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八章 兄弟阋
    阴飞絮三人奔跑的速度略慢,他们距离刚才火场还有两三里地,更是停下奔跑,只是缓步行走。
  
      火修罗一把大火,青翠葱茏的山林被烧出了一大片黑色区域,地面焦糊,空气滚烫。虽然穿着靴子,踩在火场上,脚板依旧被烧得生痛。
  
      谨慎的阴飞絮三人,不敢轻易靠近。他们在火场旁踟蹰迟疑,脸色难看望着地上的阴飞熊。
  
      血衣人掳走了火修罗,灵肉傀儡的所有碎片都被带走,自家受伤的同伴也都被妥善救护。但是被血衣男子击杀的阴飞熊么,没人理睬他。
  
      死了,就死了。
  
      在这山林中,尘归尘、土归土的速度很快。
  
      只要一个晚上,豺狼野狗就会欢喜的超度阴飞熊,让他和自然融为一体。
  
      躺在地上,望着渐渐暗淡的天空,看着西方天边一抹青色月光喷薄欲出的模样,阴雪歌陷入了沉思。关于火修罗的来龙去脉,关于这些血衣人的根底。
  
      薄薄的血色玉符很光滑,上面密布着无数细小的法符。
  
      真正是无数的法符,长三寸宽一寸,薄如蝉翼的玉符上,蚂蚁头颅大小的法符密密麻麻的排列着,组成一个让人头昏目眩的漩涡。阴雪歌只是望了他一眼,就一阵的头昏目眩,只能将他放进储物皮囊。
  
      从法符的数量上来说,这枚玉符的价值无法估算。
  
      这些血衣人,他们肯定不是昆吾国朝的人。所谓昆吾国朝律府所属。阴雪歌觉得,这是托词。
  
      火修罗,应该和阴雪歌一样,是跨界转生之人。
  
      赤焰天穹宫?这个势力的名字就和元陆世界的风格不同。
  
      在这个世界,同样有宗门存在,但是最弱小的宗门,也是三品势力。而且所有的宗门,按照《宗门律》,都必须冠以‘法门’二字。
  
      诸如太古至圣留下的‘至圣法门’,那是整个元陆世界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其他比如说昆吾国朝。就有‘行空法门’这个三品宗门。这也是整个昆吾国唯一的宗门,受到昆吾国朝皇室的供奉,地位超然,无数皇亲国戚都是行空法门弟子。
  
      火修罗说他是赤焰天穹宫的人。单纯这个名字。就可证明他并非元陆世界之人。
  
      “真倒霉。不知道他是怎么走了风色,被人盯上。”
  
      跨界转生之人啊,在元陆世界。跨界转生之人,就等同于域外天魔,一旦发现必须被消灭。
  
      在元陆世界转生,投胎昆吾国朝洛王府,这可真是投了一个好胎,起码修炼资源绝不匮乏。火修罗居然能够成为洛王,可见他的心性、手段丝毫不弱,在这个世界,他的发展真是顺风顺水。
  
      奈何居然漏了风色,被人追杀进四绝岭。
  
      那些血衣人的手段也真是,不择手段。
  
      他们知道火修罗身上有某种禁物,那颗球状物不知道是什么物事,让这些血衣人都大为忌惮。他们唯恐将火修罗逼到绝境,逼得火修罗动用禁物,和他们同归于尽。
  
      所以他们一路演戏,每次将火修罗逼到一定境地,就会因为附近的黎民、百姓的关系,漏出一些纰漏,让火修罗顺势逃走。
  
      这样的事情一次两次,火修罗或许还会怀疑犹豫。
  
      但是十次百次后,加上血衣人在那种要命的情况下,都还在倾力的救护阴雪歌。很显然,血衣人们成功了,他们成功的让火修罗相信,他们真的是如此的投鼠忌器。
  
      倒霉的火修罗挟持阴飞熊,原本还想借阴飞熊做人质顺利离开。
  
      血衣男子就在这时候发动致命一击,斩杀阴飞熊,重创火修罗。
  
      想到血衣男子藏身大树桩下,任凭自己烧得皮开肉绽,顺利设计火修罗的一幕,阴雪歌不由得一阵后怕。
  
      如果被挟持的人不是阴飞熊,而是自己。
  
      现在躺在地上,半截身躯几乎被炸碎的,就是他阴雪歌,而不是阴飞熊。
  
      “这些血衣人手段狠辣凌厉,果断决然。以后若是对上他们,不能相信他们任何话。”
  
