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十九章 四绝岭,绝命岭
    四绝岭,郁郁葱葱。。ybdu。山峦起伏,如怒蛟恶龙,盘桓三州十五郡。
  
      摩云大鹏低空飞过一座山峰之巅,腹部羽毛差点擦到了树梢上。
  
      分别来自渭北、渭南两郡律府,面容精悍的法尉轻喝一声‘阴雪歌’,摩云大鹏也鸣叫了一声。
  
      阴雪歌紧了紧背上捆扎的刀鞘,张开双手从大鹏背上一跃而下。
  
      身上黑色劲装乃铁蚕丝制成,顾名思义,铁蚕通体漆黑如铁,吐出丝线却比平民所用铁丝钢筋更坚韧十倍有余。一条铁蚕丝,可以轻松拖拽数十钧重物。
  
      如此奇物以秘法制成衣衫,错非符文兵器,否则百步内强弓硬弩难以穿透。
  
      下方就是密集枝桠,阴雪歌双手护住面门,任凭身体沉甸甸的向下坠落。摩云大鹏飞行速度极快,身体向地面摔飞的势头极其刚猛。
  
      耳边听到‘哗啦啦’树枝断折声,身体不断微微颤抖。这次运气真心不坏,看准两株大树之间的缝隙跳下,身体被数百条茂密枝桠阻挡,侥幸没有撞到大的树干树杈上,算是平安落地。
  
      顺势一个翻滚,轻松卸去了从百丈高空跳下的冲击力,警惕的向四周望了望,山林之间充沛无比的生命气息扑面而来。
  
      如海如渊的草木气息充盈全身。阴雪歌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就是这种感觉,身处山林之中,被无数草木环绕着,这种安全踏实的感觉。就算是母亲的怀抱都无法取代。
  
      手腕上玉石制成的法符微微颤抖了一下,阴雪歌一把将他取下,随手塞进了储物皮囊。
  
      山林之中,他拥有无数耳目,他不需要法符的帮助,就能轻松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山林是大海,他就是这一方海洋的主人。他现在很弱小,但是除了他自己,以及那条龙鲤,谁能明白他的潜力?
  
      抬头望天。
  
      透过浓郁的树枝树杈。天空几乎不可见。
  
      青远的天空变成了小块的青蓝色宝石。镶嵌在枝叶之间,有极细的光点投在地上。
  
      山风顺着山林之间的缝隙冉冉拂来,森森阴寒,带着毒虫猛兽、妖兽妖禽身上特殊的腥膻味。树梢之上。春风温煦犹如少女的笑脸。但是枝桠下方的山林中。山风就好比深宫太监们最后一声绝望的呻吟。
  
      伸手抓了一把风尾子,放在鼻头嗅了嗅,阴雪歌谨慎的顺着风流动的方向走去。
  
      风的上风头。有妖兽。
  
      风中带腥味,腥气吸入肺中,双肺隐隐有焦灼麻木感。妖兽,很强大的妖兽,而且还是剧毒属性的妖兽。他的巢穴在前方百里开外,但是他的气味已经随风传来。
  
      四绝岭中真正强大的妖兽,已经被三州之内强大的炼气士斩杀殆尽。
  
      剩下在山岭中的妖兽妖禽,最多相当于开辟百来个窍穴的练气士。
  
      “依旧不是我能对付的。”
  
      一边踏着草尖向前行走,阴雪歌一边低声咕哝着。
  
      他的行动很轻巧,他没有使用任何神通法力,他现在也没有任何的神通法力可以施展。他只是顺着草木生长的规律,顺着草木的脉络痕迹,犹如风一般在草木之间走过。
  
      他踏着草尖而行,细嫩的长草没有断折。
  
      他从草丛中经过,一根根细草没有凌乱。
  
      甚至他从多刺的,生满了无数带着倒钩果实的灌木林中走过,没有一颗果实会挂在他的身上。
  
      山林中的所有草木,都对他表示出了由衷的欢喜和欢迎。他们欣然敞开了自己的世界,迎接他的到来。就好像一滴水融入了大海中,初始还能见到他带起的涟漪,半刻钟后,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半个时辰后,刚刚那头摩云大鹏拍打翅膀凌云返回。
  
      两名充当监督者的法尉站在大鹏背上,好奇的向这一片山林望了一眼。
  
      葱葱郁郁的山林犹如黑绿色的海洋,没有丝毫的异状,甚至连应有的野兽呼啸声都没有。
  
      两名法尉不解的相互看了看,然后不以为然的催动大鹏离开。
  
      或许阴雪歌已经惨死在某头妖兽猛禽的爪牙下,这种事情在过去的十届春狩大祭上并不罕见。刚刚他们投下去的十几名参加春狩的少年,有五六个刚刚落地就被猛兽袭击,现在正打得热闹。
  
      阴雪歌很可能只是特别倒霉的那一个,他碰到了某种格外可怕的妖兽,没有任何反抗就被击杀。
  
      “三个月,死多少?活多少?何苦来?”
  
