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十四章 功法和传承
    这个世界,天地元气充沛无比。
  
      天地万物得无穷无尽元气滋润,无数珍稀物产数不胜数。
  
      单以石材而言,这里的石头种类数以亿计,好些石材属性惊人,单纯用石材,不配合任何其他材料,就能搭建起出云万丈的雄伟楼阁。
  
      渭南郡阴家,七品世家,以家族的品阶,武阁只能修建到一百零八丈。
  
      一百零八丈,这是阴家所能拥有的高楼极限,逾越一寸就是满门抄斩。
  
      矗立在阴雪歌面前的武阁,飞檐斗拱,装饰以古朴的蛮兽虫鱼花纹,高度堪堪是一百零七丈九尺九寸。留下来的这一寸高度,表现的是阴家对《律》的敬畏。
  
      就算这个世界一品乃至超品的世家豪族,那些皇室王族,他们家中最高的楼阁,肯定也要比《律》规定的,他们能拥有的高度矮上一寸。
  
      任何势力,若是真敢按照《律》的约束,将自家楼阁修建到那个恰恰好的位置,他们只会引起无数势力的群起而攻。因为这般做,他们也太不低调,太不给其他势力面子了。
  
      走过十位全副武装的阴家守经人,推开厚重的雕花石门,阴九云带着阴雪歌走进了向下的阶梯。
  
      阴家武阁地面建筑,供守经人和护卫的私兵居住,更有皓首穷经的家族长老,在这里闭关修炼。
  
      真正关系到阴家生死存亡的《阴风诀》等玄功秘法,全部储存在深入地下数百丈的秘阁中。《律》只限制了地面建筑的高度,至于说地下,你有掘地三千里的实力,《律》也不会做任何约束。
  
      顺着陡峭石阶直入地下三百六十丈,沿途重重叠叠的密室、石屋数不胜数。
  
      这里机关密布,禁制重重,储存的灵药、米面、香油、蜡烛等,足以供应阴家上下数万人在此生活二十年以上。所谓家族根基。家族根本,这可不仅仅是字面上的意义。
  
      ‘武阁’二字,不仅仅是储存功法的楼阁,更是‘武力之阁’,聚集了一个家族最强武力的地方。
  
      走过一座一座法石傀儡,越过一处一处陷阱机关,灯火昏暗的甬道中寒气袭人。到处影影倬倬好似无数鬼灵出没。阴风阵阵扑面而来,阴雪歌敢打赌,他实实在在听到了凄厉的惨嚎哀求声。
  
      《刑律》明文规定,世家豪族严禁私设囚牢,囚禁犯人。
  
      阴雪歌绷紧面孔,心中冷笑连连。他对《律》的力量。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
  
      不被《律》发现,那么你就是合乎律法、合乎圣人言论的。哪怕你罪恶滔天,《律》也不会降下雷霆怒火。
  
      若被《律》发现,那么再小的错误,那也是罪大恶极的不赦之罪。或许你只是说错一字,就有可能夷灭九族。
  
      地下三百六十丈,一座长款百丈地宫中。阴雪歌真切见到了阴家秘传《阴风诀》的真正面目。
  
      三篇黑色玉石制成的书页悬浮在半空,数十道肉眼可见灰白色阴风环绕书页,偶尔发出细微的鬼哭狼嚎声。因为这阴风的关系,整个地宫鬼气升腾、冷风回旋,阴雪歌衣袂翻飞,长发盘绕,只觉心底一股森森寒气袭来,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这就是《阴风诀》。人阶三品的炼气功法。
  
      这个世界的炼气法门,自上而上分天地人三阶,每一阶又分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低。
  
