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七章 龙蟒滩
    有阳光时,这一片石柱林色泽灰白,好似无数刀剑直插天空。
  
      夜晚降临,月光下,灰白色的石柱变成了青灰色。山风悠悠钻过石柱缝隙,发出尖锐的风啸声,就有点像是孤魂野鬼在夜间哭泣,让人不寒而栗。
  
      乱风缠绕双足,阴雪歌一声不吭低头猛走,也不看路,一头撞进了石林。
  
      罗青青带着几个同门师弟望望阴雪歌背影,再看看这一片平淡无奇的石林,冷笑一声,身形掠空犹如惊天长虹,几个闪身就窜了进去。
  
      行空法门精通奔行飞遁之术,一路逃来,罗青青已经追到了阴雪歌身后不到百丈处。
  
      如果不是山势复杂,到处都是浓密草木挡路,阴雪歌修炼阴风诀,自幼修行阴风步,极擅长短距离的腾挪变幻,可以借助草木阻挡罗青青一行人,他早就被罗青青追上。
  
      如今进了石林,四周森森寒气扑面而来,阴雪歌当即放声大吼。
  
      “疯女人,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追杀我作甚?”
  
      “那两个死鬼,是你师弟?我只是见到他们怎么死的,却不是我杀的,你追我作甚?”
  
      罗青青娇声轻笑,笑声中满是浓浓的杀意。
  
      “胡说什么呢?杀我师弟的,不就是你么?”
  
      “你好大胆子,胆敢暗算我行空法门弟子,你是想要被灭族不成?”
  
      “识趣的,乖乖跪下受死,手书一份认罪状,我只取你阴家家产。”
  
      这是罗青青的本心话,两个亲近师弟死了,她的势力受到极大打击。堤外损失堤内补,人已经死了,她又不是传说中的圣人可以起死回生,那么死就死了吧。
  
      死人不值得挂记,她现在考虑的,是如何从两个师弟的死身上,捞取足够的好处弥补损失。
  
      如果阴雪歌真个认罪,承认是他偷袭暗算杀死了两个行空法门的弟子,阴家就算是一块石头,她都能从阴家身上榨出油来。
  
      一旦阴雪歌认罪,以罗家的实力,借助行空法门的威名压人,她绝对能轻松掌控阴家。
  
      罗青青秉承利益至上的原则,现在的阴雪歌在她眼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大堆的金子、银子和灵药灵草,甚至可以当他是无数的铺面、店铺和田地农庄。
  
      总之,他不是人,而是一大堆的钱财。
  
      “疯女人。想得漂亮。”
  
      脚下几个滑步,在石林中滴溜溜转了几个圈子,不断向石林核心处靠近。阴雪歌放声大吼,向着身后百丈外罗青青大声呵斥。
  
      “我渭南阴家,乃渭南郡第一世家,你居然敢说那种话?”
  
      罗青青万分笃定的笑了,真是乡下小地主,没见过世面。渭南郡怎么?渭南阴家又如何?在齐州,渭南、渭北,只是普通郡县,郡治固然富饶,但是和齐州真正的核心膏腴之地没得比。
  
      更不要说,齐州的富饶程度,还是无法和洛国相提并论。
  
      她出身洛国罗家,据说家族还有一丝洛王府一脉的血统,以她的出身来历,如果有正当的借口,按照《恩仇律》,吞并阴家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阴雪歌能够说出这样‘底气十足’的话来,罗青青越发大胆的追杀了上去。
  
      以她平日里的谨慎小心,就算是追杀人的时候,她也会派出几个先头的哨探,唯恐中了埋伏。但是在这荒郊野地里,追杀的是阴雪歌这么一个七品世家的子弟,她还怕中了暗算,这不是好笑么?
  
