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四章 仓皇逃命,谁家老人
    天地元气如斯充沛的世界,山林总归美好。
  
      古木参天,藤萝密布。
  
      高百丈的古木枝桠间,瀑布般紫色藤萝倒垂而下,拳头大小紫色花瓣亮得瞎人眼。
  
      拇指大小铁头大王蜂‘嗡嗡嘤嘤’,绕着香气扑鼻的藤萝盘旋舞动,辛辛苦苦采集花蜜,送回数十里甚至数百里外的巢穴。
  
      偶有贪吃的花鸟小心靠近,爪拍翅扇,赶走几只凶悍的蜂子,长嘴得意的伸进花蕊,饱餐一通花蜜。
  
      数百株古松矗立在一块,无数藤萝从古松枝桠上垂下,藤萝之中古藤攀援,盘绕成了一个天生的屋子。阳光透过藤萝,透过紫色透明的花朵,紫莹莹的光照得藤屋透亮。
  
      阴雪歌斜靠在藤屋中,左手酒壶,右手驴肉烧饼,慢悠悠吃得不亦乐乎。
  
      储物皮囊的确好,储存在里面的驴肉烧饼,甚至还带着一丝温热。比不上刚出炉的新鲜滚烫,但是在山林中,有温热的烧饼果腹,幸福满足感就很充沛。
  
      十几里外,对面山坡上,赫伯勃勃犹如疯魔。
  
      长矛插在一块大石上,双手紧握长剑横扫,将数里宽,七八里长的山坡上满山野杜鹃砍得稀烂。可怜数千株太平了千百年的杜鹃花,嫣红花朵零落如雨,花粉随风飘逸,隔着十几里地,都飘到了这里来。
  
      嗅了嗅空气中浓郁的花香,举起酒壶,抿了一口果酒,阴雪歌舒适的叹了一口气。
  
      昨夜带着赫伯勃勃狂奔一夜,在山岭中往返奔走了起码两千里地。翻山涉水,一路不知打死多少胆大突袭的猛兽妖禽,赫伯勃勃更是和两条水缸粗细,有妖兽血统的大蟒缠斗狼狈。
  
      一夜过去,阴雪歌都有点吃不住劲,浑身麻软。所以找了这么个风景绝佳的藏身之处休憩。
  
      赫伯勃勃却好似春天里的野猫,却被人踢了屁股一般,恼羞成怒在那一片山坡上肆虐。他丢失了阴雪歌的踪影,却本能直觉阴雪歌就在左近,所以他大声怒吼,疯狂谩骂,想要将他咒骂出来。
  
      “出去的。才是蠢。”
  
      抓起阴家庄园太上们赐下的符文长刀,阴雪歌皱了皱眉。
  
      昨夜追杀时,阴雪歌伤势痊愈,肉珊瑚药力全部融入身体后,他想要尝试一下赫伯勃勃的力量。
  
      于是他故意落后,故意让赫伯勃勃逼近百步之内。
  
      赫伯勃勃果然御器一击。丈八长矛犹如长龙摇头摆尾激射而来。阴雪歌手持长刀狠狠一刀劈下,重达十五钧,锋利异常吹毛可断的符文长刀,居然被长矛轻松撞碎。
  
      当时长矛激射而来,寒气森森直透五脏六腑,手中长刀突然炸开,死亡气息扑面袭来。
  
      阴雪歌回想那恐怖的场景。都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符文兵器毕竟只是凡兵,和炼气士真正使用的,铭刻了完整法符,有完整元气流通脉络的‘法器’,完全不是一个品级上的存在。
  
      如果不是阴风步配合阴风诀修炼出的阴风元气,让阴雪歌的动作真个犹如鬼魅一般灵动,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长矛的穿刺,他的头颅早就被赫伯勃勃一枪轰穿。
  
      同为炼气士。手上有无法器,就足以决定生死。
  
      手指轻弹符文长刀残留的半截刀身,透过藤萝的缝隙,望了望对面山上继续发狂的赫伯勃勃,阴雪歌轻轻摇头,将半截长刀丢回了储物皮囊。
  
      符文兵器,除非身陨。否则就算兵器损毁,也要带回阴家,供阴家去官方备案。随意丢弃损毁的符文兵器或者相关的物件,一旦查出。那等重罚,会让七品家族都心痛。
  
      “不能硬拼,除非我能弄到一柄法器。”
  