      世间所有世家豪门,也都按照祖传的主炼气功法划分品阶。
  
      拥有天阶功法,那就是上三品世家。
  
      拥有地阶功法。那就是中三品世家。
  
      阴家拥有人阶功法,而且是人阶三品的人阶上品法门,所以他在下三品世家中,名列第七品世家。比起同为下三品的八品、九品家族强出了不少。
  
      功法不仅仅和家族品阶相关,而且和家族能够占据的资源也有极大关系。
  
      一如阴家是七品家族,阴家族人在国朝中,所能恩袭的最高官职、所能荫封的最高爵位,就是七品。
  
      阴雪歌头上有恩袭的副九品巡街法尉的官职,他出身阴家,所以他恩袭这个官职,是毫无问题的。但是如果他父亲给他留下的恩袭官职是副六品,那么他最多只能恩袭正七品官位。
  
      家族功法限制了家族的品阶,家族品阶限制了恩袭的官职,恩袭的官职限制了获取的资源。而这一切加在一起,就是一个巨大的,由圣人制定的《律》划定的框架。
  
      所有家族,所有生灵,都在这框架中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的修炼、生活。如有人敢破坏规则,触动《律》的威严,就有大恐怖至上而来,以雷霆之势将其灭杀。
  
      看到三片黑色玉册的时候,阴家宗学中学到的诸般学问一一滚上心头。
  
      阴雪歌看着玉册,心头也不由得一阵心血澎湃。有了这玉册,修炼了玉册上的法门,他才算是真正的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他才算是真正得到了这个世界的认可。
  
      一名枯瘦如骨,头皮精光,只有脑后留着一长条白发的老人犹如鬼魅般从地宫角落中飘出。
  
      绕着阴雪歌转了三圈,老人‘桀桀’笑了几声。
  
      “就是这娃娃,射了老大一箭,差点划破他的面皮?”
  
      “好,干得漂亮。为老不尊,每次都在自家门口吓唬后辈,这次可丢了脸。”
  
      “那老家伙,怕是三个月内没脸出来见人了,差点被自家十代以下的灰孙子划破面皮,桀桀!”
  
      老人极瘦,皮肤黧黑犹如黑炭,浑身都是皮包骨。唯独他一双手生得珠圆玉润,皮肤雪白细腻,皮肤下青色的血管经络隐约可见。这双手若是生在二八佳人的手上,那就是一对可以让男人馋涎欲滴的美手。
  
      但是这双手,生在这老人身上,就凭空添了几分古怪和狰狞。
  
      这样一对手,轻轻的在阴雪歌的脑袋上抚摸了一阵,老人满意的赞叹了一声。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阴雪歌不转睛的看着老人的手掌,老人呆了呆。向自己的手望了一眼,然后得意的狞声笑了起来。
  
      “好看么?这是老夫独门秘技,当年救了一位大人物,他老人家传授下来的九子鬼母红颜手。”
  
      “只可惜,这门秘法,老夫发了心血毒誓,只能自己研习。无法传授给族人。”
  
      耷拉着眼皮,老人满意的看着自己这双青春细嫩,柔润迷人的手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若是我能将它传下,本家现在,嘿嘿。”
  
      意味不明的冷笑了几声。老人拉着阴雪歌的手,带他来到了三篇玉册下方。
  
      抬头,看着悬浮在离地三人高处的《阴风诀》玉册,阴雪歌的目光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迷离之色。
  
      功法,炼气的功法,在这个世界受到了极其苛刻森严的管理,所有‘入品’功法都传承有序。若是某个家族被灭门。那么被灭家族的功法并不归灭门者所有,而是会被某些恐怖的存在回收。
  
      所有功法密卷,都被打上了传承烙印,只有某个特定家族的血脉才能沿袭修炼。
  
      一如渭北阴家,他家老祖就是机缘巧合,立下了天大功劳,这才得到了《怒焰诀》的赏赐,进而建立了能够和渭南阴家抗衡的七品家族。
  
      如果不是得到了《怒焰诀》。如果不是得到了某些存在的认可,渭北阴家的老祖现在最多是一流浪的、失去根基的散修,哪里可能建立如斯强盛的家族?
  
