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一章 人心大乱,杀 国庆3
    水声隆隆,山洪冲刷在身上,很有力。
  
      山涧中的洪水,冲击力大概有七八十钧,寻常凡人落到水中,早就不知道被冲去了哪里。
  
      但是修炼者淬体有成,**最少有一鼎之力,只要能在山涧中站稳脚跟,这点力量并不算什么。山涧岸边,几条老树根牢牢缠住阴雪歌的双腿,帮助他在水中稳住了身形。
  
      寻常人胳膊粗细的老树根,是三十几里外一株老榕树的树根。
  
      起码有七八千年的气候,这株老榕树甚至自己都滋生出一片方圆十几里的榕树林,树干内有无穷生气。藏身山洪中,屏住呼吸,自有树根输送生气涌入体内。
  
      一点都不气闷,反而通过树根送来的生气更加的清新活跃,让肺部更加的润泽舒爽。
  
      绵绵泊泊的生命气息融入身体,老榕树就是一个巨大的天地元气吞噬者,滚滚天地元气顺着老榕树的身体送了过来。经过老榕树的缓冲,可怕的天地元气已经变得无比温和温顺。
  
      常人的**无法承受天地元气的冲击,但是这种近万年的老树,他们的**坚固异常,岂是凡人能比?
  
      滚滚元气融入周身窍穴,阴雪歌双腿上,又一处大的窍穴在蠢蠢欲动。
  
      天地元气迅速在阴风法符中转过一个大周天,带上了阴雪歌的精血气息后,被他注入了短刀中。
  
      长一掌,宽半掌,方方正正,刀身两侧开刃,正中刀脊厚一指。短刀通体光洁,却不反光,表面铭刻十二枚法符,一字儿排开在刀脊上。
  
      第一枚,也是最简单的法符已经熠熠生辉。散发出阴风元气特有的青灰色。
  
      阴风元气绵长轻快,变化多端。以他御器,虽然力道上不如其他功法,但是短刀飞行的速度,会远胜其他世家的诸般功法。
  
      速度就是力量,对阴雪歌他们这样的初阶炼气士而言,御器攻击的速度或许是最重要的特性。
  
      山石上。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三人怒视四周越来越多的各家少年。他们威慑性的挥动手上法器,一枚完整的法符被他们元气催动,发出夺目光华。
  
      四周各家少年耸动,但是无人后退。
  
      一名身材高大,看样子应该出身渭南某九品家族的少年厉声高呼。
  
      “他们只有一击之力,回气后收回法器再次攻击。起码要耗费一次呼吸的时间。”
  
      “他们只有一击的机会,他们最多能击杀三人,我们其他人可以轻松斩杀他们。”
  
      阴飞絮三人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们突然有点后悔,刚才他们居然有意下令,将他们身边的六个同行族人斩杀。那六个同伴虽然没有法器随身,但是他们的实力也非同小可。
  
      有他们近身保护。以他们三人的实力,眼前的三十几个各家少年,会被他们轻松斩杀。
  
      但是为了万年血龙果,他们内部火并,六个同伴没有一个活下来,全部死于自家之手。
  
      相互望了一眼,阴飞絮咬了咬牙。
  
      “共度难关,先杀他们。再说其他。”
  
      阴飞云缓缓点头,脸色越发难看。
  
      “这些蝼蚁,哪里有资格和我们竞争如此天地灵物?”
  
      阴飞劫则是提起元气,放声呵斥。阴风元气化为一道清风,将他声音远远送了出去。
  
      “当我们蠢么?三人同时全力一击?哈哈,我们若是一次出手斩杀你等,谁能幸免?”
  
      三十几名世家少年语塞。他们不知所措的相互望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阴飞絮抿嘴一笑,笑容中带着一丝难以形容的阴森和邪异。
  
      “而且,你们真放心身边人?你们联手杀了我们兄弟三个。你们确定你们能带走血龙果?”
  
