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二章 青山碧水,看箭
    一大早,想更新,结果后台登陆不了,现在才正常,郁闷!
  
      ***
  
      春天的太阳,温暖滑润,像一颗湿润的咸蛋黄,温和的挂在天空。,ybdu
  
      春天的山林,亲近清新,如果说她是邻居家的少女,这是没错的。
  
      温暖的阳光下,邻居家少女一样清新温暖的怀抱中,鲜血淋漓,血腥味传出老远。
  
      绿得发黑的峭壁上,密密麻麻蛇藤攀岩而下,藤萝上尽是毒刺。
  
      拳头大小,浑身金灿灿长毛耀目,奔行如风、灵动跳跃的异种灵猴藏身藤萝,声嘶力竭的探出半个头扬天尖叫。他们吓得浑身哆嗦,除开惨叫,再不敢有其他动作。
  
      悬崖下,横七竖八躺着数千头异种灵猴的尸体。
  
      他们不过拳头大小,这些尸体虽然多,并不占地盘。
  
      三名黑衣劲装少年站在悬崖下,也不看那些吓得胆战心惊的灵猴一眼,而是双手持刀,警惕的相互打量。
  
      两位来自渭北,一个出身渭北赵氏,一个出身渭北吴家。
  
      一个来自渭南,正是渭南阴家子弟。
  
      三人面面相觑,不时飞快的抬头望峭壁上藤萝中望一眼,瞥一眼那引人心神迷乱的姹紫嫣红。
  
      满身毒刺的蛇藤之间,一株形如珊瑚的小树蜿蜒探出三尺长。树干殷红如血,呈半透明状。树干上附生细密如发的白色绒毛,这绒毛就是一味灵药。名为‘白骨绒’。
  
      白骨绒初生色黑,千年转深红,再千年浅红,三千年才能化为白骨色泽。
  
      顾名思义,白骨绒专门强壮骨骼。一两白骨绒煎水服下,可让筋骨凭空增加两鼎之力。
  
      元陆世界,炼气士最大的敌人正是天地间充沛无比的天地元气。只有足够强大的**,才能轻松承受天地元气的冲击。筋骨凭空多两鼎之力,对于初入炼气境的年轻人,几乎是多了两条命。
  
      除开寄生的白骨绒。小树上更有一紫一红两朵灵花。
  
      这树名为水火肉珊瑚。紫花养五脏,红花润皮肉,加上寄生的白骨绒,将紫红两花和白骨绒一并服下。全身可凭空多得十鼎之力。
  
      如此天地灵药。自己服用固然上佳;带回家族。起码是一件大功,可以用来换取家族各种奇妙功法;就算拿去贩卖,水火肉珊瑚两朵灵花、一树白骨绒。起码也价值黄金两千两。
  
      蛇藤中金色灵猴名为金风猿,性喜群居,擅长喷射蛇藤毒刺杀人。
  
      三人几乎同时发现水火肉珊瑚,同心协力斩杀数千金风猿,手段凌厉狠辣,吓得残留金风猿不敢动弹丝毫。眼下收获战利品时,三人谁也不想让步。
  
      灵药固然好,奈何只能一人独享。
  
      两朵灵花、寄生的白骨绒,三种灵物只能同时服下,才不会留下任何后患。
  
      单独服用白骨绒,可能骨节僵硬而亡。
  
      单单服下紫色花,可能五脏崩解而死。
  
      单一吞服红色花,可能皮肉溶解而亡。
  
      三种灵物相生相成,注定只有一人能够从中得益。
  
      渭北赵氏少年紧了紧手上长刀,突然放开声大吼。
  
      “吴兄,我等联手,斩杀渭南杂碎,再来商议宝物归属如何?”
  
      渭北吴家少年略微犹豫,赵氏、吴家,都是渭北八品世家,往日多有交往,大家都是熟人。真正论起来,他们共同的敌人的确是眼前阴家子弟,奈何灵物只有一份。
  
      阴家少年向后退了一步,厉声呵斥起来。
  
      “吴兄不可自误,杀了我,你就一定能得到宝物不成?”
  
      “赵氏《柔水诀》,可堪堪克制你吴家《地火诀》,你们联手杀我容易,杀我之后呢?”
  