      “这就是世家。我等出身,只是黎民,理解不了他们的心思。”
  
      一个来自渭北,一个来自渭南,两位法尉深有感触深有默契的同声感慨。
  
      摩云大鹏再次从头顶掠过的时候,阴雪歌已经藏在了二十里外一座坡度缓和的山坡上。浓密的灌木丛很好的掩饰了他的身体,就算大鹏敏锐的视线也没能发现他。
  
      这一片灌木丛高有一丈左右,和周围动辄数十丈、上百丈的千年古木相比,他们只能算是灌木。
  
      “铁齿荆棘木。”
  
      阴雪歌辨识出了这种让人头痛的灌木,阴家宗学中有过教授,在山林中,尽可能不要靠近这种密密麻麻宛如乱麻,无数生满了毒刺的枝条胡乱缠绕的灌木种类。
  
      铁齿荆棘木高不过一张,枝条绵延能有数十丈。
  
      一株荆棘木和另外一株荆棘木,相互之间往往只隔开了七八尺远。如此近的距离,数十丈长犹如触手的枝条蔓延开,可想而知一旦这种荆棘木扎堆后,会是一副多让人头痛的景象。
  
      这一片绵延七八里的山坡,尽是这种遍体毒刺犹如狼牙。坚韧坚硬堪比合金的难缠灌木。
  
      四绝岭内最强悍的妖兽妖禽,都不乐意靠近铁齿荆棘木。对阴雪歌来说,这里则是最好的落脚点。
  
      犹如蛇行的枝条微微蠕动,在密密麻麻的树根间让开一块空地,一丈见方大小。取出一块油毡铺地上,就着四周六七棵铁齿荆棘木树干挂起一大块油布,一个舒适的容身之地正式完成。
  
      伸手抓过几根毒刺森森的枝条,仔细将其编在一起,将身边树干之间缝隙全部封堵上。手指长短的毒刺相互拼凑咬合,寻常毒蛇之类也无法靠近此处。
  
      铁齿荆棘木微微蠕动。阴雪歌将头靠近他们的树干。仔细辨别他们的传来的信息。
  
      方圆三里内,居住了好几群黄鼠狼、獴、貘之类小生物,有这些家伙生活的地方,就不用害怕毒虫的骚扰。猛兽根本不可能靠近这一片毒刺泛滥的灌木丛。所以只要小心各家的少年。就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全。
  
      至于各家的少年么。阴雪歌拔出长刀,向一支毒刺用力劈砍了一下。
  
      毒刺溅起一片火星,锋利的符文长刀。居然只给毒刺留下一丝痕迹。
  
      阴雪歌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坚韧的毒刺,火烧不进,水浸不住,寻常开辟二三十个窍穴的练气士,都无法奈何得了他。
  
      这里会是四绝岭中最安全的藏身据点,远比那些洞窟洞穴好得多。
  
      而且四周都是生命里极其柔韧强悍的铁齿荆棘木,这对他有好处。
  
      他要在这里服用第一颗辟穴丹,在这里开辟窍穴,吸收第一缕天地元气入体,开始《阴风诀》和《鬼王白骨身》的修炼。
  
      开辟窍穴的动静太大,他身上有些神异不可见人的东西,所以他不敢在渭南古城出手。
  
      但是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在重重毒刺环绕之中,在无数荆棘簇拥之下,他可以心无旁骛放手施为。
  
      也只有在这荒寂无人的地方,他才敢放手施为。
  
      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一些见不得人的神通秘术,他想尝试着,看看能否和《阴风诀》融为一体。
  
      盘坐在地,将背后长刀放在身边触手可及之处,阴雪歌镇定心神,开始调匀呼吸。
  
      元陆世界,所有练气士第一关,就是开通第一个窍穴的生死关。
  
      所谓生死关,那真是九死一生,元陆世界淬体有成,**拥有一鼎之力的武者,有三成在开辟第一个窍穴时爆体而亡;另外有六成被涌入身体的天地元气撕裂经络,除非用灵药疗养,否则终生难有寸进。
  
