在这尊生得俊朗非凡的血妖亲王身上,他浑身都已经被佛光烧得焦枯稀烂,眼看就要被烧成灰烬。
  
      梵焚天狞笑一声,他举起降魔杵,就要将这亲王的脑袋砸碎。
  
      就在这时候,天地异变突然爆发,梵焚天和那亲王同时口吐鲜血,他们都看到了无数枯黄色、淡绿色的脉络一闪而过。他们感受到了四周的天地似乎有了一些奇异的变化,但是这变化到底是什么?
  
      一道佛光循着惯性,狠狠的落在了血妖亲王的身上。
  
      但是这尊血曌仙朝手掌重权,麾下有血妖雄兵亿万的亲王惊骇的发现——佛光笼罩下,他的身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而是天地灵气在佛光吸引下主动渗入他的身体,让他的伤势正在急速恢复。
  
      他被佛光重创的身体正在愈合,漫天佛光再也对他没有任何伤害。
  
      “我……”
  
      血妖亲王呆了呆,然后他下意识的一剑刺出。他感受到他的速度更快,动作更敏捷,他的速度比起刚才起码增加了一倍!
  
      大罗巅峰级的战斗,快一线就是生死之别。但是现在,这位血妖亲王惊恐的发现,他的速度比刚才整整快了一倍。整个仙界的空间似乎都在响应他的动作,他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窒碍,他的剑就好像一抹流光,在整个仙界虚空的推动下向着梵焚天刺了过去。
  
      一剑命中梵焚天的眉心,梵焚天凝结的舍利被一剑粉碎!
  
      同样的事情在这广大的星域中同时发生,所有的血妖都发现,他们对佛光的抗性,突然飙升了无数倍。佛光照耀在他们身上,依旧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应有的损伤。
  
      但是这种损伤是合情合理的损伤,那种佛光蕴藏的‘光’的能量,一击能够造成百倍以上加重伤害的附加力量荡然无存。这就好像所有的血妖,突然同时变成了‘日行者’!
  
      一群胆大的血妖对他们身后紧追不舍的佛门修士发动了反击。
  
      他们的修为比那些佛门修士还要高出两三个品阶,他们之前之所以落败,仅仅是因为佛光的克制而已。
  
      但是现在,他们一反击,这些追杀他们的佛修当即崩解、溃散,被他们轻松斩杀!
  
      一点带动一条线,一线带动一个面。
  
      血妖们欢天喜地的在整个战场上发动了反击。他们的数量比梵家为首的护法家族多出十倍不止,他们的修为丝毫不落下风,他们之所以落败,只是因为佛光的克制。
  
      但是现在,天地似乎在庇护他们,佛光对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的格外杀伤。
  
      梵家率领的三百六十个护法家族组成的联军当即溃散。
  
      可是佛修并不以速度见长,反而是血妖们的速度独步天下。
  
      溃散的佛修们,他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面对无数血妖的疯狂追杀,来袭的佛修几乎全军覆没。(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