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四章 谁家少年,得意
    第二更送来。
  
      ***
  
      阴家,渭南古城世家第一。
  
      当今天下,能称为世家者,至少也要有万年传承方有资格。而阴家,则是渭南古城还是一个小村子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扎根落户的地头蛇,繁衍历史何止十万年?
  
      实力强大,枝叶繁茂,财大气粗,这些词都可以用在阴家身上。”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阴家宗学,也是渭南古城所有大小家族中名气最盛的一个,好些和阴家交好,或是有姻亲关系的家族,往往会挑选三五个精英子弟送来进学。而阴家在民间草根平民子弟中,也会优中择优,挑选一些天资不凡者送入宗学,作为家族的力量补充。
  
      故而和阴雪歌同时在宗学进学的年轻人,数量几乎近千。
  
      阴家宗学的校场面积极大,足以容纳上千人在这里摸打滚爬。校场以黄土奠基,青钢条石垒地,在条石上铺以三尺厚细细筛选的白色河沙。偌大的校场软硬适度,平整干净,正适合淬体修士在这里熬打筋骨、淬炼脏腑。
  
      将近三十个讲堂的宗学弟子纷纷列队赶到校场,按照平日里划定的区域列队站定。
  
      数十位身穿黑色劲装,腰间同样扎着血色腰带的孔武大汉双手抱胸,肃立在校场各处,阴冷如狼的目光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这些大气都不敢哼一声的少年。
  
      阴雪歌在校场上站定,就听到一声钟鸣传来。时间把握得恰到好处。
  
      就有大群身穿灰白色粗布衣衫的杂役列队走来,从手上木桶中舀出一碗一碗猩红色药汁递给校场上的子弟。阴雪歌接过大碗一口灌下,一股鲜甜、苦涩、微酸、发麻,诸般滋味俱全的滚烫药汁流入腹中,已经饿得‘咕噜噜’直响的肠胃顿时欢快的蠕动起来。
  
      经过一堂律法课程,阴雪歌早上吃下的两个鸡蛋早就被消化干净。
  
      此刻肠胃蠕动的频率最高,这种用各种药草和猛兽骨髓、精血熬炼而成的汤汁正好消化吸收,足以让宗学子弟们在校场上保持充沛的体力。
  
      哪怕是淬体境的修炼者,都有着数十倍于常人的**力量,他们每一顿饭菜的消耗都极其惊人。寻常食物根本无法支撑他们演武修炼时的耗费。
  
      所以在宗学。所有弟子早晨都不会吃太多东西,上了一堂律法课后,正好空出肠胃,服用家族特意熬炼的大补汤汁。这汤药蕴藏极强效力。大补血气、力量。最好是一滴都不要浪费才好。
  
      滚烫热流在腹中散开。阴雪歌浑身微微发汗,他脑后的伤口都轻微的跳动起来,好似有一只小蛤蟆在里面抖动。他轻轻的活动着手脚身躯。肌肉按照某种频率仔细的绷紧、放松,关节经络逐渐活络开来,热流就渐渐的流遍了全身。
  
      强大的力量充斥身体,阴雪歌眉头挑起,眯起双眼的他目光中顿时充满了力量感。
  
      站在他们这一讲堂队列前的彪形大汉,并非阴家子弟,而是阴家数十年前网罗的平民少年,如今娶了阴家的旁系族女,阴家的外戚冯不平。
  
      比起律法师范阴九重,专心修炼充当家族武力中坚的冯不平修为更高,据说他已经打开了三十个以上窍穴,周身气流翻滚,呵气成风,拳如流星,一身力量强得可怕。
  
      肃然向阴雪歌等子弟望了一眼,生得好似黑熊般雄壮的冯不平冷笑了一声。
  
      “昨日,尔等领了宗学钱米和固元丹,这是家族恩赏。”
  
      “家族为何要在你等身上花费金钱、灵丹?力求上进!”
  
