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九章 底线
    渭南郡律府法相司马相,传闻是一刚硬、呆板、无趣之人。。。
  
      但是这年春天,司马相做了一件渭南郡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在阴雪歌斩杀雨夜蟊贼的第二天,司马相亲书请帖,着下人送去太守府,邀请太守林惊风一并去渭水河边踏青,欣赏阳春美景。
  
      据说林惊风欣然前往,并带去了歌姬、乐师、文人、雅士数以百计,浩浩荡荡的队伍在渭水边扎下营寨,踏青、歌舞、春猎、吟诗作赋足足欢乐了一整天。
  
      主人司马相,客人林惊风,于踏青盛会后依依惜别,分别返回各家府邸。
  
      律府法相依旧是闭门不出,但是太守林惊风抛头露面、举办宴会的次数也突然少了不少,这让一些一心一意跟着林惊风混吃混喝的酸腐文人大感无趣。
  
      不仅如此,市井上的平民也惊喜的发现,市集上的物价正悄然滑落。
  
      原本三文钱才能买到两个的鸡蛋,新鲜的青壳鸡蛋,现在两文钱就能拿到了。其他的包括老母鸡、猪肘子、猪头、白鱼等等,无论是阴雪歌还是青蓏都极其欢喜的美味,价钱也都回到了一年前的水准。
  
      渭南古城中,原本经常鲜衣怒马,带着一众阿附随从招摇过市的苗天杰,突然就销声匿迹。
  
      根据市井纨绔子的传说,周天杰雨后失足,在太守府后院一青苔密布的石板小道滑倒,不幸摔断了七八条肋骨。没有数十日的休养,是无法出来见人了。
  
      古城春色依旧美好,绚烂的春阳,雅静的圆月,一如恒古的照耀在小城上。
  
      那天雨夜中的事情,就此揭过,再无丝毫涟漪留存。
  
      过去大半年的时间内,被不断调去城外寻访山贼踪影的赵佶、李业,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他们不再出外勤,每天都威风凛凛的穿着公服。带着法役在街头缓步行走。震慑宵小。
  
      每天他们都会去阴雪歌屋前屋后转两圈,宣示他们对阴雪歌的照护。
  
      而他们不断被本家压占的月俸和丹药,也都一五一十的发放到了他们手上。
  
      水龙门烟消云散,万多人口一夜之间被流放西疆。但是一个青龙门在三天后就取而代之。依旧接掌了渭南古城上下千里的水运买卖。
  
      原本水龙门的总部。以及他在渭南古城内的一处酒楼。三五处店铺,乃至十几套大小宅子,包括被流放的那些人的民宅等等。全部被律府张开榜文公开拍卖。
  
      渭南古城的大小家族不动声色的张开大嘴,甚至獠牙都没展露半颗,就将水龙门留下的最后一笔好处吃干抹净。在这其中,阴家占了大头,最好的店铺,最大的几处宅子,包括城中最繁华路段上那前后六进的酒楼,都被阴家纳入囊中。
  
      很莫名的,阴家给阴雪歌的月俸,就从普通子弟的十两银子,突然涨到了精英子弟的三十两。
  
      除开银子,也有粮食、香油、食盐,乃至是皂角粉、棉布、布鞋等物发放下来。
  
      最让阴雪歌无语的就是,宗学居然还给他额外补发了二十一颗固元丹,说是为了奖励他雨夜斩杀三个蟊贼的勇气。将固元丹送上他家门的宗学师范,甚至捎来了阴九幽的一句话。
  
      “雪歌此子,实乃我阴家豪杰,未来当重用之。”
  
      这一切都在短短三天内发生,然后所有的影响就悄然消散,一如春梦,了无痕迹。
  
      阴雪歌家的密室中,多了一千两黄金。
  
      十两一根的大金条,整整一百条堆砌在一起,看上去煞是光鲜夺目。
  
      青蓏欢欢喜喜睡在了密室中,除开每天做饭的饭点,她根本不出来。
  
      在这一千两黄金旁,还摆着三百两白银,这是他斩杀三个蟊贼,太守府颁发的奖励。
  
      对于这些白银,曾经为了几个铜板而折腰的青蓏表现得不屑一顾。
  
      她甚至对阴雪歌如此说。
  
      “仅仅是白银而已。嗤,有了金子,谁还会在乎白银?”
  