      吴家少年急速向后退了两步,他万分警惕看向赵氏少年,张嘴想要说点什么。
  
      话还没有出口,三人身后丛林中,巴掌大小特制飞斧带着可怕啸声破空斩出。
  
      敢于参加春狩大祭,不管哪家子弟,起码都是九十钧以上的**力量。飞斧不过巴掌大小,却以百炼合金熔炼而成,一柄重达两钧上下,飞旋斩出,沛然难当。
  
      赵氏少年背对山林,听到飞斧破空来袭,已然无法闪避。
  
      “谁敢杀我,赵家不会……”
  
      惨嚎声中,赵氏少年身躯飞起,向前抛射十几丈远。一柄飞斧洞穿他身体,带着刺耳啸声向前飞射,狠狠劈进蛇藤密布山崖中,撞进山崖数尺深后方才停歇。
  
      赵氏少年上半身几乎粉碎,他茫然瞪大眼睛,身体一阵抽搐,再也没有声息。
  
      阴家少年反应极快,阴风步施展开来,身形骤然带起一道旋风,轻飘飘向一侧飘去。
  
      奈何飞斧来势太快,偷袭之人距离太近,短短十几丈的距离,飞斧眨眼便到,根本容不得他闪避。一柄飞斧重重划过他的肩膀,带起一条血箭,他的半边肩膀都被打得粉碎。
  
      “我走!饶命!”
  
      阴家少年只来得及大吼一声,一支箭矢破空袭来,一箭封喉让他再也说不出话。
  
      箭矢力道极重,箭杆上更有两只倒钩,带着阴家少年身体向后激射,将他牢牢钉在了山崖上。
  
      蛇藤中无数金风猿同时闭嘴。
  
      前面三人已经是凶神恶煞,斩杀他们同伴数千,后方山林中偷袭之人更是凶残极致,没见到那三个凶人都死了两个?灵猴奸诈,深知什么时候应该闭嘴不语。
  
      只有吴家少年面对山林,飞斧一出,他大吼出声,手中长刀全力向前劈出。
  
      两柄飞斧被一刀劈碎,炸成数十块铁块漫天乱飞。
  
      手中长刀巨震,符文长刀坚韧的刀口被劈出两个拇指大小缺口。
  
      手腕剧痛。快要抓不住刀柄。吴家少年准确判断出,投掷飞斧的人,力量起码比他大了三成。虽然不是炼气士,但是三成的**力量差距,足以让他绝望。
  
      “我走,宝贝是你们的!”
  
      “我乃渭北吴家之人,我亲姑姑乃渭北太守华卿徲侧妻!”
  
      “留我一命,日后大家也好相见!”
  
      一边大吼,吴家少年一边急速后退。
  
      从他身后,一片浓郁草丛中。一根三尺长标枪带着凄厉啸声破空来袭。
  
      标枪的枪头刻意雕刻出透风狼头。破空飞袭时,空气灌入狼头,自然有尖锐狼啸声绵绵不绝。吴家少年被狼啸声吓得阵脚大乱,还没分辨出何处偷袭。标枪自他后腰贯入。从他小腹飚射而出。
  
      血箭喷洒。吴家少年重重跪倒在地。
  
      他瞪大双眼,眼角崩裂,血流如注。
  
      “我亲姑姑。乃违背太守华卿徲侧妻!”
  
      一条黑影闪过,狭锋刀狠狠一划,将他头颅一刀砍下。
  
      “你亲姑姑是太守侧妻?我还以为那是你亲妈呢!”
  
      “渭北太守,能管我渭南郡的事情?真是个蠢货。”
  
      讥嘲声中,飞斧袭来的山林中,两个精壮少年缓步走出。一人手持两柄飞斧,双臂肌肉膨胀,随时蓄势待发;另一人手持长弓,箭矢搭在弓弦上,警惕的扫视四周。
  
      一刀砍下吴家少年头颅者,是另外一名劲装少年。
  
      他缓步走到被钉在山崖上,一时半会没有殒命的阴家少年,飞起一刀砍下他头颅,将头颅装进了一个皮囊。
  
      狠狠踢了一脚阴家少年的无头尸体,手持长刀的少年冷厉一笑。
  
      “家主说了,山林之中,人人都是禽兽。什么仁义道德,什么交情亲情,全都是屁!”
  
      “有机会下手,阴家的人能杀一个就是一个。”
  
      “渭南阴家的精英子弟,多死几个总是好的。”
  
      另外两少年齐齐冷笑,同时抬头看向了那一株水火肉珊瑚。
  
      他们出身渭南八品世家风家,看准一切机会削弱阴家实力,这是风家的既定战略。但是杀人之余,见到了这种天地奇珍,虽然三人同出一家,还是嫡亲的堂兄弟,这宝贝该怎么分?
  