      “希望,我不会对上他们。”
  
      “最好,我可以成为他们。”
  
      ‘呵呵’笑了几声,他艰难的站起身来,慢慢的向远离阴飞絮三人的方向走去。
  
      那颗血蜥蜴丹,丹药就犹如他的名字一般,蜥蜴断尾重生,血蜥蜴丹也有着强大的治愈效果。断折的左臂骨骼已经回复了七成,不用力的话,几乎和正常无异。
  
      粉碎的右肩也已经拼凑如初,只是骨骼的强度还没有回复。给他一夜时间,浑身伤势当能痊愈。
  
      赫伯勃勃正在满山林的追杀他,这里这般大的动静,赫伯勃勃不是聋子,他肯定会赶来查探。
  
      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地步,**力量强到非人境界,数百里的路程也就是一两刻钟的事情。现在不走的话,赫伯勃勃若是到了,他还真会有麻烦。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或许单纯是对自己感兴趣?
  
      血衣男子从火修罗的储物指环中,找到了一柄短刀丢给了他。
  
      十二枚完整的法符,法器的品阶划分以九枚完整法符为一个品阶,十二枚法符的法器,这是中品法器。
  
      而且阴雪歌注意到,短刀上的法符,最简单的一枚符印,都是由十八条法纹组成。最简单的法符由九条法纹构成,法纹每多一条,法符的威力起码提升一成以上。
  
      这柄短刀不仅仅是中品法器,而且绝对是中品法器中的上好货色。
  
      如果阴雪歌能够将自身元气注入短刀,哪怕只能填满其中一枚法符。他就有了和赫伯勃勃正面对抗的实力。短刀的品质远超赫伯勃勃的丈八长矛,或许他一击就能斩杀对方。
  
      “给我几天时间,山林之中,我就谁也不惧怕了。”
  
      走了几步,肩膀和左臂的痛苦逐渐消散,其他地方的骨裂也都基本愈合。双足六处大窍穴微微一抖,阴风元气喷涌而出,化为丝丝阴风裹住双腿,就要带动身形向前奔走。
  
      但是后方传来急促的破空声,阴飞絮三人眼看火场中别无动静。他们居然用最快的速度追了上来。
  
      身上有伤。血蜥蜴丹虽然奇效,却也无法在这么短时间内让伤势痊愈。
  
      阴雪歌略一思索,转过身,向急速迫近的阴飞絮三人抱拳欠身行了一礼。
  
      “三位兄长。小弟阴雪歌。敢问三位兄长大名?”
  
      人影闪烁。三人带起的阴风相互撞击,掀起一道凉风,卷起了地上大片烟灰。
  
      身形瘦削。面容精悍的阴飞絮双手抱住龙头大刀的刀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阴雪歌。
  
      “是你,阴雪歌。招惹赫伯勃勃,连累我们来这里受罪的,就是你。”
  
      来者不善哪!
  
      阴雪歌微微一笑,他向阴飞絮微微欠身,和声笑了起来。
  
      “这位兄长,赫伯勃勃之事,是家主……”
  
      “不用废话。”
  
      阴飞絮的语气极其的不客气。反手握住刀柄,狠狠将法器长刀插在地上,他重重冷哼了一声。
  
      “阴飞熊,是怎么死的?你可看清了?”
  
      阴雪歌张了张嘴,他正要说话,阴飞云却突然插嘴。
  
      和瘦削、精悍的阴飞絮相比,阴飞云生得俊俏了许多。因为修炼阴风诀的关系,阴飞云的身形同样瘦削高挑,但是他的长相可比阴飞絮好了太多。
  
      如果不是进山大半个月,被太阳晒黑了皮肤,阴飞云很有吃软饭的潜质。
  
      但是阴飞云的话,可不像他的人那样俊俏,反而粗直粗鲁堪比一头野猪。
  
      “不要给我们说,是洛王杀了他。”
  
      “洛王何等人物?那种大人物,那种大变故,我们阴家掺合不起。”
  
      “所以,阴飞熊死于意外,他被野兽扑击而死。”
  
      阴飞云眯着双眼,眸光阴森犹如毒蛇,让阴雪歌浑身不舒服。
  
      “但是你阴雪歌,明明见到阴飞熊被野兽扑击,却怕死不救,这是你的罪过。”
  
      阴雪歌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挺起腰杆,看着阴飞云直冷笑。
  
      “这位兄长尊姓……嗯,大名?”
  
