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一章 浊浪,风狼,郡鼎 1
    阴风岭下,阴家庄园。
  
      占地面积巨大的庄园绵延数十里,好些楼阁厅舍,孤零零矗立在山水之间,周边往往数里远近没有人烟。在这些孤单的楼阁厅舍附近,总有身形敏捷的阴家族人巡视。
  
      从高空俯瞰,整个阴家庄园的核心地带是一口深潭。
  
      圆形,直径不过两里的深潭正中,有一小巧孤岛。小岛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矗立着四座石笋状小山峰,小岛正中是一块儿亩许大小平地,上面建造了一座高有三十三丈的十三层木塔。
  
      这座木塔,名曰‘太上’。
  
      顾名思义,阴家所有太上长老,平日都在这木塔中居住、修炼。这里是阴家真正的命脉,是阴家最紧要的生死要穴。
  
      元陆世界,每一个世家都有这么一处关系着家族生死存亡的紧要所在。若是这一处要害被攻破,这个世家也就等同覆灭。
  
      木塔下,是一口深井,沿着井壁是螺旋向下的台阶。一路下行三千丈,地下涌出的至阴元气已经浓郁近乎实质,凝成了一汪儿厚重的青黑色元液静静的浸在这里。
  
      黑色的元液中,浸泡着一颗水缸大小通体青光四射的狼头。
  
      看似用不知名木料雕刻成的狼头表面,有着清晰的木纹年轮。但是在元液的浸泡下,这颗狼头却又放射出淡淡的金属光泽。分明是人工造物,但是这狼头却在悠长的呼吸着,每一次吞吐,元液组成的池塘都会微微起伏几分。
  
      紧贴在池塘的上缘,井壁上一圈儿开凿了十几个仅可容纳人盘膝坐在内部的孔洞。
  
      此刻六位身形瘦削、面容苍老的阴家太上盘坐在孔洞中,手中紧扣木质法符,紧张的注视着那颗狼头的反应。
  
      骤然间,悬浮在元液池塘上空的一枚铜铃‘当啷’乱晃起来,清脆的声响震碎了深井中死一般的宁静。元液中的青色狼头突然睁开双眼,鼻孔内喷出两条悠长的阴风。
  
      “赫伯家,果然动用了浊浪钵!”
  
      “阴风鬼狼,动!”
  
      几位阴家太上同时厉声呼喝,体内元气不断注入手中法符,放出一道一道青色光芒照在了狼头上。元液凝成的池塘水面骤然下降,‘飕飕’声中,蕴藏了无穷元气的元液水面瞬间下降千丈。
  
      如此巨量的天地元气凝成的元液,若是注入炼气士手中,足以撑爆上百个呵气成雷的强者。
  
      数量如此庞大的元液,却被青色狼头一口吞得干干净净。他惬意的打了个饱嗝,发出震天的狼啸声,随后化为一道狂暴的阴风笔直飞起,顺着深井窜了上去。
  
      无形无迹的阴风穿透上方太上塔的门窗缝隙,眨眼间就遁入了高空。
  
      离地千丈的高空中,青色狼头在一团阴风中悄然凝形。他欢啸几声,双眸喷出刺目青光,望向了白泉庄的方向。阴风缠绕,变得半透明的狼头带起一溜儿残影,只是一闪就遁出了数十里地。
  
      白泉庄内,阴雪歌惊恐的看着当头落下的白色水柱。
  
      那白色的钵盂,分明是威力远在法器之上的法宝,威力巨大,根本不是他这样的小小炼气士能抵挡。他突然间就想起了阴家宗学中传授的,有关于宗族镇族之宝的知识。
  
      任何一个世家,在立族之初,得到至圣法门的承认,被赏赐了传承功法的同时,也会被至圣法门赏赐一件法宝胚胎。这件法宝胚胎,就是这个家族的镇族之宝。
  
      这种镇族之宝和寻常炼气士使用的法宝不同,炼气士使用的法宝,单人就能驱动,发动时快捷无比,能瞬息间爆发出极其强大的单体或者群体杀伤力。
  
      而镇族之宝,他不是用来单人征战厮杀的法宝,他更像是某种战略武器。只有家族和家族之间爆发大规模冲突,到了灭门之战的程度;或者所处国朝遇到外敌入侵,各家各族都应诏迎敌的时候,才会动用镇族之宝。
  