      “家族希望你们能够勇猛精进,在十八岁前淬体成功。”
  
      “如此,你们方能称之为精英子弟,才能承担起重任。”
  
      重重哼了一声,冯不平不再废话,而是指了一下阴飞熊。
  
      “堂首出列,看看你上个月可有努力修行?不要让我失望。”
  
      阴飞熊大步从队列中走出,他肃然向冯不平鞠躬行了一礼,然后缓步走到了冯不平身边摆放的测试石锁前。这些石锁都是一般大小,而且都是用特殊的石材制成。
  
      因为石材的密度不同,炼制时的手法不同,相同大小的石锁重量相差极大。
  
      最轻的一支只有一钧重,正好是和一个健康男子的全部力量相当。而最重的一个黑色石锁重达百钧,上面还刻意的雕刻了一个圆鼎形状。
  
      若是能举起这个最重的石锁,就证明你有了一鼎也就是百钧之力,淬体奠基的功法就算完成了。
  
      阴雪歌他们六岁进宗学,开始舞刀弄棒打磨力气,到了十二岁**逐渐凝固,就服用固元丹激发血气,每一颗固元丹按照天赋资质,看**的吸纳程度,能够让人增加数百斤到数千斤力量不等。
  
      **资质极佳的阴飞熊,他每服用一颗固元丹,都能稳定的为他增加三千五百斤力量。宗学每个月赐下三颗固元丹,他就能顺利的增长一钧之力。
  
      从十二岁到十六岁,四年时间,阴飞熊凭借宗学赐下的固元丹,增加的力量就有五十钧。加上他自己日夜苦练不缀,又有自家父母购买固元丹供他修炼,现在阴飞熊比阴雪歌只是大了三个月上下,但是他的**力量已经突破了九十钧。
  
      缓步走到九十钧石锁前,阴飞熊蹲下马步,双手紧握石锁,然后轻松的将他举起。
  
      阴雪歌身边三十几个子弟的脸同时跳动一下,十六岁的年纪,九十钧力量,在渭南古城,算得上天纵之资。就算在街面上,他也能胜任巡街法役一职了。
  
      轻轻冷哼一声,冯不平挥了挥手:“上个月,你就是九十钧力量。”
  
      阴飞熊丢下石锁。砸得地上洁白的河沙溅起大片。他向冯不平笑了笑,然后自得的走到了九十三钧的石锁前,面色严肃的扎下马步,双手缓缓握住了石锁。
  
      凭空增加三钧!
  
      所有子弟屏住了呼吸,这种跨度对于他们这种宗学的学子而言,实在是太惊人。
  
      每个人每个能够消化的固元丹总有一个极限,他们这种程度的子弟一个月服用三颗已经到顶,其中还会有一小部分药力会浪费掉。
  
      以阴飞熊的资质,他一个月能够多服用一颗固元丹,增加的力量也就是一钧三四千斤上下。
  
      跨过三钧挑战。如果成功自然是光彩无限;但是如果失败。法尺一击,振聋发聩,可不是好受的。越级挑战失败,武科师范打你一个鼻青脸肿。也合乎《学律》不自量力者。重罚!
  
      阴雪歌眯起了眼睛。阴飞熊在宗学中,总是对他冷嘲热讽,甚至在昨天之前的自己都曾经察觉。阴飞熊偷偷摸摸将自己的行踪泄露给某些人。
  
      如果这家伙真能挑战九十三钧重量而成功,会有些小麻烦。
  
      “小麻烦,不过如此。”
  
      双手抱在胸前,学着冯不平的样子,阴雪歌眯着眼笑了笑。
  
      阴飞熊浑身肌肉突然膨胀,皮肤下一条条青筋凸起,他重重喷出一道热气,发出牛鸣大吼,双手紧握石锁,浑身肌肉一抖,石锁就缓慢的离开了地面。石锁逐渐被他举起,然后高高举过了头顶。
  
      “好!”
  
      冯不平大叫一声。
  
      邻近的几个讲堂众多子弟纷纷侧目,他们同时鼓噪大吼。
  
      几个武科师范也是一个箭步就窜了过来,他们犹如看某种珍稀动物般看着阴飞熊,脸上隐隐有一层红光。
  
      不过十六岁零几个月的岁数,居然就能突破到九十三钧**力量,若是家族栽培得当,十七岁时就能达到一鼎之力。这样的精英,甚至可以用‘天才’来冠之。
  
      “老冯,你走运了。”
  
      一名师范感慨连连,用力拍了一下冯不平的肩膀。
  
      冯不平咧开嘴得意大笑,阴飞熊表现越好,他从家族中得到的奖赏就越大。或许,这次家族能够因为他培养阴飞熊得力,给他一粒辟穴丹?那可是拿着黄金都买不到的宝贝!
  