      说到底,她是三品宗门的弟子,她出身五品世家,她底蕴无比雄厚。
  
      七品世家出身的世家子,真的没被她放在心上。
  
      尤其是她心头还带着一丝火气,两个师弟的死,毕竟不能这么快就完全的放下来,她想要发泄一下,想要狠狠的蹂躏、折磨一下某些人。
  
      怒火蒙蔽了她的心,她也变得不像是平日里那样的谨慎,那样的小心。
  
      前方就是石林的核心地带,数百根数人合抱粗的石柱高有近百丈,笔挺的插向了天空。石柱正中,是一块儿百丈方圆的平地,地面干干净净,就是一整块大青石板,平坦如砥,干净得可以用舌头舔。
  
      石林地势复杂,阴雪歌小巧腾挪的功夫极其不坏,罗青青一个不查,还被他拉开了一点距离。如今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到了百五十丈外。
  
      阴雪歌狂奔之下,颇有慌不择路的感觉。他一头撞进了石林核心处,踉跄着踏上了这块干干净净光洁无比的石板。他惊呼一声,狼狈的向前急窜,就要掠过这一块青石板,遁入对面的石林中。
  
      罗青青则是大笑一声,身形如风,骤然向前急掠。
  
      她受够了四绝岭复杂的地势地貌,受够了一路上茂盛的草木荆棘。
  
      出身行空法门,长途掠行、急速奔走,这是行空法门所有门人的特长。如果在开阔的原野上,她早就追上了阴雪歌上百次,将他斩杀数百次都绰绰有余。
  
      唯独在这复杂的地势中,她的长处发挥不出来,阴雪歌却好似抹油的泥鳅,腾挪之间步伐太快了。
  
      追了一路,憋了一肚皮火气,猛不丁见到这一块平坦的青石板,罗青青顿时放声大笑。
  
      身形一晃,带起一道刺耳的长风,身体在空气中拉出一条长长的残影,罗青青的速度骤然飙升了五倍有余。三品宗门精英弟子,行空法门又在飞纵遁走一道有独特的法门,罗青青的速度提升到了让人绝望的程度。
  
      阴雪歌横跨百丈距离,冲到对面石林边缘时,罗青青身形一晃,带着一道狂风就到了他身后。
  
      “小兄弟,你就乖乖的写一份认罪书,然后乖乖的死吧。”
  
      罗青青眸光闪烁,和阴雪歌走了个肩并肩,微笑着转过头,看着阴雪歌俊朗的侧面。
  
      “或许,看在你生得这么俊俏的份上,我可以让你好好的爽一次后,再死?”
  
      阴雪歌一言不发,一步向前迈出。乱风在脚边缠绕,他的身形带起几条淡淡的残影,半截身躯已经没入了前方石林。罗青青冷哼一声,素手如刀,阴狠无比的向他后心一掌刺下。
  
      “贱人,终归是贱人。”
  
      一声清叱从石林中飘出,貌美如花、冰冷如鬼的九公主突兀从一根石柱后转了出来。
  
      她竖起双掌,掌心有形如冰山的法符急速闪烁,四周天地元气剧烈奔涌,可怕的寒气凝成两条雪白的独角蟒蛇,呼啸着从她掌心喷薄而出。
  
      昆吾国朝,三品世家,皇族秘传功法,岂是寻常人所能想象?
  
      九公主掌心喷出独角蟒蛇分明是天地元气凝结而成,但是蟒蛇头顶独角上,三十六枚法符熠熠生辉,带起的元气波动犹如无数刀轮,搅得近在咫尺的阴雪歌浑身剧痛。
  
      “公主殿下,人,到了,我,走也!”
  
      长啸一声,阴雪歌不管不顾震荡窍穴,两只皮靴炸成粉碎,一道青灰色狂飙从他脚底喷出,带动身形犹如利箭向前激射,瞬息间就没入石林深处不知去向。
  
      “九公主!你怎,在这里?”
  
      罗青青犹如见鬼一般嘶声尖叫,两条碗口粗细白色蟒蛇激射而来,森森寒气让她浑身冰冷,连带着她的五脏六腑都冻成了一团。心脏颤栗,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罗青青突然有一种觉悟,她完蛋了。
  
      行空法门内,无数男性弟子,甚至是师门长辈都被她迷得神魂颠倒,起码有三位宗门长老是她入幕之宾。在师门中,她唯一忌惮的就是九公主,这个近乎没心没肺没有灵魂的九公主。
  
      大行空经贯通全身奇经八脉十二正经,这是天阶功法独特的属性。元陆世界,只有天界功法才需要将奇经八脉十二正经全部贯通,无论天阶几品功法,都是如此。
  
      行空法门乃三品宗门,大行空经乃天阶七品顶级功法,每一处窍穴,都会开辟少则十八,多则二十四处隐穴。所有窍穴、隐穴加在一起,大行空经需要开辟的窍穴数量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数字。
  
