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四十六章 山林,男人,兽性 1
    阴九幽,几位阴家长老御气腾云,紧贴地面,已经冲到无名近前。
  
      箭矢破空,尖锐啸声震得耳膜剧痛,符文箭矢准确撞在钵盂上面。
  
      佛门重宝,蕴养一钵盂净水,蓄养一株清净莲华,更内藏巨大储物空间,内中自有奇妙。箭矢撞在钵盂上,正化为金色虚影,逐渐融入无名体内的钵盂顿时剧烈一荡。
  
      ‘嗡嗡’轰鸣,钵盂上一枚卍字佛印冲起有七八丈高。
  
      金色佛印上烈焰腾空,一头浑身被金色烈焰缠绕的雄狮喷薄而出。雄狮上盘坐一尊身高三丈手持双剑的金身罗汉,双剑带起凛冽剑光犹如两条银河呼啸劈下。
  
      “大威雄狮,护我佛心。”
  
      金身罗汉虚影低声咆哮,仅仅是一声大吼,阴九幽等阴家长老同时吐血倒退。恐怖声浪犹如重锤轰顶,砸得他们胸膛凹陷,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仅仅是一声大吼,威力就惊恐如斯。
  
      阴九幽等人重创,更有一位阴家长老躲闪不及,被双剑剑光扫过。就听一声惨嚎,一条胳膊齐着肩膀,连带着大片肋条肉被切了下来。
  
      五脏六腑从凄厉的伤口处一览无遗,这位阴家长老亡命般急转身,三颗血色丹药丢进嘴里,大把药面药膏不要钱般涂抹在伤口上。
  
      重伤的阴家长老一边向后急退,一边嘶声惨嚎。
  
      “退,此物凶邪狠戾。非人力能敌。”
  
      金色钵盂上,烈焰雄狮威猛庄严,金身罗汉辉煌大气,怎么都和‘凶邪狠戾’的评价扯不上关系。但律宗长老定性,这是上古邪魔遗迹,那么阴家长老只能用这样的形容词。
  
      惨嗥声中,阴雪歌一溜烟的从重伤的阴九幽等人身边掠过。
  
      雷鸣弓真个犹如雷鸣震耳,弓弦不断震荡,阴飞飞偷偷赠送的符文箭接连飞出。
  
      金色钵盂只是死物,爆发出一次巨大的威能后。残留在钵盂上的佛门禁制就逐渐消散。威力强大的符文箭不断撞在钵盂上不断爆炸开。烈焰雄狮和金身罗汉身形逐渐暗淡,最终化为一缕光焰没入钵盂。
  
      符文箭矢爆炸的声音沉闷如雷,极其震耳。
  
      一波一波震荡化为飓风,向四周不断冲击扫荡。无名向前翻滚的身体。被符文箭矢爆炸的冲击波卷起。一路翻翻滚滚向前翻出十几丈远。头颅撞在山石上,一连撞碎了十几块大石头。
  
      “地面人,果然尽是邪魔。无一好人!”
  
      无名嘶声大吼,他好容易稳住了身形,双膝跪地,一只手撑住地面,怒视阴雪歌。
  
      阴雪歌飞奔而来,他向金色钵盂伸出了手。
  
      南宫南和律宗长老在后方大声怒吼,他们听清了无名的叫声。
  
      “地面人?这厮来自地下魔窟,不能放过,速速将他击杀!”
  
      “阴雪歌,小子,夺下这金色……大碗,算你大功一件!”
  
      南宫南甚至是连‘钵盂’一词都很警惕的没有说出来,他舌尖一颤,干脆用了‘大碗’这个词顶替了‘钵盂’的原名。他很谨慎的,保守着有关佛门的一切信息。
  
      九支威力最强的符文箭矢早已射光,金色钵盂光芒黯淡,滴溜溜的打了个转儿,犹如活物一般绕过阴雪歌的手,径直投奔向了无名。
  
      解脱禅院的原本禁制,只要这金色钵盂化为金色光霞融入无名体内,不仅外人再也难以发现钵盂的存在,更能为无名奠基成功,帮他完成一项佛门护体神功。
  
      若非阴雪歌符文箭矢打断了钵盂和无名的融合,此刻无名已经身怀一项佛门神功,就算四位律宗长老和南宫南没有被重创,无名一人也能轻松将在场所有人斩杀。
  
      奈何阴雪歌箭矢如电,居然隔着这么远命中金色钵盂,打断了两者融合的过程。在这种融合的紧要关头,钵盂上的佛门禁制最为孱弱不过,被符文箭矢打破之后,融合传承的过程自然被中断。
  
      无名,依旧是无名,并没有凭空增添无穷神通。
  
      金色钵盂,则是耗尽了上面储存的佛门禅力,滴溜溜的蹿回了无名怀中。
  
      阴雪歌拉开雷鸣弓,三支普通符文箭矢带起流光,反手向无名后心射去。
  
      “中!”
  
      阴雪歌一声大吼,他和无名相距只有不到二十丈,箭矢犹如流星,瞬间到了无名身后。
  
      无名狂啸一声,他的身形向前飞扑,左手抱住了金色钵盂,将他塞进了胸前兽皮衣中,身形犹如贴着沙地掠走的蜥蜴,轻快无比的带起几点烟尘,循着扭曲变幻的轨迹向前飞射。
  
      三支箭矢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掠过,锋利的箭头划过他的兽皮衣衫,在他的肌肤上带起了三条半寸深的血痕。
  
      鲜血飞溅,无名不可置信的低头望了自己的身体一眼。
  
      不坏清净琉璃体,让无名在地下世界肆意玩闹从无任何伤损的佛门法体,居然被箭矢撕开了?
  
