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九章 食肉者,略蠢 国庆1
    清月悬挂高空。
  
      抬头看天,最大的一轮圆月在视野中足足有水缸大小。
  
      不知隔了多远距离,视力足够的人,依然可以看到月亮上无数道遁光往来。
  
      宫殿楼阁,高山流水,那清月上的人,可否也在仰望天空,仰望元陆世界一方水土人物?
  
      或许他们是在俯瞰元陆世界,而不是一样的在仰望。
  
      身材矫健火辣,流线型的肌肉微微跳动,散发出无穷野性魅力的女子跨骑在赫伯勃勃身上,低头俯瞰着他扭曲的面孔,低声的嘶吼着,歇斯底里的摇晃着身体。
  
      她笔挺而长,很有力量的双腿死死夹着赫伯勃勃的腰身。
  
      赫伯勃勃双手深深插进泥土中,双目圆瞪,近乎麻木的望着天空七轮圆月。他的腰椎‘咔咔’作响,他觉得自己的腰都要被夹断了。可怕的女人,她的**力量,起码是他的五十倍。
  
      如果不是她多少还保留一点理智,他已经被生生夹断了腰肢。
  
      比起腰部的剧痛,更大的痛苦来自于小腹和胯下的特殊部位。
  
      极度的空虚,他的身体下方好似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浑身精气神,体内的所有热力,身上所有的力气,都顺着那个缺口流了出去。
  
      他的五脏六腑,甚至大脑都在呻吟。好像数十台古老原始的木桩榨油机在压榨他的身体,将他内脏和大脑中的所有精华一滴一滴的压榨出来,然后被那女人抽走。
  
      他和她紧密相连。深深没入她身体的物事在抽搐。好像无数条钢丝缠绕在他的身躯上,用力的勒紧,勒紧,不断的勒紧。他的腰身快要被夹断了,那处部位则是好像要被夹碎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在事前,要给他服用那颗‘九虎九龙丹’。
  
      一旦服下,就有九虎九龙之力。让他凄苦的是,这力量并非体现在战斗力上,而是体现在了某些特殊的‘战斗力’上。他的身体已经空荡犹如竹节。但是他依旧兴致勃勃。依旧战意旺盛。
  
      女子矫健有力的身躯在剧烈的起伏,浓密的黑色长发因为汗水黏在了俏丽的面孔上。她低沉的喘息着,胸前两团丰腴挺拔的乳白在月光中剧烈的颤抖。
  
      她双手按住了赫伯勃勃的胸膛,巨大的力量让他丝毫不能动弹。她的力量太强。赫伯勃勃觉得自己像是被大山压住的乌龟。就连一点儿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他也没有反抗的勇气。
  
      这个女人对他。可以予取予夺。他只能被动的承受她的一切意愿,这是赫伯家和对方交易的一部分。
  
      内脏剧烈的疼痛,再一次猛烈的喷发。再一次歇斯底里的匮乏。赫伯勃勃的身体剧烈的痉挛着,他俊俏的面孔扭曲、惨白,在青色的月光下变得近乎透明。
  
      短短三个时辰的猛烈战斗,赫伯勃勃瘦了整整一圈,他肚皮上本来健壮、轮廓分明的肌肉,居然萎缩了些许,腰间皮肤都耷拉了下来。可怕的女人,她不仅抽空了他这些日子储存的精力,就连他身体的本来元气都被吸走了不少。
  
      “我,够了!”
  
      赫伯勃勃无法承受身体的剧痛,他咬牙切齿的低声呻吟着。
  
      “再,等一会。”
  
      女人嫣红的唇紧闭,迷离的星眸微微眯着,漆黑的长发在白皙的面颊旁疯狂的舞动。她的身体犹如灵蛇一样剧烈的蠕动,又过了足足一刻钟,这才骤然停歇。
  
      两人同时疯狂的喘息,赫伯勃勃的身体直到现在才有汗水慢慢渗出。他瞪大眼睛,茫然的看着女人,深深陷入泥土几近一尺深的双手这才慢慢抽出。
  
      “今天不错,比上次好很多。”
  
      女人站起身来,一丝不着的身躯在月光下反射出妖异的白光。她的脚趾上用凤仙花汁将指甲涂得通红,她用脚趾轻轻的碰了碰赫伯勃勃萎缩的身躯,‘嗤嗤’的笑了起来。
  
      “不过,我能理解。”
  
