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三章 渭水轻尘,雨 1
    东方破晓时,渭南古城四门敞开。。ybdu。
  
      城池上空浓密的水云散去,夜间的杀戮和狂暴,就好像从未发生过。
  
      渭南古城依旧是那样的安静和祥和,除了街头上多了一些身穿血色和铁色劲装的法尉、法役,每个街坊门口都贴上了一份安民告示外,其他并无任何异常。
  
      阴雪歌骑着黑麟骑,跟随着阴家大队人马,缓步行进渭南古城。
  
      昨夜屠灭白泉庄,随后阴家大队人马,配合律府、太守府麾下精兵强将,强袭渭南郡若干大小世家的祖地。一夜之间,攻破大小家族三十余,各家男丁被杀者合计超过万人,家丁、护卫等受牵连者数以万计。
  
      偌大渭南郡,除开赫伯家能在高端武力上,和阴家别别苗头,其他的八品、九品世家,加起来也就一两个呵气成雷境的老祖镇宅。
  
      面对阴家、太守府、律府三方合力的进攻,这些小世家一如土鸡瓦狗,轻松就被攻破。
  
      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都被送回了阴家庄园。这种战利品,是不好堂而皇之送入渭南古城的。虽然一切都合乎律法,但是毕竟也要考虑渭南郡平民的心理承受力。
  
      但是一车一车的金银珠宝,无数的灵草、矿石等珍贵物品,加上大堆的田土契证等等,则是随着阴雪歌等人,排着长长的队伍络绎行进渭南古城。
  
      阴雪歌他们进城,而在另外一个城门。大队夫役同样驱赶着马车,将一车一车的尸体运出城外焚烧掩埋。
  
      阴家精锐在城外袭杀各家祖地,攻破各家根基。
  
      在城内,阴家大队人马同样大杀一夜,数十个大小世家居住在城内的男丁被血洗,所有女眷都被集中起来,囚禁在了阴家大宅的广场上。
  
      初夏季节,被斩杀的男丁尸体必须尽快处理,否则会有瘟疫。
  
      道路两侧,无数渭南郡平民又敬又畏的向阴雪歌等人施以注目礼。昨夜的事情。瞒不过人。所有人都知道。从今天起,阴家就是渭南郡最大的世家。
  
      偌大渭南郡,现在只有阴家一个七品家族,一夜的杀戮和吞并。阴家的实力起码增加了五倍。几乎可以和一个实力略微弱点的六品世家的底蕴相提并论了。
  
      除开阴家。只有几个没有掺合春狩大祭,没有派族人进入四绝岭的小家族侥幸苟存。
  
      一个八品世家,三个九品世家。
  
      四个小家族因为实力太过于弱小。家道衰落得厉害,所以他们无力也无胆参加春狩大祭。
  
      正是如此,他们这次反而避开了灭门之祸。阴家并没有借机打击这四个小家族,毕竟一郡之地,若是阴家一家独大,这势必引发太多人的注意。
  
      阴家这次的风头已经足够,没有必要作出那样咄咄逼人的姿态来。
  
      有几个小世家做点缀,从各方面而言,对阴家都是利大于弊,反正也不怕他们翻了天去。
  
      顺着大街向前行进,大街上不时可以看到浑身煞气袭人的阴家子弟成群结队的走过。他们还在按图索骥,追捕城内和那些灭门世家有姻亲关系的倒霉蛋。
  
      虽然家族根基被毁,但是那些世家有嫁出去的女儿,这些女眷都要被一一追索。
  
      不提她们会落到什么下场,她们诞下的孩子中,如果是男丁,也要一律处死,因为他们身上都流着被灭门世家的血脉。如果是女孩,那么她们要么被发配为奴,要么会沦为妾室,这是免不了的事情。
  
      律法森严,她们出身那些被灭门的世家,她们自身,连带她们的儿女,只要是三代之内的子嗣,都会受到牵连。无非她们的罪名会略轻一些,受到的处置会宽松一点。
  
      一些民宅的大门敞开,门内不时传来声嘶力竭的尖叫声和惨嚎声。
  
      一些小世家,一些不重要的旁支族裔诞下的族女,会胡乱挑选一些城内的小商人、小地主婚配。现在这些小商人、小地主的家宅中,已经闯入了律府的法尉和阴家的子弟。
  
      他们正按照那些世家登记的族人资料,将那些婚配出去的世家女一一擒拿。
  
      不时有刀锋砍过脖颈特有的‘噗嗤’声传来,这种刀锋掠过骨肉发出的闷响,往往伴随着某些男女声嘶力竭的惨嚎声。一些世家女婚配出去后,她们诞下的子嗣,往往是某个小家庭唯一的后裔。
  
