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十五章 赫伯勃勃
    渭水河岸,绿草茵茵。
  
      河道上白帆点点,无数商船往来,时常有水手高声呼喝船歌,朗朗歌声回荡水上。
  
      河风清新醉人,北岸好大一片艳红色野杜鹃,绵延起码十几里。花香随风吹到南岸来,顺着河岸疾走的阴雪歌顿时精神一振,两条浓眉不自觉的高高挑起。
  
      春水,春风,春花,春色如醉。
  
      阴雪歌尽量的放慢了行走的速度,但是百钧力量在身,百倍于常人的**力量,脚尖轻点就向前窜出五六丈距离,寻常奔马也没有这样的速度。
  
      如此‘缓行’,疾风呼啸扑面而来,吓得河滩上几只长腿水鸟高高飞起,惊怒交集的盘旋在空中,伸出长长的脖子向阴雪歌尖叫抱怨。
  
      阴雪歌‘呵呵’大笑,当他摸清了腰间皮囊的用处后,他笑得越发开心愉悦。
  
      这是一只储物皮囊,内有一丈见方的空间,如今塞满了各色物事。其中最让他欢喜的,是一小箱黄金,一大箱白银,一麻袋铜钱。有了钱,想来青蓏的笑容也会多很多。
  
      阴家任何一个族人,只要传承阴风诀就能得到的福利。偌大的阴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这笔银钱。
  
      金银铜钱之外,还有贴身软甲一套,护心镜一面,铭刻了疾风法符的护腿一对。另有锋利法符长刀一柄,尺二尖刀一柄,投掷用匕首十二支,符文箭矢十壶一百二十支。
  
      颁发这些东西给他的武阁长老说得好。善用此等军械兵器,杀他渭北叛逆人头滚滚、鸡犬不留。
  
      这些金银钱财,甲胄兵器之外,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个储物皮囊。
  
      内部空间不大,但是在这个世界,储物皮囊也不是人手一只的寻常货色。
  
      《律》法森严,苛刻的法度甚至涉及到了每个家族能够保有的储物皮囊的数量上。阴家七品世家,国朝标配的大容量储物手镯只能有三十六个,归属家主和众多长老所有。
  
      每一个储物手镯之下,可以附带九个储物皮囊。
  
      拥有数万族人。练气士近千的阴家。总共的储物法器只有两百余。你有再多的金钱,再广的人脉,家族品阶提升不上去,你就只能保有这些储物法器。
  
      阴家若是在这些储物手镯、储物皮囊之外。哪怕再多一个储物法器。就会被扣上图谋造反的重罪。轻则罚款罚得你元气大伤,重则就是人头滚滚,杀你一个血流成河。
  
      好些阴家的长辈都不能拥有一个储物法器。但是现在,阴雪歌腰间就戴上了一个。
  
      武阁长老说得很明白,意思很清楚。
  
      “参加春狩大祭的渭北青年,还有九十八人。杀光他们,此物,就归你所有。”
  
      回想几位武阁长老干瘪阴沉,肃杀如鬼的面孔,阴雪歌就笑了起来。笑得开心了,他就开始唱歌,不是太守大人喜欢的《大雅乐》那等阳春白雪,而是河面上船工水手的《船调》。
  
      百钧之体,中气充沛,一声嘹亮的号子直冲云霄,顿时传遍渭河南北。
  
      河面上数千船工水手同时扯嗓子叫了一声‘好’,阴雪歌一人高唱,数千人打着号子遥相呼应,唱和之间,千船万帆随波逐流,阴雪歌前方已经望到了渭南古城的城门。
  
      嘹亮的号角声从头顶传来,初始还在后方十几里地,眨眼间就到了头顶,带着尖锐的啸声,瞬息间就冲到前方,很快就飞到了渭南古城上空。
  
      一道恶风从高空压了下来,阴雪歌身边灰尘翻滚,柔软的青草被压得纷纷伏地。
  
      从他身后数十里处,一条清晰的草印一直延伸了过来。
  
      有巨物从高空急速掠过,带起风劲在地面长草中留下了深深痕迹。空气鼓荡,阴雪歌口鼻窒息,强劲的疾风想要从他口鼻中倒灌进去,将他的歌声憋回了肚子里。
  
      又惊又恼的抬头望去,好大一只双头恶鹰。
  
      这鹰翼展张开宽达十丈,通体羽毛呈青铜色,温暖的春光下,恶鹰羽毛犹如刀剑熠熠发光。
  
      “蛮荒异种。”
  