      “上次的时候,毕竟你是第一次,略微放不开,这次好多了。”
  
      赫伯勃勃略带着一丝屈辱的爬起身来,气喘吁吁的走到一旁的小溪中,默默的洗干净了身体。
  
      穿上带来的紧身劲装,服下一颗补充元气和体力的药丸,他惨白的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但是他行动的时候,双腿依旧在打飘,身体显然虚弱到了极点。
  
      “我要你帮我,找到阴雪歌。”
  
      赫伯勃勃看着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身材矫健匀称,每一条肌肉都呈现出完美的流线型,犹如野豹子的女人。这个祸水一样的妖艳女人,她简直就是山林中的妖精!
  
      如果不是阴雪歌彻底激怒了他,让他必须杀之而后快,他绝对不会主动联系这个可怕的女人。
  
      他还记得一个多月前的屈辱,他被强行压在草地上,犹如玩物一样被这个女人夺走了元阳。对于男人而言,贞洁之类的话题且不说,那种被女子为所欲为、予取予求的屈辱,让他很想杀了她。
  
      只是他不敢,不仅如此,他还要曲意奉承,继续任她予取予求。
  
      哪怕是服下对身体有害无益,近乎涸泽而渔的九虎九龙丹,他也必须配合她,取悦她。
  
      洛国罗家嫡长女罗青青,罗家是洛国五品世家,实力仅比洛国的洛王府略弱一等。如果不是家传功法只是地阶四品,罗家的人力财力,早就可以跻身四品世家之列。
  
      罗青青更是昆吾国朝三品宗门行空法门弟子,她天分极高,年纪轻轻修为就已经气走百脉,完成了所有开辟窍穴的修行。只要一切外物准备妥当,她就能接引第一缕月华精粹洗炼肉身。踏入下一大境界的修炼。
  
      罗家一指可灭赫伯。
  
      行空法门一言可平齐州。
  
      罗青青出身罗家,师门又是国朝唯一法门,赫伯勃勃在她面前,在她身下,哪里抬得起头?
  
      在她面前,他就是一个小小的玩物。对于这一点,他早就有了觉悟。正因为这样,他心头怒火更甚,他不敢对罗青青有任何火气,他的怨气全冲着阴雪歌而去。
  
      “找一个人。很简单。”
  
      迈开让人目眩的长腿。罗青青慢慢的走到小溪中,双手捧起溪水,慢慢的洗涤身体。
  
      清澈的溪水滑过她的长发,划过她的胸脯。滑过她美妙的身躯。
  
      月光下。她白皙近乎透明的身躯喷洒出让人窒息的邪恶魅力。或许是药力残留的缘故,赫伯勃勃已经被榨干的身体,居然再次有了强烈的反应。他惊恐的捂住了身体。狼狈的向后连连倒退。
  
      “看你这德性!我很吓人?”
  
      罗青青不屑的瞥了赫伯勃勃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
  
      “你能碰到我的身子,这是多少人求不来的事情?”
  
      “知道有人愿意一亲芳泽,给我开出的价码么?”
  
      “**一度,法器三件。”
  
      得意的昂起精巧的下巴,罗青青犹如深宫贵妇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你得了好处,居然还摆出这种嘴脸,你可知道,我一句话,就能让你赫伯家所有图谋烟消云散?”
  
      赫伯勃勃的身体一哆嗦,他刚刚恢复一点颜色的脸上,顿时挂上了灿烂、谄媚的笑容。
  
      他双眼不转睛的看着罗青青的身体,面带沉醉之色,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小溪中,然后笑着跪在了罗青青的脚下,双手用力的搂住了她纤长有力的双腿。
  
      “青青姐说得什么话?是您魅力太大了,小弟实在是……”
  
      实在是什么,赫伯勃勃没说。罗青青‘嗤嗤’的笑着,她满意的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赫伯勃勃,轻轻点了点头。
  
      “我不能插手春狩大祭,这毕竟是在齐州律府备案过的家族事务,我若插手,有大麻烦。”
  
      “但是你赫伯家付出这么大代价,你也很能讨我欢喜,真的不舍得让你为难呢。”
  