      面对九公主拍出的两条寒气蟒蛇,罗青青身形急转,浑身开辟的窍穴同时崩裂开,点点血水喷出数十丈远。天地元气滚滚而下,近乎疯狂的灌入她的身体。
  
      矫健有力,犹如猎豹一般美丽的身躯膨胀开,巨量元气在窍穴中酝酿,只要一个喷吐,行空法门逃命秘术施展开来,罗青青能瞬息数里,几个呼吸遁走数百里地,远离这要命的陷阱。
  
      “来了,就留下吧。”
  
      九公主慢悠悠的轻叹了一声,四周二十四根石柱同时**出大量光芒,每一根石柱上都有形如锁链的法符急速闪烁。一座直径百丈的法阵发动,将方圆里许的石林彻底封锁。
  
      罗青青,几个随行师弟全部被法阵包裹在内。
  
      倒是赫伯勃勃和他几个同行族人幸运,他们速度慢得很,远远跟在后面,反而脱离了被一网打尽的风险。
  
      罗青青身形一晃,四周庞大压力呼啸袭来,大阵抽取四周天地元气急速灌入,石林中的元气浓度顿时飙升,涌入罗青青体内的天地元气,瞬息间就超过了她能承受的极限。
  
      ‘嘎嘣’声不断响起,罗青青体内经络纷纷裂开。她痛哭流涕,正要开口求饶,两条白色冰蟒已经重重撞在她后心。
  
      寒气凝成的蟒蛇无声无息没入罗青青身体,可怕的寒气顺着她浑身经络急速传播,她的身体变成了一片雪色,通体寒气袭人。
  
      ‘咚’的一下,罗青青沉甸甸摔倒在地,冻得浑身僵硬的她再也无法动弹丝毫。
  
      “公主,饶命!”
  
      罗青青只能嘶声哀嚎,声嘶力竭的哭喊求饶。
  
      “嗯?饶命?为什么呢?”
  
      九公主长袖一动,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喷吐而出,径直扫过罗青青的四肢。
  
      ‘咔擦’声中,罗青青四肢齐根断折,却没有丝毫鲜血流出。九公主纤足舞动,将罗青青四肢踢飞,这才‘满意’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下就好了,贱人。你手段极多,就算我也弄不清你有多少逃命的底牌。”
  
      “还是先废了你,然后,我们再来好好的说说姐妹情谊罢,毕竟,我们是同门姐妹呢。”
  
      九公主很温柔的笑着,笑颜如花,却让罗青青浑身战栗,吓得差点没昏厥过去。
  
      惨嗥声不绝于耳,九公主带来的一众男女从石林中奔袭而出,向罗青青的几个心腹师弟杀了过去。四周石林都被法阵封锁,再也无法飞天遁地施展秘术逃离。罗青青的心腹师弟几个交错就被斩杀当场,头颅全部被砍下,尸体被火符烧成了灰烬。
  
      “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
  
      九公主长袖一挥,带着娴静温柔的笑,蹲在罗青青身边,玉手轻轻的抚摸着她惨无人色的面颊。
  
      阴雪歌冲出了石林,不惜自爆窍穴,倾尽全力用最快的速度逃走。
  
      和九公主的交易,引诱罗青青进入陷阱,这只是一个交易。
  
      他倒是不害怕九公主杀人灭口,这种漠无感情的‘人’,她或许根本不知道‘杀人灭口’是什么东西。和这种人做交易,反而无比安全。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他只是纯粹的想要快点离开。
  
      两头巨龙相互厮杀,鱼虾之类还是跑得越远越好。想要掺合巨龙之间的战争,起码也要等自己成长为一条蛟龙,才有资格凑近吧??
  
      仰面看着天空圆月,阴雪歌仰天长笑,笑声滚滚如雷,震得四周山林一阵乱颤。
  
      前方人影闪烁,几个赫伯家的子弟正背着赫伯勃勃狼狈逃走。
  
      没有任何同门之情,更无丝毫露水夫妻的情分,赫伯勃勃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催促背负他的堂兄速度再快一些。毕竟是世家子弟,赫伯勃勃看到石林中法符激荡,看到一座法阵赫然成型,他就知道事情坏了。
  