      伸出手指,向着四周山林中的诸多少年依次指点了一番,阴飞絮笑得更加怪异。
  
      “小心哦,小心你们背后挨刀,死得不明不白。”
  
      山林寂寂,雨水纷纷。阳光照耀之处,可以听到鸟兽齐鸣。但是这一方山石被雨水笼罩,一道细长的彩虹从高空垂落,似乎就悬挂在阴飞絮三人头顶。
  
      世家少年们万分警惕的相互打量,下意识的将后背靠在了一些格外粗大的老树上。
  
      “我们三人,你们有三十七人。”
  
      “但是我们三人,多少有血脉纽带联系,我们有最基本的信任。”
  
      “最少当着你们,我们三人不可能自相残杀。否则传到家主耳中,我们会被严惩。”
  
      阴飞劫异常光棍的指点出了最重要的关键,众目睽睽之下,阴飞絮他们三人已经不可能因为一株万年血龙果而自相残杀。人多口杂,只要他们自相残杀的事情稍微泄露一句,他们回到族中就有大难。
  
      所以三人已经形成了稳固的小团体。
  
      在众多外力的压迫下,三人已经扭成了一股劲。
  
      “你们不同。你们三十七人,来自最少二十个家族。”
  
      “你们相互残杀,相互竞争,若是得手,反而立功。”
  
      “所以,诸位兄弟,一定要随时小心被人背后捅刀。”
  
      面容阴鸠,生了一只鹰钩鼻,看上去煞是丑怪的阴飞劫‘桀桀’怪笑,他缓缓蹲下身体,慢慢的向那株赤红色的三叶一花奇草抓了过去。
  
      “出手么?要出手,尽快!”
  
      阴飞劫的手一寸一寸的靠近奇草,他无比冷厉的笑着,语气变得越发高亢尖锐。
  
      “不出手,我们可就把这宝贝带走了?”
  
      “被你们看到我们三人在这里,我们不能自相残杀了,我们只能将血龙果带回家族。”
  
      “你们不出手,可就没机会得到这宝贝了?”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三人同时绷紧了心弦,在这一刻,他们的情绪很复杂。
  
      如果这些世家子敢出手,那就是一场混战。厮杀中,或许三人当中会有人陨落,但是他们毕竟是开辟了数十个窍穴的高手,他们剩下的人。有极大的机会带走血龙果。
  
      “如果你们当中有人死了,剩下的人,就有机会独享血龙果喽!”
  
      藏身山涧洪水中,阴雪歌轻轻一笑。短刀上第一个符文已经越发的光焰夺目,他和短刀已经有了一丝心神相通的感觉。原本握在手上格外掂手的短刀,此刻也变得轻了不少。
  
      阴飞絮他们三个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有两人陨落在乱斗中。最后一人呆着‘血龙果’逃走。如此一来,就算阴九幽和阴家太上、长老们都无法说活下来的人半点不是。
  
      但是阴飞劫的一番话,吓住了四周的世家子。
  
      他们虽然对血龙果虎视眈眈,但是他们并愿意做出头鸟。
  
      是人都看出阴飞絮他们三人都是开辟了窍穴的高手,远非他们这些淬体大成的少年可堪匹敌。
  
      先出头的人,是会死的!
  
      山涧那边。是阴飞絮三人霸占的山石,山石前方、左右方向的山林,三十几个世家子错落分散在山林中,将山石牢牢包围。
  
      就在这时候,山涧的这边,刚才五个渭北阴家少年冲出来的山谷中,轻盈的脚步声传来。
  
      赫伯勃勃在四个少年的簇拥下。快步闯了过来。
  
      四个少年一人手持短柄重斧,一人手持长矛,一人手持强弓,一人紧握特制重盾,组成标准的战阵,连带拖在后方坐镇的赫伯勃勃一并快步行来。
  
      一行人守住了山谷的出口,赫伯勃勃看着山涧对面的众多少年放声大笑。
  
      “好热闹?万年血龙果?真是那宝贝不成?”
  
