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二章 逆法邪魔,惊现 1
    阴风鬼狼和夔龙鼎悬浮在拜泉镇上空,两者之间隐隐有丝丝光雾往来流动。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他们分别吞噬一部分浊浪钵碎片,给他们的本体带来了巨大好处。此刻他们正在以一种奇妙的方式,交流铭刻在浊浪钵内部的法阵组成。
  
      不时有崭新的法符痕迹在二者表面闪烁,每一枚新的法符滋生,两件宝物的气息都强大一分。
  
      浊浪钵乃水属法宝,和夔龙鼎属性相同。浊浪钵内部的法符法阵,几乎能被夔龙鼎全盘消化吸收。所以碎片上残留的法符法阵的交流,夔龙鼎得到的好处更大。
  
      但是阴风鬼狼得到的好处也不小。
  
      在阴风属性之外,因为吞噬大量水属性法符法阵,阴风鬼狼表面逐渐有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涌现。阴风之外,他更多了一重寒气鬼雾的攻击方式,这令他的威力更大,攻击更加诡异难挡。
  
      夔龙鼎已经散去聚集的水雾浪涛,清澈的月光如水,静静的照耀着残破不堪的白泉庄。
  
      大群阴家子弟在废墟上翻找着有价值的物事。
  
      不时有地下密室被发现,一通短暂的交手后,固守密室的赫伯家族人被斩杀,密室中的妇孺哭天喊地被强行拖拽出来。所有男丁被毫不留情的斩首杀死,所有女子都被挑选后,年轻貌美的被捆绑结实丢在一旁,其他年老色衰者也都全部斩杀。
  
      高空中,夔龙鼎内,隐隐传来林惊风的感慨。
  
      “律法无情,勾结邪魔者,杀!”
  
      阴风鬼狼内,同样传来某位阴家太上的笑声。
  
      “太守大人所言极是。赫伯家还有余孽负隅顽抗,还请太守大人助阵。”
  
      两件重宝之间的法符法阵的交流已经完成,高空依旧元气奔涌,五位阴家太上和三位赫伯家太上的交战。依旧在剧烈的进行。
  
      赫伯家太上明知必死。所以他们亡命拼命。
  
      阴家太上知道今夜是大获全胜的结果,他们如何肯拼命?
  
      所以虽然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反而是阴家五位太上束手束脚,半晌没能把赫伯家的三位太上拾掇下来。不仅如此,阴家五位太上还很是受了点轻伤,身上隐隐可见血迹斑斑。
  
      “理应如此。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林惊风嗤笑一声,夔龙鼎突然喷出三千丈长黑色光芒,黑光中寒气升腾,一片片巴掌大小锋利无比的黑色冰片凝成四条巨大的剑锋,狠狠向三位赫伯家太上当头斩下。
  
      阴风鬼狼更是怪啸一声,他周身阴风缠绕。团身向三位赫伯家太上撞了过去。
  
      五位阴家太上放声狂啸,他们手上所有法器同时倾力轰出,赫伯家的三位太上只是怒啸了一声,周身窍穴几乎同时曝出一团血光。
  
      明知不敌。赫伯家的太上豁出去强行打通全身窍穴,牵引外界无穷天地元气入体,豁出去性命要自爆**和敌人同归于尽。但是两件强横的重宝在场,他们的自爆只是绞碎了大片的云霭,没能伤到阴家太上一丝半点。
  
      三声沉闷的巨响声后,大片血水纷纷扬扬从高空飘落。
  
      赫伯家最后一份强大战力,至此烟消云散,整个赫伯家的立家之基,被阴家彻底捣毁。
  
      月光下,阴雪歌施展乱风步向前狂奔。毕竟地阶九品的秘术,他的速度快得惊人,比起腾云驾雾的阴家长老,也只是略微慢了一等而已。
  
      前方一个块头魁梧的大汉,背负着一个看上去最多十二三岁的少年,同样撒开两条长腿向前飞窜。大汉的小腿肌肉上,两条法符痕迹熠熠发光,有一团狂风缠绕着他的双腿,让他奔跑得更快。
  
      那是两道千里奔马符,市值将近五百两黄金,实实在在是一笔巨款。
  
      一旦点燃千里奔马符,将其贴在双腿上,就能让人用比黑麟骑还要快一线的速度,连续奔跑上万里。尤其千里奔马符可以让人在水面上连续奔走百里而不沉没,千丈高崖也是一步就能越过。
  
      哪怕对于普通世家子而言,这种法符也是逃命的最佳依仗。
  
      阴雪歌仗着乱风步速度惊人,也不过是勉强和那大汉跑了个不相上下,他追在大汉身后数十丈的地方,死活再也无法靠近对方一步。
  
      至于紧跟着阴雪歌追杀出来的阴家子弟,他们早就被丢开了不知道多远。
  
      四周都是平阔的原野,初夏季节,平野上草木丰美,阡陌之间禾苗翠绿,随风飘来了各种果木花朵的香味。顺着田野间不过两尺宽的小道,阴雪歌紧随在那大汉身后,咬紧牙关紧追着他。
  