      抓起雷鸣弓,手指轻叩弓弦,阴雪歌盘坐在地上,默默闭目养神。
  
      狂奔一夜,窍穴中阴风元气消耗大半。在元陆世界,元气消耗后并不要刻意运转功法恢复,外界天地元气会自动顺着开辟的窍穴缓缓渗入,元气恢复的速度远比消耗要快数倍。
  
      除非刻意凝聚**,关闭窍穴,否则天地元气自行涌入,根本不用担心元气匮乏。
  
      在这个世界,持久战会是一场噩梦。如果真的陷入了持久战,双方很可能不是被对方杀死的,而是活活饿死。阴雪歌已经吃饱喝足,如今精气神都达到巅峰状态,赫伯勃勃还在砍花玩。
  
      肉珊瑚最后一丝药力在体内回荡,正缓缓融入筋肉之中。
  
      这株肉珊瑚的火候超过了阴雪歌的估量,那一把白骨绒的生长年份,也比他估算的要高出了不少。
  
      所以损失了四成左右的药力,这一株肉珊瑚依旧为他增长了七鼎半的**力量。加上他本身的底子,将近十鼎的**力量,足以让他笑傲这一次春狩大祭。
  
      如果赫伯勃勃手上没有法器,阴雪歌足以横扫四绝岭。
  
      可惜的就是,赫伯勃勃手上的法器太难应付,人力完全无法对抗。
  
      深深的看了一眼赫伯勃勃,双手握住面前一条藤萝。四周古松微微摇晃,好似有一阵无形的风吹过。古松们记住了赫伯勃勃的气息,他们已经将赫伯勃勃的气息传送了出去。
  
      千里之内,只要阴雪歌能找到任何一株火候超过千年的古木,他就能轻松找到赫伯勃勃。
  
      四绝岭的所有草木,都是他的耳目。当然这也有局限,能够清晰的告知他相关信息的,必须是那些千年以上的古木灵草才行,普通草木还是欠缺了太多。
  
      没有惊动疯魔般手握长剑乱砍乱劈的赫伯勃勃,充耳不闻他辱及阴家无数代先人的恶毒咒骂,阴雪歌离开藤屋,没入了长草中。
  
      四绝岭草木葱茏,脆嫩长草往往有两人高下,阴雪歌行走在长草中,丝毫动静都没有,隔着几步远,都无法发现他的踪迹。十几里外山坡上的赫伯勃勃,更是不可能知道他的动静。
  
      一路向北而行。北方就是渭南郡的方向,那一片山势缓和,水脉众多,飞禽走兽族群繁茂,是狩猎的好地方。春狩大祭,主题固然是猎杀对头家族的少年,但是每个人总要献上一头过得去的猎物。
  
      百年妖兽。牙、爪可熔入符文兵器,令符文兵器威力倍增。他们的血液、心脏和骨髓,都能配制各种丹药,让寻常凡人强身健体,凭空增加数十钧力量。
  
      如果能猎杀一头两百年左右的妖兽,就是一份很拿得出手的猎物。送去宗庙祭祖,都不丢脸。
  
      两百年以上的妖兽,尤其是三百年以上的,对于现在的阴雪歌就太危险。除非手持法器,否则三百年以上的妖兽可以瞬杀阴雪歌,他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至于说千年以上的妖兽妖禽么,四绝岭中的这种大家伙早就被清洗一空。
  
      千年妖兽放去外面。可以轻松屠灭一郡之地,那不是低阶炼气士该琢磨的东西。
  
      “春狩大祭,宗庙献祭,总需要一件拿得出手的好物件。”
  
      四绝岭中,称得上好物件的,也就这么几个特定的族群,阴雪歌有意去猎杀传说有蛟龙血脉的三彩斑斓龙蟒。不仅是他,估计其他各家少年。也有人动那些龙蟒的心思。
  
      猎杀龙蟒的时候,或许还能碰到几个渭北阴家的少年。
  
      斩杀他们,可是能换取大量家族功勋。阴雪歌想要一件真正的法器,就要从这里下手。
  
      至于说渭北阴家的少年是否无辜,是否可怜,这不在他的考虑内。他生在元陆世界,他就必须适应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任何出奇的举动。都可能为他带来灭顶之灾。
  
