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龙鲤!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阴雪歌、无名在山林中浴血扑杀时,距离四绝岭千万里的高空中,一条飞舟急速掠过。
  
  飞舟通体血色,船舷两侧分别探出六支巨大的透明翅膀。
  
  血色巨翼光芒流动,每一支透明翅膀上都有三座法阵若隐若现,时刻吞吐巨量的天地元气。滚滚天地元气化为飓风向飞舟身后喷出,推动飞舟以惊人的高速飞驰。
  
  船头上雕刻成狰狞律兽头颅的巨型船头像上,十二名身穿血袍,袖口上有细细金色纹路若隐若现的律宗长老一字儿排开。他们眸子里光芒闪烁,隔开千万里距离,似乎已经亲眼目睹了山林中一切。
  
  “想不到,居然是上古佛门余孽。”
  
  “地下世界?看来,要清洗一次。”
  
  “不是这么容易,地下世界凶险无数,清洗一次,会折损大量人手,消耗无算。”
  
  “也有足够回报,地下世界的资源,偏向至阴、至寒、沉静、内敛,正好互补。”
  
  “不管怎样,眼前这佛门余孽,一定要清剿掉。”
  
  “循着他的蛛丝马迹,追杀下去,一个不留。”
  
  “这娃娃,就是南宫南求援讯息中提到的,阴家少年阴雪歌?”
  
  “不错,出身七品小世家,能有这样的战斗意志,很不错。”
  
  船头像上,律兽两颗巨大的眼眸熠熠生辉,律宗长老们配合着这尊内刻无数法阵的神奇船头像,就有了让人捉摸不透的神妙神通。千万里遥远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一如掌心观纹。
  
  他们的目光投注在千万里外,这就是阴雪歌感受到的,深不可测的强大压力的来源。
  
  “嗯?这一刀贯心,下手狠辣果断,倒是棵好苗子。”
  
  “可惜了,如果能一刀断头……这畜生怎么回事?”
  
  眼看阴雪歌短刀激发,就要砍掉无名的头颅,彻底断绝佛门遗迹带来的所有后患。
  
  玉角谛听兽突然窜出,重伤阴雪歌,将无名背在背上救走。律宗长老们同时色变。
  
  “谛听?谛听?谛听的来历。谁还记得?”
  
  一名年纪最长,头发丝丝雪白,双眸中隐隐有火焰熊熊喷出的律宗长老厉声呵斥。
  
  没人回答。
  
  上古的争端,至圣连带众多圣人获取了最终的胜利。
  
  一切异端相关的资料或者被焚毁。或者被彻底封存。
  
  就连至圣法门下属的律宗。他们对佛门的了解也是极其粗浅粗陋的。除非最核心的几个律宗高层。其他人也没有资格碰触封禁在律宗禁地中的佛门资料。
  
  谛听兽,这种上古的神兽,和佛门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始终伴随在佛门某一神秘流派的强者身边生活和战斗,给至圣连带众多圣人带去了无数麻烦的神兽,他们的存在痕迹早就被彻底抹平。
  
  纯血谛听兽几乎被斩尽杀绝,只有稀薄的血脉流传下来。
  
  而这种稀薄的血脉,还因为一代一代的混血而不断的削弱。
  
  地面世界,早不闻‘谛听’一词,仅仅在地下世界,还有谛听兽的血脉传承。但是就连无名的师尊,那位继承了佛门一支薄弱传承的师,他也不知道谛听兽在佛门的地位。
  
  众多律宗赶来增援的长老齐齐静默,相顾无言。
  
  玉角谛听兽偷袭阴雪歌,带走无名,一举一动中灵性十足,显然是极其了不得的存在。
  
  这样的妖兽,分明大有来历,而他们都没听说过‘谛听’一词,以他们在律宗的见识阅历来判断,这次他们或许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无名,还有玉角谛听兽,他们都是一定要拿下来的。
  
  不能生擒,那就杀死。律宗有搜魂秘术,杀了他们,擒拿了魂魄用秘法拷问,更容易得到详实确切的口供。
  
  一名长老双手结印,低沉的喝了一声‘疾’。
  
  飞舟两侧的巨大翅膀宛如花朵一般全部张开,每一张翅膀都向后喷出青色的飓风。飞舟前行的速度越发恐怖,在高空中带起了一条长有十几里的青色罡风,呼哨着向前卷进。
  
  一群高空飞行的妖兽不小心撞在了飞舟上,律兽嘴里喷出无色的光芒,化为无形光幢笼罩全舟。这些实力堪比气通百脉强者的妖兽齐齐惨嚎,身体被飞舟撞得粉碎,化为大片血雨从高空坠落。
  
  千万里之遥,在这飞舟恐怖的高速下,只是短短一刻钟就已经赶到。
  
  飞舟在解脱禅院上空停下的时候,船体四周霞气氤氲,和空气剧烈摩擦产生的高温,让飞舟通体发出刺眼的亮光。过了一盏茶时间,这让人无法正视的亮光才缓缓消散,一个又一个律宗弟子接连从飞舟上飞身而下。
  
