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章 春雨,血雨,有虹 国庆2
    暮春天气本难测,山林之中更如此。,ybdu,
  
      晨曦微露,东方天际一片明亮,眼看又是一个大晴天。
  
      偏偏太阳刚刚爬起来小半个身体,不知何处龙蛇翻身,四面八方无数薄云细雾汇聚而来,淅淅沥沥的雨水懒散坠落,洗得山林干净异常。
  
      山中有大水冲刷声传来。
  
      这一片山区只是小雨淋漓,但是较远的山林中,或许有大雨倾盆。山中雨水很快就能转为山洪,千条万条银龙玉蛟顺着山涧河谷呼啸而来,顺带卷来了大量稀奇古怪的东西。
  
      阴雪歌站在一条山涧边,所在山石距离水面有一丈多。
  
      昨天夜里,这条山涧水深不过一尺,这块山石距离水面起码有两丈五尺。但是一大早雨水下来,山涧水势漫溢,水汽飞腾,水雾冲起来老高,都喷到了他的脸上、身上。
  
      静静站在山石上,冷眼眺望四周,阴雪歌不动。
  
      阴飞絮等人跟在后面数里外,他不愿意动。
  
      山涧对面是一条小小山谷,翠谷青青,鸟兽无声,他不敢动。
  
      风中传来草木记载的消息,那几个家伙虽然已经用草汁掩盖了身上气息,更屏住呼吸藏在灌木中起码一夜,但是山谷中的植被出卖了他们。
  
      五个人,手持凶器,身上有草木厌恶的血腥味。
  
      山涧不宽,昨夜路过时,他记得山涧只有六尺左右,今早水漫。山涧也就宽达十丈。
  
      一步就能迈过,但是一步迈过的不仅仅是山涧,更有可能是生死线,阴阳界。那五个藏在山谷中的人,距离山涧只有一里左右,无论强弓硬弩,正好杀人。
  
      他就这么站在山石上,低头俯瞰山涧中滚滚浊水,看着水中断木翻滚,看着断木上趴着的可怜巴巴的野鼠、山猴。这些可怜的小东西。真个遭罪。怎么就被卷入了山洪中?
  
      后方阴飞絮等人火气直冲天灵盖,他们恨不得一脚将他踹进山涧中。
  
      一大早离开藏身休息的山洞,他们就驱赶阴雪歌在前做诱饵。阴雪歌一路慢吞吞磨磨蹭蹭的行走,双手揣在袖子里。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这样一路磨洋工也就罢了。到了这山涧边。他居然已经停留了一刻钟。
  
      如此浪费时间,他们要耗费多少天功夫,才能找出所有渭北阴家的子弟。将他们全部击杀?
  
      更不要说重中之重的赫伯勃勃,家主有命,太上授意,那是一定要斩杀的对象。为了吞并赫伯家,为了斩灭赫伯家最后一丝希望,无论如何赫伯勃勃一定要死。
  
      阴雪歌这般做诱饵,怎可能将人引诱出来送死?
  
      又等了一盏茶时间,阴飞劫按捺不住,正要冲出去好好教训阴雪歌一阵,阴雪歌突然大叫起来。
  
      山涧中,一根腐烂的老木头飞快翻过,木头上一株赤红色三叶一花的奇草赫然在目。奇草花蕊正中,几条极细的根茎挑出来,上面生长了形如灯芯火光的金色果实。
  
      “哈哈,万年龙血果,果然是我阴雪歌的运气到了。”
  