      这里是元陆世界,一个酷法森严,随时吞噬无数性命的世界。
  
      手抓雷鸣弓,一支合金箭矢搭在弓弦上。悄步穿过绵延十几里的长草丛,来到了一座高山下。山脚是一片葱郁的松林,这是一片原始状态的黑松林,林中荆棘长草重生,就连野鼠都难以穿过。
  
      而山脚下,则是一条干涸的古河道,长草之中,可以看到无数大大小小的鹅卵石。
  
      鹅卵石光洁干净,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因为这些鹅卵石太干净了,所以几块黑色带条纹的鹅卵石上,几点喷射状的血迹很是刺目。
  
      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阴雪歌下意识矮下身体,小心翼翼横挪两步。四周没有动静,想象中的练气士御器袭杀,一柄法器带着长长寒光呼啸来袭的景象并没有出现。
  
      眼角余光仔细的扫了一眼鹅卵石上血迹,血不多,只是浅浅两三点。
  
      伤者没有大量失血,只是从伤口滴了几滴血下来。从血迹的长度可以判断,伤者奔走的速度不是很快,比现在阴雪歌最高速度还要慢了许多。
  
      逃走的时候,这个伤者也很小心,他尽可能的踏在鹅卵石上,没有践踏两侧的野草。这样可以尽量减少留下的痕迹,让后方的追踪者难以判断自己逃走的方向。
  
      只是他毕竟不是阴雪歌,沿途长草中,依旧留下了一些痕迹。
  
      几条草叶折断,端口还有白色的嫩浆冒了出来,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苦涩草汁味。
  
      有几根荆棘的长刺上,挂下来了两丝银灰色的细丝。隔着十几步远,望了望那细丝,阴雪歌就摇了摇头。伤者绝对不是参加春狩大祭的两郡少年,这衣服的料子不对。
  
      参加春狩大祭的少年,大家都身穿青色或者黑色劲装,这是宗学少年标配的服色。
  
      银灰色的料子,而且是品质极佳的银灰色的锦缎。
  
      脑海中回想起渭南郡见过的诸多大人物,从太守林惊风,到阴家家主阴九幽。将这两丝在阳光下反射出淡淡七彩光泽的锦缎丝线对比一下,这锦缎的材质比林惊风身上的长袍还要好出不少。
  
      据说林惊风身上的长袍,都是渭侯府特供的上好材料。一匹料子,大概就市值千两黄金,真个是入火不燃、入水不浸、防尘防雾、可避刀枪的极品。
  
      但是以阴雪歌的眼力,这两丝锦缎长丝,绝对比林惊风身上的料子好很多。
  
      阳光下那华美的七彩反光,就凸显了他的不凡。
  
      他甚至能勾勒出当时的场景:
  
      一个身上衣衫破烂,受了致命重伤的男子,踉跄着踏着鹅卵石逃到这里。两条荆棘扫过他的身体。从他破碎的衣服边缘,拉扯下来两丝极细的锦缎丝线。
  
      屏住呼吸,仔细的看了看那丝线的色泽,将他深深记在心中。
  
      阴雪歌缓缓起立,弓起身,小心的一步一步的离开现场。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他也无意循着痕迹去看热闹。所谓好奇心害死猫,传说猫有九条命,但是他阴雪歌只有一条。
  
