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二章 磨刀霍霍向美娘 国庆4
    浑浊山涧,流水如龙。
  
      阴雪歌坠入山涧,起码已经一个多时辰。哪怕气走百脉,完成炼气第一大境界全部修炼的炼气士,也极难在水中藏身这么久。
  
      人,需要呼吸。纵然炼气士实力强横,他们依旧**凡胎,离不得空气。
  
      尤其山涧水势凶猛,大量木石随波逐流呼啸而下,常人藏在里面,早就骨断筋裂,被打得惨死当场。谁也没想到,有人能藏身山涧中一个多时辰,就为了在这大乱之时发动一击。
  
      赫伯勃勃也没想到。
  
      他甚至不知道阴雪歌被人打入山涧。
  
      所以阴雪歌御刀突袭,青灰色刀光骤然就到了他面前。
  
      阴风诀轻巧诡变,身法固然比其他修炼同阶功法者快了许多,就连御器杀人,短刀飞掠的速度,都要比阴雪歌见过的赫伯勃勃长枪飞射的速度快了三成。
  
      三成的速度,在他们这等修为,这种实力中,就是生死之分。
  
      赫伯勃勃长枪射出,双手空荡荡,再无一物。前一阵子,阴雪歌暗箭袭杀,。他护身法符已经耗费,以赫伯家的底蕴,也就给了他一枚法符护身而已。
  
      青灰色刀光逼近身前,光芒夺目,精光刺眼。赫伯勃勃只觉寒气涌入身体,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都一阵冰冷刺痛。他惊恐得绝望大喊,高高跃起的身体根本无法躲闪。
  
      “死罢!”
  
      阴雪歌从山涧中探出头来,他眼前闪过了渭南古城阴家圣庙圣人像前,供奉在香案上的龙鲤。
  
      “混账东西,为了你,我花费了多大力气!迟早要逃回这笔债。”
  
      想到龙鲤,阴雪歌就联想到了龙鲤身上的无数好处。鱼鳞,或者说龙鳞可以炼制软甲盾牌,龙血可以炼制救命丹药,甚至他吐出来的涎水,都可以用来培育真正的万年血龙果一类的灵药。
  
      更不要说龙鲤在其他方面的好处。一条龙鲤随身,堪比多了几条性命,多了几个优秀的向导,多了几个实力强悍精通各种奇门秘法的随从、侍卫。
  
      “呵呵,总有你好受。”
  
      刀光迅速,一眨眼就到了赫伯勃勃面前。
  
      赫伯勃勃闪避不及,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刀光飞近自己身体,向他心口激射。
  
      一旁传来一声清脆尖锐,却高亢如云,震得四周山崖土石飞溅的声响。三眸穷奇兽背后轻巧的羽翼重重拍打了一下,拳头大小的穷奇兽带起一道恶风冲到赫伯勃勃身边,居然比刀光更快了一倍有余。
  
      小小的穷奇兽挥动前爪,狠狠往阴雪歌射出短刀上一击。
  
      ‘当啷’巨响,火星四溅,穷奇兽三支脚趾被震得粉碎,点点鲜血四溅,痛得他嘶声惨嚎。
  
      短刀则被巨大的力量打得向下折射,刀光呼啸而去,没能刺穿赫伯勃勃的胸膛,而是从他大腿上半截的位置切入,从他膝盖处激射而出。
  
      四十五度角进出,赫伯勃勃大半条腿平滑的脱离了他的身体。短刀锋利异常,超乎常人想象的锋利。刀锋且过他的大腿骨,居然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大腿断折处光滑如镜,皮肤、肌肉、经络、骨骼、骨髓的断裂面清晰可见。
  
      赫伯勃勃低下头,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大半截腿从高空坠落,落入山涧中一个翻卷就不知去向。他的伤口突然渗出一层薄薄的血浆,随后无数条大小血管同时**出粘稠滚烫的血水。
  
      “罢了!”
  