      手持长刀的少年显然清醒得多。
  
      他看了一眼自家兄弟,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山林之中,处处凶险,不能在此久留。”
  
      “水火肉珊瑚,一体三宝,必须三宝同食,才能发挥莫大功效。”
  
      “我们三人,分别保管一物。等春狩大祭结束后,无论是自家服用,或者献给家族,都有莫大好处。我们自家兄弟,风家在山林中,只有我们三人,万万不能起了异心。”
  
      另外两人相互望了一眼,然后同时点头。
  
      风家势弱,虽为八品世家,却连某些九品世家都敢欺上门来。
  
      因为被人欺负得久了,风家子弟比起其他各家子弟,就格外团结一些。
  
      水火肉珊瑚这等灵物,可以让其他家族兄弟操戈,分一个生死的宝贝,风家的这三位却能和平解决。
  
      “大哥,你去采下宝贝,我们给你望风。”
  
      手持飞斧、长弓的少年同时应诺,一左一右向两侧站开。
  
      手持长刀的风家少年满意一笑。
  
      长刀插回背后刀鞘,皱眉看了看蛇藤上无数毒刺,以及长在离地百五十丈高处,自己一跃而起肯定够不到的水火肉珊瑚,他只能取出特制的皮手套戴上,小心拔出一柄匕首。
  
      双手抓着蛇藤,一边攀爬,一边将碍事的蛇藤和毒刺砍掉,少年慢慢的爬到了离地百丈的高度。
  
      无数金风猿齐声哀鸣,他们纷纷跃起,想要袭击这侵入自家领地的少年。
  
      下方望风的飞斧少年大吼一声,随意抓起地上几块石头用力投掷,巨力迸发,石块犹如飞弹,打得数十头金风猿爆体炸开。鲜血淋漓,血腥味刺鼻,狂躁的金风猿再次缩回巢穴,不敢再有任何异动。
  
      “哈,大哥,你只管采摘宝贝。有我们盯着,绝对……”
  
      飞斧少年咧嘴大笑,下一瞬间,一道寒光从树林中激射而出,丈八长矛带着如龙恶风洞穿少年身体。长矛透体穿过,矛杆狠狠一抖,少年的身体就好像豆腐渣一般炸开。
  
      铿锵巨响,长矛击杀一人,笔直射进了后方山崖之中。
  
      一股恶风平地而起,风沙四射。长矛随风剧烈震荡。突兀的脱离山崖,向后激射而去。
  
      手持长弓的少年惊恐大吼,浑身汗毛倒竖,瞳孔缩成针尖大小。
  
      炼气士。开始开辟窍穴。已经引了天地元气入体的炼气士。
  
      窍穴刚刚开辟。体内元气能发不能收,虽然能以气御刀斩杀敌人于百步之内,但是法器直来直往。发出之后,必须凌空吸回体内,回气之后才能再次斩杀。
  
      如果是自家修炼功法上所有窍穴开辟完成,气走百脉毫无窒碍,一口元气能完成一个经络大周天的炼气士,体内元气变幻灵动,自然能御器凌空转折,生出无数变化。
  
      只是进入春狩大祭中的少年,最多开辟了数十个窍穴,自然不可能有那种打通所有气脉,一口元气能自如游走百脉的恐怖人物。
  
      长矛飞回去的方向,就是那突袭者所在的位置。
  
      虽然开辟了数十个窍穴,无非是多了一门御器斩杀敌人于百步内,杀伤力惊人的招式。
  
      真正从本质上来说,没有开辟功法上所有窍穴的炼气士,他的**依旧是**凡胎,淬体大成的少年们,依旧能够重创甚至杀死他!
  
      手中拉力达到一鼎的符文长弓拉开,风家少年怒吼谩骂,向着长矛飞回的方向连射十八箭。
  
      “赫伯勃勃!贱人,背后偷袭的贱人!”
  
      “看箭!受死!”
  
      丈八长矛,枪出如龙,进入四绝岭的少年中,唯独赫伯勃勃使用丈八长矛这等奇门兵器。
  
      风家少年惊愕之后,已经判断出了他的身份。
  
      十八支合金箭矢宛如狂风,嗖嗖破空袭杀过去。
  
      就算是赫伯勃勃,赫伯家《浊浪诀》不以身法灵动闻名,他就在百步之内,如何能避开连珠箭雨?
  