      最后一成顺利开辟窍穴的练气士,其中也有**成左右,因为窍穴和经络受到震荡过巨,窍穴经络需要长时间调养才能适应天地元气的洗练,在开辟窍穴后还浪费了三五年时间,这才开始正式修炼。
  
      元陆世界,只有百分之一的幸运儿,或者真个运气随身,或者用灵丹妙药护住身体,这才顺顺利利开通第一个窍穴,引入第一丝天地元气进入身体,顺风顺水的开始修炼。
  
      元陆世界炼气士的痛苦,不在于天地元气的稀薄,而在于天地元气太过于充沛了。
  
      心神调整清澈纯净,没有丝毫杂念后,阴雪歌开始默默回顾这几天,盘算过了无数次的开辟窍穴的法门。在修炼一道,他有着无数的经验,有着无数的教训,但是那些经验教训,在元陆世界都不可取。
  
      这个世界,太特殊,太过于神异。
  
      默默闭目冥想,推敲妥当所有的步骤后,阴雪歌掏出了一个药瓶。
  
      四周铁齿荆棘木无风自动,他们同时释放出淡淡的草腥味,以及铁齿荆棘木的毒刺特有的苦涩味。难闻的气息将药瓶内释放的一缕刺鼻辛香味掩盖了过去,就算是一条狗近在咫尺,也闻不到这一缕辛香。
  
      药瓶内,有三颗拇指大小,表面多锋利芒光闪烁的药丸。
  
      这是辟穴丹,元陆世界官方统一定价十两黄金一颗,却被入品世家和官府掌控,民间胆敢私自贩卖,定然满门抄斩。
  
      有了辟穴丹,顺利破开窍穴,接应天地元气入体的成功概率会增加一成左右。
  
      没有辟穴丹,单凭自己蛮力破开窍穴。费时费力不提,窍穴缺少药力保护,动辄就是窍穴炸毁、经络崩碎,甚至是太过天地元气瞬间涌入体内,直接炸碎身体而亡。
  
      三颗辟穴丹,是阴家太上们额外赏赐。他们希望,他们看中的阴雪歌,能够顺顺利利的破开窍穴,成就正经的炼气士。
  
      打量了一下通体漆黑,散发出刺鼻辛香的药丸。阴雪歌倒出一颗。丢进嘴里。
  
      药丸入嘴就犹如炮弹般炸开,化为一道湍急雄浑的热流轰进腹中。阴雪歌闷哼一声,他只觉肠胃骤然涨开,好似有三五个阴飞飞那样的肥硕汉子闯进他肠胃中。在他腹内拳打脚踢一般。
  
      他当即默运《阴风诀》破穴一篇的第一章法门。拥有一鼎之力的**血气鼓荡。推动着腹中药力,向着足厥阴肝经脚下第一关大敦穴冲去。
  
      大敦穴,在足趾。大趾末节外侧。别名水泉、大顺。
  
      阴风诀怪异邪门,源自青木生风,性质阴寒、趋近地气,故而开窍第一穴,取大敦穴。
  
      此穴位于足部,一旦开辟,足下生力,阴风诀擅长的身法变幻、腾挪移动诸般妙法都能一一施展。尤其此穴走肝经,属阴脉,吞吐天地元气,可化阴风屯于穴中。
  
      恢弘药力被强横的**压迫,一路冲突经络,呼啸抵达大敦穴。
  
      辟穴丹的药力散发开后,阴雪歌才知道为何要起码有了一鼎之力,才能服用辟穴丹辅助开穴。
  
      这药力如此刚猛燥热,又蕴藏大补药力。寻常平民的肉身,哪怕是有七八十钧的力量,一颗辟穴丹下去,身体也被药力炸碎了。
  
      就算阴雪歌拥有一鼎之力,服用辟穴丹也太勉强了一些。
  
      难怪阴九幽也好,阴家太上也罢,大家都建议他坚持熬炼**,拥有百五十钧的力量后,再来服用辟穴丹开辟窍穴,那时候才是比较稳妥稳当的。
  
      刚才短短一小会儿,压迫药力向大敦穴涌去的过程中,阴雪歌左腿小腿上已经是血肉模糊。药力所过之处,就好像无数小刀切割在肌肉、经络上,鲜血膨胀,撕开皮肤流出体外。肌肤裂开的‘咔咔’声耸人听闻,阴雪歌都只觉心头狂震。
  