      身穿如此华服之人,被追杀到四绝岭,无论是被追杀之人,还是追杀的人。可都不是他现在能掺合的。
  
      甚至看那衣料的质地,齐州有几个家族有资格掺合这事情,还不一定呢。
  
      弯着腰,迈着小步,放弃了古河道,阴雪歌一头扎进了黑松林中。
  
      他不敢表露出任何的异常,没有让荆棘刺和野草为自己让路。而是小心翼翼踏着黑松枝桠,一步一步向前行进。
  
      索性松林茂盛,枝桠相连,最细的枝桠也有米斗粗细,足够他快速离开。
  
      他不回头,不侧目,只是闷着一股子气向前疾走。一口气向前狂奔了十几里地,骤然阴雪歌身体一僵。狼狈的站在一根大树杈上不敢动弹。
  
      在他前方十几步的地方,一株古松的树干上,一块残破的银灰色锦缎歪歪斜斜的挂在那里。
  
      在他身后,相隔七八步的地方,两名身穿青灰色劲装的中年男子喘着粗气钻了出来,他们手持强弩,死死锁定了阴雪歌的身体。
  
      那强弩和烈风弩。乃至他见过的最强的飓风弩都不是一回事。
  
      飓风弩也只是符文兵器,但是这两具强弩底色漆黑,表面有无数极细的金色纹路,勾勒出了无比鲜明的九个完整的法符。不是法纹。而是最少九条法纹勾勒出的,完整的法符。
  
      这是法器强弩。
  
      真正炼气士使用的法器强弩。
  
      烈风弩都能射出千步,百步内能洞穿寻常小城池的城墙。飓风弩更能远射一千多步,洞穿金石只是寻常。但是他们只是符文兵器!
  
      赫伯勃勃身上那长矛,最多铭刻了一个法符,就逼得阴雪歌无法和他正面抗衡。
  
      这两具强弩上面,九枚法符赫然在望,品阶比起赫伯勃勃的长矛强出何止一筹?
  
      这样的强弩射出的箭矢,相距又只有七八步远,四周全是水缸粗细的黑松树干,阴雪歌无可闪避。
  
      “两位,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屏住一口气,阴雪歌苦涩的笑着。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已经换了一条路走,而且故意挑选的最难走的地方,最难走的方向,踏着树杈在高空行走,怎么还会碰到这些人?
  
      这运气,也太差了吧?
  
      他有点懊悔,他真应该沟通一下四周的古松,感知一下附近的生灵。
  
      如果早知道这里有人,他绝对不会向这里靠近半步。但是明知道附近有外来人存在,他怎么敢冒着风险,施展出沟通草木的天赋能力来?他怕死得不够快么?
  
      劲装大汉不发一言,他们凝视着阴雪歌,双眼瞪大犹如铜铃,眸子里杀气四溢。
  
      头顶传来枝叶摩擦声,一个身穿银灰色锦缎长袍,生得面如银盆,颌下长了一部浓密长须的老人冉冉从空中降落。他脚下有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盘绕,身形轻盈落下犹如柳絮。
  
      阴雪歌的瞳孔一凝,这是驾雾腾云,借助天地元气自由飞行的手段。
  
      修士淬体成功之后,开辟窍穴引第一丝天地元气入体,这是气走百脉的修为。
  
      百脉贯通,打开自家功法全部窍穴和分支经络后,就吞吐日月精华,以阴阳二气强壮根基。
  
      这是炼气士的第二步修炼。
  
      日月精华,先天阴阳二气入体之后,开启功法开辟的所有窍穴,吞吐天地五行元气,滋养五脏六腑,壮大自身先天五行精元。这是炼气士的第三步修炼。
  
      第三步小有成就后,就能腾云驾雾,驾驭雾气随意腾挪飞纵,日行万里、十万里,都是轻松普通。
  
      眼前老人,分明就是到了第三个大境界的强者。
  
      阴家庄园中诸位太上,可否有人修炼到了第三个大境界?阴雪歌不知道。
  
      他只知道,渭南阴家和太守府联手图谋赫伯家,最大的原因就是,赫伯家一位第三境界的太上陨落在西疆,这才导致了阴家和太守府的窥视。
  
      由此可见,第三个大境界的炼气士,几乎就是渭南郡的巅峰力量。
  
      “前辈!”
  
      阴雪歌不卑不亢的向老人抱拳行了一礼。
  
      “你,不是来追杀老夫的、”
  
      老人双眸浑浊,气息不稳,身上衣衫破烂,各处血迹渗出,显然身负重伤。
  
      他说话的时候,都忍不住倒抽几口冷气,短短一句话,耗费了他好长时间。
  
      “不是。”
  
      阴雪歌干脆了当的回应老人。
  
      “我是渭南阴家子弟,此番我渭南渭北阴家族人,在四绝岭春狩大祭,我是来狩猎的。”
  
      “狩猎,还是杀人?”
  
      老人冷笑一声。
  
      “你身上杀气浓郁,血腥味还没散去。渭南、渭北两郡的阴家春狩大祭,老夫似有耳闻。”
  
      “你们是来杀人的。真正一群不知所谓的,可怜虫。”
  
      不屑的向阴雪歌望了一眼,老人一把向他抓了过来。
  
      “来了,就别走了。”
  
      “你见了老夫,总不能就此让你离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9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