      ‘铛铛’巨响不绝于耳,两名精壮少年手持合金重盾,肩并肩向前狂奔而来。
  
      强弓射出十八支连珠箭矢全部落在重盾上,一尺二寸厚,上面雕刻了六道法纹的重盾溅起大片火星,强劲箭矢在盾牌上划出一道道半寸深的痕迹,却无法真个击穿盾牌。
  
      风家少年的强弓是符文弓,但是箭矢,却只是普通合金长箭。
  
      风家只是八品世家,以他们财力和势力,想要弄到符文长箭,也不可能供应自家少年使用。
  
      “大哥!逃命!杀我者,赫伯勃勃是也!”
  
      反手抓箭,背上箭壶已经空荡荡再无箭矢。
  
      行囊在山林中,里面还有备用箭矢,但是已经无法拿到。
  
      手持长弓风家少年丢下弓箭,拔出腿上短刀,怒吼一声向手持重盾的青年冲去。
  
      山崖上,风家三子的大哥凄厉长啸,嘴角隐隐有血迹喷出。
  
      “老五,老五,你逃,别傻啊!”
  
      重盾狠狠拍在风家少年的身上,拍断了他的手臂,拍飞了他手上短刀。
  
      重盾正中凸起的一尺尖锥狠狠刺进他的胸膛,两名赫伯家少年齐声大吼,硬生生顶着风家少年撞在了后方山崖上。
  
      山林中,如此温暖宁静的春天的山林,却掩饰不住人心头最大的恶。
  
      兽性奔涌,兽心燃烧,兽血在心中沸腾,两个赫伯家的少年用力,将风家少年在山崖上碾成了一堆肉酱。
  
      山崖上,挂在蛇藤间的风家少年怒吼一声,不顾百丈高度,直接从高空坠落,手持短刀向两个赫伯家少年当头劈下。
  
      赫伯勃勃从山林中闪身而出,他手持丈八长矛,看着凌空落下风家少年,张狂无忌的放声长啸。
  
      “不见阴雪歌,先杀尔等,也是一乐。”
  
      体内数十处窍穴奔涌,赫伯家浊浪元气透体喷出,裹住丈八长矛向外一吐。
  
      呼啸声中,丈八长矛化为一道寒光破空穿刺,风家少年刚刚落下数十丈,离地还有七八丈时,长矛贯胸而过,带着他的身体飞射山崖,将他稳稳钉在山崖上。
  
      炼气士下,除非**达到百鼎之力,否则刚刚开辟一个窍穴的炼气士,借助一柄法器,都能将其轻松斩杀。这是元陆世界,属于炼气士的世界,不入炼气,总归蝼蚁。
  
      踏入炼气境,则是步步艰险,随时可能爆体而亡。
  
      其中取舍,唯独看自己心中的坚持,看自己心中的追求。
  
      “蝼蚁而已,岂堪我一击?”
  
      赫伯勃勃不屑摇头,右手抓起,就要将丈八长矛收回。
  
      但是他估算错了方位,丈八长矛激射而出,穿透风家少年的身体,将他钉在了山崖上。
  
      那里距离赫伯勃勃已经超出百步,他必须走到山崖下,才能将自家兵器收回。
  
      冷哼一声,赫伯勃勃很不满的拍了拍手。
  
      他对自己的估测有点不满,毕竟刚刚踏入炼气境不久,还是家族耗费了极多灵药,护住他的**,帮他强行开辟窍穴成功的。所以他能御器杀人,但是对于距离和角度等,他并不是很熟练。
  
      资深的炼气士,法器飞出多远就是多远,不多一分,不少一寸。
  
      只有他这种新手菜鸟,才会将法器飞出之后,却距离自己太过遥远,无法很快回收法器。
  
      “只不过,这山林中,谁还能对我有任何威胁不成?”
  
      赫伯勃勃不屑冷笑,双手抱在胸前,他大步向山崖走去。
  
      风轻云淡,春日正好,山林之中,甚至能听到鸟雀鸣叫声。
  
      如此美妙的春天山林,还有一件天地灵草等待自己收割,这是何等的赏心悦目?
  
      阴雪歌静静藏在八百步外长草之中,手中雷鸣弓上,已经搭住了一支普通合金长箭。
  
      望见满不在乎,放弃所有戒心向前行走的赫伯勃勃,阴雪歌满意的眯眼一笑。
  
      在山林中找了他三天,终归找到了他。
  
      在山林中,他阴雪歌想要找谁,又是找不到的呢?
  
      站起身来,雷鸣弓被拉了一个满弦,阴雪歌眸子里寒光闪过,厉声呵斥。
  
      “赫伯勃勃,看箭!”
  
      话刚出口,箭矢已经激射而出。
  
      箭矢速度,是声音的十倍以上,话还没到赫伯勃勃耳边,箭矢已经到他脖颈。(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