      镇族之宝发动的速度较为缓慢,消耗极其巨大,寻常炼气士单人根本不可能催动镇族之宝。
  
      但是一旦顺利发动,镇族之宝会爆发出让人惊惧的大范围杀伤力。就算是一个小小九品世家的镇族之宝,也有瞬间夷平一座大山,或者摧毁一个小城市的威能。
  
      一般的家族得到至圣法门赏赐的法宝胚胎,就会选择一个天地元气格外浓郁的地眼灵穴,重金延请精通法阵的阵法师为自家布置相应的法阵。
  
      法阵抽取天地元气,化为法宝胚胎温养所需的独特属性元气,日夜温养滋润法宝胚胎。
  
      随后就是漫长的培养过程。
  
      每一个世家,都会不断积蓄大量的天才地宝、珍稀宝物,乃至最寻常的黄金白银和各种常见金属,每隔一定时间向至圣法门纳贡,请来一尊一尊圣人圣像供奉在家族圣庙中。
  
      每次至圣法门护送圣人圣像入驻圣庙,他们都会在法宝胚胎上,刻绘相应的法符法阵。
  
      一般而言,请回一百座圣人圣像后,普通小家族的镇族之宝就能彻底成型。随后随着请回的圣人圣像越来越多,加注的法符法阵越来越多,镇族之宝的威力就会越来越大。
  
      当三大至圣、八百圣人的圣像全部入住圣庙后,各大世家依旧可以向至圣法门纳贡。
  
      每一次纳贡,至圣法门都会按照纳贡的财富多寡,赏赐纳贡的家族一定的功绩。当积攒了足够的功绩后,至圣法门就会派出强者,为纳贡的家族再次强化镇族之宝。
  
      理论上而言,只要纳贡的次数足够多,任何一个家族的镇族之宝都可以无限制的强化下去,直到拥有毁天灭地的威力。
  
      但是镇族之宝的强化程度,却是和家族的品阶有关。每一个品阶的家族,最强能够拥有何等样的镇族之宝,那都是有明文规定的。当杀伤力达到家族品阶的极限后,就只能选择强化镇族之宝的其他属性,比如镇族之宝自身的强度、防御力、操控性能等等。
  
      以赫伯家远比阴家建立得早的底蕴,他们家的镇族之宝强化次数肯定比阴家多,拥有的威能,也定然大得多。
  
      白色水柱铺天盖地落下,每一条水柱下方,都有一位侵入白泉庄的阴家族人。
  
      镇族之宝的威力,人力极难抵挡。
  
      阴雪歌艰难的拔出腰间佩戴的飞刀,倾尽全力投掷向头顶压下来的白色水柱。
  
      只听得断裂声不绝于耳,所有飞刀全部被震成粉碎。白色水柱继续落下,罡风鼓荡,阴雪歌身边的空气都被压成了乳白色,剧烈震荡的罡风向四周扩散开,地面被切开了无数条极细极深的痕迹。
  
      水柱还没落在身上,阴雪歌就被震得五脏六腑隐隐生痛,皮肤更是被罡风切开无数条细小血痕。若是这水柱真个砸了下来,以他如今的**强度,怕不是要被砸成肉饼?
  
      “是浊浪钵!该死!”
  
      一名阴家的中层执事嘶声哀嚎。浊浪钵,赫伯家镇族之宝,能吸纳水属性元气化为一种特殊的水元气,粘稠如胶,沉重如金银,每一滴浊浪钵所化的白色水滴,都有几鼎重量。
  
      而这里每一道水柱,起码由数千万、数亿白色水滴组成。
  
      这样的水柱当头落下,就算是铜墙铁壁,也会被他一击冲得稀烂。就算在场修为最高的阴九幽,他也不可能抵挡住浊浪钵的冲击。
  
      四周院墙崩塌,露出了远处站在大街尽头的阴九幽。
  
      阴雪歌向他望了过去,阴九幽正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在无数阴家精锐期盼的目光中,阴九幽掏出了一枚小小的,好似木头雕成的圆珠。手指轻弹,圆珠落地,‘滴滴答答’的弹跳了几下。
  
      一声闷响,木珠炸开,化为一道笔直的青色阴风直冲高空。
  
      也就是千百分之一个弹指的时间,那一道青色阴风飞起的地方,一颗水缸大小半透明的青色狼头呼啸着飞了过来。这颗狼头悬浮在半空中,张口喷出一道道湍急的旋风,稳稳的将那些白色水柱托住。
  
      白泉庄核心处的一座宅子里,一个尖锐难听的声音响起。
  
      “阴风鬼狼!你们阴家果然蓄谋已久。”
  
      “但是就算是阴风鬼狼,你们阴家只是后起之秀,怎可能是我赫伯家浊浪钵的对手?”
  
      低沉的法咒声响起,高空中浊浪钵发出低沉嘹亮的水波鼓荡声,无数道白色水箭从中**而出,向着阴风鬼狼当头打了下去。
  
      阴风鬼狼发出尖锐狼啸声,嘴里喷出一团一团阴风,化为阴风盾牌漫天乱飞,和那些白色水箭正正的撞击在一起。顿时满天都是尖锐的爆裂声,无数水箭和阴风盾牌撞在一起,爆出的强光让人难以正视。
  
      一如赫伯家操控浊浪钵的族人所言,赫伯家的底蕴还是比阴家强了许多。
  
      浊浪钵喷出的水箭,威力和数量都比阴风鬼狼喷出的阴风盾牌强出不少。
  
      平均三支水箭,能够洞穿五块阴风盾牌。而一弹指的时间,浊浪钵能**出一万支多点的水箭,阴风鬼狼却只能**出九千多只阴风盾牌。
  
      此消彼长,两者之间的差距越发巨大。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后,阴风鬼狼身边再无任何阴风盾牌存在。
  
      数千只白色水箭带起刺耳啸声,从四面八方向阴风鬼狼刺过去。
  
      阴风鬼狼发出尖锐的狼啸声,带起一道青色风影就朝高空遁去,他虽然不敌浊浪钵,但是他飞行绝迹,颇有阴家阴风诀的风范,那些漫天乱射的白色水箭,居然很难追上他的速度。
  
      一连串的变故,看得阴家众多弟子瞠目结舌,他们一个个昂起头来,呆滞的看着天空斗法的镇族之宝。
  
      世家,这就是世家的底蕴,这就是世家的威力。r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