      和炼气的功法不同的是,用来淬炼**、奠定修炼之基的淬体法门,诸如阴风步、阴风掌、大力开山拳之类,这些功法并无太多约束。
  
      单纯炼体,哪怕将体格修炼到极限。也对练气士没有太大威胁。
  
      这个世界,是属于练气士的世界,踏入炼气一道后,才能真正明悟炼气士的恐怖。
  
      在老人的指点下。阴雪歌向三篇黑色玉册行跪拜大礼,然后跪在地上虔心念诵阴家祭祖祷文。
  
      一篇长达一千零八十字的祷文完成后,三篇玉册上一条极细的灰白色阴风呼啸窜起,从阴雪歌的天灵盖窜了进去,慢慢的顺着他的身体,在他经络中顺着一个独特的轨迹往来盘旋。
  
      这条轨迹,就是修炼阴风诀需要使用的各条经络。
  
      阴雪歌闭上眼,静静的感悟着这条凉沁沁的阴风所过之处的经络。
  
      阴风诀以‘阴风’命名,使用的经络,尽是身体内偏向阴属性的脉络。而风由木生,五脏中肝脏属木,主生机,藏血气,故而阴风诀所行经络,最终牵扯到了肝脏附近的几条极细小的脉络。
  
      无数信息从阴风中渗入脑海,顷刻间三篇阴风诀上所有修炼法门尽数印在了脑海中。
  
      这些修炼法门中有奇妙的禁制,阴雪歌瞬间明白了,他所知道的一切法门,一字不能出口,一字不能书写,一字不能外泄,若敢用任何手段外泄一字,则灵魂当场崩塌而亡。
  
      这世间所有功法,都由上古圣人传承。
  
      所有家族、所有势力传承的功法秘籍,都有上古圣人传授禁制在上。
  
      任何人传承家族功法后,都无法将其外泄。而且这功法秘籍上还有检测血脉之术,唯有得到功法传承第一人的嫡系血脉,才能从中得到正儿八经的阴风诀全部法门。
  
      细细阴风在体内循着经络游走三十六周天后,轻轻没入了肝脏中。
  
      阴雪歌肝脏内当即鼓荡如雷,不断发出‘咕咕’声响。一道轻灵、诡变的血气从肝脏中生出,顺着血管流遍全身,他当即感到自己的身躯轻灵了许多,皮肤对空气的触觉也敏锐了不少。
  
      与此同时,他口腔内一阵酸意袭来,浓烈的酸味化为一道晶莹涎水吞入腹中。
  
      ‘咕咚’一声,一股清莹剔透的酸气从腹中直冲上双眸,肝脏主目,阴雪歌只觉眼前一阵清凉,双眼明亮了许多,原本在昏暗的地宫中,他只能看出七八丈远,但是现在他能清楚的看到二十几丈外地上一条黯淡的花纹。
  
      “感到好处了?”
  
      枯瘦老人‘桀桀’笑着,用力的一掌拍在了阴雪歌的肩膀上。
  
      “这是先祖赐福。每个第一次进武阁学习阴风诀的娃娃,都有这样的好处。”
  
      “从今日起,你们就不再是寻常武人,而是高高在上的练气士。”
  
      阴雪歌一跃而起,只觉身形灵动,比刚才得到传承前身躯果然轻巧了许多。
  
      他有自信,如果现在让他去宗学校场操演阴风梅花桩。他所需的时间,最多是阴飞飞的一半左右。
  
      阴飞飞是宗学中,阴风梅花桩走得最好的子弟,但是现在阴雪歌绝对有信心比他快上一倍。
  
      继承阴风诀就是这般简单,反而是《鬼王白骨身》耗费了阴雪歌不少的力气。
  
      鬼王白骨身乃淬体辅修的功法,并非炼气法门。类似这样的淬体辅修的功法。只要舍得花费大价钱,在某些秘密渠道中,甚至可以重金购得。
  
      所以他没有那样奇妙的玉册记载,而是雕刻在了一块中阶妖兽的大腿骨上。
  
      白惨惨的一块兽骨,散发出凶残凌厉的兽性气息,阴雪歌在枯瘦老人的指点下,将额头凑到了那块兽骨上。顿时滔天杀意翻滚袭来。森森冷气侵入身体,化为无数拇指大小白色符文烙印在他的每一块白骨上。
  