      阴飞熊得意洋洋的丢下石锁,按照冯不平的吩咐去一旁活动肌肉经络去了。
  
      毕竟刚刚达到了九十三钧的门槛,举起那石锁还有点勉强。如果用力过猛扭伤了肌肉经络,这不是好事。所以冯不平要阴飞熊赶紧将经络活动开来,不要留下了暗伤。
  
      其他子弟一个接一个的走上去测试,他们从六十钧到八十钧,力量不等,其中有希望在十八岁的时候突破到一鼎之力的,也不过寥寥三五人。
  
      只不过这成绩,也足以让冯不平开心。
  
      对一个家族而言,其实拥有的资源并不足以供应所有的族人修炼。他们所需要的,只是其中最精锐的一小批人而已。所有能够在十八岁的时候拥有一鼎之力的精英天才,都会得到家族的全力栽培。
  
      而其他人么,以后就会被分配去家族各处产业历练,他们也能继续修炼下去,但是那时候就全靠自己。
  
      和阴雪歌同一个讲堂的子弟,也有几个人实力进度缓慢,几乎没有任何的进展,一个月的苦练,消耗了三粒固元丹,他们的力气居然只增长了不到一千斤。
  
      这证明他们的潜力已经到了极限,除非有某些珍贵至极的灵药滋养**、固本培元,否则他们再也无法继续修炼。但是那种珍贵的灵药,如果阴家到手,肯定用去栽培自家精英,谁会用来给这些废物?
  
      这几个倒霉蛋整齐的跪在地上,冯不平抓起法尺,对着他们的后背就是一尺打下。
  
      “不求上进,靡费家族资源,活该重罚。人性本恶,尔等当时刻自省内心,不可犯错。”
  
      法尺打得几个倒霉蛋龇牙咧嘴,后背衣衫上隐隐有血水渗出,显然皮肤都破碎了。
  
      但是他们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只是跪在地上连连点头。
  
      如此众多子弟络绎测试过。最后轮到了阴雪歌走到了石锁前。
  
      阴雪歌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石锁。他对自己的力量深有了解。
  
      八十九钧,这是他七个月前的成绩。换言之,他的禀赋资质比阴飞熊还要高出一截。
  
      但是七个月来,他的力量并没有得到太大的增益。没有固元丹,单纯依靠自行修炼,甚至没有足够的米面肥肉滋养身体,他能维持住当初的实力就很不容易。
  
      每月一查,他已经连续三个月尝到了法尺的滋味。
  
      冯不平和林九重不同,林九重是真正的阴家人,他看重的是阴家的根基。
  
      但是冯不平么。他是阴家外戚。他看重的更多是自己的利益。
  
      所以每次他用法尺惩戒阴雪歌,都会比别人额外多加几分力气,每次都能让阴雪歌卧床数日。
  
      冯不平目光如刀,狠狠的刺在了阴雪歌背上。他原本还带着几分豪勇之气的声音。突然变得阴森刺人。
  
      “阴雪歌。你发什么呆?这里是宗学校场!”
  
      “速速测试。你上个月勉强达到了九十钧的力气,对比一下阴飞熊,你若是不如他。你该当重罚。”
  
      “须zhidao,当年你资质比飞熊还要强出一等,修为进度将他远远甩在后面。”
  
      “但,这几个月,修为进度如此缓慢,你定然是耽于享乐,没有用心用功。”
  
      冯不平轻轻的哼出一道冷气,冷气如风,吹打在阴雪歌背上,将他长发吹得胡乱舞动。
  
      “速速测试,莫非你想要挨法尺么?”
  
      沉吟片刻,阴雪歌没有去抓石锁,而是转过身,伸手向自己的后脑勺指了指,长叹了一声。
  
      “师范,学律有言,宗学弟子若是身上有伤,当可免去当月测试。”
  
      他低下头,露出了后脑勺上那个血痂模糊的伤口,无奈的,却带着一丝得意的冷笑了一声。
  
      “学生昨晚放学归家,路遇歹人,挨了一闷棍,却是伤得不轻。”
  
      带着浅浅的笑容,阴雪歌无奈的向冯不平深深鞠躬。
  
      “还请师范按《学律》,免去学生这月的测试。毕竟学生的伤,却是不能作假。”
  
      “哎哟,这是谁啊?想要借伤遁逃?”
  