      阴雪歌深吸一口气,体内阴风元气一阵急速翻滚。他向着短刀用力一招手,元气一吞,四周空气发出急骤的尖锐响声,短刀骤然悬浮在半空,随后笔直的向他飞了回来。
  
      数十丈远的距离,不过一弹指。青灰色刀光没入手中,阴雪歌将短刀纳入袖中,随后身体一沉,骤然没入了山涧浑浊的水浪。一**湍急的水波冲打着身体,山涧带着他急速远去。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阴飞絮三人正向山涧跳下来,其他十几二十位渭南阴家的少年同样狼狈跃起。
  
      两百多位参加春狩大祭的世家子同时出手。
  
      标枪、飞刀、飞斧、匕首、箭矢、弩矢,乃至一些奇门的比如说金龙梭、飞蛇锥、狼牙刺、牛毛针之类的远程暗器纷纷激射而来。
  
      八名渭南阴家子弟身体刚刚跃起,沉重的打击就突兀降临。
  
      他们高大健壮的身体被标枪穿透,被飞刀、飞斧沉甸甸的轰入。他们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然后猛烈膨胀,在狂暴粗野的冲击力下膨胀如球,然后猛地炸开。
  
      鲜血四溅,大片山涧变得通红一片。
  
      阴飞絮三人发出凄厉的怒啸声,阴飞劫更是咬牙切齿指天怒骂。
  
      “我记住了,我记住了。”
  
      “今日我们不死,以后我们见面再算账。一个一个,跑不了你们。”
  
      阴飞劫不开口还好,他这一开口怒骂,混在人群中,本来只是拉开强弓硬弩远远攻击的好几个世家子突然一跃而起。他们快如奔马急速奔近,迅速靠近到了百步之内。
  
      刺耳破空声中,七八件各色低阶法器带起刺目寒光,迫不及待的向阴飞絮三人斩去。
  
      若是阴飞劫不说那一番威胁的话,这些混在人群中,来自渭南郡八品、九品世家的精英们,他们还不会下定决心真个出手。
  
      他们都开辟窍穴,有了御器杀人的实力。以他们家族的底蕴,他们各家的资源,每一代人中,也只能倾尽全力培养出他们一个或者最多两个这样的天才。
  
      不到十八岁,就开辟窍穴,正式踏入炼气境。对于八品、九品小世家来说,这种消耗太过于沉重,他们每一代人都只能挑选一两个顶尖的精锐进行培养。
  
      他们来参加春狩大祭,与其说要他们争夺胜利什么,都是假的。
  
      各家的意思,是让他们在春狩大祭中,见识一下真正的血腥,见识一下真正的杀戮,见识一下人心鬼蜮。山林之外,律法森严;山林之中,无法无天。
  
      他们身处森严的律法约束下,但是一个真正的强者,必须有一颗无法无天的心,才能走得更远、拥有更强的实力更多的机会。所以他们混在各家子弟中,只是观察、观摩众人行事。
  
      但是阴飞劫一张臭嘴,他大声呵斥说,他已经记清了这笔账,出去后迟早要和他们算账。
  
      “杀了他们!”
  
      来自七八个小世家,开辟了二十个到四十个窍穴不等的精英子弟同时厉声咆哮。七八件法器带起夺目寒光掠地飞射,其中一半法器集中在了阴飞劫身上。
  
      阴飞絮三人吓得魂飞天外,人群中,居然隐藏了这么多开通窍穴的炼气士?
  
      他们终于,第一次正式的正视春狩大祭的意义,明白了春狩大祭真正意图。
  
      “阴飞劫,闭上你鸟嘴!”
  
      阴飞云气急败坏嘶声怒骂,他手腕上悬挂的一枚法符炸开,十二面巴掌大小元气盾围绕着三人身躯急速旋转。七八道急速逼近的寒光撞击在元气盾上,沉闷爆炸声中,元气盾被轰得支离破碎,阴飞云身体剧烈颤抖一下,一口血喷进山涧。
  
      联手袭来的法器也被爆开的元气盾震飞老远,在各家子弟不甘心的目光中,阴飞絮三人没入水中。
  
      山涧中浑浊的浪头一卷,三人瞬间消失无踪。
  
      “杀!”
  