  这条飞舟比那四位律宗长老的座驾又大了一倍有余,飞舟上承载了上千律宗弟子。
  
  他们踏着淡淡的烟霞从空中飞落,迅速环绕着解脱禅院,布下了数量更多、更复杂的法阵,将方圆百里的山林都封锁了起来。
  
  十二位袖口上绣了金线的律宗长老飘身下来,赶到重创的四位长老和南宫南身边。律宗秘制的救命灵丹,用特制的玉膏灵泉服下,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南宫南等人就长身站起。
  
  望了一眼律宗长老袖口的金线,南宫南,连带四位长老同时向他们肃容行礼。
  
  律宗的权力模式,就和世俗朝廷相当。
  
  至高无上的律宗宗主之下,是掌握核心权力的掌律太上长老。相对于元陆世界的皇朝而言,这些掌律太上长老,就等同于丞相一类的人物。
  
  掌律太上长老之下,分为三品长老,三品执事。三品巡察。自上而下,九品职司各分正副二阶,和世俗界皇朝的官职体系也是隐隐相仿。
  
  南宫南身边的这三位长老,只是三品副职长老,故而袖口并无丝线,只是胸前有纹章,昭显了他们律宗长老的身份。
  
  而眼前这十二位长老,尽是二品正职长老,故而袖口纹上了金线作为身份标志。
  
  如果是一品正职长老,袖口就是一条色泽格外深邃。略带铁黑色的血色纹路;如果是三品正职长老。他们的袖口就是一条银色纹路。血色、金色、银色,这种级别划分的标识,通行于律宗门内。
  
  所以面对这些来援的长老,四位三品副职的长老也要恭恭敬敬。
  
  至于南宫南么。他只是小小的七品正职巡察。就是专门在外奔波。在外监察世俗皇朝,监察异端邪魔,随时带领大批律宗弟子厮杀征伐、铲除异己的苦力。
  
  和高高在上的长老们相比。南宫南更不算什么东西了。
  
  所以南宫南更加的恭谨,更加的严肃,对这些正二品长老行礼时,更不敢有丝毫的瑕疵。
  
  “七品巡察南宫南?配合我们,彻查这里太古邪魔遗迹一案。”
  
  一位长老威严的看着南宫南,脸上很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律宗向来有错必罚,有功必赏,你这次做得很不错,虽然实力不济,让那邪魔逃遁,这不是你的缘故。掌律太上也都知晓了你的名字,故特晋你为正五品执事,你以后可要用心做事。”
  
  南宫南欣喜若狂,却强按住心头喜意,恭恭敬敬的向长老们躬身行礼。
  
  律宗正五品执事,已经属于宗门真正的实权人物,他们不用再冒着风险在外风餐露宿,各处奔波调查、巡守。南宫南将会调回律宗内门坐镇,掌管一方确实的事务。
  
  权柄比现在的七品巡察凭空增加了十倍以上,享受的福利更是高出不知道多少。
  
  更重要的就是,正五品执事每天需要处理的事务并不算太多,比起整日在外奔波的巡察而言,他会有更多的时间修炼。
  
  阴雪歌一歪一瘸的从山林中走出,几个律宗弟子就迎了上来,将他带到了一位正二品长老面前。
  
  这位长老不动声色的向阴雪歌上下打量了一阵,阴雪歌毕恭毕敬的双手垂在身边,恭谨的看着长老脚尖前两寸远的位置。
  
  “很懂礼的年轻人,而且这次的表现,我们尽在眼里,你真的不错。”
  
  “南宫执事既然许诺你,让你直接成为内门弟子,这事就这么定了。”
  
  “等这里事情收拾妥当了,南宫会带你返回律宗山门。”
  
  长老的目光扫过阴雪歌腰间挂着的储物皮囊,再扫过他手上从淸王世子尸体上夺走的储物手镯,嘴角微微一扯,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
  
  在律宗的长老级人物看来,这储物皮囊也好,储物手镯也罢,都实在是太粗陋了。
  
  元陆世界广大无限,天地元气充沛异常,珍稀的矿物材料数不胜数。下层世家、下层炼气士,他们之所以无法得到太高级的法器,那是元陆世界的高层势力有意为之。
  
  比如说,一个小小的九品世家,他突然得到了足以威胁三品世家存在根基的强力法宝,这不就乱了天地间森严的律法么?小小的九品世家,你就应该被三品世家踏在脚下呀!
  
  所以无论丹药还是法器法宝,价格都极其的高昂,高到没有家族做后台的散修们根本无法得到必须的丹药和法器。这些丹药和法器法宝的价格,更是高到一般的家族门阀都无法轻易消受。
  
  控制了这些修炼所需的丹药和法器法宝,也就控制了大大小小世家门阀的实力。
  
  这也是《律》的一种体现,森严的律法,已经融入了元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这次你的表现,真正很好。既然已经是我律宗内门弟子,你也应该享受内门弟子应有的待遇。”
  
  这位长老轻轻笑了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光芒隐隐的储物指环,随手丢给了阴雪歌。
  
  “来人,将这枚储物指环的编号登记一番,某年某月某日,因为某事,由本长老,赐予本门内门弟子阴雪歌,充当奖励。指环中还有软甲一套,丹药法器若干。”
  
  阴雪歌接过指环,阴风元气微微向指环中一探,他已经感受到了一个巨大得让人说不出话来的空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