      看着石头上那一株高有两尺左右的血色奇草,赫伯勃勃也目露奇光。面孔一阵赤红。
  
      开辟窍穴境界的练气士,最大的威胁就在于天地元气的冲击。脆弱的**承受不了天地元气的压力,往往导致**爆裂而亡。一株血龙果,能够全方面强化**,百鼎之力,加上五脏六腑、骨髓经络的强化,完全可以让初入炼气境的练气士心无旁骛一路冲关。
  
      服下万年血龙果。或许只要一年时间,就能开辟全部窍穴,气走百脉,功德圆满。
  
      但是没有外力辅助。依靠自己慢慢的熬炼,这个过程或许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
  
      炼气士逆天修行,争的就是时间,抢的就是时间。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一个大境界的修炼,会对后面的修炼带来无穷的裨益。
  
      “三位阴兄,小弟有意,重金购买那一株野草,不知三位阴兄可否割爱?”
  
      拳头大小的三眸穷奇兽拍打着翅膀,慢慢的从赫伯勃勃肩膀上飞了起来。他急速绕着四周飞舞了一圈,然后仰天‘嗷嗷’叫了几声。
  
      阴雪歌暗箭偷袭赫伯勃勃,箭矢上留下了他的一丝气息。
  
      赫伯勃勃收集箭矢碎片,让三眸穷奇兽捕捉了这一丝气息,三眸穷奇兽一路带着赫伯勃勃追杀到了这里。结果阴雪歌藏身山涧,洪水冲光他的全部气味,三眸穷奇兽无法抓住他的下落,赫伯勃勃却发现了自己势在必得的宝贝。
  
      “野草?”
  
      阴飞絮气得嘴角都歪了,他警惕的转过身看着赫伯勃勃。
  
      “赫伯勃勃,你不是应该去追杀阴雪歌么?不要在这里做美梦,否则你会死。”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都暗中发狠,如果不是有这么多碍手碍脚的人蹲在一旁虎视眈眈,他们现在早就一拥而上,联手干掉赫伯勃勃,完成他们这次最重要的任务。
  
      但是现在因为血龙果的关系,这么世家子聚集在这里,他们怎么敢胡乱出手?
  
      甚至因为赫伯勃勃的出现,他在他们身后突然冒了出来,阴飞劫本来都要抓起那一株奇草了,现在他被逼得站起身来,同样万分警惕的看着赫伯勃勃。
  
      他们当中就隔着一条山涧,宽不过十丈,双方之间距离不到百步。
  
      元气御器,正好是一击必杀的距离。
  
      赫伯勃勃若是从背后偷袭,他们这边虽然有三个人,但是另外一方的山林中,还有三十几个世家子虎视眈眈。如果那些世家子同时配合赫伯勃勃出手,三人极难幸免。
  
      但是赫伯勃勃同样不敢胡乱出手。他只有一人,而阴飞絮他们是三人。
  
      大家的修为相当,在他们这个年龄,家族耗费再多资源,以他们的家族底蕴,也只能将他们扶植到眼下的境界。年仅十余岁就气走百脉、全身窍穴完全开辟的天才的确存在,却不是他们七品世家能做到的。
  
      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三人反击一人,赫伯勃勃不死也重伤。
  
      三方人等僵持在这里,大家都不敢动,所有人都对着那一株血色奇草馋涎欲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山雨停歇,四绝岭又是阳光普照。高空的彩虹也缓缓散去。
  
      僵持,让人窒息的僵持。
  
      远处有穿林打叶声传来,逐渐有嗅觉灵敏的各家少年不断赶来。
  
      他们呼朋唤友,很快就在附近山林中找到了自家的兄弟。消息逐渐传开,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急速赶来。
  
      参加春狩大祭的少年们**强横,他们纵跳之间快逾奔马,就算在山林中奔行数百里。也只耗费不了多少时间。随着各家少年用秘术通知自家族人,越来越多的少年汇聚于此。
  
      一个时辰后,阴飞絮他们身边又聚集起了十几个渭南阴家的子弟。
  
      与此同时,渭南阴家的死对头,渭北阴家的少年们,则是有二十几人聚集了过来。
  
      让阴飞絮他们心神不安的是,渭北阴家的少年中,居然也出现了一个阴风嵬。同样是开辟了五十几处窍穴的强者。他堂而皇之的扛着一柄法器飞斧站在渭北阴家少年前方,隔着两里多地和他们遥遥对峙。
  
      渭北阴家能有一个阴风嵬,那么谁能保证,他们当中没有别的开辟窍穴的强者存在?
  
