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四十二章 谁家刀俎,谁鱼肉
    今日,只得一更!!!
  
      ******
  
      佛光冲天,阳光都为之失色。
  
      南宫南带领大批血衣人踏空而来,血衣在佛光中反射出血海般光芒。
  
      血光所过之处,佛光金霞寸寸碎裂,犹如巨鲸破浪,佛光梵唱都为之黯淡无光。
  
      阴九幽站在最前,身后一字儿排开十几位阴家长老,数十位阴家少年整齐列队高崖上。阴九幽明显双膝有点发软,腰肢有点佝偻的向南宫南深深抱拳行了一礼。
  
      “昆吾国朝,齐州渭南,七品世家阴家当代家主阴九幽,见过大人。”
  
      南宫南脚下烟云收敛,轻盈落在山崖上。
  
      转过身,看了一眼盆地中佛光喷薄的地窟,他冷笑了一声。
  
      “有,不少人进去了?”
  
      阴九幽的腰身弯曲的幅度越发惊人,他恭谨的陪着笑脸。
  
      “大人明鉴,渭南渭北,四十三个大小世家,一共四百五十二人进入了地窟。”
  
      南宫南从鼻孔内哼出一团冷气,他右手在空气中急速挥动,血衣人们三五人一组,迅速破空而去,在盆地四周高崖上布置起来。
  
      他们掏出造型怪异的金属桩子,大概就是三尺多长,上面雕刻了大量扭曲法符的金属桩,用力的插进山崖中。金属桩上法符激活,滚滚天地元气不断注入法符。
  
      四周传来尖锐的空气鸣叫声,天地元气剧烈翻滚。四周山林中迅速腾起浓郁雾气。
  
      浓郁近乎实质的雾气,居然在众人面前生生凝成了丈许大小的法符法纹。无数雾气凝成的符文在空中急速舞动。肆意奔涌的天地元气冲击得阴雪歌他们立足不稳,只能矮下身体,才能勉强稳住身体。
  
      随着数千根金属桩不断的插进山崖,一座复杂的法阵逐渐成形。
  
      和这座法阵相比,九公主用来禁锢罗青青的法阵,简直就是婴孩的玩具般不值一提。
  
      法阵完成后,那些血衣人居然从随身的储物手镯、储物指环中,掏出了大量床弩之类大型法器。床弩乃战场上杀伐利器。而这些床弩表面起码都有六枚以上法符闪烁。
  
      阴九幽等阴家高层只觉浑身战栗,无数鸡皮疙瘩一层层的冒了出来。
  
      他们无法想象,这些床弩拥有多可怕的杀伤力。面对这些床弩的攒射,呵气成雷的高手或许能够避开,但是这个境界之下的炼气士,估计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
  
      “大人……”
  
      阴九幽的态度越发的恭谨了。
  
      等得数百血衣人在附近山崖上布下了妥善的防线,将整个盆地彻底封锁之后。南宫南这才微微吐了一口气。他眉头一挑,看都不看阴九幽一眼,然后笑着向阴雪歌点了点头。
  
      “渭南阴家,小家伙,又见面了?”
  
      看着南宫南,阴雪歌不由得苦笑了一声。他毫不掩饰自己感受到的压力和无奈。他苦涩的笑着,恭谨的向南宫南抱拳行了一礼。
  
      “这位大人,这才几天,居然又能叩见尊颜,这是小子荣幸。”
  
      南宫南龇牙咧嘴的笑着。他一肩膀撞开了挡在面前的阴九幽,走到阴雪歌面前。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眸子里精光四射,南宫南毫不掩饰自己对阴雪歌的欣赏,或者说是某种隐晦的感激。
  
      “我叫南宫南。”
  
      “上次见面,我给你说,我是昆吾国朝律府所属,那是我骗你的。”
  
      “我是至圣法门律宗弟子。按照元陆世界宗门划分,至圣法门律宗,那是天字一品宗门。”
  
      阴九幽等家族长辈身体微微一颤,他们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血衣人,果然是他们猜测的来历,让元陆世界所有国朝、所有家族闻风丧胆的出身。
  
