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四章 谨慎的女人
    “真,蠢啊!”
  
      月色迷离,夜鸟不鸣。
  
      山林之中,一处格外疏朗敞亮的松林内,罗青青一脚踢飞了重创的赫伯勃勃,恼怒大喝。
  
      几个青年男子懒洋洋的双手抱在胸前,看似凌乱的站在四周。实则他们已经守住了这片松林最紧要的几个位置,外人想要靠近,势必难逃他们耳目。
  
      他们讥嘲而不屑的笑着,看着躺在地上呻吟的赫伯勃勃。
  
      他们目光不善,眉目中流露出恨不得赫伯勃勃现在就惨死当场的恶意。但是他们偶尔向罗青青看一眼,目光就变得无比沉醉而温柔,就好像见到主人的牛头犬。
  
      “如果不是赫伯家向罗家献上的好处。”
  
      “如果不为我是你这个废物的引路人。”
  
      “你干脆就死在这里,省得浪费我时间,浪费我精力。”
  
      气鼓鼓的绕着赫伯勃勃转着圈子,罗青青银牙紧咬,恨不得一脚踹死他。
  
      她有无数的男人,老的少的,俊的丑的,或者是她主动的,或者是她被强迫的,总之,她的生命中经历了无数的男人。对赫伯勃勃,她还是有一定好感的。
  
      因为赫伯勃勃很俊俏,很高大,体力也不错。
  
      尤其他是赫伯家内定的家族继承人,除非他夭折,未来他就是赫伯家的家主。
  
      她能肆意的享用他,凌辱他。能够用暴力和威胁随意的玩弄他的身体和自尊,能够将他踏在脚下肆意的欺凌。这对她而言,这也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所以她对赫伯勃勃,的确有极大的好感。尤其赫伯家为了搭上罗家的线,主动让出了巨大的利益,未来赫伯家,几乎就要成为洛国罗家的附庸。
  
      一个七品家族成为自家的附庸,这对罗家而言,也是一股不弱的力量。
  
      而且罗家就有了走出洛国,将触手延伸到齐州的机会。对于一个家族而言,这样的机会不多。尤其是元陆世界如此律法森严到处都是框框架架的世界。罗家想要走出洛国向外发展,就更加的艰难。
  
      赫伯家甚至献出了家族大部分的底蕴,换取罗青青向行空法门推荐的机会,让赫伯勃勃顺利进入行空法门的视线。
  
      七品世家。倒也不算弱。
  
      如果赫伯勃勃能够顺利进入行空法门。以他和自己的亲密关系。罗青青在宗门中,也算多了一个有力的党羽。所以罗青青对赫伯勃勃还是很看重的,她非常殷切的希望。这家伙能够顺利进入宗门。
  
      宗门给他的考验,是门内负责招收新晋门人的长老指定的题目。
  
      只要赫伯勃勃在春狩大祭拿到最好的成绩,顺利斩杀阴雪歌,他就证明了自己的天资和实力,就算是通过了考验,能够顺利的成为行空法门的弟子。
  
      能够得到这样方便、便宜的考题,罗青青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最少那位负责幕后考察赫伯勃勃的长老,她是色相布施,狠狠的委曲求全了一把的。
  
      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就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为了她罗青青自己的利益。但是这个不成器的家伙,他居然在如此微不足道的春狩大祭的考验中,被人砍掉了一条大腿。
  
      看着躺在地上,鲜血不断从包扎伤口的绷带中渗出的赫伯勃勃,罗青青真想掐死他。
  
      “蠢货,废物,你怎么不被人砍掉脑袋?”
  
      想到负责招收新晋门人的那位长老,身上那股子难闻的,年迈的老人特有的臭味。想到那位长老有点离谱的,喜欢出奇制胜的特殊爱好。想到自己被长老捆在床榻上,被连续折腾了两天一夜的难受经历,罗青青好几次握住了刀柄,却又强行收回了手。
  
      用力的踩踏着赫伯勃勃的脑袋,罗青青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着。
  
      “最后一次,没有下次。”
  
      “你必须,向长老证实你的实力,你的潜力。”
  
      “行空法门,不收废物。赫伯家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我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如果你不能进入行空法门,我就亲手杀了你,然后灭了你赫伯家。”
  
      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罗青青按捺住将赫伯勃勃碎尸万段的怒火,抬头看向了天空的圆月。
  
      青色的七轮圆月高悬空中,清澈的月光清凉如水,让她的怒火逐渐平息。她脚踏着赫伯勃勃的脑袋,静静的眺望了圆月许久,终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那小子,真有古怪,他从哪里来的法器?”
  