      一个带着几分油滑、浮夸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个身穿淡青色锦缎长衫,袖口绣了几朵淡粉色桃花瓣,生得尖嘴猴腮却自以为风流倜傥,扭捏作态的青年缓步向这边行了过来。
  
      阴雪歌向这青年望了一眼,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一切都因为这家伙,一切都从他而起。
  
      苗天杰,寄读在阴家宗学的外来子弟。
  
      他姐姐,苗渺渺,是渭城太守林惊风侧夫人,也就是林惊风最宠爱的小妾。
  
      三年前,林惊风调任渭城太守,苗天杰就跟着自家姐夫来到渭城,并直接被送进了阴家宗学。
  
      不知怎的,苗天杰就盯上了阴雪歌身上那恩袭的官职。
  
      这厮自身资质极差,在阴家宗学厮混三年,更有苗渺渺私下里给予的大批修炼资源,但这厮的兴趣不在校场,而在云榻之上,且云榻之间,至少也要有三两个如花似玉的小侍女才能爽快。
  
      三年‘苦修’,苗天杰至今不过有八十钧的力量,这根本对不起他吃下去的那些丹药。
  
      以他的资质和品性,就算林惊风是他的姐夫,也极难为他弄到一个合乎律法的官职。
  
      所以他就径直向殷血歌提出,他愿意用百两黄金,买下那副九品巡街法尉的恩袭权。
  
      恩袭权,这是朝国对立功者的奖赏,但是《官律》也注明,若是有权恩袭者自觉自己才德不足,不足以恩袭其官职,可以请辞恩袭,由当地主官从当地青年俊彦中‘举贤’履职。
  
      ‘举贤’,苗天杰看中的就是这个‘举贤’。
  
      他苗天杰‘贤’不‘贤’,这是毫无疑问的。
  
      林惊风是渭城太守,是他姐夫,林惊风说他‘贤’,他就‘贤’,就算他是一团狗屎,那也是一团‘贤气飘逸’的狗屎,就是比你们所谓的青年俊彦‘贤’。
  
      更重要的是,苗天杰还看中了‘举贤’得官后的附加好处。
  
      那些俸禄和每个月的修炼资源固然诱人,但是更加诱人的,是以他的年纪成为正式官员后,他就能进入某些真正大人物的视线。
  
      凡国朝之内,不满二十而成功跻身正式官员行列者,都有机会得到国朝大力栽培。
  
      一旦入选,则高级修炼资源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就是一头野猪,也能将你推到极高的修为境界去。
  
      对于出身小家族,自家没有什么根基的苗天杰而言,这个机会太重要了。他能否出人头地,能否光宗耀祖,能否享受无边的荣华富贵,而不是借着自己姐姐的面子在林惊风身边蹭吃蹭喝,就全看这一遭了。
  
      所以,阴雪歌倒霉了。
  
      七个月来,各种稀奇古怪的厄运在他身上不断发生。
  
      到了昨天,干脆就演变成了直接打闷棍抢夺钱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苗天杰。
  
      “这不是阴家双秀的老大,雪歌公子么?”
  
      “怎么着?雪歌公子你,想要借伤逃遁?”
  
      苗天杰大惊小怪的摇晃着一条丝帕,走到阴雪歌面前长叹了一口气。
  
      两颗绿豆大小的眼珠叽里咕噜的乱转了一阵,苗天杰狠狠的伸手戳了一下阴雪歌的胸膛。
  
      “就你,也有资格承袭巡街法尉一职?看看你这落水狗的模样!”
  
      冯不平不言不语,双眼望天。
  
      阴飞飞用力跺脚想要冲出来,但是阴飞熊和阴飞鹰一左一右夹住了他,还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阴雪歌看着苗天杰,突然笑了。
  
      “按《学律》,阴家宗学弟子阴雪歌,向苗天杰提出切磋赌斗。”
  
      “五钱黄金,可有胆量?”
  
      掏出阴九重给的那粒金豆子,阴雪歌将他狠狠的按在了苗天杰的脸上。(未完待续……)
  
      (.)ru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