      无名骇然回头望了阴雪歌一眼。
  
      阴雪歌纵上半空,同样目光深邃的向他望了过来。
  
      一如丛林中两头天生强横的猛兽,在陌生的山林中迎头对上。同样强大,同样敏锐,同样骄傲,同样一惊撩拨就怒发冲冠,就要亮出爪牙相互撕咬,势必将对方斩杀。
  
      无名的眸子中,蕴藏着粗野、蛮横、犹如嗜血猛兽一般最纯粹最原始的凶悍。
  
      阴雪歌的双眸深邃神秘,犹如夏夜天空无穷无尽的星辰,你能一眼看到他,却永远无法看透他。
  
      两人的目光狠狠对撞在一起,阴雪歌的双眼就好似一片深邃无底的大海,瞬间淹没了无名目光中的凶悍、粗野和原始、野蛮。
  
      无名的身体微微一震。阴雪歌深邃的目光让他感受到了绝大的惊恐和极大的恐怖。这就好似他年幼时,他第一次见到他的授业恩师一般,两人目光对视,他就从自己的授业恩师双眼中,感受到了那无穷无尽的神秘,无边无际的博大。
  
      “也不过是个小家伙。”
  
      死死咬着牙齿,无名犹如受创的猛兽,几个起落就遁入了山林中。
  
      出于本能的直觉,一种类似于野兽的直觉,无名深深的感受到。阴雪歌年纪比他还小。
  
      这么水嫩的年轻人。怎么会给他类似于自己授业恩师的压力和神秘?这绝对不可思议。
  
      身形如风,矫健如豹,身体有力的在山石、古木之间穿梭。身形起落,一个闪身就是十几丈远。无名用力的扎紧身上兽皮衣衫。将金色钵盂妥善的放在了胸前。
  
      他抓起长弓。将粗陋的木箭搭在了弓弦上。
  
      他前进的速度极快,身体撞开空气,发出犹如投石器砸出的巨石一般‘呼呼’的破空声。
  
      阴雪歌就在他身后。乱风步施展开来,他身形灵动诡异异常,而且穿行时没有半点声响。
  
      “再中!”
  
      阴雪歌不知不觉已经和无名跑了一个肩并肩,两人之间相隔只有十二丈。
  
      穿过一株十人合抱的巨树,树冠下一个小小的空旷空间一闪而过。就在两人身形掠过这个小小空地的时候,阴雪歌抓住机会,一支箭矢闪电般射出。
  
      符文箭矢在幽暗的丛林中带起一点寒星,几乎是离弦的瞬间,就到了无名身边。
  
      无名险而又险的挪动身体,箭矢划过他的后背,带起了一条深深的血印子,擦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十几丈外传来一声爆鸣,箭矢扎在一株大树上,急速旋转的箭矢没入树干三尺,然后箭头剧烈的爆炸开来。
  
      数人合抱的古木树干上被炸开一个水缸大小的窟窿,看着木屑纷飞的树干,无名额头有冷汗渗出。
  
      这样的箭矢,如果射在身上,虽然他的身躯远比常人雄壮粗壮得多,也会被炸成碎片吧?
  
      “该死的东西,你们地面的邪魔,没有一个好东西!”
  
      无名低沉的咆哮着,出身于地下世界,那个世界的生灵更习惯用拳头解决问题,所以口舌上的功夫从来不是重点。地下世界的生物们从来不会将力气浪费在舌头上,所以他们骂人的水平很是低劣。
  
      翻来覆去的咆哮着阴雪歌不是个好东西,无名用尽全部的力气向来时的小道奔逃。
  
      金色钵盂中的清水和莲花,他从解脱禅院的传承中得知,这是可以起死人肉白骨的至宝。他的授业恩师是阳寿大限将至,所以就要坐灭,但是只要给他服下一瓣莲花,就能延寿千年。
  
      他绝对不能让阴雪歌夺走金色钵盂,他也无心和阴雪歌搏命,带着金色钵盂逃回地下世界,他就赢了。
  
      这里是地面世界,如果他和阴雪歌亡命纠缠太久,一旦律宗那些给了他极大压力,极大创伤的可怕人物还有援兵的话,他会死在这里。
  
      逃,用最快的速度逃。
  
      如果阴雪歌敢追杀他到地下世界的话!
  
      无名的双眸突然变成了血色,瞳孔中隐隐有凶光渗出。如果阴雪歌敢追杀到地下世界,他绝对不介意让阴雪歌领悟地下世界的残酷。
  
      阴雪歌轻快无声的跟在无名身边,不断用箭矢抽空子给他一箭。
  
      山林中树木繁茂,两人之间隔开了十几丈的距离,这当中生长了无数的树木,有无数树藤、枝桠遮挡。寻常人在这种环境下只能近身肉搏,根本无法用弓箭攻击敌人。
  
      但是对阴雪歌而言,他能通过四周树木反馈的信息,精准的把握任何一条缝隙的出现。
  
      两人之间,相隔十八丈,就是现在,两条树藤之间,一条拇指宽的缝隙出现了。阴雪歌轻喝一声,连续三支箭矢精准的穿透缝隙,向无名的脖颈、腰肋,还有看似不打眼的脚踝射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