      “你们去找到他,找机会重伤他,记住,是重伤。”
  
      “赫伯勃勃,如果你连一个重伤的小娃娃都杀不死,留着你也没用了。”
  
      俯瞰着赫伯勃勃扭曲的面孔,罗青青无比心痛的掏出了一个药瓶,从中取出了一粒血色丹药。
  
      若是阴雪歌在场,他一定会认识,这是血蜥蜴丹。
  
      只在某些真正强大的势力当中流通的,算是极高级的血蜥蜴丹。
  
      除了脑袋被砍掉无法重新生出一个脑袋来,就算是心脏被挖出来了,及时服用血蜥蜴丹,都能救回一条性命。用他来修复被砍断的肢体,其实都有点大材小用。
  
      “你,真对不起这颗血蜥蜴丹。”
  
      罗青青面孔扭曲看着赫伯勃勃,突然抬起脚,狠狠的将他全身的骨骼踏碎了大半。
  
      她歇斯底里的尖声叫骂着,愤怒的咆哮着。
  
      “给我记住今天的痛。多碎几根骨头,你才能记住今天的痛。”
  
      “只是断了一条腿,你就要耗掉我用来保命的血蜥蜴丹,你这个废物,蠢货。”
  
      赫伯勃勃死死咬着牙,他恨死了阴雪歌。却不敢多恨罗青青一丝半点儿。
  
      浑身骨骼被罗青青一根一根的踏碎,他恨极了阴雪歌,但是对罗青青,他反而生出了一丝感恩和爱慕。
  
      骨骼碎裂,剧痛钻心,但是当他看到是罗青青‘亲自’踩碎自己的骨头,他居然生出了无边的爱意。
  
      他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疯狂的颤栗,他感到了极大的快乐。
  
      看着那颗血色灵丹,赫伯勃勃心花怒放。
  
      无边的痛苦。全部的屈辱。都转化为对阴雪歌刻骨的恨意。他要杀死阴雪歌,以此换回罗青青对他的宠爱。看着那颗血色灵丹,赫伯勃勃突然感受到了罗青青对他的宠爱和怜爱。
  
      好像一条被打断了脊骨的野狗,赫伯勃勃谄媚的看着罗青青。发出了低声的、快乐的呻吟和喘息。
  
      罗青青满意的看着赫伯勃勃的变化。她知道。她终于多了一条忠心耿耿用途繁多的狗。
  
      ‘嗤嗤’笑着,罗青青挥了挥手,向那几个束手旁观的青年轻喝了一声。
  
      “出发吧。找到他,重伤他。”
  
      “在这一片山林中,没人可以威胁到你们。但是也要小心,不要阴沟里翻船了。”
  
      几个劲装青年嫉妒的看了一眼赫伯勃勃,万分嫉妒的倾听着他骨碎的声音。他们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纵身跳进了黑暗中,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数十里外,山林中之中,阴雪歌正在默默揣摩毒风指。
  
      毒风指、阴风盾、缠风爪,一攻一防一困敌,这都是地阶九品的秘术,价值无比惊人。
  
      元陆世界的修炼功法,指的就是阴家《阴风诀》这样开辟窍穴的炼气功法。
  
      炼气功法只能由至圣法门颁发,每一部功法都受到极其严苛的控制和监管。
  
      任何一个家族,任何一个家族子弟,胆敢窥觑本家传承之外的炼气功法,一旦发现,满门抄斩。炼气功法乃一个势力的根本,任何炼气功法,都必须处于至圣法门的监管之下。
  
      但是秘术不同。
  
      秘术不是修炼的法门,而是运用元气的方法。
  
      有一好比,功法是赚钱的门道,至圣法门总管一切赚钱的渠道。
  
      秘术是花钱的法子,无论吃肉喝酒、赌博狎妓,至圣法门才不理睬你如何花钱。
  
      但是秘术能够有效的、立竿见影的提升一个家族的战力。功法决定家族的底蕴,秘术决定家族的实力。
  
      所以秘术也是极其珍贵的,阴风诀自带的各种秘术,只是普通的人阶秘术,最高级的不过是人阶三品。
  
      无数年来,渭南阴家想尽办法,耗费了巨额资产,才从齐州官方渠道,合法的购买了两门人阶一品的秘术。那两名秘术一为‘御风步’、一为‘轻风刀’,在渭南阴家,只有为家族立下十项大功的族人,才有资格参悟其中一门秘术。
  