      至圣法门,元陆世界至高无上的存在,至圣法门的山门不在元陆世界,而在那七轮圆月之上。
  
      在元陆世界,至圣法门留下了律宗分支。
  
      至圣法门律宗,那是至圣法门的眼睛,是他们的耳朵,是他们强而有力的手臂,更是至圣法门最锋利最无情的一柄屠刀。律宗,以‘律’命名,律宗的宗旨就是匡正元陆世界的律法,任何违逆律法的行为,都会受到他们无情而疯狂的打击。
  
      律宗弟子只要出山行走,见官大一品。
  
      诸如昆吾国朝的皇帝,见了律宗最低级的弟子,也得恭恭敬敬、客客气气。
  
      不提律宗可怕的背景,单单律宗自身的实力,就冠绝整个元陆世界。
  
      元陆世界大小势力分九品,律宗是一品宗门。而一品宗门当中也有强弱之分,天、地、人三阶中,律宗就是最顶尖的天字一品的宗门。
  
      所以南宫南,他不把阴九幽放在眼里,好似没发现阴九幽等人的存在,这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翱翔在天际的大鹏,岂会在乎几只在草窝中偷鸡摸狗的豺狼?
  
      看着满脸是笑的南宫南,阴雪歌干笑了几声,轻轻摇了摇头。
  
      “大人,小子孤陋寡闻,至圣法门,小子听说过。但是律宗,小子真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
  
      “嘿,有趣的小子!”
  
      南宫南心情大好,他对阴雪歌的话不以为杵,而是笑着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口风一转,南宫南突然指了指盆地中佛光四射的地窟。
  
      “你们家主说,这么多人都抢进去了,你们为何不去?”
  
      这话里面,可就带着几分声色俱厉的冷酷味道。律宗弟子性情如狐,最是多疑不过。
  
      这么多世家家主和子弟都闯入了地窟,唯独阴家众人没有进去。
  
      如果没有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那么南宫南大可以怀疑阴家知道‘佛宗’的来龙去脉,所以才避嫌没有闯入佛宗遗迹中。
  
      但是区区七品世家。蝼蚁般的存在,他们哪里有资格知晓佛宗的存在?
  
      这都是三品以上势力才能接触的绝密信息,阴家如果真的知道佛宗的缘由,那么阴家也就不用存在了。
  
      阴雪歌指了指还悬浮在他面前不断跳动的血色玉符,将自己对阴九幽、阴飞絮等人说过的话,又一五一十的,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的说了一番。
  
      阴九幽等人在一旁连连点头。证明阴雪歌的确是这般说的。
  
      一边点头,阴九幽等长老的后心一边冷汗淋漓。南宫南的问题很是简单,但是这简单的问题中蕴藏的一缕极深沉的杀意,他们能感受到,所以他们无比的恐惧。
  
      阴雪歌若是说错一句话,引起了律宗弟子的怀疑,阴家就完蛋了。
  
      幸好阴雪歌口舌灵便。言辞清晰,所说的话里面没有丝毫的夸大,没有任何的虚假。他所说的,正是他所见的,所想的,所考虑到的东西。
  
      “真是有趣的、小心的娃娃。如此仔细。我倒是,看错了些事情。”
  
      南宫南很是诧异的看着阴雪歌,因为他追杀洛王,因为他赐下的玉符对这处遗迹有了感应,所以就本能的判断出这处遗迹或许有某些蹊跷之处。
  
      这等小心谨慎的作风。哪里像是一个十七岁不到的少年?
  
      当初随意的将这枚律符丢给阴雪歌,无非是抱着一种广撒网、逮大鱼的心思。如果阴雪歌可堪造就。等他气通百脉之后,这枚律符自然会有反应,到时来接引一番就可以。
  
      如果他过了年限,实力还没达到他的要求,这样的庸碌之人,也不值得他南宫南多下心思。
  
      律宗弟子就是这般,外出行走,碰到一些有趣的年轻人,总会给他们一线机缘。说不定里头就有几个惊才绝艳的天才,会给律宗带来惊喜?
  
      “你救了你的家族。”
  
      南宫南很深沉的点着头,斜睨了阴九幽一眼。
  
      “见微知著,谨慎小心,这种品性,我很欢喜。”
  
      “有兴趣,去律宗拜拜山门,试试机缘么?”
  
      这话说得轻巧,南宫南只是随意丢出了这句话,而阴九幽等长老已经差点没晕了过去!
  