      “那太守太不懂事,他该把白银兑换成金子了再送来。”
  
      但是琢磨了一会儿,青蓏又这样给自己做出了解释。
  
      “只是他也是聪明人。三百两白银,不过是三两金子。”
  
      “他给我们送三百两白银,已经够丢人。如果送来三两黄金,他还不够丢人的么?”
  
      对于青蓏,阴雪歌只是笑,然后拍拍她的脑袋,任凭她睡在密室中和那些黄白之物作伴。
  
      他自然不会告诉青蓏,林惊风太守足够丢人,但是他丢人可不是在这里,应该是在那踏青大会上,他是真正的在司马相的面前丢人了。
  
      “真够狠的。他到底要贪墨多少,才能让市面上的鸡蛋,从两文钱三个鸡蛋,变成三文钱两个鸡蛋呢?这才短短三年,这可真够狠的。”
  
      当然鸡蛋的问题并不重要,起码现在他和青蓏,都吃得起鸡蛋。
  
      所以他依旧向宗学请假,借口在诛杀三个蟊贼的时候受了轻伤,不去宗学浪费时间。
  
      接下来几天,他每天服下一颗固元丹,借助演武场上老杨树的力量,逐渐淬炼**,打熬力气。他围绕着老杨树,一遍一遍踏着阴风步,打出阴风掌,不时抽取一丝青气融入周身。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当雨夜杀贼一案在有心人的控制下,逐渐消失匿迹的时候,七天过去了。
  
      深深吸气,阴雪歌站在老杨树下,头顶一缕热气冉冉冲起来有三尺高。
  
      周身肌肉蠕动如灵蛇,骨节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五脏六腑急速蠕动,好似好几只青蛙藏在肚皮内。正不断发出‘呱呱’脆鸣。
  
      演武场内,阴雪歌父亲留下的一套测试**力量的石锁胡乱丢在那里。
  
      七天过去,他的**力量并不如他的预估那样达到了百钧之力。仅仅九十九钧,还差一钧力量,就能达到淬体大成,**力量可以承受窍穴开辟,天地元气灌体带来的恐怖冲击。
  
      但是就差这一钧的力量。
  
      七颗固元丹服下,以他对固元丹的吸收,他应该达到百钧之力。
  
      可是现在,就差了这么一线。突破这一层薄薄的瓶颈。他就是阴家宗学同年龄段中。所有阴家子弟最早达到淬体大成境的天才。
  
      努力冲击了一个多时辰,利用阴风掌、阴风步中的手段,折腾得浑身肌肉、骨骼都差点翻卷起来,最后一线依旧没能突破。相反他的身体内不断有大量粘稠的黑红色污垢渗出。在他皮肤表面厚厚堆了一层。
  
      “果然是普通家族传承。”
  
      皱眉嗅了嗅身上刺鼻的。带着浓郁血腥味和臭气的污垢。阴雪歌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阴家传承的淬体方法,不论是阴风步还是阴风掌,他们在身体一次一次突破力量极限。不断带来力量提升的时候,并不会将身体内先天带来的那种污垢淬炼出来。
  
      或者有淬炼的功效,但是这种淬炼并不彻底。
  
      直到眼前阴雪歌这种程度,他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体内的先天污垢才被巨大的**力量强行推到一块,一次性的从身体内驱逐出来。
  
      彻底排清先天体内的所有污垢,所有毒素,排空后天服用的大量食物中蕴藏的污垢毒素。
  
      到了这一步,阴家的阴风步也好、阴风掌也罢,都已经没有了太好的效果,只能依靠修炼者自己,超负荷的运动肌体,不断补充固元丹,依靠艰苦卓绝的修炼,强行突破最后一层关隘。
  
      从这一点看来,阴家祖传的奠基法门,果然是不怎么高明。
  
      摇摇头,走到演武场角落里水井旁,捞起几桶井水,将身上厚厚一层污垢洗刷干净。
  
      污垢清除之后,阴雪歌只觉浑身轻快舒爽,就好像身体都轻了好几斤。
  
      尤其是体内的骨骼,好像从实心的石头,变成了空心的竹节,有一种清灵空透的韵味冉冉流转全身。
  
      “倒也好,只是功法的问题,不是这身躯的毛病就好。”
  
