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四十一章 我本将心向明月
    因活动的原因,十月六日和七日,都只能维持一更了!!!
  
      还请谅解!
  
      有来上海看猪头的么?
  
      ***
  
      深山,老林,盆地,佛崖环绕间。,ybdu,
  
      蛇后逃窜的地窟原本黑漆漆直冒冷气,被火符炸了一记,四周悬崖崩解,露出无数佛像。
  
      地窟中冷气阴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一道格外纯净,清澈如水的佛光娴静而温柔的从地窟中喷出,直冲万里高空。佛光撞在天空云层上,一圈一圈佛光扩散开,点点半透明莲花飘落。
  
      诸多世家子目眩神迷,看着这庄严辉煌、难以形容的奇景,身体剧烈的哆嗦着。
  
      元陆世界,当今之世,律法森严。
  
      炼气士有移山填海的力量,有无穷奇妙手段,造成眼前辉煌瑰丽的景象自不难。
  
      但律法约束,更有至圣法门传下功法控制,炼气士平日里就算与人厮杀,也是一板一眼。所有招式,无论法符、法器,只求一击必杀,并无流光炫目,也无妙音入耳。
  
      佛光森森,异象万千,对诸多世家子而言,就好似一耳聋、眼瞎、鼻塞、舌头麻痹的老残疾,突然有一天五感恢复,在他面前有无数烟花腾空,有无数美女狂舞,有无量美酒美食任凭享用。
  
      那等冲击力,足以让人疯狂。
  
      地窟中更有丝丝香气喷薄而出,如烟如雾,飘忽不定。却又深邃隽永。
  
      阴雪歌鼻头一抽,不由得狠狠咬牙。真是见鬼了,这分明是鸿蒙世界佛宗传说中的至高功德池,清净琉璃水中温养的八宝功德七彩莲花,一颗莲子就能让人有大智慧、大觉悟,近乎能一步成佛的至宝。
  
      荒山野地里,太古之时,四绝岭属于绝对的蛮荒所在。
  
      在这荒僻之地的佛门遗迹,居然有这种佛门至宝流传。
  
      对他而言,这就好似看到荒郊野村。一蓬头垢面的孩童。手持连城玉璧随意行走。
  
      上古元陆世界,佛门昌盛如斯?
  
      一名出身渭北赵家的少年突然长啸一声,他袖子里一只锦毛老鼠窜了出来,巴掌长短通体莹白如玉的锦毛鼠‘喳喳’乱叫。一溜烟的向地窟奔去。
  
      “妙哉。有异宝!”
  
      赵家少年狂笑。他抓起长剑,撒腿就向地窟狂奔。
  
      一众世家子激动得双眼通红,他们纷纷大叫大嚷。乱杂杂的向地窟奔去。
  
      上古遗迹,奇香扑面,种种征兆,都宣示地窟中有上古流传下来的秘宝。
  
      任何事情,和‘宝’字牵扯上关系,就不受控制了。
  
      人群中,几个渭北阴家的少年闯出,他们手持品质精良强弓硬弩,更有两人驾驭法器凌空乱劈,声色俱厉的大声呵斥,威逼众世家子赶紧让开道路。
  
      阴雪歌瞳孔微微一凝,渭北阴家,此番居然也派出了两名开辟窍穴成功的少年?
  
      果然一个比一个手段阴狠,一个比一个心思沉重。
  
      如果阴九幽不排出阴飞絮三人坐镇,单纯从参加春狩大祭的少年品质上而言,渭南阴家这次是有难的。
  
      幸好因为他挑衅赫伯勃勃,赌斗龙鲤的关系,阴家派出了阴飞絮三名天才精英。如此一来,渭南阴家在这次的春狩大祭中,才占据了战略优势地位。
  
      想到阴飞絮三个,阴雪歌扭头看去,不由得浓眉挑动,好似两柄大刀乱舞。
  
      “蠢货,你们去作甚?”
  
      低沉呼喝一声,阴雪歌抓起身边碗口大落石,狠狠砸向阴飞劫后心。
  
      石块呼啸射去,阴飞劫跨步闪身避开石头,翻身怒视阴雪歌。
  
      “作甚?自然是去抢夺宝物,你腿子废了,就留在这里流口水吧!”
  
