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十九章 惊现,佛宗万佛窟
    粗的,细的,长的,短的,肥的,瘦的,漂亮的,丑陋的,狰狞的,可爱的。
  
      但是都是剧毒的。
  
      无数毒蛇蜿蜒曲折,几乎遍布方圆三四百里的山林。
  
      他们在地上爬行,在山岩上蠕动,在山崖上蜿蜒,在树枝上缠绕,在空中滑翔。
  
      似乎整个四绝岭所有的毒蛇都聚集在这里,寻常人一辈子,可能都见不到眼前毒蛇品种的千分之一。
  
      三彩斑斓龙蟒,这是四绝岭蛇类的无冕之王。他们有蛟龙的血脉,他们的灵智也比普通的蛇类高出许多。所以龙蟒形成了类似于金字塔的家族统治,无数蛇类附庸归附,任凭龙蟒驱遣。
  
      龙蟒蛇王被杀,蛇后疯魔。
  
      无数龙蟒不是很灵光的脑子都觉得,蛇王被杀,他们的尊严受到了挑衅。
  
      所以龙蟒纷纷长嘶尖叫,将附庸的蛇类全部召唤了出来。浩浩荡荡的蛇群变成五颜六色的洪水,短短一刻钟,就淹没了这一方山林。
  
      四绝岭北方山势缓和,水草丰美,野兽族群规模庞大,猎物极多。
  
      参加春狩大祭的少年们,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明争暗斗,经过长时间的厮杀,心气劲儿正好到了低潮期。他们没有心情继续和人厮杀纠缠,而是纷纷跑到北麓来猎杀猎物。
  
      毕竟春狩大祭,名义上的重点在‘狩’字。
  
      能弄到一头两头出彩的猎物,压过对头家族的少年,也能为家族赢取巨大的利益。
  
      所以几乎参加春狩大祭的所有世家子,这一阵子都集中在了北麓山区。无边无尽的蛇群出动,几乎所有人都被包围在了数量繁多、狰狞恐怖的毒蛇群中。
  
      “救命,救命,啊~~~”
  
      凄厉的惨嚎声不绝于耳,到处都传来了呼救声。
  
      毕竟绝大部分少年都只是淬体大成,尚未开辟窍穴,他们的战斗方式极其有限。对付三五十条毒蛇毒虫,他们有着绝对的把握。但是当蛇的数量翻上了百倍、千倍甚至是万倍,他们只能等死。
  
      *光照耀下的山林,凭空多了几份狰狞阴森的气息。
  
      阴飞絮三人催动法器,尖锐呼啸往来穿刺的法器在湍急的蛇流中撕开一条条血肉胡同,追随他们的阴家少年就顺着血肉胡同狼狈逃窜,向着四绝岭的深处逃窜。
  
      其他各家的少年,如果有开辟了窍穴的隐藏高手,也纷纷催动法器,用最快的速度击杀蛇群。血雨纷飞,血肉四溅,毒蛇濒死前疯狂的喷吐毒液毒气,偌大的山林急速弥漫开致命的毒雾。
  
      一个少年倒下,然后是两个,三个。
  
      他们无法抵挡毒雾的侵袭,他们浑身疲乏无力倒在地上,无数毒蛇立刻一拥而上,疯狂撕咬他们的身体,将致命的毒液注入他们体内。
  
      往往一条毒蛇的毒液就能杀死他们,但是同时给他们注入毒液的毒蛇甚至有十几条、上百条。
  
      那是一场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场景,阴雪歌踏着树梢头向外逃窜时,都觉得头皮发麻。
  
      前方阴飞絮等人终于停下了逃跑的脚步,数十条龙蟒微微摇晃着身躯,拦在了他们面前。他们四周围上了大片不过筷子长,雄性为金色,雌性为银色的‘金银蝰蛇’。
  
      金银蝰蛇,奔走如飞,甚至能短距离滑翔三五里。
  
      他们的毒液毒性,甚至比三彩斑斓毒蟒还要强出一等,寻常气走百脉的修士,也不敢被他们咬上一口。
  
      这种奇异的毒蛇唯一的缺陷就是,体型过于娇小,身体过于脆弱。被他们咬中自然有死无生,但是寻常农夫用铁锹乱拍,只要拍中也能打死一片金银蝰蛇。
  
      如今围上阴飞絮等人的,起码有三千条往来游走,快捷如风的金银蝰蛇。金色、银色化为道道寒光贴着地面游走不定,‘嘶嘶’声让阴飞絮等人几乎崩溃。
  
      数千条金银蝰蛇同时扑击撕咬,就算是气走百脉的高手都承受不住。除非有强力法符护身,或者有大范围攻击的法符一次灭杀所有金银蝰蛇,否则阴飞絮他们必死无疑。
  
      “死了,死了!”
  