      看着那鹰两颗狰狞丑恶的头颅,阴雪歌喃喃自语。
  
      渭南郡属齐州治下,齐州乃当今昆吾朝腹心地带,人物风流,物宝天华,数万年长治久安,怎可能有如此凶恶猛禽存在?如有,也已经被当地法卫、法尉领兵斩杀了。
  
      双头恶鹰野性未消,他疾飞而过,叫声狰狞野蛮,眸子里凶光四射,分明是刚刚驯养,还没完全驯服的野物。从离地百丈的高度飞过,居然地上长草都被压得倒地不起,这恶鹰实力可见一斑。
  
      鹰背上,十几个黑衣人傲然站立,其中一人手持号角,迎着高空湍急罡风吹响,尖锐的号角声逆风传出数十里,周边百里内都能清楚听到这号角的声响。
  
      恶鹰飞近渭南古城,两名黑衣人突然打出了旗帜,方圆两丈的黑底大旗凌风招展。罡风湍急,旗帜被罡风抖得笔挺,旗帜正中血色‘赫伯’二字煞是醒目。
  
      赫伯家!
  
      太守林惊风、家主阴九幽正在图谋的赫伯家,意图灭其根基、夺其家产的赫伯家。
  
      渭南郡最为古老的世家,家族传承比阴家更古老许多,只是最近数千年家中长老接连爆体而亡,颇有青黄不接之忧,被阴家后来居上的赫伯家。
  
      万五千年前,赫伯家主干还是五品世家,渭南赫伯家也是堂堂六品豪门。
  
      昆吾朝乱,赫伯家族长站错队伍,主枝五品世家灭门,渭南分支受其牵连,祖传炼气功法被褫夺,渭南赫伯家被贬为九品世家。
  
      率性万年世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渭南赫伯家区区数千年时间。硬生生从九品世家重返七品行列。奈何真个家门不幸,赫伯家一路走高,眼看重返六品世家势不可挡时,家族太上、长老不断走火入魔爆体亡故,家族实力一落千丈。
  
      三年前,赫伯家现任家主牟图振兴家族,抽调精兵强将,组织秘密队伍潜入西疆,力图开辟一方新天地。
  
      奈何时运不济,赫伯家开荒队伍全军覆没。就连太上都阵亡一人。
  
      太守林惊风、家主阴九幽垂涎赫伯家基业久矣。眼见赫伯家实力大损,就暗中图谋,力求一击而中,彻底诛灭渭南赫伯一族。夺其根基、侵其产业。
  
      阴雪歌恩袭的副九品官职。就是这笔交易中的小小添头。他从阴九幽口中。将这前因后果打听得清清楚楚,自然知道赫伯家如今正是风雨飘摇之际,他们怎敢如此高调行事?
  
      驾驭未曾驯服之妖禽。逼近州郡城池,赫伯家嫌死得不够快?
  
      望着双头恶鹰,正不解赫伯家的张狂行径,后方突然有如雷蹄声传来。
  
      阴雪歌诧然回首望去,只见马如龙、人如虎,浩浩荡荡近千人押送一支规模庞大的车队,顺着渭南城西侧官道逶迤行来。队伍前方,一面大旗迎风招展,其上也是‘赫伯’二字。
  
      渭水河岸比官道所在高出一丈有余,阴雪歌顺河岸行走,他所在位置,比起官道也高出了一丈开外。站在一个小土包上,借着传承阴风诀,双眸得到的好处,隔着十几里地,他也看清了旗帜上水缸大小的‘赫伯’字样。
  
      队伍自西而来,随行护送之人过千,所有人背负强弓硬弩,手持长刀重矛,身上隐隐有血迹渗出。
  
      “不对,身上有血?”
  
      两条浓眉一抖,阴雪歌沉思片刻,突然无声冷笑。
  
      赫伯家队伍自西而来,他们家在西方哪里有什么产业?昆吾国临近西疆蛮荒之地,赫伯家力图在西疆蛮荒,开辟一片新土。这支队伍,只能是从西疆而来。
  
      ‘西疆有恶鹰,双头,铜羽,生裂龙蛇,残忍好杀,名为车刞’。
  
      车刞恶鹰,就是前方那些赫伯家人骑乘的坐骑么?
  
      弄这么一头西疆特产的双头恶鹰出来,就是为了证明,这支队伍来自于西疆?
  