      那大汉身上,有奇异的元气波动。
  
      四周的植被不断的向阴雪歌发出欢喜的提醒,那元气波动中蕴藏了充沛无比的青木能量。那要么是一株珍贵的灵草,要么是某种奇异的灵果。
  
      不论是哪种,都对阴雪歌有大用。
  
      他甚至可以放走这大汉和他背后的少年,但是那散发出青木能量波动的宝贝,一定要留下。
  
      向前狂奔了数十里,沿途好几个村庄被丢在了后方。村子里被惊动的家犬疯狂的咆哮着,被惊扰的村人纷纷点起了灯火查看究竟。
  
      远远的能够听到锲而不舍的蹄声,那是阴家的子弟循着家犬咆哮、灯火的指引,一直在后面紧追。
  
      阴雪歌突然放声大喝。
  
      “逃不掉的。你能逃去哪里?你明知道是死路一条,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前方撒腿狂奔的大汉放声大吼,声音凄厉,犹如被逼到绝境的野兽。
  
      “我不是赫伯家人,我只是他们雇佣的护卫。我只想带着我的儿子离开赫伯家,为何一定要杀我?勾结邪魔的事情,我不知道,那只是赫伯家的勾当。”
  
      “是不是赫伯家的人,这由不得你说。也由不得我定。”
  
      “如果你真不是赫伯家的人,何不停下脚步,去渭南城分辨清楚?”
  
      “如果你真不是赫伯家的人,你只要略受惩戒。就可以安全离开。”
  
      阴雪歌的这话。说得很没有底气。
  
      元陆世界律法森严,森严得让人绝望。赫伯家勾结上古邪魔的罪名太严重。严重到主权者为了避免麻烦,赫伯家真个是会鸡犬不留,就连阴沟里的耗子都会被挖出来全部处死。
  
      大汉就算是赫伯家的护卫,他也死定了。
  
      “当我蠢么?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你也追不上我。为何苦苦相逼?”
  
      “不要逼我,我只是想要带走我儿子,不要逼我!否则玉石俱焚!”
  
      阴雪歌将长刀塞进储物指环,反手握住雷鸣弓,将一支符文箭矢搭在了弓弦上。狂奔时他微微瞄了一下大汉的后心,拉开箭矢,一箭向他小腿射了过去。
  
      趴在大汉背上的少年突然回头。明亮如星的双眸望了一眼身后,声音清脆的叫了起来。
  
      “阿叔,暗箭!”
  
      大汉身形一个急旋,向着一旁踉跄了两步。箭矢擦过他的小腿。带起一条细细的血水,没入了地面不见踪影。
  
      为了躲避箭矢,大汉脱离了田野间的小道,狼狈的踏进了一旁的农田中。
  
      渭南郡乃齐州膏腴之地,这里的农田种植的都是水稻一类作物;渭南郡水土丰美,无数年来一代一代农夫辛勤耕耘照料,这里的田土都是最肥沃的黑土,而且土质厚重,粘性极大。
  
      若是做惯了农活的农夫,他们自然有一套在农田中行走的法子,轻手轻脚不会被肥厚的黑土吸附。
  
      但是大汉急速狂奔,又被箭矢逼得脚步大乱,饶是他双腿上贴了千里奔马符,有入水不沉的异能随身,他用力过猛,依旧一脚狠狠的踏进了农田中。
  
      ‘啪嗒’一下,大汉大半条腿都陷入了黑泥里。
  
      黑泥粘稠,吸力极大,大汉作为一个炼气士,平日里都是养尊处优的,何曾遇到过这种狼狈?一条腿不受力,而且不断向下沉,他立刻全身鼓荡,全身肌肉一抖,另外一条腿狠狠往农田中一踏。
  
      一声巨响,好似一道天雷落在了农田中,大汉这么猛力一踏,松软的田土当即爆开。数丈方圆内的黑泥纷纷炸上天空,大汉一脚在地上爆开了一个深有数丈的大坑。
  
      怪叫一声,大汉背着身后的少年狼狈的摔进了自己踏出来的大坑中。
  
      不等大汉从大坑内跳起来,阴雪歌长啸一声,短刀带起一道寒光激射而出,将这位最多气通百脉,还没踏入餐霞饮露境的大汉一道劈开了头颅。
  
      “少爷……”
  
      大汉眉心一条血痕突然喷出大量鲜血,他艰难的转过头,苦涩的向身后背负的少年笑了笑。
  
      “阿虎无能,护不得,少爷了。”
  
      四周农田里粘稠的污水不断向大坑内注入,很快大坑里就存了多半人深的泥水。
  
      少年呆呆的站在大坑中,双眸中泪如雨下,呆呆的看着眉心血水越涌越多的大汉。
  
      “阿叔,虎叔,你……”
  
      阴雪歌站在大坑边缘,手持长弓,面色如常的看着大汉和少年。
  
      这个生得眉清目秀的少年,应该是赫伯家的嫡系子弟。大汉大吼大叫,说他只是想要带着自己的儿子逃走。换成寻常人,或许就真的懒得继续追杀他,让他顺利逃脱了。
  
      毕竟大汉的修为不高,区区开辟窍穴的炼气士,逃走一两个,对一个世家而言不算什么。
  
      大汉的如意算盘打得很不错,奈何他身上那奇异的元气波动,却引来了阴雪歌的衔尾追杀。
  
      换成其他阴家子弟,大汉仗着两道千里奔马符,也早早就逃走了。寻常阴家子弟的阴风步,根本追不上大汉。但是阴雪歌从九公主那里学来了乱风步法,这门秘术却让他的速度,恰恰追上了大汉。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