      四周无数铁齿荆棘木同时一震,丝丝青雾从毒刺中急速分泌,被阴雪歌一口吸入腹中。
  
      清凉润泽的青气在体内流转,小腿上裂开的伤势急速愈合。
  
      这里的铁齿荆棘木起码有数千年没被砍伐过,积蓄的生命能量、青木气息极其庞大。而且他们数量众多,单量上就是阴家宗学桥头那株老槐树的万倍。
  
      丝丝缕缕青气不断被吸入体内,阴雪歌体内囤积了大量的青气能量,他的皮肤都被染成了极淡的青绿色。
  
      “开吧!”
  
      阴雪歌轻喝一声,大敦穴内逐渐压缩成一团,正蓄势待发的辟穴丹药力突然迸射出无数锋芒,向着他窍穴四周无形的先天屏障劈砍下去。
  
      元陆世界所有人类,刚出生时浑身窍穴淤塞,被厚重无比先天血肉屏障堵塞。
  
      这是天地对元陆世界人类的庇护,元陆世界天地元气充沛无比,一丝天地元气的骚动,轻松能崩毁一座大山,蒸发一座大海,何论相对于大山、大海如斯脆弱的人类身躯?
  
      人类只有逐渐熬炼身体,将身体打熬到一鼎之力,这才能开辟先天窍穴屏障,接纳天地元气入体,正式踏上炼气第一步。
  
      阴雪歌大敦穴内,药气如刀,旋转如轮,疯狂撕扯切割他窍穴屏障,剧痛钻心,痛得他浑身乱颤。
  
      丝丝血水从大敦穴附近不断喷出,阴雪歌痛得五脏六腑都在痉挛,足厥阴肝经上无数旁支、隐穴在疯狂抽搐痉挛,引动得他全身剧痛难当。
  
      他终于知道,为何百人辟穴,只有一人能顺利成就。
  
      不说其他,单单这剧痛,就足以让人疯狂。
  
      在这个该死的世界,想要成就人上人,真正是舍生忘死才有一丝半点可能。
  
      铁齿荆棘木丛外,一只巴掌大小猎鹰低空飞过,双眸精明无比扫过草丛中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
  
      山风袭来,小小的银白色猎鹰欢啸一声,翅膀一动不动,借着风力就扶摇而上,向着天空掠去。
  
      刚刚飞起不到十丈高,一株大树上一道寒光射来,长有丈二九环龙纹大砍刀带着肃杀之气跨空袭来,破开百丈虚空,将这小小猎鹰一刀斩下。
  
      鲜血四溅,鹰羽乱飞。
  
      三里之外,一名身穿劲装,出身渭北某九品世家的青年身形一晃,他惊恐的看着那腾空斩下,随后又腾空飞回的大砍刀,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
  
      “银羽!”
  
      大吼声中,青年泪如雨下,他却不敢停留,转身亡命逃走。
  
      以气御刀,杀敌百步之内,这是破开窍穴的炼气士才有的力量。
  
      而且那丈二九环龙纹大砍刀如此体积,重量起码在三五鼎上下,不是开辟四十窍穴以上的炼气士根本无法自如操控这柄大刀。
  
      青年逃得飞快,他淬体有成,**力量就有一鼎二十钧之力,一步迈出就是十几丈距离,几个呼吸就逃出了七八里地。
  
      大树上一声怪啸传来,一个身形枯瘦、高挑的阴家少年扛着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大道,身形如鬼魅,几乎不沾地的凌空飞掠,比那青年逃命的速度快了四五倍的追了上去。
  
      渭南阴家阴风诀,杀伤力或许比渭北阴家怒焰诀略差一等,但是说起身法轻盈、变幻腾挪的手段,堪称渭南渭北第一世家。
  
      枯瘦青年带着重重鬼影飞掠而来,手上大刀一挥,轻松将那青年斩杀刀下。
  
      “杀人者,渭南阴飞絮是也!”
  
      “谁来杀我?谁来杀我?谁来杀我?”
  
      单臂举起长刀,阴飞絮扬天狂笑,向四周山林之中或许藏身的诸家子弟疯狂挑衅。
  
      渭南阴家子弟会意冷笑,其他听到这声音的各家子弟,则是脸色骤然一沉。(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