      阴雪歌大声欢笑,笑声不大,但是也足以传遍这方圆三五里的山林。**强悍犹如他们,声音都比寻常人放声大吼要强出许多,普通寻常的一声大笑,足以声闻十里方圆。
  
      四周山洪肆虐,水声阵阵,却掩盖不了阴雪歌的笑声。
  
      朗朗笑声中,他身形向前一扑,脚尖在水面断木上轻点,一把将那一株奇草拔了下来,随后身体借势冲天而起,向着身后山石飘落。
  
      前方山谷中,五名身穿劲装的渭北阴家少年狂奔而来,他们一言不发用尽全速向这边急冲,堪堪到了距离阴雪歌还有百丈的距离,他们同时举起手上强弓硬弩,对他就是一通齐射。
  
      三张强弓,两张硬弩,三支箭矢带着弧线而来,两支弩矢穿透雨帘笔直射向阴雪歌小腹和心口。
  
      淬体大成的武者,双臂一挥有一鼎之力,强弓硬弩射出箭矢快得惊人。阴雪歌身体刚刚落回山石,箭矢就在雨帘中带起五条清晰可见的轨迹,几乎同格式到了他面前。
  
      渭北阴家精挑细选参加春狩大祭的精英少年,弓箭射术自然不差。五支箭矢封死了他左右上下闪避之地,无论如何腾挪躲闪,起码都要有一支箭矢洞穿他的身体。
  
      体内血蜥蜴丹的药力依旧存在。
  
      而且几乎还剩下了三成药力在体内流动。
  
      闻所未闻的长效丹药,过了七八个时辰,居然依旧有如此强大的药力。
  
      阴雪歌‘惊慌失措’的脚尖一晃,他身形轻飘飘的弹起,正是阴风步。
  
      一支箭矢透过他的大腿,一支箭矢射穿他的右胸。强劲的箭矢带着血箭向后喷射数丈远,箭矢没入雨帘不知去向,唯独血水在雨幕中如此的醒目刺眼。
  
      松手,丢下三叶一花血色奇草,阴雪歌身体歪歪扭扭的栽了下去,一头栽倒进山涧。
  
      浑浊的浪头翻卷了一下,几根一人合抱粗的断木冲了过来,瞬间没过他的身体。
  
      五名渭北阴家的少年齐声大吼,他们丢下手上强弓硬弩,拔出腰间佩刀佩剑,几乎是同时施展阴风步法冲过山涧,闯到了阴雪歌刚才立足的山石。
  
      万年血龙果,天地灵物,传说必须在蛟龙血液灌溉之处才能生长,蕴藏无穷生命能量。
  
      一颗血龙果,能让人**凭空增加百鼎之力,省去至少数年苦功修行。
  
      更妙的是,血龙果内蕴蛟龙精血之力,服用之后,**坚固强大如龙如蟒,皮肤坚韧厚重好似龙皮,寻常符文兵器无法伤损丝毫。除非真正的法器,否则刀剑难伤。
  
      四绝岭深山中,有万古无人之地。
  
      山洪暴发,从山洪中冲刷出任何好东西,都是有可能的。
  
      十年前春狩大祭,就有渭南阴家子弟,从山洪中找到一株金罗汉果,服下之后骨骼坚韧犹如精金铸造,**强度强横非常,骨骼坚固任凭刀劈斧剁。寻常法器都无法伤损他筋骨丝毫。
  
      如今那幸运的渭南阴家子。已经是齐州律府所属干将,位高权重,威风八面。
  
      金罗汉果只能强壮筋骨,血龙果却是全方面强化**底蕴。增长天赋资质。一株血龙果的价值。起码是金罗汉果的十倍、百倍。
  
      渭北阴家少年大吼出声,他们撕破雨帘,冲上山石。他们甚至没有看清阴雪歌丢下的万年血龙果。就挥动刀剑,向身边同伴狠狠斩杀下去。
  
      利箭击杀阴雪歌,此刻轮到他们争夺万年血龙果的归属。
  
      一株万年血龙果,可以让鸡犬升天,可以让人平步青云。
  
      雨声沥沥,雨幕中有血光闪烁,五位冲上山石的渭北少年,有三人打着旋儿,勃颈处喷洒鲜血一头栽进山涧。自家人杀自家人,其实比外人杀起来更轻松快意。
  
      自家人,深知自家人的弱点所在,一旦狠心下毒手,那真个犹如砍瓜切菜,无比爽利就能斩杀刀下。
  
      山石上,两名渭北阴家少年不敢低头看一眼‘万年血龙果’,他们怒视对方,同时嘶声大吼。
  
      “我是兄长,这次造化,归我!”
  
      “你是兄长,自幼你已经占了无数便宜!就连我看上的女人,都因为你是长兄许配与你。”
  
      “这一次,我不让。你已经抢走了我的女人,就不能抢走我的机缘。”
  
      高空乌云浓密,暮春,初夏,天地元气剧烈震荡,高空有雷霆翻滚。
  
      数十里外,一座大山上,一条水缸粗细通体黑白二色斑斓大蟒突兀直起上半身,向着天空喷吐蛇信发出尖锐‘嘶嘶’声。这是一条成气候的千年妖蛇,只要熬过一次雷霆,他就能褪去一层蛇皮,摆脱后天蛇体局限,在体内凝结一丝蛟龙血脉。
  