      阴飞劫嘶声怒吼,他的吼声中,竟然带着一丝变态的快乐。
  
      “哈哈哈,今天要死在这里?有你们作伴,我也不孤单啊。”
  
      阴飞劫浑身都在哆嗦,他手上法器发出‘嗡嗡’轰鸣,阴风元气不断注入,激荡的法器放出一道道劲风,令得四周蛇蟒不敢继续靠近。
  
      “阴飞劫,要发疯就去死。不要连累我们。”
  
      阴飞云面色惨白,嘶声怒吼。
  
      “我可不想死,我要活着回去,我是阴飞云,我可注定要成为大人物。”
  
      俊朗的面孔剧烈的抽搐着,阴飞云神经质的向阴飞絮大笑起来。
  
      “阴飞絮,你想不想死?你不会和阴飞劫一样,脑子都坏掉了吧?”
  
      阴飞絮掏出了一枚法符紧扣在手中,万分警惕的看着四周逐渐围绕上来的蛇群。
  
      阴飞云自高自傲,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注定就要成为大人物,可以主宰一方风云;阴飞劫则是阴家太上和长老们有意培养出的杀戮机器,这个心理扭曲的家伙,他有着强烈的毁掉别人或者自我毁灭的冲动。
  
      这两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不可靠。
  
      唯有阴飞絮的培养方向,是真正全方面的人才,是未来继承家主的有力竞争者。
  
      他不像阴飞云那样锐气毕露,犹如锋芒四射的利剑随时可能伤人,但是一遇到挫折就一蹶不振。他也不像是阴飞劫那样疯狂肆虐,好似一柄屠刀,要么伤人,要么伤己。
  
      他考虑事情全面的多,周全得多。
  
      他现在考究的是,如何才能安全的脱离眼下的绝境。
  
      皮粗肉糙、蛮力极大的龙蟒主攻;奔走绝迹、毒性强烈的金银蝰蛇辅助。这种搭档配合近乎完美,以他们如今的人手,想要让所有人都平安的离开,那是不可能的。
  
      在蛇群中挣扎跋涉了一刻钟,四周的毒蛇越来越多,越纠缠下去,死伤就越发不可避免。
  
      必须要想办法,起码让自己安全的离开。
  
      还有阴飞云、阴飞劫两个人,也得跟着他安全离开。
  
      至于其他阴家宗学挑选出的所谓精英么,这种精英家族里一抓一大把,死伤多少都不心痛。
  
      阴飞絮目光游离向四周张望着,或许可以用这些死伤多少都不心痛的废物,吸引蛇群的注意?他们三人如果只是全力逃走,不用搭理这些废物的死活,他们逃走的概率,会更大一些?
  
      阴雪歌站在里许外的一株古松树梢,冷眼看着目光游离的阴飞絮。
  
      这三个能够肆无忌惮,逼迫同族兄弟充当诱饵的混蛋,他们也不会顾虑身边阴家族人的死伤吧?
  
      那些熟悉的面孔,阴家宗学的子弟们。
  
      因为苗天杰的关系,这些阴家的子弟曾经孤立过阴雪歌。
  
      但是真正出手,配合苗天杰对阴雪歌下黑手的阴飞熊已经死了。对这些浑浑噩噩、随波逐流的阴家少年,阴雪歌并无太多恶感。
  
      他站在这些阴家子弟想象不到的高度,他们看重的利益和厉害,对他来说,真是渺小得可怜。
  
      一如天空,暮春的太阳温柔的照耀着整个元陆世界。
  
      高高在上的太阳,他会考虑夜间萤火虫的人生理想?
  
      如果会,那才是真的可笑了。
  
      “只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阴家子弟,必须要有一定的家族荣耀感。”
  
      “一个真正的阴家族人,是不会见到自家兄弟沦入绝境……”
  
      自言自语的阴雪歌口风一转,低声笑了起来。
  
      “当然,也有那种只顾着自己逃命的自私鬼,这种人在任何一个家族都是难免有的。”
  
      “但是这种自私鬼,很显然不会得到某些存在的看重。”
  
      “律法森严,宗族律法中,关于兄弟友爱互助、族人守望相助,同样也有了森严的约束。”
  
      想要在一个崭新的世界好好的活,活得风生水起,直到登上这个世界的巅峰,毫无疑问必须遵照这个世界的某些规则来进行。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符合这个世界的主流审美。
  
      “诸位兄弟,坚持住。”
  
