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章 浩浩汤汤赫伯泉 2
    他们辛辛苦苦积攒一年的薪酬,或许就能购买一两粒固元丹!
  
      最要命的是,他们拿着黄金白银,很多时候,他们都买不到固元丹!
  
      国朝、世家,垄断了修炼资源。每一颗修炼用的丹药都有标号,都详细登记造册,极少有丹药流入市面。草民们想要修炼,实在是太艰难,太艰苦。
  
      尤其是家族灭绝,他们就算逃出生天,他们也丢失了最重要的家族功法的传承!
  
      没有功法传承,他们的子孙后代就无法获取修炼的功法,家族就彻底断绝了希望。
  
      所以元陆世界的世家子弟,极少有背叛家族者。任何一个世家子弟,当家族面临危局的时候,都会舍生忘死,为了家族的利益抛头颅洒热血,为了家族粉身碎骨。
  
      明知道自家的太上被强敌围困,明知道来袭的敌人修为惊人,赫伯家的族人依旧冲杀了出来。
  
      顺着白泉庄正门后那条足以让八匹马并行的大街,数百名赫伯家青状挥动兵器,冲向阴九幽。在这青状中,二十几名开辟窍穴的炼气士同时呐喊,御器攒射阴九幽。
  
      “蜉蝣撼树,不知死活。”
  
      阴九幽还算清癯的面孔扭曲,显得格外狰狞。
  
      他看着前方用来的赫伯家族人,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
  
      “我想灭赫伯,已经三百年!”
  
      “今日,赫伯灭,所有男丁都得死;所有女子,都会为我阴家开枝散叶!”
  
      阴九幽笑得格外灿烂,他双手向前一挥,十二道寒光呼啸射出。他灿烂的笑着,同时回头向阴雪歌他们打了个招呼。
  
      “赫伯家主,是我死仇。我还记得,十六岁那年,我被他踏碎了外肾,家族耗费巨额黄金,才购买灵丹,帮我修复残肢。”
  
      “所以,他的妻子,他的女儿,他的孙女,都是本家主的。”
  
      呵气成雷的强者,御器攻击的力量,根本不是阴雪歌他们这个层次的炼气士所能想象。
  
      赫伯家二十几个炼气士所驾驭的法器轰然碎裂,挤在大街上的数百人的身体,几乎同时被阴九幽驾驭的飞刀贯穿。十二柄寒气袭人的飞刀,轻松贯穿数百人的身体,就好像穿透数百张纤薄的白纸。
  
      “死!”
  
      双手一竖,阴家阴风诀中一门攻击型秘术裂风爪释放开来,阴九幽喷出两团丈许方圆青色爪印,带着震耳欲聋的风啸声,闯入了前方赫伯家的族人队列中。
  
      数百人的身体被恐怖的力量撕开,鲜血喷洒,地面上的血浆铺了足足有三寸厚。
  
      阴九幽踏着粘稠、滚烫的鲜血,身边环绕着十二柄飞刀,顺着大街一步步的走了过去。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所过之处尸山血海。无论是气通百脉的初阶练气士,还是呵气成风的小成练气士,阴九幽面前,并无一合之敌。
  
      绝对的实力差距,包括法器品阶上的差距,让阴九幽犹如直入无人之境,顺着大街从这头走到那一头,就有三五千名赫伯家青状惨死在阴九幽刀下。
  
      呵气成雷的境界,在元陆世界只能算是中档实力。
  
      但是在渭南郡,呵气成雷的阴九幽,就是绝对的顶端力量。现在的赫伯家,找不到可以阻挡他的人。
  
      阴雪歌等人顺着血流成河的大街闯入白泉庄,最精锐的赫伯家人手已经被阴九幽斩杀;最恐怖的三位赫伯家的太上,已经被阴家的五位太上缠住;那些最难缠的法石傀儡,同样被阴家的法石傀儡挡得死死地。
  
      他们闯入白泉庄,所要做的只是踢开一处处宅院的大门,穷搜每一座宅院的隐秘角落,找出那些藏在密室中的妇孺。所有男丁,哪怕是还没满周岁的婴孩,全部都要处死。
  
      而所有的女子,只要是容貌尚可,还有生育能力的,就全部要掳回阴家。
  
      赫伯家能够成为和阴家并列的七品世家,证明他们家族的血脉也很是优秀。赫伯家的女子和阴家的子弟繁衍后代,肯定能够诞生更多拥有修炼资质的天才。
  
      从家族的繁衍壮大上而言,这是非常明智的做法。
  
      同样的,逼迫仇敌家的女人为自家繁衍后代,这对仇敌是一种绝大的侮辱!
  
      一如阴九幽心中最大的阴暗面,他年轻时被赫伯家当代家主打碎了外肾睾-丸,好容易才重金购买了灵丹修复了肢体。那么他现在就要用最疯狂、最残忍的手段报复赫伯家的家主。
  
      哪怕赫伯家的家主已经被南宫南在四绝岭斩杀,但是他依旧要霸占赫伯家主的全部女眷。只要是和赫伯家的家主有血缘关系的女眷,他就一个都不会放过!
  
