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章 渭城少年
    ps:  今天应该或许还是只有一章。!ybdu!
  
      因为感冒了,人又在外面,诸事不方便,码字的效率不高啊。
  
      青壳鸡蛋很新鲜,甚至还带着母鸡身体的原始气味。
  
      沸水煮了半刻钟,青壳上裂开了几条细细的纹路,顺着纹路将蛋壳扒开,腾腾热气就从白净的鸡蛋上喷了出来。滚烫的,烫得手指剧痛,烫得手指通红的鸡蛋轻轻的放在脑后的血疙瘩上,阴雪歌突然瞪大了眼睛,倒抽了一口冷气,眼前一黑差点没晕了过去。
  
      痛,很痛,真的非常痛。
  
      青蓏‘呼哧呼哧’的吐着冷气,滚烫的鸡蛋烫得阴雪歌差点没痛晕过去,同样烫得她手指很痛。她只顾着往自己的手指头上吹气,所以就忽略了手上的轻重。
  
      滚烫的鸡蛋结结实实的贴在了阴雪歌后脑勺血疙瘩的正中位置,那一块皮肤被闷棍打碎,正是最柔嫩的伤口。烫得钻心的痛,加上青蓏没轻没重的力道,放在梳妆桌上海棠纹青铜镜里的,阴雪歌的面孔就骤然扭曲。
  
      浓黑的,黑得发绿的双眉挑起,犹如两柄大刀呼啸劈来。
  
      阴雪歌顿时被带着一层淡淡锈气的镜面中,自己清秀的面孔上这一对豪雄的浓眉吸引。他倒抽着冷气,将面孔凑近了青铜镜,同时远离了身后手脚没个轻重的青蓏手上的鸡蛋。
  
      回头望了一眼不断往自己手指头上吹气的青蓏,阴雪歌轻叹了一声。
  
      “就算你烫死了你家少爷我。这宅子也落不到你手上。谋财害命,不成的。”
  
      青蓏‘咚’的一下将鸡蛋丢在了梳妆台上,双手飞快的捏住了自己的耳垂。
  
      她懵懂、茫然的看着阴雪歌,不解的摇了摇头。
  
      “怎么会烫死呢?少爷自己说的,用煮透的鸡蛋消肿,我没有用开水。”
  
      “两个鸡蛋就花了我三文钱呢。”
  
      青蓏口风一转,很快就从自家少爷是否会烫死的关键问题,转到了很奇怪的话题上。
  
      “我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一个鸡蛋还只要一文钱。前年这个时候,三个鸡蛋只要两文钱。”
  
      “现在两个鸡蛋就要三文钱。少爷。我们还是把宅子卖掉一半,不然真没办法过日子了。”
  
      青蓏很认真的看着自家少爷。
  
      “毕竟家里开销越来越大,少爷您最近半年,每个月都要买两三套文房四宝。太费钱。”
  
      “还有汤药费。”阴雪歌微微蹙眉。于是镜子里。两条浓黑,黑得发绿,好似两条大刀一样张扬张狂的横跨在阴雪歌脸上。刀锋几乎刺进他鬓角的浓眉,就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阴雪歌的长相很清秀,除了皮肤有一点点黑,他其实很有做小白脸的潜质。
  
      但是他脸上这一对儿浓眉,却让他彻底和小白脸绝缘。用很多阴家族人的话来说,每次见到阴雪歌,第一眼都会注意到他的眉毛,反而会忽略他算得上英俊的面容。
  
      而且还有很多阴家族人说,阴雪歌的眉毛就是两柄大刀,每次见到他,他的眉毛都好像扑面劈下来一样,让人心底发寒。
  
      还有很多很多阴家人偷偷摸摸的说,有这两条眉毛的阴雪歌面相太凶,命相太硬,所以……
  
      话很难听,阴雪歌就当没听到,同时也懒得去想。
  
      “还有汤药费。”
  
      青蓏叹了一口气,捡起了变得不是很烫手的鸡蛋,再次重重的按在了阴雪歌的后脑勺上。
  
      阴雪歌闷哼了一声,瘦小干瘪的青蓏,芦柴棒一样的胳膊上却很有一把子力气。被她这么一按,他觉得自己好像又挨了一棍子,差点又昏了过去。
  
      “别人家的少爷,同样去宗学读书,就不像我们家的少爷这样,经常遍体鳞伤的回来。”
  
