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章 浩浩汤汤赫伯泉 1
    赫伯一族,还远在阴家之前成立。
  
      曾经赫伯一族势力鼎盛时,阴家被其全面压制。
  
      但最近千年来,赫伯家许是犯了太岁,运程差到极点。显示家族青年天才外出历练,纷纷夭折陨落,损失大量修炼资源不算,更是让家族青黄不接。
  
      随后赫伯家实力最强的太上纷纷走火,或者开辟窍穴时爆体而亡,或者干脆就莫名体内元气失控爆体。短短三五百年,赫伯家威震渭南郡的顶尖高手,居然损失了七成。
  
      阴家顺势推动,明里暗里各种招数层出不穷,耗尽手段,又斩杀赫伯家呵气成雷的太上两三人。最终赫伯家最强的呵气成雷级的高手,只剩下了寥寥三五人。
  
      为了挽回颓势,赫伯家偷偷组建精锐拓荒队,远去西疆蛮荒,开辟新的领土。结果赫伯家真个倒了血霉,拓荒队全军覆没,一位太上陨落,家族大量青状殒命。
  
      如此一来,赫伯家的实力大损,家族武力十去七八,再也不复当年的赫赫声势。
  
      月光照耀下,曾经威风显赫的赫伯家白泉庄,远远望去,硬是透着一股颓唐之气。
  
      足以容留数万人居住的白泉庄,在夜间却无半点儿生气。家家户户门前都循《律》挂着白色招魂幡,这代表有家中有人客死异乡,招魂幡就是为他们指引道路,让他们顺利返乡,在转世投胎前,还能再看家人一眼。
  
      数千杆招魂幡在夜风中摇曳,冷气森森,寒气袭人,阴雪歌身边几个阴家精锐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亏他赫伯家还想隐藏消息,不说他家拓荒队损兵折将,反而说他门在西疆收获颇丰。”
  
      阴九幽低声讥嘲,不屑的挥了挥手。
  
      白泉庄四周都铸有矮墙,宽三步的矮墙上,有巡夜武士往来游走。
  
      但是这些武士一个个无精打采,从骨子里透着一股颓唐颓丧之意。
  
      赫伯家曾经的威名,毕竟是一块很好的遮羞布,这些巡夜武士或许不觉得有人胆敢突袭赫伯家,故而他们游走在护墙上,目光游离,却多往庄子里张望。
  
      白惨惨的招魂幡在夜风中飘荡,这诡异凄厉的气氛,分散了他们绝大部分的注意力。
  
      阴九幽举起双手,向白泉庄的正门狠狠一指。
  
      “以雷霆万钧之势,从正门攻入,从后门攻出。”
  
      “所过之处,有杀错,无放过。”
  
      “赫伯家勾结上古邪魔,律宗已然定罪。夜宿白泉庄者,尽是同犯。”
  
      一句话定下了白泉庄数万人丁生死,阴九幽长啸一声,一拍坐骑的头颅,胯下黑麟骑长啸一声,撒开长腿就向白泉庄正门冲去。
  
      狂风托起黑麟骑的身体,数里长的路途,短短几个呼吸就冲到了门前百丈处。
  
      护墙上十几位赫伯家武士齐声呐喊,墙头上数十支火把同时亮起。庄门城楼中警钟轰鸣,高亢急促的警钟声随着夜风,很快传遍了方圆数十里。
  
      一旁湖泊中,无数栖息在芦苇丛中的水鸟惊动。夜鸟惊飞,乱杂杂数万头体型硕大的水鸟腾空飞起,化为一片乌云扑腾着翅膀掠过白泉庄上空,洒下了无数细碎的羽毛。
  
      “杀!”
  
      阴九幽长笑一声,他袖口内十二柄巴掌大小法器飞刀呼啸而出。阴家阴风诀修成阴风元气,速度极快,最擅长短距离挪移诡变。
  
      飞刀化为道道寒光凌空激射,寒光掠空,居然犹如旋风一般打着转儿,循着莫测的弧形轨迹向墙头上武士袭去。
  
      赫伯家武士纷纷惨嚎,寒光掠过他们脖颈,带起大片血光。
  
      阴九幽飞刀犹如鬼魅,在空气中扭转腾挪,从一个武士的身体瞬间弹射到另外一人身上。十二柄短刀只是短短一瞬,连续斩杀墙头上赫伯家武士三十六人。
  
      失去生命的**沉甸甸从墙头上坠落,阴九幽张口大吼,一道狂飙从他嘴里喷出,化为青灰色风龙轰向白泉庄正门。半尺厚青钢大门先是微微一震,门轴四周墙壁突然崩裂,伴随着轰然巨响,柔韧性极高的青钢大门扭曲变形,连带着十几丈长短一截护墙同时碎裂飞出。
  
      驻守在庄门附近的,有赫伯家精锐青状百人。
  
      听到警钟声,他们抓起兵器就从休息的房屋中冲出,刚刚冲到庄门附近,庄门连带护墙就崩解飞起。重达百鼎的沉重庄门犹如一道狂飙,横扫过这支精锐的百人青状。
  
      就听得‘啪啪’声不绝于耳,好似数十个水杯同时碎裂,百名赫伯家青状被那扇扭曲变形的大门扫过,身体同时炸开,炸成了大片血雾洒得一地都是。
  
      “敌袭,敌袭!”
  