      这一切,都得到了《律》的认可,受到《律》的保护。
  
      无论阴九幽对一个勾结邪魔的家族的女子做任何过分的行为,《律》都承认这种行为的合法性。任何干预阻碍阴九幽疯狂报复行为的人,都会被视为对《律》的挑衅,受到至圣法门疯狂的扑杀。
  
      “以律法之名,行邪魔之事。”
  
      “老子看懂了这个世界的法!”
  
      白玉子凑到阴雪歌耳朵边,声音极其细微的咕哝着。
  
      阴雪歌斜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挥动长刀,将一座宅院的大门劈开,懒洋洋的走了进去。
  
      一边走,他一边大声的吼叫着。
  
      “家主英明,所有男丁全部斩首,所有女子,漂亮的全部抢回去。”
  
      “哈哈,我家那蠢丫头,实在是蠢得让人哭。这次,得抢几个聪明的丫头回去。”
  
      几个阴家子弟大笑着从阴雪歌身边抢了过去,他们的速度飞快,简直比风还要快。
  
      他们一边跑,一边放声笑着。
  
      都是阴家人,都在渭南古城居住,他们都知道青蓏那丫头。
  
      那个柴火妞,的确是蠢了一点。只不过,老街坊们都知道,那丫头蠢归蠢,但是对主家忠心耿耿的,这种愚忠的蠢,倒是挺难得的。
  
      只不过……
  
      一个阴家的中年男子一刀砍下了一个赫伯家老人的头颅,踩着那老人的头颅向阴雪歌放声大笑。
  
      “雪歌哥儿,你年纪也差不离快成年了。”
  
      “晚上做梦,也该想女人了吧?”
  
      “嘿嘿,大叔我这里给你物色几个好的,你直接带回去就是。”
  
      一边笑着,那中年男子一边从老人尸体边的柱子后面,一把抓出了一个最多**岁,看上去眉清目秀,小嘴儿生得煞是精致的小丫头。
  
      “哈哈哈,这里就有一个!嘿,小美人儿胚子呢,放奴市上,七品世家出身,这种容貌的小丫头子,起码也值百两黄金哪。”
  
      闯入各处屋子,放肆搜刮浮财,斩杀男丁,劫掠女子的阴家精锐纷纷大笑。
  
      “可不是?世家女子,可是难得。七品世家的世家女,这价码和民女能相提并论么?”
  
      “百两黄金,那是最低价,若是和家主主枝血脉稍近一些,起码也值个三百两黄金!”
  
      阴雪歌手持长刀,听着族人的谈笑,顺着这座宅子正中的甬道,缓步向第一进大堂走去。
  
      大门门户紧闭,当他靠近大堂不到五丈时,大门突然敞开,三名瘦弱的少年手持强弩,大声咒骂着将三支淬毒的破甲箭矢射向了阴雪歌。
  
      “射死这些阴家狗!”
  
      少年虽然瘦弱,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模样,但他们下手狠辣,咒骂声更是难听。
  
      长刀一卷,不过七八十钧力道的箭矢被阴雪歌一刀劈开,他左手一动,法器短刀带起一道寒光呼啸而去,洞穿了一个少年的胸膛。
  
      白玉子张开嘴,喷出两条细细的水气。
  
      ‘嗤嗤’声中,两支拇指粗细,半尺多长的冰锥射进了剩下两个少年的眉心。
  
      “真蠢,他们为什么不逃?”
  
      白玉子轻声感慨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们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么?”
  
      阴雪歌只是笑笑,白玉降生在西江蛮荒之地,根本不懂元陆世界的恐怖。这个世界,失去了家族的庇护,一介散修想要崛起,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后还要慢慢的,将元陆世界的规则,一点一点的说给白玉子才行。
  
      伸手拍拍白玉子的脑袋,阴雪歌正要走进大堂,看看那里面有些什么,高空突然传来了沉闷如雷的水波卷动声。他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面盆大小的白玉钵悬浮在半空,里面微微有一层水光浮荡。
  
      白泉庄核心处,传来了一个男子声嘶力竭的诅咒声。
  
      “阴家狗贼,闯入我白泉庄,你们就承受我赫伯家的怒火吧。”
  
      “我赫伯家立族无数年,镇族之宝的底蕴,可是你阴家能比拟的?”
  
      白玉钵微微倾斜,伴随着沉闷的‘轰隆隆’水声,一道白色浊浪从白玉钵中飞泻而出。
  
      浊浪喷出时不过一尺多粗,迎风一晃就有数十丈粗细,当浊浪喷出数百丈后,就化为一条浩浩汤汤白色巨流,从高空高速砸落。
  
      距离地面还有数百丈距离,白玉钵喷出的浊浪突然分化。
  
      ‘咔擦’声中,浊浪碎裂犹如琉璃炸开,乳白色浪花分裂成数百条大小水柱,犹如活物一般,带着刺耳破空声向闯入白泉庄的阴家诸人砸了下来。
  
      阴雪歌身体一沉,白浪距离他的身体还有数百丈,带起的罡风已经压得他脚下的地面突然碎裂,向下塌陷了三尺有余。阴雪歌更是浑身巨震,面皮变得通红一片,差点被巨大的压力碾得跪倒在地。r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