      双手抚摸着赫伯勃勃俊朗的面孔,罗青青低下头,深深的吻在了他的唇上。
  
      雪白的牙齿用力的咬破赫伯勃勃的嘴唇,赫伯勃勃剧痛,却不敢挣扎,他闷哼了一声,一缕鲜血就从两人嘴唇相接的地方缓缓滑落,滴在了春天山中的溪水中。
  
      “毕竟我是行空法门的弟子,更是你进入行空法门的引路人。”
  
      “你现在正受宗门考察,我作为引路人和监督人,赏赐你点什么,谁也没有话说。”
  
      ‘嗤嗤’笑着,罗青青眯起双眼,用力的扭动赫伯勃勃身上的皮肉。她用力极大,赫伯勃勃吃痛,却只能咬牙承受,跪在溪水中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他谄媚甚至妩媚的笑着,恭顺而服从的笑看着罗青青。
  
      但是他在心里疯狂咆哮,一旦他有机会,一旦赫伯家度过了难关,逃过了阴家和太守府的算计,等赫伯家恢复了元气,甚至更进一步的时候,他一定要报复。
  
      毁掉贪婪的罗家,毁掉这个变态的女人。
  
      想到赫伯家为了度过这次难关付出的代价,赫伯勃勃就笑得越发的灿烂,越发的妩媚,越发的谄媚,他乖乖的匍匐在罗青青的脚下,任凭她的小脚重重的踏在了自己的头上。
  
      元陆世界,律法森严。
  
      天地乾坤,人伦纲常,这些都在律法中有着无比森严的规定。
  
      男子为乾,为天,为天地正统;女子为坤,为地,为天地辅助。
  
      男子在上,女子在下,在这个世界,自从太古的圣人定下了诸般清规戒律后,女子就再也无法对男子的地位造成任何的威胁。哪怕身处宗门,女人的地位更多的是奴仆、炉鼎乃至更不堪的玩物。
  
      罗青青对赫伯勃勃高高在上,但是在宗门内,甚至在家族中,她的地位卑微得可怜。
  
      能够脚踏在赫伯勃勃的头顶,能够肆意的折辱一个七品家族圈定的继承人。这让罗青青兴奋得几乎发狂。她剧烈的喘息着,近乎歇斯底里的一脚一脚践踏着他的脑袋,最后将他压倒在了溪水中。
  
      一个时辰后,不堪压榨的赫伯勃勃痛苦的哀声求饶,罗青青这才不满的放过了他。
  
      洗刷干净身体,从丢在一旁的衣物中找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皮质兽囊,罗青青懒洋洋的从里面掏出了一只奇兽。
  
      拳头大小的奇兽看似一条黑漆漆的细尾巴猎犬,咕噜噜两颗大眼睛煞是灵动。
  
      猎犬的背后,生了一对儿精巧的羽翼,伴随着‘啪啪’声响。羽翼拍打中奇兽飞了起来。亲昵的绕着罗青青盘旋了几圈。他的眉心突然裂开一条缝隙,一颗金黄色的浑浊眼珠微微一闪,然后缝隙骤然闭上。
  
      “三眸穷奇兽,传说太古神兽穷奇和吞天犬的混血后裔。”
  
      “虽然血脉淡薄至极。却也不是寻常妖兽能相提并论的。”
  
      轻轻拍了拍猎犬的脑袋。罗青青冷厉的向赫伯勃勃望了一眼。
  
      “他会帮你找到那个叫做阴雪歌的小子。找到他,杀了他。”
  
      “你要明白一点,能够加入行空法门的弟子。都是真正的人中龙凤,是不容有失败的。”
  
      赫伯勃勃深深点头,向罗青青匍匐行了一个大礼。
  
      他知道行空法门收录门人的规矩,既然他被行空法门列入了考察名单,既然他参加了春狩大祭,那么在这次春狩大祭中,他必须最终获胜。他必须活到最后,杀死阴雪歌,并且猎取的猎物必须是最好的一个。
  
      这一切当中有任何的瑕疵,行空法门的山门都会无情的关闭。
  
      如果是这样,他赫伯家为了度过这次难关,付出的庞大而屈辱的代价,却又算什么呢?
  
