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十一章 一鸣,再鸣,很惊人
    “老大,为我报仇!”
  
      阴飞飞歪歪扭扭的躺在地上,就好像一颗肉蛋在地上翻滚。
  
      一把鼻涕,一把泪,他向阴雪歌伸出双手,怨怒的咆哮着。
  
      “这小子,不地道,偷袭!飞少我还没注意,他就下死手!”
  
      温和的春阳照在演武场上,白沙断裂的切面反射出刺目的微光。几只麻雀本来蹲在松柏枝头,好奇的看着阴飞飞和阴风波的战斗,结果被突兀的咆哮吓得腾空高飞。
  
      演武场上,阴八方‘嗤嗤’冷笑,不屑的摇了摇头。
  
      “偷袭?嘿,渭南阴家的娃娃,一代比一代更强呵。”
  
      春狩大祭,不要说偷袭,就是明火执仗的用强弓硬弩招呼,如同两军对垒般下死手,那也是寻常的事情。演武场上,偷袭下重手,这根本就不用提点。
  
      阴九难脸色略微有点难看。
  
      渭北阴家被预料中的来早了七天,阴家宗学本想今天给自家子弟们耳提面命,让他们知道春狩大祭的危险。但是他们也没想到,渭北阴家这次居然打了个时间差,早早赶来,并且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
  
      阴飞飞的哀嚎声,师范们没放在心上。
  
      一个不成器子弟的折损,算不了什么大事。而且阴飞飞实在不是他们心中的精英人选,固然他阴风步走得如此迷离,但是他浑身‘啪啪’肉浪声实在很败胃口。
  
      “你方才,只是要点名要阴飞飞出战。我渭南阴家,比他强的人,车载斗量。”
  
      阴九难同样冷笑几声,他看着阴风波,同样不屑的‘啧啧’感慨。
  
      “这娃娃,叫做阴风波?真是好大的胆量,居然被一声喊杀,就吓得倒退。”
  
      一众渭南阴家的师范同时嘲笑,虽然阴飞飞输得狼狈,但是阴风波被阴雪歌吓得倒退,居然被一声大吼吓得倒退。相比起来,渭北阴家更加丢脸。
  
      阴八方脸色越发难看,他和阴九难唇枪舌剑,两人的言辞越发激烈。
  
      阴雪歌顾不上理睬这些人,他快步到了阴飞飞身边,一把扯开了阴飞飞的衣衫。
  
      两肋青紫浮肿,起码断了五根肋骨;胸口三个拳印陷进阴飞飞的膘肉半寸深,拳印下的膘肉都快被强劲的冲击力榨出膘油。小腹附近白花花的皮肉上,两个脚尖的印痕煞是刺目。
  
      回头望了一眼渭北阴家子弟们脚上的踢死虎皮靴,这种靴子的造型特殊,靴子头好似刀锋,踢在身上就好像用刀砍人,阴飞飞小腹上的皮肉翻卷开来,鲜血正不断从印痕中涌出。
  
      “幸好我,最近手头松散了不少。”
  
      在袖子里掏摸了一阵,掏出一丸外用的伤药捏碎,淡红色的药粉洒在小腹上的两处伤口内。药粉和鲜血一接触,一股淡红色雾气升腾起来,就好像开水浇在了冰块上,发出‘嗤嗤’声响。
  
      阴飞飞浑身膘肉剧烈的抖动着,他看着自己小腹上急速收口的伤口,双手拍着地面大笑起来。
  
      “一两黄金一丸,行军金创丹,好宝贝呵。”
  
      “一两黄金,还真对得起飞少的细皮嫩肉!”
  
      一分钱,一分货,这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阴雪歌挑选的金创丹品质上佳,其中很有几种百年生的药草精华在内。三两个呼吸的时间,阴飞飞小腹上的伤口就已经开始愈合结痂。
  
      又掏出两颗内服的丸药倒进阴飞飞嘴里,手指在阴飞飞断裂的肋骨附近探索了一阵,发现肋骨只是裂开,并没有粉碎性骨折这样的难以收拾的伤势,阴雪歌这才放心。
  
      用力拍拍阴飞飞的肚皮,拍得他浑身肉浪一阵翻滚,阴雪歌轻声笑着。
  
      “真给我们阴家双秀丢脸。不过,看我的。”
  
      阴飞飞苦笑连连,他无奈的用双手摸索着肚皮,长叹了一口气。
  
      “男儿志在八方,我飞少的志向,老大你清楚,你更明白。”
  