      七品世家赫伯家精心调校出的精英人才,内定的未来家主人选。赫伯勃勃心知肚明,以罗青青的为人处世,她肯定有无数的仇敌。
  
      法阵惊现,更有罗青青惨嗥声传来,赫伯勃勃知道,罗青青的对头出现了。
  
      逃,用最快的速度逃。
  
      他只恨一颗血蜥蜴丹,无法在短时间内让他的伤势痊愈。他断掉的大腿没有重生出来,被罗青青碾碎的骨骼正在愈合,浑身酸痒剧痛,他根本无法自行逃走。
  
      他只能依靠自家堂兄背负,才能逃窜。
  
      如果他能自己逃跑的话,他早就丢下这几个跑路都跑得这么慢的废物,早就孤身一人扬长而去。
  
      “赫伯勃勃,龙鲤,是我的!”
  
      阴雪歌看到了赫伯勃勃一行人,月光很亮,山林中视野极好,隔着老远就能看清赫伯家的一行人。
  
      赫伯家主修浊浪诀,最擅长蓄势一击,持久力最是绵长悠远。
  
      但是浊浪诀不善奔走,在山林中行进,,赫伯家的子弟们,速度大概只相当于阴雪歌的六成左右。
  
      这还是他施展阴风步的时候,赫伯家的子弟们,只相当于他六成的速度。现在他施展乱风步秘法,自爆窍穴全速逃遁,他的速度已经是对方的两倍以上。
  
      几个闪身,身形犹如鬼魅闯到赫伯家子弟附近,短刀呼啸铿锵,带起青灰色寒光激射而出。
  
      “苦也!”
  
      “我赫伯勃勃,怎能……”
  
      鲜血四溅,人头翻滚,赫伯家在四绝岭中仅存的族人尽丧于此。
  
      仔细的辨识了一下赫伯勃勃的人头,阴雪歌没有动他们身上的任何东西,仰天大笑直奔四绝岭北面而去。今日今时,四绝岭中,再无任何人在他心中,在他眼里。
  
      当然,九公主这种破坏平衡的存在,自然不包含在内。
  
      天亮的时候,阴雪歌已经狂奔数百里,来到了四绝岭北边山势平缓之处。
  
      一条大河蜿蜒而过,这里的河水大概也就一里多宽,但是水势平缓,河道极深。
  
      里许宽的河面,最深的地方居然有超过百丈,绿油油的河水中满是浮游植物和水草,正是大鱼繁衍生息的好地方。
  
      河面两侧,是松软细腻的沙地。
  
      白腻干净的河沙绵延百余里,沙地中生长了一簇一簇,分布煞是齐整的小灌木。每一丛灌木大概都有两三百丈方圆,一丛灌木和另外一丛灌木之间,相隔大概就有一里左右的距离。
  
      长百余里,宽七八里的白沙河滩两侧,是浓密的山林。
  
      古木森森,最大的古木能有十几人合抱粗细。山林之后多深邃的峡谷洞穴,其中瘴气弥漫,潮湿阴暗,是大蟒大蛇藏身的好地方。
  
      这里就是四绝岭有名的,三彩斑斓龙蟒繁衍后代的聚集地龙蟒滩。
  
      暮春时节,三彩斑斓龙蟒会从四周山林赶来这里,相互嬉戏交合,然后诞下蛇蛋,深埋在沙滩中,借助阳光温度孵化。大概只要两个月,新生的龙蟒就能破壳而出。
  
      阴雪歌小心翼翼靠近龙蟒滩,借助草木气息的掩护,他一直逼近到了龙蟒滩的边缘。
  
      站在一株古木之巅,眺望数里外的沙地,能看到上千条长有十几丈的斑斓巨蟒疯狂的摇摆着身体,犹如喝醉酒一般在沙滩上追逐嬉戏。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腥味,‘嘶嘶’蛇鸣声让人头皮发麻。
  
      上千条巨蟒当中,两条长有三十丈左右,头顶微微有两个鼓包隆起的大蟒格外引人注目。
  
      那是龙蟒群的首领,修为近千年,快要化为妖蟒的蛇王、蛇后。
  
      “就是你们了。”
  
      阴雪歌看着那两条龙蟒首领,‘呵呵’笑了起来。
  
      笑声中,斜刺里一支标枪呼啸射去,狠狠扎在了蛇王的七寸上。
  
      阴雪歌茫然,下意识的向标枪投射的方向望了过去。
  
      用普通标枪对付蛇王,这小子是谁?真有种!R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