      自言自语咕哝了一声,阴雪歌再次服下一颗固元丹,然后双手稳稳扣在了老杨树的树皮上。
  
      连续七天借助老杨树练功,老杨树在他奇异功法的刺激下,自身根脉已经比当初广大数倍,每天能够吸收到的阳光雨露、各种肥料,都是平日里的十倍以上。
  
      这几天阴雪歌不断从他体内吸走青色生气,但是老杨树不仅不见委顿,反而枝叶越发繁茂,生命力更是增强了一倍有余。
  
      这门奇妙的法门,原本就是互惠互利的功法。
  
      阴雪歌等同点化了这株老杨树,同时也从老杨树那里得到了珍贵的回馈。
  
      青气绵绵长长,在固元丹所化庞大药力的支撑下,不断涌入阴雪歌身体。
  
      一层一层黑红色的污垢不断从他体内冒出,每次堆积了一层,就被冲走。
  
      阴雪歌的身体逐渐消瘦,变得比平日里更瘦弱了几分。
  
      但是他的力量越来越大,眼神也越来越亮,精神也越来越好。
  
      三天后,他已经拥有了九十九钧九千九百八十斤的力量。
  
      他浑身先天带来的污垢、毒素彻底被洗刷干净,后天服用大量粮米、肉食,服用各种丹药储存的毒素,也都在青气的冲刷下几乎全部被洗刷一空。
  
      最终阴雪歌身体微微一震,他深吸一口气,十条青气从他紧扣在老杨树皮上的十指绵绵渗入,迅速绕着他的身体流转了起来。
  
      青气所过之处,这几天消瘦下来的肌肉迅速丰腴丰满,逐渐变得光泽鉴人。
  
      肌肉、经络、骨骼同时嗡鸣,百钧巨力自体内迸发。演武场上,双脚附近的白色沙粒都被震得飞出数丈远。浑身皮肤瞬间变得赤红一片,突然飙升的血气让皮肤变色。随后血气急速返回五脏六腑,皮肤色泽恢复常态,变得白皙、光泽,往日的那点浅黑色就不见了踪影。
  
      “少爷,你可以考虑卖身的事情了。”
  
      青蓏捧着一个老南瓜,站在演武场边,很认真的看着阴雪歌。
  
      她听到动静,就跑了过来,结果正好看到阴雪歌的皮肤变成了那样健康的雪白色。
  
      今天的少爷,比平日里好看许多。平日里的少爷虽然也是这般长相。但是略黑些。
  
      黑。就不够好看了。
  
      “街坊的坊首,田老爷子给我问过,他家有个侄女,您有兴致么?”
  
      双手离开老杨树的皮。轻轻的拍了拍老杨树表示感谢。阴雪歌转过身瞪了青蓏一眼。
  
      “我娶了一个脾气很坏的大小姐。你就受罪了。”
  
      “你在市集上,那些三姑六婆没给你说过,那些大小姐身边的笨丫头。死得多惨?”
  
      青蓏呆了呆,手上菜刀深深的没入了大南瓜中。
  
      她皱着眉,枯瘦的面颊上露出了一丝怨愤之气。
  
      “原来,田老爷子对我不怀好意么?”
  
      “他想要让他的侄女,来对我怎样?”
  
      阴雪歌走到那百钧重的石锁前,双手紧握石锁,然后缓缓的,成功的将他举了起来。
  
      虽然很费力,很吃劲,浑身肌肉都绷得有点痛,但是他的确是成功的将他高高举起。
  
      百钧之力,蛮力不能证明任何事情,但是百钧**力量,代表着**强度已经能够承受窍穴开辟,第一缕天地元气冲进**带来的冲击。
  
      寻常人,哪怕是九十九钧的**力量,一旦开辟窍穴,天地元气冲进来,不够强悍的**都会被精纯无比的天地元气冲得支离破碎,动辄就爆体殒命。
  
      百钧之力他代表着的,只是有资格开始真正的元气修炼。
  
      但是真正的大家族,为了子弟的安全起见,他们甚至可能要让子弟们将**淬炼到两百钧,再开始真正的修炼。**力量无非是丹药的堆砌,对大家族而言不算什么,却能极大保证子弟的安全。
  
      “应该开始正是修炼,还是继续强化**?”
  