      世家子们眼看肥肉从嘴边溜走,他们的怒火全部倾泻在了其他的渭南阴家子弟身上。
  
      ‘噗咚’落水声大作,大概只有五六个幸运的阴家子弟跳进山涧,其他人都在半空被打爆了身体。
  
      这一片小小的山涧混乱如斯,数百人同时出手,刀光剑影,让人无法分辨其中的细节。
  
      但是所有人都看清了一件事情。
  
      阴飞絮三人逃跑的一瞬间,赫伯家的天才赫伯勃勃,被人一刀切掉了大腿。
  
      如果不是生得秀气可爱的三眸穷奇兽救命,赫伯勃勃已经陨落当场。
  
      这么多人中,只有山涧上空的赫伯勃勃,以及跳进水里的阴飞絮兄弟三个,看清了出刀的人。
  
      身负重创的赫伯勃勃气得乱吼乱骂,他发誓一定要将阴雪歌碎尸万段,将他满门灭杀等等等等。
  
      阴飞絮三人则是在身体入水前的一瞬间,突兀的冒出了无边的后悔之意。
  
      昨晚上他们威逼阴雪歌跟他们走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想到将他的储物皮囊好好的检查一番?这小子,他从哪里弄来的法器?
  
      法器珍贵无比,阴家太上们绝对不可能为进山时还没开辟窍穴的阴雪歌配发法器。
  
      这小子从哪里弄来的法器?他居然成功开辟窍穴?居然能御器飞杀赫伯勃勃?
  
      可惜,可惜,早知道昨晚,就该夺了他的储物皮囊,好好搜刮一番。可惜的就是,他们以为阴雪歌身上不会有好东西,居然完全忽视了他的储物皮囊!
  
      阴飞絮三人一阵恼怒,一阵后悔。但是他们已经没入山涧中,瞬间被洪水冲得昏天黑地,去得远了。
  
      “阴雪歌~~~”
  
      山林一阵紊乱,只有赫伯勃勃单脚站在山涧边,声嘶力竭的仰天怒吼。
  
      吼着吼着,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一条大腿几乎齐根被切了下来,这样的伤势倒是有灵药可以恢复,可以重新生出一条大腿来。
  
      但是以现在赫伯家的家底子,根本无法承受这份消耗。至于某个可怕的女人,那个女人,她手上或许有这样重生肢体的灵药,但是,但是他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阴雪歌,我誓杀汝!”
  
      热泪滚滚,赫伯勃勃想到自己未来注定黑暗无光的生活,他差点当众嚎啕大哭。
  
      唿哨声连天响起,刚刚几个从人群中冲出,悍然对阴飞絮三人下杀手的世家子纷纷呼朋唤友,顺着山涧一路追杀了下去。
  
      血龙果的诱惑力太大,不努力的追杀一场,谁能甘心?
  
      而且既然已经对阴飞絮他们出手,已经结下了仇怨,那么就尽量做得干净点。
  
      大家联手,将阴飞絮三人斩杀在山林中,这对渭北阴家来说,固然是好事;对渭南郡各家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么?扼杀其他家族全力栽培的天才,让他们十几年的人力、物力投入全盘白费,这是人间最赏心悦目的事情。
  
      一声召唤,数十名世家子同心协力,顺着山涧一路追杀。
  
      赫伯勃勃怒骂了一通,几个赫伯家子弟赶来,帮他包扎了伤口。
  
      一如败军之将,心情沉痛异常的赫伯勃勃惶惶离开这条该死的山涧,一路骂咧着向山林深处赶去。
  
      山涧洪水中,阴雪歌一路打着滚,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向前飞流而下。
  
      一路向前翻滚了数十里地,他终于感受到了山涧边一丝淡淡的植被气息。他反手一抓,一根手臂粗细的树根被他一把挽住。身体剧烈震荡,他抓住树根,顺势一跃而起,顺利脱离了山涧洪水。
  
      四周山林寂静,鸟雀清脆的鸣叫清晰可闻。
  
      半蹲在山涧旁,仔细的向四周望了望,阴雪歌听到了山涧中传来的怒吼咆哮。
  
      阴飞絮等人可没有他这样的本领,能够准确的从山涧洪水中找到可以借力的树根脱离山涧。他们一路翻滚着被洪水冲了下去,还不知道要流出多远才能上岸。
  
      他半路脱离山涧,后方若是有顺着山涧追杀的人,势必无法把握他的行迹。
  
      轻笑一声,将身上衣衫脱下,拧干了水重新穿在身上,阴雪歌望了望方向,迅速远离了山涧。他绕了一个大圈,循着一条弧形轨迹,向刚才众人对峙的那一片山林赶去。
  
      赫伯勃勃的动作应该没有这么快,他应该刚刚离开那里。
  
      阴雪歌咬着牙,步伐坚定的急速返回。
  
      三眸穷奇兽,阴雪歌不知道这条奇兽的名字,但是他看清了,是那小小的形如猎犬的小家伙救了赫伯勃勃。但是他也只有这一次机会,阴雪歌知道他的存在后,想要再救赫伯勃勃,可就没这么容易。
  