      律宗弟子,而且还是很有地位的律宗弟子,能够带人屠灭洛王一脉的律宗弟子,主动向阴家子弟提出了邀请。这就好比世俗中,某个皇帝突然跑到一个农夫家中,问农夫的一个儿子——愿不愿意做亲王啊?
  
      差不多,就是这等意义。
  
      阴九幽等人可怜巴巴的看着阴雪歌,他们现在只求阴雪歌赶紧答应下来。
  
      阴雪歌沉吟片刻,他指了指悬浮在面前的玉符。
  
      “大人初见小子时,不是说……”
  
      南宫南摇了摇头,打断了阴雪歌的话。
  
      “那时候,是那时候。现在我改了主意,我欠你一份人情,所以,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你现在修为是太差了一些,但是去律宗试试,总有机会。”
  
      南宫南笑得很惬意,寻常人连律宗的大门在哪里都摸不清。
  
      元陆世界,那些国朝的大家族,哪怕是国朝的皇族,甚至是一品皇族的那些皇帝们,他们想要将自己的子弟送入律宗,那也是无比困难的。
  
      但是阴雪歌嘛,有他南宫南做介绍人,只要他通过律宗的考验,进入律宗修行,也不是什么难事。
  
      阴雪歌沉默了一阵,他偶尔看看南宫南,但是更多的是看那些正守在床弩后,严阵以待的血衣人。
  
      “加入律宗?”
  
      他如此问南宫南。
  
      “加入律宗。”
  
      南宫南笑得煞是得意。他很喜欢看到那些懵懂的不知律宗是何等存在的少年,纠结于这个问题。
  
      阴九幽等阴家长辈几乎要疯了,他们恨不得抱住阴雪歌的大腿,哀求他赶紧答应南宫南。
  
      这种问题,需要犹豫么?
  
      阴家若是能出一个律宗弟子,足以光宗耀祖。足以让阴家在昆吾国朝的势力飙升。
  
      “好啊。”
  
      阴雪歌笑了笑。
  
      他看着那些血衣人,语气变得很是轻快而兴奋。
  
      “起码律宗弟子。看起来很威风。”
  
      南宫南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因为很威风么?
  
      很好,他能理解这种想法。真是乡下孩子,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孩子。
  
      威风?当然,律宗弟子都很威风。但是真正有资格知晓律宗存在的人,加入律宗的目的,谁会是为了威风啊?律宗的传承,律宗的资源。律宗恐怖的背景,这才是无数人追逐的目标。
  
      “等我办好这里的事情,我会去找你,带你去律宗。”
  
      狠狠的瞪了阴雪歌一眼,南宫南手一指,悬浮在面前的血色法符顿时光芒全消,轻盈落在阴雪歌手中。
  
      一道馥郁的香气从地窟中喷出。一名渭南郡八品家族的家主一跃而出,在几个家族长老的簇拥下,怀抱着一株金色灵花向外狂奔。
  
      金色的灵花高有三尺开外,枝叶苍劲有力,枝条上生满了拇指大小金色花朵。
  
      这些花朵却并非实体,而是犹如火焰一样闪烁燃烧的火花。金色的火光熊熊。整株灵花散发出馥郁香气,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阴雪歌抽了几口花香后,都觉得浑身发烫,骨节都在‘咔咔’作响。
  
      他不认识这种灵花。但是从花香的效力可以判断,这是一种极大增强**力量。改善**资质的灵药。
  
      “嗯,燃脂金佛花。”
  
      南宫南眼尖,他一眼认出了那一株灵花。
  
      “而且,药力简直充沛得,不是人能承受的。”
  
      这座太古遗迹封锁了不知道多少年,这一株燃脂金佛花自然不可能从太古时代一直生长到现在。他或许已经经历了无数次的开谢,或许是新的种子繁衍生长而成。
  
      但是这一株灵花的药力,一如南宫南所言,已经充沛到谁敢服用他,身体会立刻爆炸开的程度。
  
      只有将其炼制成灵药,才能供人体平安吸收。
  
      这么一株灵花,或许就能让一个家族的实力翻上数百倍。
  
      “太古邪魔遗迹,他们从中,或许得到了邪魔传承。”
  
      南宫南轻笑了一声,笑声轻微,但是左近高崖上的血衣人都会意的笑了。
  
      这是至圣法门认定的邪魔遗迹,里面的任何物事都和邪魔有关。如果单纯是一些奇花异草,也没什么大的关碍。但是,谁能保证你从中只是得到了一些花花草草?
  