      但是律法森严,法网恢恢,犹如铁幕悬挂在每个人的头顶。
  
      当这些小家族的族长和长老,不听阴九幽的劝说,闯入佛门遗迹,并且被南宫南亲手格杀之后,他们家族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这些世家女的后裔,男丁都被当场斩杀,女孩子都被捆得结结实实,丢上了门口停放的马车。
  
      这些家境殷实的小商人、小地主家庭,他们的家长畏畏缩缩的站在院子里,乖乖的配合闯入自家的律府所属和阴家子弟的追索,将那些世家女和她们诞下的子嗣一一指认出来。
  
      哪怕那些被斩杀的孩童,是他们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他们也只能咬牙任凭他们被杀死。
  
      勾结上古邪魔,闻所未闻的严重罪名,这些小家庭的家长们,他们哪里敢掺合这样的事?
  
      渭南城大小世家在这里繁衍了不知道多少年,无数旁支族女婚配了出去。今天渭南城的千家万户中,起码有一小半家庭会哭声一片。
  
      但是他们毕竟是幸运的,他们只是舍弃了一两个儿媳妇,舍弃几个孙儿孙女,他们的家业得到了保全,他们的根基没有受到任何损害。和那些被灭门的世家相比,他们是绝对幸运的。
  
      阴雪歌骑着黑麟骑,轻轻抚摸着黑麟骑脖颈上的长毛,缓缓的随着大队人马向前行进。
  
      几个孩童的尸体血糊糊的被人拎了出来,随手丢在了路边一辆运尸马车上。阴雪歌的手指微微一紧,皮肤下隐隐有一丝青色经络浮了出来。
  
      那几个被斩杀的孩童,他们看上去只不过两三岁的年纪。
  
      他们本身无辜,单单因为他们的母亲,出身于那些被灭门的世家,头上挂着勾结上古邪魔的罪名,所以他们都受到了牵连。
  
      从一家宅邸的大门内,一个颇有几分风韵的少妇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满脸是泪的从门内抢了出来。她伸长双臂,浑身战栗着想要去抓住一个被杀孩童的小手,但是一名律府法尉狠狠一脚踢在了她后脑勺,将她一脚揣得晕了过去。
  
      一名太守府所属,专门负责贩卖官奴的人牙子凑了上去,一张狰狞的老脸笑得好似一朵儿花一样灿烂。
  
      生得丑陋的老妇人牙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伸手在昏迷不醒的少妇身上抓摸了一阵,判断了一下她的身材和健康程度,又仔细的盯着她的面孔望了一阵子。
  
      “七成五分的姿色,算是中上品;身材保养极佳,还能生下健康的娃娃。”
  
      “嘿,皮肤水灵灵的,看不出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
  
      “出身九品世家,可惜出身差了点,只不过,毕竟是世家女,虽然是二手货,怎么也值得十两黄金。”
  
      一旁几个太守府派出的差役手持厚厚的典薄,飞快的记录下了昏迷的少妇相应的资料,以及老妇人牙子对她的描述。一条绳索将她一绑,脖子上挂上了一块标明了罪名、出身和价码的牌子,就好像一件货物般,被丢上了一辆全封闭的马车。
  
      宅邸门口,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失魂落魄般站在那里,畏畏缩缩的看着马车附近的几个身穿劲装,腰悬长刀的法役。男子嘴唇微微蠕动,阴雪歌听清了他的喃喃自语。
  
      “青娘,青娘,不要怪我。”
  
      “谁让你家人蠢得勾结邪魔?我们小家小户,怎敢作出那样的事情?”
  
      “为夫,为夫,为夫为了这个家,也只能狠心了。”
  
      男子哭丧着脸,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丢上马车运走。他耷拉着面孔,望了一眼被丢在运尸车上的两个儿子的尸体,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
  
      阴雪歌看着那男子,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然后看向了远处的另外一处宅邸。
  
      那里,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正对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妇一通暴打。
  
      “我就知道你这个祸水,是来祸害我们家的。”
  
      “婚配三年,一个屁都没生出来,早就该休了你。”
  
      “现在你家的那群长辈,作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活该打死你!”
  
      一边殴打咒骂那少女,这男子一边谄媚的向站在一旁的几个法役笑着。
  
      “几位大人,赶紧把这败家婆娘带走!小民早就想要换一个老婆了!”
  
      “他们赫伯家活该灭门,小民娶了他们家的女人,一点好处没得到不提,还不许小民纳妾,真是无法无天。”
  
      “他们赫伯家,我早就知道,他们迟早有这么一天!”
  
      被打倒在地的女子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赵三郎,你没良心。”
  
      “当年是谁跪在我爹面前苦苦哀求,好容易才娶我过门?”
  
      “我赫伯家哪里委屈了你?我嫁给你的时候,带来的陪嫁,可是为你家增添了千亩良田!”
  
      赵三郎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狠狠的飞起一脚,将那女子一脚踹得昏迷过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