      但是齐州渭南郡位于昆吾朝腹心,距离西疆何止三五万里?开荒的队伍如有收获,从西疆运送资源返回本家,起码也要耗费数月之久。
  
      这些身上带血的护卫人手,他们莫非进了昆吾境内,还被人打劫不成?
  
      在路上行军数月,就算是骨折重伤,也都痊愈,何况是区区皮肉伤势?
  
      蹲在小土包上,双手撕扯青青嫩草,眯着眼打量着赫伯家的队伍,阴雪歌心中冷笑不断。
  
      几道阴风袭来,几条人影踏着脆嫩的草尖,脚不沾地的从渭南城内狂奔出来。他们几个起落,就到了阴雪歌身边,落地时悄然无声,将阴家阴风诀的特性展示无遗。
  
      “好大的气派,好丰富的,收获。”
  
      阴九幽亲自出动,他带着城内几个家族执事,落在阴雪歌身边,冷笑望着赫伯家队伍。
  
      阴雪歌指了指队伍最前方的几个彪形大汉,‘嗤嗤’一笑。
  
      “身上,有血。齐州,或者渭南郡内,有山贼盗匪,敢动这样千人护卫的商队么?”
  
      “妙呵!”
  
      阴九幽惊愕的向阴雪歌望了一眼,然后轻轻抚掌赞叹。
  
      果然是妙,寻常十六岁的孩童,哪里有这样的眼力?就算看清了这些护卫身上的血,又怎会联想到这么深的地方?从西疆来此数万里,一路行来,什么伤势都痊愈了,身上怎会有血?
  
      见到阴九幽如此得意的笑容,阴雪歌想起他前些月作出的事情,他心中不快,又补充了一句。
  
      “也难说就是假的。或许,他们就是故意想要让我们猜疑不定呢?”
  
      “比如说,他们的精英队伍在西疆并未全军覆没,他们是故意虚而实之、实而虚之?”
  
      阴雪歌一番话说得纠结无比,阴九幽和几个阴家执事的面孔就变得无比纠结。
  
      几个人相互望望,目光游离不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赫伯家的队伍从何而来?
  
      他们来自西疆?他们不自西疆来?
  
      他们开辟西疆成功?他们开辟西疆失败?
  
      他们的精英死伤殆尽?他们的精英藏在暗中?
  
      他们是虚张声势苟延残喘?他们是引蛇出洞奋力一击?
  
      林惊风是真想和阴家同谋赫伯家?林惊风勾结赫伯家意图颠覆阴家?
  
      阴雪歌不轻不重、不咸不淡几句话,让阴九幽和一众阴家执事心里好不难受。赫伯家的这支队伍来得古怪,但是阴雪歌的这番话更是古怪。好端端一件事情,硬是弄得云山雾绕,再也看不清详细端倪。
  
      气氛变得极古怪。
  
      远处草丛中几只黄莺儿的叫声,此刻也是如此刺耳。
  
      低空几只小麻雀拍着翅膀飞过,翅膀拍打声让阴九幽煞是不满,他手一挥,一抹寒光闪过,几只麻雀就炸成大片血雾洒得满地都是。
  
      几片灰褐色羽毛慢慢飘落在阴雪歌面前。
  
      他捻起一片羽毛轻轻的转了转。看到阴九幽心情不愉快。他就变得很愉快了。
  
      “家主,这事情,有点古怪呵。”
  
      阴雪歌看着阴九幽,面色无比的诚恳真挚。
  
      “我总感觉。赫伯家的人。怎么来得这么巧呢?”
  
      一个‘巧’字。可圈可点。
  
      阴雪歌也不知道‘巧’在什么地方,但是阴九幽觉得哪里巧合,那就巧合在哪里罢!
  
      阴九幽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他皱眉沉吟片刻,然后身形一晃,带着几个执事离开。
  
      清风中,传来了阴九幽沉重的声音。
  
      “你且在此观望着,看看他们到底来了多少人。”
  
      赫伯家的队伍来得快,十几里地,他们只用了不到半刻钟就到了眼前。
  
      真个气势如龙、恢弘雄伟至极。
  
      赫伯家队伍走在最前方的,是二十名身披重甲的私军。他们个个手持符文重兵器,胯下是独角奔云兽,这同样是西疆特产的妖兽,比起血龙马也只是略逊一筹。
  
      私军之后,是三百名淬体有成,起码都达到一鼎之力的雄壮汉子。
  
      他们不敢披挂甲胄,但是所有人都手持长柄重兵器,警惕的向道路两侧张望着。
  
      被他们护卫在中间的大车上堆得小山般高的,是大量的妖兽皮毛、骨骼,大量珍贵的木材、矿石,极多的珍稀药草,甚至是一些能够在昆吾国卖出高价的珍稀花卉,也都整整齐齐的码放在车上。
  
