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四十九章 雷霆 1
    风很大,从四绝岭方向有恶风袭来。
  
      ‘嗖嗖’狂风吹得渭南古城内无数树木摇晃,发出波涛般巨响。
  
      寻常人只会以为,这是自然天风。唯独修炼者能从中分辨出金戈铁马的血腥味儿,这是律宗的长老和门人弟子,正在剿杀敢于窥觑佛门遗迹的邪魔外道。
  
      那种层面的战斗,搅动数百里方圆的天地元气,扰动数百里外渭南古城的风云,只是轻松平常。
  
      天空七轮圆月也很大,青巍巍的月光如水,圆月轮照、星辰无光,天空不见一颗星子。
  
      圆月如神灵的眼眸,冷漠无情的俯瞰着元陆世界芸芸众生。冥冥中,阴雪歌感受到,在那月光中,有极其可怕的存在森严冰冷的目光,正隔着不知道多少万亿里的距离,从圆月上俯瞰四绝岭。
  
      有了不起的人物,正以通天彻地的手段,观察四绝岭律宗弟子剿杀邪魔外道的战斗。
  
      在这样的目光俯瞰中,阴雪歌只能笑着端坐在院落中,捧着大海碗大快朵颐。
  
      阴家宅邸的院子也很大,因为最近手头活络了,青蓏很是请了一些夫役,将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青砖缝隙都用水重新磨了一遍,所有瓦片都重新铺设了一遍。
  
      整个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清爽无比。
  
      四周院墙上,挂着气死风的明瓦灯笼,配合上天空七轮圆月,照得院子里白皙如昼。
  
      院子正中的石桌格外巨大。桌子上摆着几个尺寸惊人的碗碟,里面装满了美味佳肴。
  
      从四绝岭回来,就直接去圣庙领了白玉子。白天又在操练阴飞飞,这是阴雪歌回到渭南古城后,正儿八经的第一顿饭。所以青蓏狠下了一些功夫,很破费了一笔钱。
  
      一个三尺宽的青瓷大鱼盆,里面盛了一条金鳞龙头鲟。大鱼的腹部被挑开,露出满肚皮紫光熠熠的鱼子,黄豆大小的鱼子颤颤巍巍,散发出诱人清香。
  
      这是渭水特产。极其昂贵的珍馐。三尺长龙头鲟,市价一两黄金。换在两个月前,阴雪歌和青蓏,根本吃不起这样的渭水特产。
  
      白玉子悬浮在龙头鲟的上空。一条细细水烟垂下。不断卷起一颗一颗鱼子丢进自己嘴里。
  
      身为一条鱼。如此酣畅淋漓的食用同族的鱼子,白玉子的这等行径,也算是惊世骇俗。
  
      大鱼盆的旁边。是一个长宽两尺有余的大蒸笼。热气腾腾,颤巍巍,红通通,浓香熏人的一蒸笼红糟肉在蒸笼内码放得整整齐齐。每一块红糟肉都油光水量,皮肉都近乎半透明了。
  
      白天被操练得哭天喊地,屁股上尽是伤口的阴飞飞瞪大眼睛,左右手同时抓着一双筷子,犹如旋风般夹起红糟肉,不断塞进嘴里。
  
      一块红糟肉还没吞下去,另外一块红糟肉又塞进嘴里。
  
      死胖子的两个腮帮子肿得好似皮球,满脸肥肉堆砌起来,他本来不大的小眼睛,更是变成了一条缝隙。满脸油光的他手舞足蹈的挥动着筷子,胸前衣襟已经满是汁水淋漓。
  
      “肉,这才是人生哪。”
  
      “吃肉喝酒,玩女人,这才是幸福。”
  
      死胖子一边胡吃海塞,一边絮絮叨叨的嘀咕着。真不知道红糟肉塞满了他的嘴,他如何还能说出话来。但是吃着说着,他突然向捧着一个大海碗的青蓏望了一眼,叹了一口气。
  
      “我说的是玩女人,蠢丫头,别看我,你连小姑娘都还算不上,就别说女人了。”
  
      青蓏放下大海碗,起码两斤虾仁松菇面已经被她连汤带水吃得干干净净。
  
      她瞪大眼睛,狠狠的盯着阴飞飞一声不发。她本来就极瘦,眼睛就显得格外鲜明,加上她现在特意的瞪大了眼睛,她的半张脸几乎都被眼珠子给占据了。
  
      她就这么死死的,狠狠的盯着阴飞飞。
  
      被青蓏怪异的目光盯得有点头皮发麻,阴飞飞干笑了几声,用力抖动了一下丰硕的胸脯。
  
      被清净莲华的莲子,撑得更加丰腴圆润的身躯,胸脯上两块颤巍巍的大肥肉就很欢快的颤抖起来。阴飞飞得意的看着薄薄的衣衫下剧烈颤抖的肥肉,朝着青蓏笑了起来。
  
      “胸脯还没有飞爷我的胸脯大,这样的女人,是不能称之为女人的!”
  
      青蓏的小脸皱成了一团,她低下头,看着自己平坦如砥的胸膛,突然有一种跳进身边的水井,直接闷死自己的冲动。
  
      “如果要比你的胸脯更大,才能算是女人的话。这天下,还能有女人么?”
  