      “阴飞熊被野兽扑击而死,我见死不救,所以我有罪过?”
  
      一直站在一旁,面容阴鸠,生得有点难看的阴飞劫轻哼一声。
  
      “我可以作证,我们隔着山崖,亲眼见到阴飞熊被野兽扑杀。”
  
      “你就在阴飞熊身边不足百丈之处,你畏死逃避,见族人落难却不救援,你犯了族规。”
  
      阴飞劫突然‘嘎嘎’笑了起来。
  
      “见族人落难而不救援,不提《族律》,单单本家族规,就可以废了你小子。”
  
      “不想死,就乖乖做我们的诱饵。”
  
      图穷匕见,阴飞劫终于说透了他们三人找上阴雪歌的目的。
  
      阴飞絮怜悯的看着阴雪歌,放缓了语气,故作温和劝说他。
  
      “我们兄弟三个,本来在阴家庄园潜修,心无旁骛,进度极快。”
  
      “但是你招惹了赫伯勃勃,家主奏明太上,要我们出手,斩杀赫伯勃勃。”
  
      “你耽搁了我们的修炼,总要付出一点代价。”
  
      “深山莽莽,我们上哪去找赫伯勃勃?找到了他,如果他不敢和我们厮杀又怎办?”
  
      伸出手,故意很用力的拍了一下阴雪歌明显受伤后,姿势有点不对的右侧肩膀,阴飞絮轻笑了起来。
  
      “雪歌啊,你做诱饵,引诱赫伯勃勃,还有渭北的那群叛逆出现,我们在后掩杀。等我们杀光了赫伯勃勃,还有其他的渭北叛逆后,功劳,分你一份。”
  
      阴雪歌愕然,恍然,他看着阴飞絮冷笑连连。
  
      “阴飞熊,就是你们的诱饵?他被人挟持时,你们可曾救他?”
  
      阴飞云很不耐烦的呵斥了起来。
  
      “雪歌堂弟。我们说过了,阴飞熊不是被人挟持,不是被人杀死的。”
  
      “他被野兽扑杀,这一点,你一定不要忘记才对。是野兽,不是人!”
  
      手指故意用力狠狠的在阴雪歌胸口一戳,方才火修罗和血衣人大战,阴雪歌浑身骨裂多处,现下只是初步愈合,伤势并未痊愈。阴飞云甚至动用了一点阴风元气狠狠一戳。阴雪歌胸口剧痛。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几步。
  
      这一退,浑身伤势受到牵动,周身剧痛,阴雪歌的脸色当即惨白一片。
  
      阴飞劫满意的看着满脸惨白的阴雪歌。这样病蔫蔫的诱饵。才会打动更多人让他们出来占便宜不是?
  
      “也不和你废话。乖乖作诱饵,我们若是能,总归保你周全。”
  
      阴雪歌森森望向了站在身前的三位族人。他咬着牙冷笑了一声。
  
      “如果你们不能护我周全呢?”
  
      他心里从没这样憋火过。
  
      苗天杰算计他的时候,阴家宗学中,他也被人孤立乃至围攻过。但是宗学中的孤立和围攻,起码不危及他的性命。但是眼前这三位,他们要他做诱饵,在这春狩大祭上做诱饵,这摆明是玩命!
  
      玩的不是他们自己的命,而是自己的命!
  
      什么是诱饵?必须放在明处,让所有人都见到的,那才是诱饵。
  
      他必须像个傻瓜一样,大摇大摆的行走在山林中,让明刀暗箭全部冲着他来。他冒着生命风险吸引敌人的注意,让敌人暴露自己向他出手,而这三位就能在后面捡便宜。
  
      若是他阴雪歌没有开辟窍穴,以他进山时的实力,充当这种诱饵,有九成可能被杀。
  
      就算他现在开辟了窍穴,没有法器随身,如果是赫伯勃勃藏在暗中御器一击,他同样会被轻松斩杀。
  
      “三位,这样似乎有点过了。”
  
      阴雪歌强忍住了心头的火气。
  
      “我们怎么也是一家人,你们这样做,真的太过分了。”
  