      “我阴飞飞大好男儿,这一身血肉精华,可不想舞刀弄枪。”
  
      无比神圣的看着天空飘过的流云,高空中风极大,有几条云被拉扯得极长,就好像轻纱,好像少年的梦想,轻盈的飘浮在触手可及的天空中。
  
      “我阴飞飞的梦想,是娶三百六十个美丽的女人,每天轮换一个。”
  
      “生儿育女,繁衍后代。百子千孙,多子多福。”
  
      阴雪歌半跪在地上,看着肥头大耳的阴飞飞讲述自己伟大的梦想,他不由咧嘴苦笑。
  
      这家伙,六岁刚进宗学的时候就认识了这家伙,他的梦想,这么多年居然一直未变。
  
      正想要打击阴飞飞两句,后方突然传来了阴八方的怒吼声。
  
      “阴风波,你真给你爹丢脸!”
  
      “你爹惨死在这些虎狼族人手上,你不想给你爹报仇么?”
  
      “你居然,被人家一声大吼给吓退,你对得起你惨死的爹,对得起我大哥阴八平么?”
  
      脑后一阵恶风袭来,阴雪歌没有回头,但是他能想象那景象。
  
      阴风波无声的向前,犹如猎食的猎豹,右腿犹如弓弦带动的机括狠狠弹出,目标就是自己的后脑。
  
      绝对达到了百钧之力的**力量,加上前冲的冲击力,这一脚的打击力可能达到了两百钧。
  
      阴雪歌听到了筋骨弹动的‘砰砰’声,听到肌肉和筋腱不堪重负的‘咔擦’声,更听到了踢死虎的靴子头撕开空气,犹如利刀破空一般的‘嘶嘶’声。
  
      渭北阴家的众多子弟齐声欢呼。
  
      渭南阴家的过千子弟破口大骂。
  
      在这一刻,就算对阴雪歌满怀恶意的阴飞鹰等人,也愤怒的诅咒起了阴风波的十六代祖宗。
  
      仅仅是十六代祖宗,而不敢将他的十七、十八代祖先捎带进去。再向上追溯,那可就是辱骂自家先人。按照《族律》,后辈子孙胆敢辱骂自家先辈,当处重刑——打掉满口大牙,割掉一条舌头。
  
      “蠢货!”
  
      阴雪歌大声怒吼,他的身形向前一倾。
  
      阴风波横扫的右腿擦着他的头皮掠过,将他头上的发髻打得粉碎,数千根断发飘出。
  
      双手在阴飞飞肥硕的肚皮上一撑,双臂陷入他的肚皮几乎有一尺深。阴飞飞吐着舌头嘶声惨嚎,在他肠胃扭曲的痛苦嚎叫声中,他的肚皮猛地弹起。
  
      阴雪歌借着阴飞飞肚皮反弹之势,身形狠狠向后一靠。
  
      肩膀狠狠顶在了阴风波支撑身体的左腿上,阴风波的身体当即失去平衡。
  
      怒吼一声,双腿绷紧,百钧**力量爆发,阴雪歌的身体一跃而起。他的肩膀挂在阴风波胯下,连带着阴风波一并被带着飞了起来。
  
      百钧大力狠狠砸在地上,阴雪歌刚才半跪之处,大片白沙炸开,喷出丈许高的一道沙浪。
  
      失去重心的阴风波手舞足蹈的被阴雪歌顶上了天空,一身力量根本无法发挥出半点儿来。
  
      阴雪歌回头向阴九难瞪了一眼,反手一把抓住了阴风波的左腿膝盖,同时放声大吼。
  
      “杀?”
  
      阴九难看清了阴雪歌手上的动作,他毫不犹豫的狂啸了一声。
  
      “先祖约定,生死自负,杀!”
  
      左臂一甩一摔,阴风波的身体就被掀了起来。阴雪歌身体一旋,右手肘狠狠向斜上方抽了过去。
  
      巨响声中,鲜血四溅,阴雪歌右手肘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胯下,将他的兽皮护裆打得粉碎,绸布长裤炸成无数细丝飘散。男人身上最坚硬的手肘和最脆弱的下面无比亲密的接触,手肘深深的没入了阴风波的下身足足一尺深。
  