      鬼王白骨身,淬炼白骨,滋养骨髓,强壮骨髓造血机能,制造更强大蕴藏更丰富生机的骨血,从而滋养全身,进而达到淬炼**强壮肉身的效果。
  
      单纯从品阶上而言。鬼王白骨身是人阶一品的淬体法门,比起阴风诀的品阶还要高出不少。
  
      奈何鬼王白骨身只是辅修功法,并非炼气法门,所以鬼王白骨身的价值远不如阴风诀。
  
      阴风诀能够支撑一个七品世家的根基,而鬼王白骨身在齐州州治的商会中甚至是明码标价的贩卖——百万两黄金加上十株万年灵药,就能得到这门辅修的功法。
  
      在阴家,寻常子弟要为家族建立五大功劳。才能换取鬼王白骨身的法门。
  
      但是阴雪歌这次表现太突出,得到了诸多太上长老的关注,所以他才免费得到了这门功法。
  
      无数寒气所化符印融入白骨,烧得阴雪歌周身汗如雨下。痛得他差点没张嘴痛号。
  
      幸好他自我控制力极强,他死死咬牙忍住了疼痛,这才没有在地宫中痛呼出声。
  
      地宫隔壁,暗室之中,几个负责看守本家诸多功法秘典的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千年以来,继承鬼王白骨身而没有痛哭流涕的阴家子弟,加上阴雪歌的父亲阴九风,也不过寥寥七人。
  
      就算当今家主阴九幽,在融合鬼王白骨身淬骨法印的时候,都痛得大哭小叫哭爹喊娘。
  
      “好硬的骨头,这娃娃,果然是阴九风那小子的种!”
  
      一位长老低声赞叹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开武库,给这娃娃配一套好东西。这次春狩大祭,北面来的那些娃娃,全部留下吧。”
  
      密室中,一股杀气隐隐回荡,几个阴家长老面孔扭曲的笑着,笑容犹如地狱中的恶鬼。
  
      一个时辰后,浑身大汗淋漓,腰间佩戴着一个小小皮囊的阴雪歌走出了阴家庄园。
  
      阴九云送到了庄园正门,就叫住了阴雪歌。
  
      叔侄两执手相望,又是一番血脉情深的表演。阴雪歌跪在地上,语声凝噎的请求阴九云一定要照料好自己,并且表示他一旦有空,定然会来阴家庄园向阴九云请安、请教。
  
      他并且强烈要求,阴九云若是请得了诸位太上长老的许可,一旦要回自家祖宅看看。
  
      他甚至很动容的说,若是自家曾祖、祖父和父亲知道阴九云安然无恙的话,一定会深感欣慰的。
  
      阴雪歌一番情深深、意切切的言语,说得阴九云都老眼晕红,差点没掉下泪来。
  
      作为守经人,在阴家庄园接受了近乎惨无人道的训练,阴九云早就将心头的亲情彻底磨灭了。
  
      但是今日,阴雪歌浓烈的感情,却唤醒了阴九云心头最后一丝的血脉亲情,他想起自己的慈父仁兄,差点就没嚎啕大哭起来。
  
      如此脉脉亲情,又引得在暗中关注的阴家长老们感慨不已。
  
      他们一边下令家族一定要重点培养阴雪歌这难得的天才,尤其是这么一个重视血脉亲情的天才。
  
      同时他们愤怒的将武阁的执事长老招了过去,勒令他严厉操练阴九云!
  
      作为武阁守经人,阴九云怎么还能残留有任何的亲情呢?他早就该磨灭了所有的感情,变成家族最可怕的无情死士、杀戮机器才对。
  
      虽然这次阴九云是奉命出现,用自己的身份感染、笼络阴雪歌,但是他做做戏就好,怎么能被阴雪歌着小子浓烈的亲情给差点坏了他的铁血心境?
  
      阴雪歌有如此浓烈的亲族感情,有如此强烈的亲情牵扯,这对家族而言是极好的事情。
  
      但是你一守经人,你需要这么强烈的感情么?你能挥刀杀人,这就足够了呀!
  
      阴雪歌抚摸着腰间小小的皮囊,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的和阴九云依依惜别,向着渭南古城返回。
  
      而阴九云在半刻钟后,当他再也看不到阴雪歌的背影时,就被几个武阁长老拉到了地下校场一通教训。
  
      阴九云被打得鼻青脸肿爬不起身的时候,阴雪歌早就去得远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9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