      白泉庄内各处灯火亮了起来,然后一个沙哑的声音冲天而起。紧接着,那些亮起的灯火又纷纷熄灭。到处都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到处都传来了弓弩上弦的沙哑声响。
  
      ‘吼’、‘吼’叫声不绝于耳,靠近白泉庄正门的数十座宅院门前,那些造型各异,大小不一的镇门奇兽雕像突然动了起来。有人催发了法符,这些看似普通的蹲在门前默默守门的奇兽雕像,居然清一色都是威力强悍的法石傀儡。
  
      一名阴家太上冷笑一声,一拍腰间皮囊,顿时上百尊巴掌大小的人形石雕纷纷飞出。
  
      这些石雕还在半空中就爆发出夺目光芒,他们体积急速增大,伴随着低沉的咆哮声,这些石雕也都化为身高数丈到十几丈不等的法石傀儡,手持巨石雕成的兵器,撒开大步向赫伯家的法石傀儡逼去。
  
      纯粹的野蛮力量,纯粹的暴力冲撞。
  
      法石傀儡没有灵智,只懂得杀戮。
  
      两家的法石傀儡重重撞击在一起,赫伯家的异兽挥动爪牙,从阴家的人形武士身上抓下大块巨石。而阴家的人形武士挥动兵器,在赫伯家的异兽身上砍出了极深的痕迹。
  
      这些巨大的家伙打成了一团,附近的七八座占地超过两亩的宅邸当即被夷为平地。
  
      有大量惊慌失措的赫伯家族人,以及家丁、仆役、侍女、丫头等从宅子里四散奔逃,但是他们没跑出多远,巨大的异兽或者人形武士一脚踏下,就将他们踏成肉饼。
  
      面对这些强大傀儡师制造的法石傀儡,寻常人的生命宛如风中残烛,无比的脆弱。
  
      “奉律令,诛杀赫伯家满门!”
  
      阴九幽举起手上征伐令,神气活现的大声咆哮,他的吼声如雷,传遍整个白泉庄。他的声浪滚滚,白泉庄九成房屋上的瓦片同时被声波震荡,‘啪啪’连声的爆炸开来。
  
      “赫伯雄,决一生死罢!”
  
      丢出了法石傀儡的阴家太上身形冉冉飞上高空,右手轻轻一掌向地面随意按下。
  
      一道阴风狂飙呼啸而出,化为无数巴掌大小风刀裹住了方圆数亩的屋舍楼阁。数以万计风刀左右穿梭,飞速卷动,就听得‘飕飕’声不绝于耳,无数楼阁屋舍纷纷崩塌,砖瓦条石被切成了拳头大小碎片。
  
      这一片屋舍中起码住了数百赫伯家的族人,这些人甚至还没看清阴家太上的身影,就连同屋舍一并被斩碎。
  
      “出来与老夫一战,或者,老夫轻松夷平白泉庄。”
  
      ‘呵呵’笑声沉闷如雷,阴家太上的笑声让所有赫伯家的族人心头狠狠一颤。
  
      不依仗外物,脚踏一缕烟云,悬浮半空,这是腾云驾雾的强者,有着呵气成雷的手段。这样的强者若无相当的对手,他一个人耗费一点时间,足以摧毁整个白泉庄。
  
      一声凄厉,同时带着几丝惶恐,几丝绝望的嚎叫声冲天而起。
  
      “阴绝情!是谁给你们胆子,无缘无故攻打我赫伯家?”
  
      “你,你,你下手好狠哪!”
  
      阴风在滴溜溜打着转儿,青灰色的阴风中,无数血肉被摩擦绞碎,化为血色浓雾向四周扩散。三条苍老的身影从白泉庄的核心部位腾空而起,迅速向这边靠近。
  
      “哈,老夫估算不错,你赫伯家,果然只剩下了三个老不死!”
  
      阴家太上阴绝情朗声大笑,他身形如电,急速窜上高空。赫伯家三位太上紧随其后,踏着云烟追了上去。紧接着阴家另外四位太上同时大笑,纷纷脚踏烟云冲上高空。
  
      “今日破灭赫伯,渭南郡中,再无赫伯一脉。”
  
      阴绝情得意狂笑。
  
      “至于我阴家,为何敢攻打你赫伯家,嘿嘿,还用解释么?”
  
      八位呵气成雷的强者在高空打成一团,眨眼间就有大片元气翻滚,化为氤氲雾霭裹住了他们战斗的区域,外人再也难看清他们交战的情况。
  
      阴家出动五位太上,依旧还有相当数量的太上留守阴家庄园,严防任何变故,随时接应各处。
  
      而赫伯家,这些年来赫伯家流年不利,眼前三位呵气成雷的高手,已经是他们仅剩的太上强者。面对阴家五位同级别强者的围攻,他们的战斗一开局,就陷入了极其艰难的境地。
  
      更让这些赫伯家的太上绝望的是,阴九幽同样是呵气成雷的强者。
  
      而足以和阴九幽对抗的,赫伯家的当代家主,则是陨落在了四绝岭中。
  
      赫伯家,再找不出可以抵挡阴九幽的人!
  
      门扉开启声不绝于耳,大群大群赫伯家的青状手持各色兵器,纷纷抢出家门,汇聚在一起后,就向白泉庄的庄门附近赶来。
  
      在元陆世界,所有世家子弟都心知肚明,家族是他们最大的依仗。
  
      家族存在,他们就拥有源源不绝的资源;家族存在,他们就有庞大的助力;家族存在,他们就有了坚固的根基。一旦家族破灭,他们就从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变成最卑贱的草民。
  
      而那些草民……r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