      无论是妖兽、木材、矿石、花卉,都带着浓郁的西疆特征。
  
      阴雪歌就认出了一盆三色蝴蝶兰,这种奇花香气馥郁、色泽艳丽,有净化空气、安抚精神之神效,深受昆吾国达官贵人们喜爱。这么一盆三色蝴蝶兰,如果品相足够,甚至能卖出万两黄金的天价。
  
      阴家一年总利润不过三五万两黄金,这等奇花,是阴家这样的七品家族都无法消受的。
  
      唯独三品以上的上品豪门,他们才有资格在自家宅邸中,装饰这样的奇珍异草。
  
      一辆一辆大车不断行过,更多的赫伯家族人骑着各色坐骑,趾高气扬的在阴雪歌面前经过。
  
      三百名淬体有成的战士之后,是一些实力大概在七八十钧以上的壮汉。在他们当中,混杂着一些气息雄厚,呼吸之间鼻端隐隐有风色流转的练气士。
  
      阴雪歌小心的低下头,摆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道路两旁,已经有渭南郡各家的耳目出现,形形色色的老少青年站在道路两边,面色复杂的看着赫伯家的大队人马。
  
      一名跨着独角奔云兽的赫伯家私兵突然策骑上前了两步,举起了手上还染着斑斑血迹的重斧厉声高呼。
  
      “我赫伯家七少爷赫伯勃勃,于西疆斩杀千年蛟龙一条。”
  
      “渭南渭北,青年俊彦中,我赫伯家七少爷,当属第一。”
  
      路边人等同时惊呼出声,阴雪歌心头一跳,他抬起头来,看向了赫伯家的队伍。
  
      队伍走得很快,不多时就到了队伍尾端。
  
      一名身穿黑色长袍,气息森严凌厉,看起来也就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坐在一头独角龙兽背上,左手握着一根丈八长矛,尖锐的长矛上,插着一个凶猛狰狞水缸大小的蛟龙头颅。
  
      看那头颅的模样,并非纯血蛟龙,而是蛟龙和蟒蛇混血的后裔。
  
      但是千年气候的混血蛟龙,实力也足以和劈开五十处窍穴以上的练气士相提并论。
  
      这名为赫伯勃勃,让阴雪歌听着想要发笑的少年,实力居然强横到了这等地步。
  
      赫连勃勃感受到了阴雪歌目光中的笑意,他突然扭过头来,不屑的向阴雪歌横了一眼。他的目光中蕴藏了极其复杂的情绪,但是阴雪歌把握住了,他看向自己的时候,心中是不屑一顾的。
  
      不知怎的,阴雪歌就硬是觉得,他和赫连勃勃之间,一定会有一点交往。
  
      不会是友好的交往,而是……
  
      阴雪歌的目光,突然被赫连勃勃坐骑后挂着的一个硕大鸟笼所吸引。
  
      鸟笼中没有鱼,而是漂浮着一条鱼儿。
  
      鱼儿长有三寸左右,通体鱼鳞莹白如玉,唯独两条鱼须子呈现出白银般色泽。这条鱼身边没有水,却被几线极细的水云簇拥着,他懒洋洋的趴窝在水云中,偶尔吐几个透明的水泡出来。
  
      蛮荒异种,龙鲤。
  
      据说怀有纯正天龙血脉,能飞天,能入水,成年后能驾驭风雨雷霆,能掌控天龙诸般神通的龙鲤。
  
      三寸长的龙鲤,怕是刚刚从鱼蛋中孵出……
  
      十六年!
  
      阴雪歌敢打赌,这条龙鲤的年龄和自己一样,十六年零两个月。
  
      “做一只鸟不好么?”
  
      “非要变成一条鱼。”
  
      “但是龙鲤,真是投了个好胎啊。”
  
      阴雪歌站起身来,看着赫伯勃勃。
  
      就算阴家没有计算赫伯家,他也和赫伯勃勃不死不休了。
  
      没有人愿意放弃一头幼年的龙鲤充当宠物,阴雪歌也不会。尤其是这条龙鲤,他更不能放弃。
  
      所以,阴雪歌抽出烈风弩,一弩向赫伯勃勃射了过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