      阴雪歌隐隐听说,购买着两门人阶一品秘术的时候,渭南阴家付出了数量不详的万年和数千年气候的灵药灵草,其他各种珍稀材料更是无数。
  
      单纯黄金,渭南阴家就付出了数百万两黄金,那几乎是渭南阴家近千年的所有结余。
  
      那只是人阶一品的秘术,远不如他手上这三门地阶九品的秘术。
  
      以阴家的人脉和渠道,就算拿着无数的资源和黄金,他们也没地方淘换地阶的秘术。
  
      地阶九品的秘术,那可是六品世家才有资格保有的物事。九公主不愧是皇室中人,她的出手实在豪阔。
  
      而且她拿出来的三种秘术,都是阴风诀恰好能运用的秘术,也是阴风诀能够应用的极限。以阴风诀的品阶,地阶八品的秘术,阴风诀根本无法提供足够的元气消耗。
  
      九公主这般做,无疑是告诉阴雪歌,他的一切,都她的掌握中。
  
      她知道阴家的底蕴,知道阴雪歌的一切背景。他唯一的选择,就是乖乖的充当她的诱饵。
  
      “诱饵,诱饵,我已经习惯做诱饵了。”
  
      将毒风指所有的技巧都记在心中,阴雪歌轻叹了一声。
  
      “感谢阴飞絮兄弟三个,我习惯做诱饵。”
  
      冷笑声中,阴雪歌向四周望了望。很快就找到了几株带着剧烈毒性的的植株。
  
      风,属木,风系功法,都被归于木属,阴风诀如此,毒风指这门秘术自然如此。
  
      毒风指的诀窍就在吸收有毒植物的毒性,以其炼化阴风元气,让阴风元气逐渐带上毒气,进而化为指风破空伤人。随着毒风指的修炼逐渐加深,能够萃取的植物毒素也就越来越强。
  
      理论上。毒风指蕴藏的毒性。可以达到见血封喉、触之即死的程度。
  
      唯一的前提就是,修炼者自身的体格要足够强横,能够承受毒性的反噬。或者说修炼者天赋异禀,可以无视草木之毒的侵蚀。那么他自然就能既无忌惮的将草木之毒融入元气之中。
  
      “公主殿下慷慨大方。这毒风指。正常人不敢深入修炼。”
  
      “但是我,呵呵。草木之毒么?”
  
      十指悄然插进了眼前黑叶森森的小灌木中,这种名之为箭毒木的小灌木毒性猛烈。一点汁液就能毒死一头膘肥体壮的妖兽。
  
      滚滚毒气不断渗入体内,循着阴风诀的运转脉络在窍穴中流转。
  
      双腿上阴风法符的色泽逐渐变深,渐渐带上了一丝黯淡的黑绿。
  
      体型娇小的蜂鸟轻盈的绕着阴雪歌飞舞了几周,莺声呖呖的叫了几声。
  
      一股淡淡的青黑色草木气息突兀从阴雪歌双手喷出,迅速弥漫全身。蜂鸟惊慌失措的拍打着翅膀,狼狈的向高空逃窜去。他感受到了这股草木气息中可怕的毒性,他只要稍微碰触就会僵死当场。
  
      “不怕,不怕,不是冲你来。”
  
      抬头看看在高空盘旋不定的蜂鸟,阴雪歌摇头笑着。
  
      箭毒木的毒气渗入体内,在经络中急速旋转。阴风元气裹住毒气,逐渐转化其性质,让元气和毒气渐渐混为一体。青灰色的阴风元气,色泽逐渐变深,变得更有威慑力。
  
      “这个世界的秘术,果然诡秘神异。”
  