      逃得性命,却被重创,赫伯勃勃此时心境极乱,正是杀他的好时机。
  
      等他心情平复了,做出了应变的举措,再想杀他,可就没这么容易。
  
      受到重伤的人,在这山林中,第一时间是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疗伤。
  
      “正好关门打狗,杀了你,龙鲤就是我的。”
  
      步伐轻快的在山林中急速穿梭,短短一盏茶时间,他已经逼近了刚才的那一方山林。
  
      众多世家子已经大呼小叫顺着山涧追杀了下去,没有出手追杀的人,也已全部离开。
  
      山林寂静无声,只有岸边大片鲜血还没有完全凝固。
  
      蹲在地上,阴雪歌仔细的辨识着地上的痕迹。一片凌乱的脚印中,有点点**状血迹存在。这是赫伯勃勃被人救治的地方。这一片脚印,应该是赫伯家的子弟留下。
  
      顺着这些脚印望去,他们在原地停留了一阵后,就迅速离开。
  
      地上的脚印有深有浅,对比前面的脚印,可以看出,其中有人是背负了重物离开。
  
      刚才一场大乱,死伤无数,但是需要人背着才能离开的,唯独大腿被切掉一条的赫伯勃勃。
  
      “就是你了,你逃不掉。”
  
      循着地上的痕迹,阴雪歌正要追杀下去,突然他身体一僵,一股寒气从脊椎骨的地方,一路直冲上了天灵盖。他浑身僵硬,极其缓慢、无比小心的站起身来,他身边正围着几个身穿劲装的青年男女。
  
      以阴雪歌和山林的契合度,这些男女都是迫近他百丈之内后才被他发现。
  
      让他惊悚的是,这些男女的速度太快,远比他现在的速度快出许多。
  
      他在百丈外发现了这些男女急速迫近的动静,但是他还没来得急反应,对方已经到了他身边。
  
      三男三女,男子高大俊朗、气度不凡,女子窈窕美丽、气质雅静,无论男女,显然都是出身世家门阀,身上的气质和渭南郡的小世家出身的子弟迥异。
  
      渭南、渭北两郡的世家子弟,一个个都带着一丝土豪地主特有的彪悍野蛮的味道。
  
      但是这三对儿男女,他们气度雍容而从容,举手投足大大方方的,显然是出身真正的高门大族。
  
      “几位,敢问有何见教?”
  
      阴雪歌手指轻弹,短刀在他袖子里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对你,没有恶意。”
  
      一名男青年冷淡的看着阴雪歌,轻轻的摇了摇头。
  
      “至少,我们暂时对你没有恶意。”
  
      另外一名男青年冷笑了一声,左手轻轻的拍了拍腰间那色泽暗淡、造型古朴的剑鞘。他的意思很明白,他知道阴雪歌袖子里都东西,所以他警告阴雪歌不要轻举妄动。
  
      “我们来这里,想要杀一个人。”
  
      “但是那贱人太小心,太谨慎,这片山林,我们又不熟悉。想要杀她,很难。”
  
      一个容貌俏丽的少女在一旁开口了,但是她语气很是不善,出口就是‘贱人’不停。
  
      “刚才我们就在远处的山峰上,我们见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
  
      “赫伯勃勃,是那个贱人新勾搭上的男宠,你偷袭赫伯勃勃,和他有仇?”
  
      少女无比厌恶的说出了‘赫伯勃勃’这个名字,看她的表情,好像她淡淡说了这个名字,就脏了她的嘴。
  
      “赫伯勃勃?诸位是要杀赫伯勃勃?”
  
      阴雪歌的精神一振。
  
      “我们不是要杀他。”
  
      一名男青年冷笑了一声。
  
      “我们要杀他背后的那个贱人。你,似乎能帮我们引她出来。”r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