      阴风波惨嚎,张口喷出一道混杂着无数内脏碎片的血水。
  
      阴雪歌身处数十丈高空,百钧之力让他在瞬间犹如跳蚤,轻松跳起了数十丈高。
  
      阴家宗学演武场就在下方,四周都是数千年的苍松翠柏,围绕着一方白色沙地。
  
      温和的*光洒落,空气带着远处飘来的花香,空气清新鲜嫩得好像青壳鸡蛋的蛋清。
  
      阴雪歌仰望头顶蓝天,身处数十丈高空,他却觉得,这天空依旧距离自己如此遥远。
  
      几只刚才起飞的麻雀仓皇的从阴雪歌身边掠过,正好被阴风波嘴里喷出的血剑打中。
  
      麻雀的身体炸开,大片鲜艳的羽毛纷纷扬扬的混着血水飘落。
  
      春天的阳光中,羽毛和鲜血混杂成一场艳丽而残酷的小雨,轻盈的飘落。
  
      阴风波的身体沉甸甸的落在地上,他的身体以一个怪异的角度扭曲着,他惨白的眸子正好歪斜着看向了阴八方,他张开嘴,勉强吐出了最后几个字。
  
      “杀他,报仇。”
  
      “风浪,报仇!”
  
      阴雪歌仰天长啸,强壮的身体给了他充沛无比的中气。
  
      滚滚声浪呼啸扩散开,一道风从渭水方向呼啸袭来,演武场上苍松翠柏轻轻摇晃,无数叶片纷纷洒落。
  
      ‘咚’,阴雪歌笔直的从高空坠落地面,双足陷入白沙一尺二寸。
  
      “嘎嘎!”
  
      阴飞飞放声大笑,他拍打着自己的肚皮,笑得眼泪水都喷了出来。
  
      “这孙子,刚才打得我,好痛!”
  
      “该死的,这样子,让我回去怎么和小翠,亲热?”
  
      服下了内服丹药,五脏六腑确然无事,但是骨骼上的裂痕却不是三五天就能痊愈。
  
      想到自家房里俏丽可人的小丫鬟,阴飞飞突然觉得明媚的*光都骤然黯淡了。
  
      “该死的野种!”
  
      渭北阴家的子弟队列中,一个和阴风波生得有**分相似的少年冲了出来。
  
      他奔走如风,绕着演武场的边缘开始快速的奔跑。
  
      他一边狂奔,一边从背上解下一张魔牛角盘绕大蟒筋制成的八十钧强弓,取下四根狼牙透风箭夹在了右手指缝中。他看着阴雪歌,放声怒吼。
  
      “大哥死了,我也不独活。”
  
      “爹被你们害死,娘亲殉葬而死,大哥也死了,我这一家,就全死在你们渭南狗贼手上罢!”
  
      阴八方仰天长啸,他长发飞起,一根根犹如钢针直刺天空。
  
      “阴风浪,杀了他,用你的弓,你的箭,射杀这贱种。”
  
      “为你爹,为你母亲,为你大哥,为你quan家报仇!”
  
      阴九难则是同样周身阴气翻滚,他扬天厉声长啸。
  
      “阴雪歌,杀了他,族中记你大功一件!”
  
      “渭南阴家,才是正统。渭北阴家,乱臣贼子,人人得而杀之!”
  
      渭南阴家,渭北阴家。
  
      阴雪歌终于明白了这些人的来历,明白了阴风波刚才为何接连对阴飞飞下死手。
  
      大家同出一门,拥有同根同源的血脉,但是两家之间的仇恨啊,三江四水都无法洗刷。
  
      阴风浪右腿在一株古松上狠狠一踏,一声巨响,古松一块尺许见方的树皮炸开。阴风浪矫健的身形骤然加速,宛如箭矢般没入风中。
  
      从他朦胧的身影内,连续四声弓弦几乎连成了一声。四根狼牙箭从阴雪歌的右侧、正前、左侧,以及最不可能的斜上方激射而来。
  
      阴风浪的速度快得惊人,没有任何变线,纯粹直线奔走,无比狂野的快。
  
      他不断蹬踏演武场边缘的古松翠柏,借助树干的反震之力加速,或者改变自己奔跑的方向。
  
      他有一手可怕的连珠箭法,只要让他的速度跑起来,只要让他不断的开弓射箭,以他手上八十钧的强弓,以渭北阴家为他特制的符文箭矢,他有信心击杀开辟一百个窍穴以下的餐霞饮露境界的练气士。
  
      四箭齐发,从四个方向同时射向阴雪歌,只是牛刀小试!
  