      阴飞絮轻轻摇了摇头,突然飞起一脚,狠狠踹在了阴雪歌的下巴上。
  
      阴雪歌的真正修为和阴飞絮相当,大家修炼的都是阴风诀,谁也不比谁高明,谁也不比谁弱。
  
      阴飞絮突兀的出脚,阴雪歌看清了他的动作,却也难以避开。
  
      而且他身上伤势未愈,更是让他处于不利的位置。
  
      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他的下巴上,他清楚听到了自己下颌碎裂的声音。
  
      强劲的冲击力带动他的身体,将他向后抛飞了十几步远。
  
      阴雪歌仰天躺在地上,眼前一阵阵金星乱闪,半晌看不清眼前的物事。
  
      阴飞絮三人扛着自家法器,慢悠悠的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他的身边,然后狠狠在他身上踹了几脚。
  
      “一家人?你配和我们说这个词么?”
  
      “我们年龄差不多,但是我们已经开辟了五十几处窍穴。”
  
      “我们从小受到家族全力培养,所有修炼资源都向我们倾斜。”
  
      “我们才是真正的阴家核心子弟,我们才是真正的阴家族人。”
  
      “你这种旁支外围的族人,等我们成长后,你们就是我们的一条狗,乖乖的为我们效力的。”
  
      阴飞絮不屑的往阴雪歌身上吐了一口吐沫。
  
      “你居然还奢谈,你和我们是一家人?真正开玩笑。我们三人当中,未来家主就在我们当中产生。”
  
      “而你呢?你能混上一个家族执事的牌子,就不错了,那还要求我们赏给你。”
  
      “你也敢说你和我们是一家人?”
  
      阴飞云、阴飞劫同时笑着,笑得无比开心和灿烂。
  
      青色的七轮圆月慢慢的从东边升起,清澈的月光洒遍山林,整个山林就安静了下来。
  
      三个自诩不凡的阴家少年围着阴雪歌,俯瞰着躺在地上的他。
  
      “作诱饵,或者,我们把你打个半死后,把你丢在这里做诱饵。”
  
      阴飞劫笑得很快意。
  
      “自己挑一条法子吧。”
  
      伸手抚摸着碎裂的下颌,阴雪歌苦涩的笑了笑。
  
      和阴家宗学的那些子弟比起来,这三个自幼就秘密收在阴家庄园中培养的天之骄子,真是三个混蛋啊!
  
      阴飞熊、阴飞鹰他们,可比这三个家伙可爱多了。
  
      “我做诱饵。”
  
      阴雪歌强忍着下巴上的剧痛,干涩的苦笑着。
  
      “但是我想问问,三位兄长尊姓……大名!”
  
      阴飞絮三人相互望了一眼,眸子里寒光一闪而过。
  
      他们是下定决心,不能让阴雪歌活着离开四绝岭的了。谁让这小子,居然让阴家庄园的太上和长老们如此的欣赏呢?阴家有他们三个真正的天骄就够了,阴家不需要更多的人才。
  
      偌大的阴家,所有的资源加在一起,每一代能够集中资源栽培的人,也就这个三五个。
  
      他们可不想有更多的人来分润他们的好处。
  
      所以他们笑了,笑得格外的灿烂和心领神会。
  
      “阴飞絮。尊姓阴,名飞絮。”
  
      “阴飞云。尊姓阴,名飞云。”
  
      “阴飞劫。大爷尊姓也是阴,名飞劫。‘劫难’的劫。”
  
      阴飞劫狠狠给了阴雪歌软肋一脚。
  
      “我的名字的意思是,谁见了我,就有难了。”
  
      阴雪歌举起双手,苦笑一声,然后缓缓站起身来。
  
      他一步一步的向山林走去,一边走,一边淡然苦笑着。
  
      “我作诱饵,我做。”
  
      “但是月亮出来了,到了晚上,没人会傻乎乎的在山林中出没吧?”
  
      “我浑身是伤,我要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天亮后,我再去做诱饵,那时候大家才会出来活动,不是么?”
  
      阴飞絮三人对视一眼,皱了皱眉,然后点了点头。
  
      阴雪歌说得有理,到了夜间,没有人会在山林中胡乱行走。
  
      “往这边走,我们在那边,有个落脚的地儿。”
  
      “阴飞熊身上的东西,全部带走,可不能浪费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