      蛟龙精血一成,凡蛇顿为龙属。
  
      一如民间草根乞丐,突然被接回皇宫,成为皇帝私生子。
  
      草蛇化龙,就是这等造化,这等机遇。
  
      高空金蛇乱舞,狂雷一震,一道栲栳粗细紫色雷光从高空飞流直下,落在巨蟒头顶。
  
      黑白二色巨蟒脖颈侧有两层厚厚肉囊张开,形成两个巨大的眼镜状花纹。他不屑的扫了一眼数十里外山石上对峙的渭北少年,张开嘴向着天空雷霆吞了过去。
  
      巨响连连,雷霆震荡,那一处山峰被巨雷轰得支离破碎,巨蟒在雷光中挣扎怒吼,身上蛇皮寸寸碎裂,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在雨中飞散。
  
      巨蟒意欲化龙,与天挣命。
  
      凡人图谋登天,与人争运。
  
      渭北少年,同父同母同胞兄弟紧握刀剑,嘶声怒嚎,向自己的亲兄弟,眼下的生死仇敌疯狂斩杀过去。
  
      “阻我登天路,你我为死仇!”
  
      “登天路,登天路,为何属你?自幼,你得了太多,太多!”
  
      刀剑对撞,九条法纹凝聚的下品符文兵器轰然巨响,刺目火光四射,两人身体一晃,同时退后一步。
  
      天地如狱,人心如鬼。
  
      世俗间律法森严,兄弟友爱孝悌,这是律法规定之事。
  
      所有人都在恐怖律法威压下小心谨慎,揣着小心做人。
  
      无数年的小心谨慎,一旦进入山林之内,律法管束不到的所在,一寸小心化为万丈魔焰,吞没一切。
  
      ‘人性本恶,当时时以森严律法约束恶念,秉持正心’!
  
      这话说着容易,做起来,简直犹如放屁!
  
      一次呼吸,兄弟交手十二次,每一次劈砍都重如大山轰顶,两人倾尽了全部力量。
  
      远处山林中啸声如龙,起码有二十几人听到阴雪歌的胡乱大吼,正全速向这边赶来。
  
      万年血龙果,就算有人将他吞进腹中,也会被人开膛破肚,将血龙果取出,不需要洗刷。就吞进自己的肚子里。一颗万年血龙果,就能凭空增长百鼎之力!修炼之初,百鼎**之力,太迷人,太惑人!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带着六位助手狂奔而来。
  
      他们距离最近,跑得最快,几个弹指功夫就到了百丈外。
  
      九人同时拔出飞刀、匕首,倾尽全力投掷了过去。
  
      他们起码都有两鼎以上**力量,重达数钧的飞刀匕首,轻松可以投掷出两百丈外。
  
      百丈内。他们投掷的凶器可以破开寻常小城寨城墙。可以透过两尺厚精钢盾牌,可以一击斩杀数十平民。
  
      每个人起码投掷了十柄飞刀、匕首,百多柄凶器漫天乱舞乱飞,一小半飞向了渭北阴家兄弟。一大半飞向了近在咫尺的自家兄弟。
  
      阴飞絮面容狠戾如鬼。
  
      阴飞云俊容扭曲如魔。
  
      阴飞劫本身就生得丑陋狰狞。此刻无数条筋肉在他脸上蠕动抽搐。已经半点儿人味都没有。
  
      一如渭北阴家兄弟,万年血龙果,大家都想要。
  
      元陆世界。并不缺少万年以上珍稀灵药,人均千年寿命,充沛无比的天地元气,让万年灵药也只是寻常。
  
      缺少的,是血龙果这般需要特定环境生长的万年灵药。
  
      万年血龙果,必须有蛟龙精血滋养万年才能生成,而且生长之时不能沾染任何人气、兽气。这等天地奇珍,只有天地自然才能蓄养生成。
  
      或者传说中一品以上大世家、大宗门,他们驯养成精蛟龙,驱遣蛟龙一族于深山大泽中专门种植血龙果,他们自然不会缺少这种奇珍异草。对一品以上世家、宗门而言,血龙果或许只是普通弟子奠基之物。
  
      但是对七品世家阴家而言,对渭南、渭北众多八品、九品家族子弟而言,血龙果无比罕见,值得用性命去拼。面对如此万年奇珍,不要说站在面前的是兄弟……就是亲生父母,又如何?
  