      穿戴整齐,背上三柄造型奇异的龙鳞金玟剑,罗青青犹如山间的幽灵,轻盈的没入了黑暗中。
  
      她是引路人,负责考察行空法门新门人的表现;虽然赫伯家已经和罗家达成了默契,不出意外赫伯勃勃将成为行空法门的弟子,但是她毕竟是引路人,不能让人发现她和他之间的瓜葛。
  
      有些事情,可以做,不能说。
  
      有些事情,做过了,不能见人。
  
      尤其是元陆世界,如此律法森严的世界,她和他做过的事情传出去后,他们都完了。
  
      轻轻抚摸着三眸穷奇兽,被压榨一空的赫伯勃勃凭空生出无穷勇气和信心。他缓缓站起身来,仰望月空,七轮圆月默默划过天穹,圆月上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凌空往来,真正快意无比。
  
      “总有一日……”
  
      赫伯勃勃冷笑一声,他抓起丈八长矛架在肩膀,带着穷奇兽同样没入了山林黑暗中。
  
      与此同时,阴雪歌正蜷缩在一个山洞口,懒洋洋啃着冰冷的大馒头。
  
      实心大馒头,还是老面实心大馒头,结结实实的碱水老面大馒头,一点馅儿都没有,就是加了一点盐末儿。用力碾压过的大馒头,拳头大小一个就重达百斤,用来充饥最好不过。
  
      山洞内面积极大,足以容纳百八十人休息。
  
      篝火熊熊,十几只野兔、二十几只野鸡挂在篝火边烤得油光四射,浓郁香气扰得人心神不定。
  
      阴飞絮三人盘坐在篝火边,除开他们三人,还有另外六个出身阴家庄园的精英子弟坐在一旁。
  
      这六个精英子弟都开辟了窍穴,数量从十个到三十个不等。阴家为他们奠定了极好的基础,大量强壮**的灵药服下,他们的**力量都达到了三鼎上下。
  
      三鼎左右的**力量,配合上十个到三十个窍穴中元气的力量,六人联手,就算是赫伯勃勃都会碰到大麻烦。
  
      阴家出动了这么一伙精锐,很显然,他们是想要彻底掐断赫伯家的最后一点谋算。
  
      不管赫伯家想要如何垂死挣扎,如何的找机会避免家族被吞并的命运,赫伯勃勃都是他们的关键棋子。
  
      既然是关键,那就毁了他。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三人,任何一人都足以和赫伯勃勃正面对抗。
  
      他们任何一人,只要有另外两个精锐弟子配合,就能轻松斩杀赫伯勃勃。
  
      一共九人,三三搭配,这就是三个精锐的狙杀小组。
  
      阴九幽,还有阴家的太上、长老们,这次可真舍得下本钱。
  
      “就是这群家伙,太小气。”
  
      阴雪歌愤然啃着老馒头,牙齿咬得‘嘎嘎’响。
  
      阴飞絮他们在洞内吃烤肉,喝老酒。而他却要守在门口值夜,而且连一口热乎的东西都混不上。
  
      一个百斤重的大馒头很快就进了肚子,掏出一个打通的竹筒,灌了两口泉水,阴雪歌仰天吐了一口气。
  
      “长吁短叹的做什么?让你看门,你有意见么?”
  
      坐在阴飞云身边,生得‘娇小玲珑’好似跳蚤的阴飞亪怒喝了一声。
  
      阴雪歌没吭声,他回过头,向阴飞亪等人点头哈腰的笑了笑,然后就蜷缩在了洞口黑暗中。
  
      “不要怪他。白天被人毒打一顿,差点没死了,心情坏一点,也是应该的。”
  
      阴飞劫笑得格外大声,说话的声音也格外的嘹亮。
  
      “天亮了,他还要做诱饵呢。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暗箭‘嗖’的一下,你们都懂!”
  
      “让他好好睡一觉,天亮了,再说。”
  
      阴飞絮懒散的哼哼了一声,从篝火边抓起一只烤兔子,大口大口撕扯起来。
  
      一众人等不再吭声,他们纷纷抓起兔子、野鸡,就着美酒放口大嚼。
  
      阴雪歌也不再吭声,他蜷缩在洞口,血衣男子丢下的那柄法器短刀被他揣在怀中,双手按住了短刀,一丝一丝阴风元气不断注入其中最简单的一枚法符。(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