      阴雪歌扯着嗓子嘶声大吼。
  
      “我去杀了那条大母蛇,杀了龙蟒首领,他们自然就会散去。”
  
      正要捏碎手上法符,施展元气盾护住全身逃跑的阴飞絮呆了呆,他犹如见鬼般回头向阴雪歌望来。
  
      身后十里地,龙蟒蛇后正在几条巨蟒的簇拥下,快若一阵清风的向这边掠来。
  
      蛇后的嘴角边尽是淋漓鲜血,昏黄的双眸中充满怨毒的杀意。
  
      她吞噬了蛇王留下的肢体,她花费了小半刻钟,将蛇王的残躯吞食一空。
  
      龙蟒强大的肌体力量,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蛇王的肢体消化了大半。如今蛇后的身躯已经膨胀到了五十几丈长,头顶两颗鼓包中,隐隐有黑色的尖角就要破壳而出。
  
      她怨毒的喷吐着长长的蛇信,双眸死死凝视着阴雪歌,一溜烟的追了过来。
  
      阴雪歌很雍容的笑着,他向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以及他们身边的所有阴家少年粲然一笑,随后带起一道残影,一溜烟的向蛇后冲了过去。
  
      “蠢货啊!”
  
      一个阴家少年喃喃自语。
  
      “混蛋,这小子……”
  
      另外一个阴家少年不知道说什么才对。他突然想起了,因为苗天杰的威逼利诱,因为阴九幽的某些纵容,他们在宗学中孤立阴雪歌的往事。
  
      “这小子,这小子……”
  
      其他的阴家少年,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的身份,比阴风步更快,更诡秘难测。”
  
      阴飞絮阴沉着脸,低声的自言自语。
  
      “不是阴风步,比阴风步,高明了何止十倍?”
  
      阴飞云皱着眉,同样低声的咕哝着。
  
      “他从哪里学来的这种秘术?还有,他哪里来的法器?”
  
      阴飞劫点出了问题最关键的一点——阴雪歌从哪里弄来的法器?居然能够轻松斩杀蛇王。
  
      刚刚阴雪歌斩杀蛇王后,他们三人带着众多族人兄弟冲向蛇后,想要击杀蛇后。但是数十条龙蟒一拥而上,驾驭自家法器疯狂劈砍,以他们的实力,居然只干掉了五条龙蟒就快油干灯枯。
  
      阴雪歌一人之力,能够轻松斩杀蛇王,他驾驭的短刀法器,分明比他们的法器强出了太多。
  
      数十条飞蛇激射而来。
  
      飞蛇盘绕在树枝上,看到阴雪歌凌空越过,他们纷纷弹跳纵起,张开嘴向阴雪歌咬了下去。
  
      阴雪歌的身体在空气中轻盈的晃动着,脚下阴风阵阵,乱风喷洒,带动着他的身体犹如幽灵,轻松愉快的变幻着飞纵的轨迹。凌空变向,犹如飞鸟,这是阴家阴风步极难做到的。
  
      他右手握着短刀,并没有将他激发,而是手持短刀,犹如切菜一般随意挥舞。
  
      短刀的锋芒喷出一尺长刀光,凌厉刀光所过之处,所有靠近的毒蛇只是微微碰到刀光,就被刀光撕成碎片。其中还有几条身躯格外坚韧的‘铁线蛇’,在刀光下同样如同豆腐一样碎裂。
  
      阴飞絮的瞳孔凝成了针尖大小,铁线蛇,刚才他们逃走的时候,他也攻击了几条铁线蛇。
  
      他的法器只能将那些铁线蛇劈飞,却无法切断这些长蛇柔韧的身体。
  
      而阴雪歌手上的短刀,居然能够轻松切碎这些难缠的铁线蛇,那短刀到底是哪里来的?
  
      “嘿,想不到我们的兄弟当中,居然有如此深不可测之人。”
  
      有意无意的,阴飞絮在阴飞云和阴飞劫心中埋下了钉子。
  
      但是其他的阴家兄弟则是不以为然的看了他们一眼,阴雪歌正在为他们而拼命,阴飞絮这般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实在的,他们可对这三位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以首领自居、颐指气使的同族兄弟不怎么感冒。
  