      滚烫的鸡蛋慢慢的在伤口上滚动着,或许是烫得那块肉都麻木了,果然伤口不是很痛了,甚至有点痒酥酥的快感涌了上来。阴雪歌伸出手,在那块很有些年头的海棠纹青铜镜上抹了抹,然后点了点头。
  
      镜子里的眉毛分开,轻轻的舞动了一下。
  
      “过些天,找个磨镜子的,把他拾掇拾掇。镜子里的人,有点花。”
  
      “磨镜子的?现在磨一面镜子,得一百五十文。”
  
      青蓏皱起了眉头。
  
      “涨价了,我打听过。”
  
      “一百五十文,这可是一百个鸡蛋呢。”
  
      想到为了磨镜子,就要丢出去一百个鸡蛋,青蓏的手一抖,鸡蛋狠狠的压了伤口一下。
  
      阴雪歌闷哼一声,他后脑勺剧痛,下意识的脑袋向前一冲,狠狠的撞在了梳妆台上,鼻子里一阵酸涩,差点没流出鼻血来。
  
      脑袋紧紧的贴着梳妆台,阴雪歌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觉得在自家丫鬟的自尊心和自己的小命之间,自己的性命比较重要。所以他反过手,从青蓏手上抢过了鸡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伤口上慢慢滚动。
  
      “笨手笨脚,什么都做不好。”
  
      狠狠的在自家的丫鬟本来就不多的自尊心上补了一脚,阴雪歌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趁着天没亮,去砸巷子口书店的门,再买一套文房四宝、律法书还有书匣。”
  
      犹豫了一阵,阴雪歌轻声叹了口气。
  
      “记住,买最便宜的。潘二叔、牛大哥他们留下的那点银子,够不?”
  
      不等青蓏开口,阴雪歌就轻轻的指了指梳妆台上的青铜镜子。
  
      “不够,也不要赊账,人家也小本买卖,不容易。”
  
      “这镜子,反正也花了,舍不得花钱磨,就抵给人家。”
  
      “记住。这镜子是有年头的,算古董,不能抵得太便宜,得让人家,折点银子回来。”
  
      ‘哦’,青蓏应了一声,抛下了被自家少爷责骂‘笨手笨脚’变得有点郁闷的心情,小心的抱起了梳妆台上的青铜镜,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一边走,她一边回头看阴雪歌。
  
      走了整整半刻钟。青蓏还没走出房门。
  
      面孔紧贴在梳妆台上的阴雪歌听着她拖泥带水的脚步声。伸出握着鸡蛋的手,向她勾了勾手指。
  
      “算了,银子不够,还是赊账吧。”
  
      “好!”
  
      青蓏欢快的叫了一声。几个大步就跨了回来。但是她走得太快。手上镜子想对她干瘪矮小的身躯又有点太过于沉重。她脚下一滑,身体向前扑倒,镜子就狠狠的砸在了阴雪歌的后脑勺上。
  
      结痂的伤口裂开。一缕鲜血很麻利的流了出来。
  
      阴雪歌长长、长长的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嘶声尖叫起来。
  
      “蠢丫头,我说过,你害死了我,这宅子你还是拿不走的。”
  
      青蓏低头,放下青铜镜,然后几个大步就闯出门去。结果她逃得仓皇,脚在门槛上一绊,很干净利落的平拍在了地上。她痛得闷哼,四平八稳的趴在地上半天没动弹。
  
      阴雪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的心情突然莫名的好转,声音也变得格外的温柔。
  
      “真是个蠢丫头,赶紧去买我交代的东西。”
  
      “嗯,出门的时候,身上的灰拍拍干净,别让人家误会我整天在家里打你出气,这样不好。”
  
      青蓏趴在地上,过了好半晌才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又过了好半天,才双手捂着鼻子踉跄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向前走了一步,只顾着心痛可能被撞扁的鼻梁,结果脚下一脚踩空,‘叽里咕噜’的就顺着门前的台阶滚了下去。
  
      阴雪歌缓缓抬起头,慢慢的握着鸡蛋在流血的伤口上滚动。
  
      他连连摇头,低声的咕哝着。
  
      “蠢丫头,你就算想害死你家少爷,卖了这宅子,卷了钱财回家嫁人,实现你生一大堆孩子的人生理想。起码在你害死你家少爷之前,自己得活得安稳一些吧?”
  