      六个月前,阴风浪跟随渭北阴家的私兵队伍出城剿匪,孤身一人在山林中猎杀一百七十五名穷凶极恶的盗匪,凭借的就是他变态的速度,以及可怕的箭法。
  
      阴雪歌低头,屈膝,双腿重重跪在地上。
  
      阴八方的眼睛一亮,他厉声尖啸,笑得眼皮直跳。
  
      “跪地求饶,也没有用,贱种,你杀我大哥爱子,你该死!”
  
      渭北阴家百多子弟同时大笑,他们也都笑出了眼泪。
  
      笑声戛然而止,就好像一群‘嘎嘎’乱叫的鸭子,突然被刽子手将他们的脑袋一下子全部剁掉。
  
      四支箭矢几乎擦着阴雪歌的身体掠过,特制的符文箭矢带起锋利的罡风擦过他的皮肤,在他身上带起了四条细细的血痕。四条肉眼可见的细小血迹顺着箭矢飞去的方向喷出,阴雪歌的脸上突然多了一抹血色。
  
      阴风浪双足狠狠跺在一株古松斜刺里伸出的大树杈上,他人在半空中,向着阴雪歌的头部射下了那一箭,他借助树杈的反震力量,想要继续改变奔走的轨迹。
  
      另外四支长箭,已经夹在了指缝中。
  
      只要给他一弹指的时间,他的身形向前掠出十步,他就能再次的……
  
      阴雪歌跪倒在地,他反手从袍子下面抓出一张烈风弩,他几乎是瞬间上弦,一支合金三棱透骨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在了弓弦上。
  
      哪怕有律府法相司马相出面,将雨夜蟊贼一事处理干净,阴雪歌若是出门,依旧不敢大意。
  
      换成挨闷棍之前的他,肯定不敢带着制式烈风弩在大街上招摇过市。
  
      换成挨闷棍之后的他,不要说烈风弩,再多违禁品他都敢随身佩戴。
  
      阴风浪跑得极快,的确快得惊人,比修炼阴风步的阴家子弟快了何止一倍?
  
      但是他的轨迹是直线,他借力弹射后的速度恒定,那么他就睡一个活靶子。
  
      人在空中,刚刚借力向前弹射的阴风浪突然看到一点红光激射而来,他的脑门一震,随后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演武场上千多人只看到阴雪歌跪倒在地,躲开四支箭矢,拉出了烈风弩随手向空中一晃。
  
      ‘噗嗤’声中,大片血水从空中洒下,就好像那一弩击杀了高高在上的天神,大量滚烫的鲜血洒在了白净的沙地上。饥渴的白沙地贪婪的吮吸着新鲜的血液,大片砂砾被染成了血色。
  
      阴风浪坠落,在阴雪歌身后七八丈远的地方坠落。
  
      他的身体歪歪扭扭的在演武场的沙地上向前滑行了两三丈远,在沙子上拖出了长长一条沟渠。
  
      等到阴风浪的身体坠地后,过了足足七八个呼吸的时间,一道尖啸声才从空中传来,一只合金三棱透骨箭带着一点血光折回地面,深深的插进了白沙铺成的演武场。
  
      烈风弩一击,直接打穿了阴风浪的头颅。
  
      箭矢带着强劲的力道,冲上高空两百多丈,这才耗尽了所有力量重返大地。
  
      阴雪歌跪在地上,双目如刀,慢慢扫过面色难看的渭北阴家一众族人。
  
      演武场上气息凝重,所有人都看着周身杀意如火的少年,看着他手上那张可怕的烈风弩。
  
      突然间,阴雪歌浅浅一笑,将那可怕的杀器重新挂在了长袍后摆下。
  
      他慢慢的站起身来,用力拍了拍膝盖上粘着的尘土。
  
      “今年,有点流年不利。短短几天,这是我杀掉的第五个了。”
  
      “还有人,愿意让我杀一杀么?”
  
      阴雪歌笑得很轻松,浑然没把短短几句话的时间内连杀两人的事情放在心上。
  
      阴八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他突然有一种不是很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阴九难则是嘴角一阵抽搐,他突然生出了和很多师范一样的念头,自家的家主阴九幽,这次真个犯错了。
  
      他想到阴九幽的时候,阴九幽就站在宗学正中那座最高的观星楼上。
  
      一件青色长衫飞舞,阴九幽站在最高的,离地足足有二十几丈的顶楼,狂风吹过他,吹得他衣袂翻舞,好似随时可能随风飘了出去。
  
      袖子里,阴九幽双手握紧拳头,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一群蠢货。”
  
      这话,也不知道是再说谁。r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