      和阴飞絮他们相比,他们更乐意亲近阴雪歌。
  
      起码大家都是从阴家宗学里走出来的人,天生的就多了一份亲近。
  
      腾空直掠数里,阴雪歌长啸一声,短刀突兀射出。
  
      蛇后也纵身跃起,她记得击杀自己爱人的就是阴雪歌。
  
      所以她长达五十几丈长的巨大身躯腾空跃起,犹如一条飞龙,蜿蜒向阴雪歌张口吞了下来。
  
      短刀凌厉,刀光闪过,一刀从蛇后的头顶没入,从她腹部刺了出来。
  
      鲜血四溅,蛇后剧痛坠地,声嘶力竭的‘嘶嘶’直叫,身体剧烈的抽搐弹动,打死打伤了附近无数的毒蛇。
  
      阴雪歌深吸一口气,短刀飞回,他手指一点,短刀再次激射而出。
  
      蛇后身形一晃,险而又险的避开了短刀的二次攻击,但是刀光闪过,从她的尾巴附近切了过去,将足足两丈长的一段尾巴斩下。
  
      蛇后尖嘶、哀鸣,她狼狈的蠕动着身躯,带着身边的众多龙蟒,仓皇向龙蟒滩冲去。
  
      不断有龙蟒出现,倾力向阴雪歌发动逆袭。
  
      但是刀光一闪,锋利无比的短刀轻松砍下这些龙蟒的头颅。
  
      任凭这些龙蟒如何拼命,短刀只是一闪就能将他们蛇头斩落。
  
      龙蟒大恐。
  
      总算是智力低微的蛇虫一类,龙蟒毕竟有蛟龙血脉,同样懂得趋吉避祸。
  
      数百条龙蟒齐声长嘶,伴随着他们的嘶吼声,大群毒蛇滚滚奔来,簇拥着他们狼狈向龙蟒滩逃去。
  
      四周毒蛇的数量急速下降,各家子弟同时发出了欣喜若狂的欢呼声。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已经有数十人惨死在毒蛇之口。眼下他们死里逃生,所有人都必须感激阴雪歌出手相救。
  
      “既然来了,干脆,弄个两全其美。”
  
      阴雪歌放声大笑,蛇王的头颅已经到手,那么为何不把蛇后的头颅也纳入囊中。
  
      刚才如果不是阴飞絮他们出面抢夺蛇王头颅,阴雪歌不愿意和他们起冲突所以才遁走,其实他是有意将蛇后头颅一并砍下的。
  
      但是现在也来得及,蛇后受到重创正在狼狈逃窜,一路留下了大片的血迹。
  
      阴雪歌追着血迹一路追杀,短刀过处,无数毒蛇纷纷被斩杀。
  
      阴飞絮三人对视一眼,他们同时长啸一声,纵身就向阴雪歌追了过去。
  
      “阴雪歌,蛇后头颅,莫非你也要独吞不成?”
  
      蛇后吞噬了蛇王残躯,她的头颅已经隐隐有蛟龙之象,看上去可比蛇王头颅珍贵多了。
  
      阴雪歌有了蛇王头颅还不罢休,莫非他真想一个人独占了所有好处?
  
      不仅是阴飞絮他们,就连其他的世家子中,所有开辟了窍穴的精英都纷纷纵身掠来。
  
      阴雪歌救了他们是不假,但是蛇后的头颅诱惑力太大,几乎生出双角化为龙形的蛇后,这蛇头若是能带出四绝岭,这次春狩大祭的猎物头名,绝对是他的。
  
      一众人等衔尾追杀,阴雪歌冲在最前方,一众人周身杀意滚滚,吓得蛇后带着大群蛇虫狼狈逃窜。
  
      他们一路逃过了龙蟒滩,逃进了山林中,一路向前飞纵,最后来到了山岭深处一个偏僻异常,四周都是高有两千多丈陡峭山崖的盆地中。
  
      蛇后一头撞进盆地内,顺着盆地正中一个深不见底的黑黝黝窟窿就钻了下去。
  
      不知道是哪家子弟心急,眼看蛇后就要逃走,他掏出一枚法符就砸了出去。
  
      一颗直径三丈左右赤红火球呼啸而出,狠狠砸在了哪个黑漆漆的窟窿上,追着蛇后就钻进了地下。
  
      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就听得一声巨响,大片火光从那地洞中**出来。
  
      四周突然一阵地动山摇,火符也不知道激发了什么机关陷阱,四周山崖突然崩解,大量石块一片一片的碎裂开,从山崖上不断崩落。
  
      山崖上,出现了无数盘坐在莲台上的佛陀雕像。
  
      造型古朴、端庄大方,透出森森威严气息的佛像**出万丈霞光,金霞佛光照亮了大半个四绝岭的天空。
  
      “这是,什么?”
  
      阴飞絮他们不认识佛像,一个个傻呆呆的看着大大小小数以万计的佛像。
  
      阴雪歌则是心脏骤然一缩,该死的,麻烦大喽!
  
      但是这好处,也大得难以形容,就要众人的运数了。r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