      翌日黎明,春光明媚,春色大好。
  
      穿着洗得干干净净的夹袄,背着书匣,阴雪歌打着饱嗝,喷出一股子鸡蛋味儿,精神抖擞的走出了家门。青蓏跟在他身后,重重的把黑漆院门在他身后关上。
  
      门缝里,传来了青蓏的抱怨声。
  
      “煮熟的鸡蛋,怎么能变成蛋花汤呢?不可能嘛。”
  
      “黏上了血腥味,反正是自家的血,又不脏,怎么不能吃?总不能丢掉,太败家了。”
  
      “吃煮鸡蛋噎住,这是少爷你太笨,能怪我么?”
  
      “现在鸡蛋可是三文钱才能买两个,能浪费么?”
  
      温煦的阳光不是很炽热,但是足够暖和。阴雪歌披着满身的阳光,只觉门缝里青蓏阴风阵阵的抱怨声,很快就被阳光驱散。他带着绚烂的笑容,向着街道上的老邻居们打着招呼。
  
      几个蹲在墙根角,一大早就提溜着茶壶,摆出了棋盘下棋的老人笑呵呵的向阴雪歌点头示意。阴雪歌出身阴家,但是没有其他阴家人那种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习气,偶尔还会出头为老邻居们解决一些小麻烦,所以他的人缘不坏,甚至算得上很好。
  
      前面说了,除了皮肤有点点微不足道的黑,阴雪歌甚至算得上很英俊,很有小白脸的潜质。所以他一路上自信满满的,向拎着菜篮走出家门的小姑娘、大媳妇们抛去了灿烂的笑容。
  
      但是他一笑,两条豪雄过分的浓眉就一挑,小姑娘、大媳妇们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两条眉毛,彻底就忽略了他英俊的面容。所以她们还没看清阴雪歌到底长什么模样,就羞涩的低下了头去迈着轻盈的小碎步快速离开。
  
      “有点,心酸。”
  
      看着一个个低头快步离开的青春活力四溢的少女,阴雪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青蓏都有着如果哪天自家少爷死了,她就把宅子卖掉,卷款回到她自己都记不清的乡下去嫁人,然后生一大堆娃娃的人生理想。但是阴雪歌觉得。如果他不解决自己两条眉毛带给他的困惑,他想要实现类似的人生目标,希望很茫然。
  
      “除非是,相亲?”
  
      身体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阴雪歌很诚恳的摇了摇头。
  
      “算了,还是不要祸害人家姑娘了。”
  
      “现在养一个青蓏都很局促,下个月的饭钱还不知道在哪里,哪里养得起女人?”
  
      “要不,真的把宅子卖掉一半?”
  
      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青蓏的某些建议,阴雪歌回过头。用农夫打量猪圈里的大肥猪的目光。深深的、深沉的向自家祖宅望了一眼,两眼,三眼。
  
      望了三眼后,阴雪歌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变卖祖产。这是败家子儿啊。传出去名声太坏。想要继承老爹。老爹的老爹,还有老爹的老爹的老爹,以及更加古老的老爹留下来的遗产。就没指望了。”
  
      “关键时刻,不能犯错啊。”
  
      从阴雪歌家的宅子,到阴家的宗学,顺着一条大道走,得走上一刻多钟。
  
      但是如果转小巷子绕路,那么只要半刻钟就能抵达。
  
      站在平日里熟悉的小巷口,看着两侧的高墙,以及墙壁上厚厚的青苔,阴雪歌下意识的摸了摸用滚烫的鸡蛋揉搓过后,依旧肿起一个血疙瘩的后脑勺。
  
      转过身,他顺着大道向宗学走去。
  
      渭南城有十横十纵二十条大道,每一条大道都有一巡街法尉统辖十名法役负责日常的治安巡哨。行走在大街上,这是绝对安全的,城狐社鼠绝对不敢在大街上犯事。
  
      但是小巷子里么。
  
      “十两银子,那是一万文铜钱。还有三颗固元丹,每颗价值二十两银子。”
  
      “不知不觉,最近大半年时间,我居然已经损失了这么多银子?败家子儿,真是。”
  
      双手揣在袖子里,好似一个冬烘先生一般缓步在大街上行走着,阴雪歌低声抱怨着自己。或者说,是低声抱怨着昨天昏迷之前的自己。
  
      “得想个办法挣钱哪。但是自己会的东西不多,手头没资源,该怎么挣?”
  