      对比了一下自己记忆中的诸般法门,阴雪歌感受着窍穴中急速翻滚的毒气、元气,不得不承认一点,炼气士果然有其强横独特之处。
  
      起码这种杀伤力惊人的秘术,他记忆中的法门,修炼速度没有一样比得上毒风指。
  
      只要找到适合的,带毒的植株,最多一个时辰就能修炼成一门秘术,这是何等惊人的效率。
  
      难怪在元陆世界,想要从正规渠道购买合乎律法的秘术是如此昂贵。一门好的秘术,绝对能够在极短时间内,让一个家族的实际战斗力凭空暴涨数倍甚至十几倍。
  
      想想看,渭南阴家所有人一出手就毒气弥漫、沾染即死的场景。
  
      “如果将这三门秘术献给本家,要勒索多少好处才行?”
  
      “起码,也要动用家族资源,帮我完成气走百脉的修行?”
  
      一边默默吞吐箭毒木的毒气,在体内转化阴风元气的性质,阴雪歌一边默默的念叨着。
  
      在他双腿六处大窍穴外的阴风法符中,有细小的,象征着‘青木毒性’的墨绿色法符逐渐凝聚。
  
      有明眼人见到他的法符,就会知道,他在风属性的木系功法外,还附着了毒素特性。
  
      就在阴雪歌努力修炼秘术的同时,距离他不到二十里的山坳中,四个身材窈窕的少女穿着犹如第二层皮肤的紧身劲装,浑身曲线凹凸的盘坐在山坳中休憩。
  
      她们身上的紧身劲装极薄,极紧,她们里面并没有身穿任何多余的衣物。所以她们身上最细节的线条都暴露无遗。甚至包括她们胸前的两点凸起,都是那样的鲜明刺目。
  
      看似皮革质地的劲装和九公主的帐篷一样,有着融入四周环境的奇特效果。她们坐在山坳中,就好像四块石头,几乎完美的和四周背景融合,站在她们近旁都难以发现她们的痕迹。
  
      悠长的呼吸声若有若无,过了足足半个时辰,四个少女突然同时跃起。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在休息。”
  
      “是杀他的好时机。”
  
      “谨记住一点,一击命中,即刻撤走。”
  
      “我们是为了报答夫人的恩情,替她出手一次,这违逆了主人的意愿,万万不能泄露任何风声。”
  
      “主人奉命返回侯府议事,不日定然返回,我们时间不多,浪费不得。”
  
      少女们的声音清脆动听,但是语气森严冰冷,充满无情杀意。
  
      她们相互望了一眼,然后一名少女手指一抖,手腕间的手镯微微一亮,一件亵衣出现在她手中。
  
      另外一名少女掏出一张淡金色法符往亵衣上一贴一抖,法符熊熊燃烧起来,火光剧烈颤抖,迅速凝成一只展翅翱翔的巴掌大小猎鹰。
  
      通体由火光组成,近乎半透明的金红色猎鹰无声的张嘴鸣叫,双翅一抖,急速向阴雪歌的方向飞了过去。猎鹰飞行的速度极快,在视线中变成了一条极细极长的光线。
  
      少女们同时施展身法紧随其后,她们奔走了几步,身形就渐渐的融入了空气,逐渐消失无形。
  
      阴雪歌静静的坐在里许外另外一株狼毒藤下,双手插进狼毒藤繁茂的根茎,飞速的抽取狼毒藤恐怖的腐蚀性毒素。
  
      箭毒木能够让人神经麻木窒息而亡,狼毒藤则会让人血肉急速糜烂而死。
  
      毒风指理论上可以容纳的植物性毒素无穷无尽,只要身体承受得了,就能不断补充新的毒素进去。
  
      只要抽取超过九种植物毒素融为一体,毒风指的毒性就会变成让人棘手的混毒,被他击伤后想要治愈,那可是一件极大的麻烦。
  
      至于说超过一百种植物毒素的话,没有顶级的万年灵药救命,几乎中者必死。
  
      “如果是一千种,一万种毒素,那就有趣了。”
  
      低声笑着,阴雪歌默默的运功努力。
  
      这时候,他看到一只金红色的猎鹰急速向自己飞来。
  
      猎鹰飞行的速度极快,让他都反应不过来。他一头撞在阴雪歌身上,突然炸成无数金红色光点,染得他浑身亮堂堂的,就好像黑夜中的一根火把,无比的刺目显眼。(未完待续。。)u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