      刀光剑影,撕破雨幕。
  
      惨嗥声中,山石上渭北阴家兄弟几乎被数十柄飞刀、匕首轰成血浆,大片鲜血碎肉喷出数十丈远,半块山崖都为之一红。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兄弟身后六位助手,六位阴家长老精心调教的核心族人,全部陨落。
  
      他们每人都中了三柄、五柄飞刀匕首,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大的力量,他们的身体被投掷的飞刀匕首摧残得不似人形,犹如被玩坏的玩偶一样死气沉沉躺在雨天山林中。
  
      鲜血在水地里急速蔓延,山林中凭空多了浓郁血腥味。
  
      数十里外,高山之巅,长达百丈的巨蟒正褪去蛇皮。他黑白二色的身躯逐渐变成纯白一色,斑驳粗糙的蛇鳞正变得莹润如玉略带神圣光泽。
  
      天雷轰顶九击,没能击杀有了数百年气候的他,身体内已经有一丝蛟龙精血凝聚。以这一丝蛟龙精血为根本,小心藏匿守护住自家性命,千年之后,他就有化蛟的希望。
  
      两颗硕大的眼眸越过数十里空间,扫过山石上那一株血色三花一叶的奇草,大蛇的表情变得极其怪异。
  
      很人性化的咧咧嘴,大蛇转身就走,用最快的速度逃离山顶,向数千里外早就预备妥当的新巢穴遁去。
  
      ‘愚蠢的凡人啊,那的确是龙果一类药材,奈何是九千年墨纹毒蛟龙涎果’!
  
      通体变得雪白一色,正不断蜕皮的大蛇以最快的速度远离是非之地。有人类的地方,就不安全,还是尽快逃走吧。
  
      九千年墨纹毒蛟龙涎果,就是他这样的快要成精的龙蛇一类都不敢随意服用。
  
      那玩意,要人命的!
  
      一滴九千年墨纹毒蛟龙涎果的汁液,起码能毒死十座大山内所有的妖兽妖禽。
  
      若是将一颗完整的龙涎果碾碎后倒进渭水,三百里内的所有凡人都人烟断绝。
  
      除非有无穷无尽生命气息逐次化解磨练、一丝丝消磨剧毒之气,一颗龙涎果,倒也能为修炼者锻炼五脏六腑,极大增强身体的强度,增加数十鼎**力量只是寻常。
  
      但是无穷无尽的生命气息?
  
      有这样手段的人,又怎会贪图这中歹毒狠戾的毒果?
  
      ‘愚蠢的人类,凶残的人类’!
  
      巨蟒逐渐远去,用最快的速度跑得无影无踪。
  
      高空,雷鸣,闪电轰下,轰碎了大片雨云。
  
      天地震怒,为巨蟒逃脱了天地雷霆的惩罚而震怒无比。
  
      碍于天道,巨蟒扛过九次狂雷,天地就再也无法继续降雷轰杀他。一道天雷轰碎大片雨云,只是冥冥中或许存在、或许不在的意志,在表露出他的不满和愤怒。
  
      这一片山林上空,直径三十里的雨云粉碎,大片阳光温柔洒落。
  
      阴飞絮三人站在山石上,一如刚才的渭北同族兄弟,他们不敢低头看那灵草一眼,只是紧张的看着自家兄弟,看着自家同伴。
  
      “承情,让我服下血龙果,日后我继承家主大权,你们都有好处。”
  
      阴飞絮如此说。
  
      “谢谢,为何不能是我?我的资质,比你们都好许多,未来阴家栋梁,舍我其谁?”
  
      阴飞云手持长剑,脸色狠戾。
  
      “少废话,刀剑之下,见生死,分高低。这样的天大造化,谁也别用兄弟亲情糊弄人。”
  
      阴飞劫总是很干脆,很直接,单刀直入,开门见山。
  
      天空雨云空洞不大,这边天晴,那边雨,雨水飘进阳光中,当即有十几条长长短短的彩虹挂在山林上空。
  
      四周也围上了长长短短十几个各家少年。
  
      他们距离山石近则百多丈,原则两三里,所有人都目光狂热看着山石上那一点血色。
  
      无论是形状还是颜色,都和传说中的万年血龙果几乎一模一样。
  
      阴雪歌从山涧中探出头来,他静静的抬头看天,春光明媚,春雨纷纷,春天的彩虹,看起来格外的温柔和美丽。
  
      袖子里,短刀微微一颤。
  
      最简单的那一个法符,已经充满了阴风元气。
  
      他手指微微一抖,短刀顿时剧烈的跳动起来。(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