      “或许,还是某个家伙说得对,无本钱的买卖,来钱最快。得,琢磨下。”
  
      渭水的一条支流经过渭南城,顺着大街往前走,跨过河上一条长有十丈的拱桥,对岸一片绿荫环绕中,一角飞檐挑起的地方,就是阴家的宗学。
  
      桥头有一株大槐树,根深蒂固,枝叶繁茂,足足有七八人合抱那样粗细。
  
      阴雪歌走过大槐树的时候,轻轻的伸手在他粗糙不平的树皮上摸了摸。
  
      外人视线不及的地方,树皮内渗出一道极细的青气,大概只有两寸长段,很轻巧的渗进了他的手掌心。一道细细的凉气顺着手臂上的经络窜到了后脑勺上,依旧肿胀疼痛的伤口顿时凉沁沁的,舒服了许多。
  
      而且这条凉气流过手臂上的经络时,经络内也凉沁沁的,有一种通电的感觉。
  
      若是能够内视,就能看到经络上数十个大大小小的窍穴同时亮起了一层淡淡的青光。这一层黯淡的光芒一闪即逝,这条青气流过后,这些窍穴就黯淡了下来。
  
      满意的点了点头,用力的拍了拍老槐树的树皮,阴雪歌低声的咕哝了几句。
  
      “老槐啊老槐,你也不缺这点生气对不?你起码数千年的树龄,这点生气算什么?随便吸点土肥就回来了。”
  
      “所以,借了就不还了,你也不会记在心上是不?”
  
      “记在心上也不要紧,城内有法尉、法役巡哨,你就算成了树精,也会被劈碎了当柴烧。所以……”
  
      手掌微微一动,又是一条细细的青气流了出来,这次的青气就足足有半尺长,飞快的窜进了后脑勺的伤口内。阴雪歌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摸了摸肚皮,顿时脸色黯淡了下来。
  
      这实力太弱了就是不好。
  
      找这颗生命力惊人的老槐树借点生气疗伤而已,早上刚刚吃下去的两个鸡蛋,居然就耗尽了。
  
      “我的固元丹啊。”
  
      阴雪歌烦恼的,带着一丝怨怒甚至是仇恨的低声念叨着。一颗固元丹,起码能支撑他吸走刚才百倍的生气吧?用老槐树的生气滋养身体,这又比单纯服用固元丹强太多了。
  
      一边念叨,他一边快步的向宗学跑去。今天没抄近道,所以他估错了时间,宗学内已经响起了低沉的钟鸣声,这是预备钟,很快就要正式开讲了。
  
      宗学法度森严,若是宗学学子敢迟到,一顿毒打势不可免。
  
      那可是真正的毒打,能够把两条大腿都给打得骨裂的毒打。
  
      “缺钱啊,可不能挨打,否则汤药费从哪里来?”
  
      “宗学只管毒打,可不管疗伤。没人情味,真是,太没人情味了。”
  
      飞快的窜进了宗学黑漆漆的,打了青铜门钉的大门,几个箭步窜进了讲堂,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去,阴雪歌这才放心的重重喘了一口气。
  
      “山贼打劫杀人了,偶尔还管杀管埋呢?”
  
      “由此可证,宗学的这些师范,他们的人格连山贼都不如啊。”
  
      ‘嘭’的一声巨响,一支肥厚犹如熊掌的大手狠狠的拍在了阴雪歌面前的书案上。
  
      一个块头比他高出了起码一个头,浑身都是白嫩嫩大白肉的少年气喘吁吁的站在阴雪歌身边,咬牙切齿的低声咕哝着。
  
      “雪少,你脑袋上是怎么回事?”
  
      “敢招惹我们阴家双秀的老大,这真真是找死了。”
  
      “给我说,是谁敢敲你脑袋?咱今晚上拎一桶大粪,全喷他家大门口去。”
  
      阴雪歌抬起头,看着这个在阴家宗学内唯一和自己走得亲近的阴飞飞,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肥肥啊,师范到门口了,你想挨揍么?”
  
      阴飞飞浑身的大白肉剧烈的翻滚了一下,然后他犹如一只轻盈的小鸟,一个大步就窜回了两丈外的座位上,狠狠的一屁股砸了下去。
  
      门开处,阴家宗学律科师范阴九重缓步走了进来。(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