      阴飞絮三人幸灾乐祸看着抱腿坐在山石下的阴雪歌,眉目间掩饰不住的尽是满满的得意。
  
      其他阴家少年也都兴致勃勃、跃跃欲试,一个个笑得眼睫毛都要炸开。
  
      在这里,就是渭南阴家人多势众,地窟中若有奇宝,当逃不出他们的手。
  
      抓起一块山石,再次狠狠投掷出去。
  
      这一次,山石直奔阴飞絮胸膛。阴飞絮恼怒闪开山石,怒气冲冲向阴雪歌逼近了几步。他手握长刀,语气变得极其的阴森狠戾。
  
      “阴雪歌,不要认为你斩伤蛇后,就能对我们放肆!”
  
      冷笑一声,阴雪歌指了指悬浮在自己面前,正不断放出无数丝红光的玉符。纤薄、小巧的玉符上,无数法符流转,散发出摄人心魄的血光。刚刚玉符只是流光四溢,现在他更是剧烈的震荡着,好似和某件物事正在遥相呼应。
  
      “记得追杀洛王的人么?我知道你们那天也在现场。”
  
      “记得那些血衣人么?这枚玉符,是他们首领馈赠。”
  
      眉头紧蹙,浓如长刀的长眉悬在额头,犹如两柄随时可能砍下的屠刀。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的身体微微一晃,同时吓得脸色惨白。追杀洛王的人?那些可怕的血衣人?最弱都是腾云驾雾呵气成雷的恐怖高手?
  
      他们怎可能忘记呢?
  
      洛王,那是什么样的大人物,洛王府更是国朝四品世家,实力比阴家强盛何止百倍?
  
      这样的人,居然被那些血衣人追杀得好似丧家之犬,身边甚至连一个心腹死士都没有,只能依靠两具灵肉傀儡守护,一路逃窜到了四绝岭来。
  
      英雄末路,莫过于此。
  
      “那些血衣人?他们的首领?”
  
      阴雪歌冷笑一声,将那柄无柄的短刀拔了出来,随意丢在身边。
  
      重达一鼎的短刀落在地上,地面微微一颤。附近的阴家少年都感受到了地面的颤抖。这柄短刀体积如此微小,不过一掌长,却有如此重量,可见他使用的材料和锻造的工艺,寻常小家族根本无法接触。
  
      “这柄刀,也是血衣人首领赠送,否则你们认为,我从哪里来的法器?”
  
      阴飞絮三人心头疑惑顿时解开,难怪阴雪歌有法器,难怪他的法器如此凌厉。居然能轻松洞穿蛇王的身躯!
  
      怦然心动的望了一眼短刀上十二枚清晰可见的法符。再想想那些血衣人杀洛王犹如杀鸡的气焰,阴飞絮三人迅速打消了心头某些不良的念头。
  
      永远不要和那些血衣人沾上关系,或者一旦沾上关系,就让自己成为血衣人的一员。
  
      很奇怪的。阴飞絮他们心头就是冒出了这样古怪的念头。
  
      强压下心头怪异的感觉。阴飞絮咬牙冷哼了一声。小心的看着那枚血色玉符。
  
      “你的意思是?”
  
      “洛王犯事了,这是肯定的。昆吾国朝八大列土封疆的亲王,居然被人追杀得犹如死狗一般。你们猜猜看。他犯了什么事?”
  
      “如果是谋反,应该是国朝出动大军围剿洛国,应该是一场战争,而不是这样私下缉拿。”
  
      “那些血衣人,他们的来历,可比他们所谓的,国朝律府所属,要更加可怕得多。”
  
      凝视着阴飞絮等人,阴雪歌下巴一挑,向那些争先恐后遁入地窟的世家少年冷笑了一声。
  
      “玉符是他们首领馈赠,看看这玉符上雕刻的法符,这是我们想象不到的高级货色。”
  
      “能够让这枚玉符主动跳出我的储物皮囊,能够让这枚玉符主动激发的上古遗迹,血衣人们应该也很感兴趣?如果他们发现,有人在他们之前,进入了遗迹……”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包括身边听到这番话的阴家宗学子弟都不蠢。
  
      相反,能够被选进参加春狩大祭的队伍,这些少年反比同龄人聪明许多。
  
      正是如此,他们迅速明白了阴雪歌的言下之意。
  
      追杀洛王犹如杀野狗的血衣人,他们的首领赠予的玉符,居然对这处遗迹有如此强烈的反应。看玉符的动静,分明是将这里的异变通知给了血衣人。
  
      不管遗迹是好是坏,是有利还是有害,沾染上了那些血衣人,一旦他们赶到现场,只要进入地窟的人,就浑身是嘴都难得说清了。太古遗迹中,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太多,谁知道你会在里面遭遇什么?
  