      阴雪歌抓着筷子,左手端着酒杯,慢条斯理的从一个大盆里,撕扯下一条炖得稀烂,浓香四溢的猪头肉来。
  
      这是早上青蓏从菜场买来的野猪头,还是有了几分灵性,快要成为妖兽的野猪王的猪头。三尺见方的猪头通体赤红,猪头肉足足有三寸厚。
  
      青蓏花费了一整天时间,这才将这个猪头炖得浓香稀烂趴趴软,用筷子轻轻一扯就是一大块粘稠而有弹性的猪头肉被扯了下来。
  
      一边品尝着这难得一见的佳肴,阴雪歌一边对阴飞飞发动了反击。
  
      “女人是不可能了,就这元陆世界,母牛都难得找到一头。”
  
      白玉子的口舌越发狠毒,他吞了数十颗鱼子,斜睨了阴飞飞一眼。
  
      “话说,元陆世界找得到比你的胸脯更大的母牛么?”
  
      “没有,肯定没有。”
  
      “所以,元陆世界全都是公牛,没有母牛!”
  
      白玉子斩钉截铁无比肯定的做了断言。
  
      阴飞飞心情突然变得极其恶劣,他本来想要打击青蓏,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被一条鱼给打击了。
  
      放下筷子,卷起袖子,阴飞飞指着白玉子,正要好好的和他较量一下口舌上的功夫,猛不丁的,城北传来了一声低沉浑厚的钟鸣声。
  
      钟声按照一个特殊的节奏接连敲响,三长三短,然后一长一短,随后又是三长三短。
  
      这是阴家的召集令,是阴家高层下令召集渭南城内的所有阴家子弟。渭南郡各大世家都有召集自家子弟的钟声,而现在敲响的钟声节奏,属于阴家。
  
      一股风雨欲来的沉重窒息感突然笼罩在渭南古城上空,远近都传来了众多民宅关门闭户的声音。
  
      好似一道阴风平地吹起,吹进了千家万户,原本灯火通明的渭南古城,突然有无数宅邸中的灯火络绎熄灭。到了最后,只有城北阴家祖宅和太守府、律府内,依旧有灯火摇曳。
  
      “走!”
  
      阴雪歌一跃而起,他一把抓起青蓏,拎着她三五步就抢到了自家后院,在演武场边掀起一块特制的厚达三尺的青石板,将她丢进了地下的密室中。
  
      青蓏一言不发的看着阴雪歌,身体微微的哆嗦着。
  
      望了青蓏一眼,阴雪歌轻松的笑了笑。
  
      “这次,是我们阴家去欺负别人,我们占了绝对的优势。所以,不要担心。”
  
      “好好呆在这里,大概也就一夜的功夫,什么事情就解决了。”
  
      将厚重的青石板放下,双脚在地上搓了搓,不明就里的人,就极难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隐秘的密室入口。
  
      站在密室内,青蓏突然向上跳了一下。
  
      “少爷,如果是天亮回来,记得买一把新鲜的……”
  
      她蹦起来的时候,阴雪歌正好放下了青石板。青蓏的脑门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青石板上,发出很是嘹亮的一声脆响。
  
      昏天黑地的抱着脑袋在地上转了几圈,青蓏摇摇摆摆的走进面积极大的密室,一屁股歪在了一张软榻上。一个鸡蛋大小的血疙瘩很快就冒了出来,青蓏翻着白眼,拼命的抽着冷气。
  
      “痛,好痛,少爷,记得买鸡蛋回来。”
  
      “揉揉,用煮熟的鸡蛋,揉揉。”
  
      倾听着密室中的动静,阴雪歌不由得摇了摇头。蠢丫头就是蠢丫头,变不聪明。
  
      这个密室,只是为了预防万一。
  
      或许根本不会有人闯入阴雪歌家的宅子,他只是预防万一而已。
  
      月色下,白玉子的身体发出淡淡的明光,这是龙鲤特有的异兆。他犹如一盏飞行的灯盏,轻盈的在阴雪歌身前一丈多远的地方盘旋前进,身上洒下点点清澈的水光,照亮了方圆丈许的范围。
  
      阴雪歌穿着阴家宗学的黑色长衫,背着雷鸣弓,腰间挂着一壶箭,腰带上插着十二柄飞刀,右手拎着一柄长刀,悄无声息的在反射着淡淡月光的青石大街上快步行走。
  
      阴飞飞双手抱着那个通红的野猪王的猪头,一边大口撕扯着猪头肉,一边背着一柄特制的巨型狼牙棒,紧随在阴雪歌身后。
  
      “吃饭都不安心,这是要干什么?”
  
      “老大,你能活着从四绝岭回来,兄弟们凑一块好好吃一顿,这碍着谁了?”
  
      “吃饭都不安心,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阴雪歌没吭声,他回到渭南古城已经有整整一个白天,阴九幽他们,应该已经摆平了官面上的所有程序。按照律法,所有应有的程序都应该完成了,现在是收获的时刻。
  
      他看了看阴飞飞,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叹。
  
      “雷霆一击,想不到我们家主,居然是如此的杀伐果断。”(未完待续。。)rt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