      琢磨了一阵,阴雪歌突然笑了起来,他摇摇头,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面颊。
  
      “蠢了。在这个世界,练气士同样也是炼体士,没有强横的**,谁敢一步一步的往高深境界修炼?”
  
      “双管齐下,这才是真正的王道。”
  
      回头看了一眼愁眉苦脸的青蓏,阴雪歌心情大快。
  
      “蠢丫头,都被你带进沟里去了。”
  
      “别想老田头家的侄女了,我见过那姑娘,又肥又蠢。”
  
      “被阴飞飞还肥,比你还蠢,你当我会喜欢这种女人?”
  
      ‘比阴飞飞还肥,比自己还蠢’?
  
      青蓏仔细想象了一下那个田小姐的尊荣,顿时眉开眼笑的转过身,拎着大南瓜去厨房拾掇去了。
  
      比自己还蠢,这其实不算什么缺点。
  
      但是比阴飞飞公子还要肥,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她吧?
  
      百钧**力量修成,但是这距离自己上次挨闷棍偷袭,这才过去了几天的功夫?
  
      自己的十六岁生日,也就刚刚过去大半个月吧?
  
      如此成就,对于那些顶尖的豪门大势力而言,不算什么。
  
      但是在渭南郡,十六岁完成了正式修炼的奠基,这个年龄距离成年还有两年,这就是了不起的天才。
  
      站在水井边,一桶井水当头淋下,阴雪歌笑得很是快意。
  
      恩袭的官职,他是不会放走的。
  
      而自己的父亲林九风,以及历代长辈留下来的,现在由阴家代管的那一份祖产,也是要拿到手中的。
  
      那一份祖产可是包括了两山一谷一座湖泊,都是开辟了数千年的成熟药田。
  
      在那两山一谷和一座湖泊中,阴雪歌数千年前的祖辈们,可是在里面精心种下了几株千年乃至数千年才能成熟的灵草。千年灵药无法用金银来估价,数千年的灵药更是价值高昂。
  
      祖辈花费了数千年留下的遗泽,可不能让阴家平白占了好处去。
  
      想到这里,抬头看看天,红日高悬,正是正午时分。阴雪歌沉吟片刻,向厨房内青蓏打了个招呼,穿戴整齐后,又取了点散碎银两和半块金条,快步离开了家宅。
  
      实力有了本质上的突破,心情愉悦,脚步也的确轻松了许多。
  
      路过桥头大槐树的时候,阴雪歌刻意在大槐树下站了一阵子,右手按在大槐树上,好似孩童一般喃喃自语了一阵。
  
      桥上行人见了,只是会意的温和一笑。
  
      他们只当阴雪歌童心未泯,却没想到阴雪歌却是趁着这机会,引动着老槐树脉络中的生气,围绕着一个奇异的轨迹流转了几圈。
  
      老槐树欢快的扭动了一下树叶,将一丝两根头发丝般粗细的青气送入了阴雪歌体内。
  
      得到这一丝青气,阴雪歌‘呵呵’一笑,甩开大步跑过拱桥,快步来到了宗学门前。
  
      门房内,老门房正歪倒在靠椅上打瞌睡,鼾声如雷。
  
      阴雪歌轻手轻脚的推开宗学大门,闪身进了宗学。
  
      现在正是武科上课的时间,他熟门熟路的绕过讲堂,来到了后方校场上。
  
      刚到校场,就听得一阵大吼传来,阴飞飞庞大的身躯犹如一个球一样在地上翻滚着,带起了大片的尘埃。
  
      一名精悍的青年紧随在阴飞飞身后,飞起一脚踹在了他肚皮上,将他踹得向后又翻滚了几圈。
  
      阴飞飞嘶声大吼,连声认输,但是那青年就当做没听到一样,再次抢了上去,一脚踏向阴飞飞的面门。
  
      这一脚若是踏个结实,阴飞飞的面孔肯定会被踏成平板。
  
      阴雪歌瞪大眼睛,只觉一股毒火从心头烧起,他几个弹步到了阴飞飞身前,朝着那青年大吼了一声。
  
      “杀!”
  
      雨夜连杀三个蟊贼,一缕煞气冲起,那青年吓得怪叫一声,立足不稳向后连连倒退。(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