      血衣人肯定也不知道,所以进入了地窟的人,他们的下场可就有点玄乎了。
  
      捡起身边短刀,将一丝元气输入刀中法符,激发出一丝凛冽寒光,短刀铿锵鸣叫了一声。
  
      阴雪歌冷声笑了笑,双眉如刀,向地窟的方向劈砍了一记。
  
      “我们等在这里,等他们出来。”
  
      “血衣人若是来了,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血衣人若是没来,他们从地窟出来,如果有什么好处,难道我们不会抢么?”
  
      阴雪歌的话让阴飞絮三人呆了半晌。过了好久,三人才同时挑出一根大拇指。
  
      “够阴险。”
  
      “够无耻。”
  
      “飞劫大爷喜欢你的阴险和无耻。”
  
      ‘嘎嘎’长笑一声,阴飞絮大吼大叫着扑到了阴雪歌身边,胡乱的在他大腿小腿上按了几下。
  
      “雪歌,雪歌,你的脚怎么样了?你可不能出事,否则我们怎么向家主交代?”
  
      阴飞云、阴飞劫也一派兄弟情深的凑到了阴雪歌身边,掏出了一些山林中常用的,用来驱散蚊虫毒蚁的药粉,乱杂杂的撕开他的裤管就往他的腿上乱抹。
  
      “雪歌,腿子重要,我们兄弟,可不能看着你出事。”
  
      “来,那地窟中的宝贝,我们也不想了,你的腿,才是我们阴家最重要的宝贝啊!”
  
      阴雪歌嘴角直抽,看着表演得有点过分的三个家伙,他干脆闭上了眼睛,狂叫了一声肚子痛,向后仰天就倒。
  
      阴飞絮麻利的一把扶住了阴雪歌,兄弟三个抬起他,在其他阴家少年的簇拥下,快速的向盆地四周的山崖上撤退。他们在山崖上找了一个俯瞰盆地的好地方。从这里可以一览无遗的监视整个山崖和地窟的动静。
  
      阴雪歌说得再对不过了,地窟是上古遗迹,且不说血衣人很可能对他感兴趣。
  
      就算血衣人对这玩意没兴趣,谁知道地窟中有什么风险?
  
      让其他各家的子弟去探路罢,没危险自然是好,若是有风险,他们死伤再多,也和阴家无损。
  
      如果他们带着什么重要宝贝上来了,一如阴雪歌所言,他们不会下手抢么?
  
      渭南阴家在这里。有四位开辟窍穴的少年高手。阴雪歌手上法器更是有十二枚法符,可以轻松碾压其他各家少年。四人联手在外埋伏算计,地窟中就算出现了好东西,最终也是他们的。
  
      阴飞劫对厮杀打斗特别有瘾。同时也格外擅长。
  
      在他指派下。聚集过来的渭南阴家少年三人一组。分别手持强弓硬弩,扼守住了山崖上要害地带。
  
      这处盆地,唯有一条山谷通往外界。其他地方都是陡峭悬崖,以各家世家子的实力,无法攀援逃走。
  
      只要守住山谷这条出入口的高处,以强弓硬弩射住阵脚,他们就占了绝对的优势。
  
      布置妥当,盆地内各家世家子已经纷纷闯入地窟。
  
      外面还有循着金光金霞找来的各家子弟赶来,阴雪歌一行人藏在山谷高处,冷眼看着欢天喜地的众人纷纷闯了进去。只有渭南阴家的少年经过的时候,阴飞絮才会悄然现身,叫住他们。
  
      如此两刻钟后,远处有沉闷的破空声袭来,阴九幽连带十几位阴家太上、长老们第一时间赶来。
  
      阴家阴风诀的优势,在这里展露无遗。
  
      其他各家的家主、长老距离这里,最近的还有八十几里地,但是阴九幽他们已经赶到。
  
      金光喷涌,霞光四射,看着山谷内的景象,阴九幽心中大急。
  
      他长啸一声,带着众多太上、长老就要闯入山谷。
  
      阴雪歌等人急忙冲了出来,手舞足蹈的叫住了阴九幽等人。
  
      眼看阴家众多子弟都扼守在盆地外,守住了山谷高处,却没有进入遗迹探索,阴九幽和众多长老心头一股恶气直冲脑门。
  
      气鼓鼓的冲到阴飞絮面前,阴九幽‘啪’的一耳光狠狠抽在了他脸上。
  
      阴飞絮被打得焦头烂额,一骨碌的滚在了地上。
  
      “一群废物,重宝在前,你们在这里停留作甚?”
  