      看着四周山林中,已经有多达两百位各家少年出现,阴飞絮三人心头微沉。
  
      不能这样下去了,否则越来越多的各家少年。会生生碾杀他们。谁能保证,某些个世家不会排出几个暗藏的好手在暗中行事?
  
      春狩大祭,可是关系着各家各族的巨额赌注,大家有任何的暗棋都可以想象。
  
      阴雪歌藏在山洪中。几条粗大的树根缓缓松开了他的身体。湍急的洪水冲刷着他的身躯,让他的身躯在水中剧烈摇晃。如果不是一条老树根还勾着他的腰肢,他已经被洪水冲走。
  
      山洪的冲击力虽然比不上他的**力量,但是水的浮力极大,他的身体在水中无法扎根,自然就立足不稳。
  
      他大致估算了一下,以山涧中山洪的势头,大概一盏茶时间,可以将他冲出两三百里。这样的速度,比起在山林中穿梭奔走,却又快了不少。
  
      “这血龙果,是我阴家子弟发现。”
  
      阴飞絮终于开口了,他缓缓蹲下身体,向血色奇草伸出手去。
  
      “他,已经被人暗算,身陨。”
  
      “我阴家,在这株宝贝上付出了人命,他就该是我们阴家的。”
  
      阴飞絮的手按在了血龙果上,他用力抓紧了血龙果的根茎叶。
  
      “如果你们要抢,那就拿命来换。”
  
      手抬起,阴飞絮就要将奇草塞进腰间的储物皮囊。
  
      ‘嘣’的一声巨响,距离最近的几个世家子弟同时投掷出了手中标枪、飞刀等物,远处数十张强弓硬弩同时激发,箭矢如雨,带着刺耳啸声向阴飞絮等人覆盖下来。
  
      山石附近,阴家少年已经聚集了有将近二十人。
  
      面对突兀的袭击,他们同时往背后一抓,从行囊中抓出了类似于锅盖的皮质软盾。
  
      手腕一晃,皮质软盾四周弹出大片轻薄柔韧的皮革盾面。箭矢、飞刀落在软盾上,撞得阴家少年们身体连连倒退,更是在软盾上留下了大量裂痕。
  
      但是这软盾质量极佳,强劲的冲击力撕开了软盾,却没能继续对阴家少年们造成伤害。
  
      第一波打击眨眼即过,阴飞絮将奇草塞进储物皮囊,发出一声尖锐的唿哨,渭南阴家众少年同时跃起,向山涧中的洪水跳了下去。
  
      他们和阴雪歌想到了一起去,借助山涧湍急的水流,他们逃走的概率,可比在山林中奔波厮杀高出了一倍以上。
  
      他们一动,四周两百多各家少年同时跃起。
  
      弓箭,标枪,飞刀,飞斧,各种远程打击武器带着可怕爆鸣声不断轰下。
  
      各家少年更是鱼跃而起,用最快的速度向山涧这边冲了过来。
  
      更有几个天生肉身禀赋惊人,**力量远超修行境界的壮硕少年搬动巨石,狠狠的向山涧投掷过来。
  
      他们绝对不会让阴飞絮他们如此安全的离开。
  
      想要走,要么留下血龙果,要么留下性命,这是在场所有世家少年们给阴飞絮他们的选择。
  
      赫伯勃勃长啸一声,他的身形凌空跃起,足足跳起来有数十丈高,他右手一挥,丈八长矛带起寒光,发出凄厉的啸声向阴飞絮当头射下。
  
      阴雪歌藏在山涧中,他看着赫伯勃勃腾空跃起,并且射出了手上法器长矛,最脆弱的腹部就暴露在他眼前。他没有丝毫犹豫,窍穴中阴风元气震荡,裹住短刀劈开水面,向赫伯勃勃要害袭去。
  
      短刀一出,立刻发出凄厉如狼的啸声。
  
      短刀上一团青灰色光芒闪烁,带起长有丈许的光尾,一闪就到了赫伯勃勃的面前。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