      或许,你从中得到了邪魔的传承。
  
      或许,你已经继承了邪魔的意志。
  
      或许,你干脆就被邪魔附体转生。
  
      一切都有可能,而律宗的职责,就是扼杀这一切可能威胁到元陆世界的可能。
  
      当然,南宫南不会说他其实也很喜欢那一株燃脂金佛花。
  
      “有此重宝,我李家当崛起……”
  
      怀中捧着太古奇花,身边异香飘荡,单单闻着花香,**强度就在缓慢的的提升。
  
      李家家主和长老们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他们好似看到了家族中所有的青年子弟,所有的长老,所有的族人,他们的实力都突飞猛进。
  
      只要服下这株奇花炼制的丹药,所有李家族人的**强度飙升,他们就能肆无忌惮的开辟窍穴,接引天地元气入体,成就真正的炼气士。
  
      到时候什么阴家,什么赫伯家,乃至太守府,甚至是齐州州牧府……
  
      刺耳啸声破空袭来,四周高崖上,三张床弩同时激射。床弩上法符光芒刺目,每一张床弩同时喷射出三十六支符文箭矢。森森狼牙箭头在金色佛光照耀下散发出温煦光芒,瞬间没入了他们的身体。
  
      毕竟是一个家族的家主,李家主的身上,还是有几样不错的护身法器。
  
      两枚法符、一枚法器同时自动触发,十二面元气盾,六面灰黄色土盾,一块龟甲盾同时浮现,围绕着他们的身体急速旋转。
  
      但是床弩威力太强,箭矢速度太快,在这些盾牌浮现之前,箭矢就已经没入了李家主的身体。
  
      ‘咔咔’声中,箭矢上法纹流转,刺骨寒气喷出,将他们的身体冻成冰块。
  
      两名血衣人飞掠而去,一剑砍下了李家主的头颅,将他怀中燃脂金佛花抢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收纳进了一个三尺多长的玉匣子里。
  
      “此物炼制成丹药后,你阴家当有一份。”
  
      南宫南心情极佳,所以他很慷慨的向阴九幽许下了诺言。
  
      “你们阴家,很不错。知道厉害,懂得进退,这样很不错。”
  
      阴九幽和一众长老兴奋得满脸通红,他们很想仰天欢笑,却又怕恶了南宫南,只能强憋住了心头笑意。
  
      紧接着,另外一条浑身血肉模糊的人影从地窟中冲天跃出。
  
      “李老匹夫,你焉敢杀我族人?夺我灵药?速速归还!”
  
      话音未落哦,两名血衣人腾空掠过,手中法器长剑带起一道寒光,将那人影斩杀剑下。
  
      “吴家家主,看来他家几位长老,已经殒命。”
  
      阴九幽轻叹了一声,吴家,那是和阴家交好的九品世家。
  
      但是他们不理睬阴九幽的好意,自顾自的闯入了地窟中,一切后果,自然要由他们自家承受。
  
      敬畏的看了南宫南一眼,阴九幽皱着眉头思忖起来。
  
      如果律宗弟子,真的将地窟中的所有人斩杀当场,那么渭南渭北两郡高手就陨落大半。
  
      阴家实力却没有受到任何损失,也就是说,阴家应该也必须获取更大的一块利益了。
  
      李家的两座矿山,阴九幽窥觑许多年了。
  
      吴家有千亩灵田,那更是极佳的不动产。
  
      还有其他各家的一些产业,以如今阴家的手段,应该都能吃下的。
  
      远处山林中突然传来了尖锐的长啸声,有人踏着云气破空奔袭而来。
  
      南宫南只是冷笑了一声,不管是谁敢靠近这处遗迹,律宗弟子都能将他们全部斩杀。
  
      阴雪歌则是回头看了过去,他惊讶的发现,居然是九公主带人赶来。
  
      而且九公主身边多了一个青年男子,而那青年身后,紧跟着四肢完好无损的罗青青。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