      阴九幽和一众长老那个气啊,气得心肝肺子都要爆炸了,这群不成器的孩子,他们怎么就这么不懂事?
  
      天地奇珍,天地重宝,敢下手争抢者才有分啊。
  
      阴飞絮眼泪吧嗒的看着阴九幽,这么多人在场,为何只揍他一人?
  
      罪魁祸首是阴雪歌,是他让大家不要进去的呀!
  
      阴雪歌急忙上前,他将那枚依旧在不断震荡、发光的玉符往外一亮,压低声音说了几句。
  
      阴九幽和一众长老顿时身体一震,浑身毛孔突然敞开,冷汗不断的往外喷出。
  
      不是渗出冷汗,而是真正的冷汗喷射,他们吓得毛骨悚然,一个个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是……”
  
      阴九幽小心的问到。
  
      “不会错了,就是那些……嗯,雪歌此番为阴家立下大功了。”
  
      一位地位崇高的阴家长老同样压低了声音,他突然古怪的笑了起来,狠狠的指了指正喷射出如水佛光的地窟。
  
      “进入地窟的娃娃,死定了。”
  
      “能够让那些人的法符起反应的太古遗迹?嘿,不是好路数。”
  
      阴九幽等人也不着急了,也不气愤了。
  
      因为阴飞絮被自己无辜的抽了一耳光,阴九幽甚至掏出了一枚法符,恋恋不舍的抚摸了一阵,然后赐给了阴飞絮。
  
      看着光洁的法符表面三枚隐隐闪烁的红色法符,阴飞絮笑得大槽牙都露了出来。
  
      紧握着法符,阴飞絮当即觉得脸上的那点痛苦真的不算什么了。
  
      阴飞云、阴飞劫的脸色就有点难看,刚才为什么阴九幽不给自己来一巴掌呢?
  
      阴家一众老小就站在山谷旁的高崖上,阴雪歌愁眉苦脸的躺在地上,两条腿好似羊癫疯一样抽搐着。
  
      远处狂风袭来,渭北阴家阴八极带着几位长老匆匆赶来。看到阴九幽等人停留在这里,阴八极冷哼一声,一言不发的带人就往盆地内冲去。
  
      “这也算是长辈?”
  
      阴九幽看着阴八极经过自己身前,他有意的大吼了一声。
  
      “没看到自家晚辈双腿受伤,躺在这里么?不问不管,就这么走了?”
  
      “蠢货!”
  
      阴八极冷笑一声,丢下了两个轻飘飘、冷冰冰的字眼,带着人径直离开。
  
      阴雪歌又不是他渭北阴家的子弟,他会理睬阴雪歌的死活?
  
      紧接着渭北郡另外一个七品世家夏家的几位长老急速奔过。
  
      随后是渭南郡赫伯家的家主和长老们一言不发的急速掠过。
  
      当几个和渭南阴家交好的八品、九品家族的人到来时,阴九幽突然开口大喝了一声。
  
      “诸位,我阴家有子弟在内受伤,那可不是什么善良地方,几位不如留下来,仔细观望一番?”
  
      那几个小家族的家主、长老犹豫了一阵,感受着盆地内涌出的,越来越强大的佛力波动,他们歉然一笑,迫不及待的向盆地内狂奔而去。
  
      阴九幽和几个阴家太上、长老对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不领情呀。”
  
      若是有可能,阴九幽他们是不乐意见到这几位去送死的。
  
      毕竟他们和阴家交好,算是阴家的朋党一流,如果他们出事了,阴家阵营也会被削弱不少。
  
      只不过,好些话不能明说,明说不得。
  
      既然如此,阴九幽他们也只能看着对方去送死了。
  
      “我们得仔细商量一下,阴家在渭南、渭北一家独大,这事情要如何处理了。”
  
      阴九幽踌躇满志的叹了一口气。
  
      远处天边,有大片红色人影急速掠来,隔着老远的距离,都能听到尖锐、阴冷的长啸声。
  
      正主儿,到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