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三章 渭水轻尘,雨 2
    “胡说八道,你赫伯家什么时候给过我赵家一个铜子儿?”
  
      一直趴在阴雪歌肩膀上,一动不动,只当在打瞌睡的白玉子突然抬起头。。ybdu。
  
      他腹下几丝水汽腾空而起,托着他的身体慢慢悠悠的飞了起来。他的鱼鳍微微一抖,娇小的身躯就向前飞了过去,他快速飞到了赵三郎面前,然后狠狠的一尾巴抽了上去。
  
      龙鲤毕竟是天龙异种,白玉子虽然年幼未成年,但是他的**力量也非同小可。
  
      这一尾巴抽上去,起码有七八十钧的力量,哪里是赵三郎能承受的?
  
      五大三粗的赵三郎甚至没哀嚎一声,就被打得腾空飞起,身体打着旋儿飞出了十几丈外,一头撞在了门口镇宅石狮子上,撞得脑浆迸裂而亡。
  
      赵家门前的法役们同时惊呼,他们右手按在了腰间佩刀的刀柄上,就要对白玉子出手。
  
      但是阴雪歌他们队列中,几位出身律府的法尉齐齐呐喊了一声。
  
      法役们向这边望了过来,看到了几个法尉打出的手势,他们松开刀柄,就好像每看到白玉子刚才的动作一般,随意的拎起赵三郎的尸体,丢在了运尸车上。
  
      一名法役甚至还冷笑了起来。
  
      “明知是勾结邪魔的罪人族女,居然还敢娶她过门,这赵家,也有勾结邪魔的嫌疑。”
  
      另外一名法役当即打了个手势。
  
      “来人,将赵家满门老小打入法牢。严刑拷问,看看他们是否有勾结邪魔的罪行。”
  
      “赵家一应家产,全部暂时封印,等查清了赵家的罪名,再做发配。”
  
      白玉子慢悠悠的飞了回来,他高傲的昂着头,不屑的往空气中吐了几个泡泡。
  
      阴雪歌拎着白玉子的鱼鳍,将他拉到了自己的头顶,让他躺在了发髻附近。
  
      他向几个法尉笑了笑,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几位大人。那赵三郎。该死。”
  
      几个法尉笑了笑,浑然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律法无情,律法酷严,赵三郎这种人。说他有罪。就是有罪。没罪也能找出罪名来。区区草民,杀了也就杀了,谁让他居然敢娶勾结邪魔的罪人之女?这就是该死的罪名。
  
      这些法尉见过的抄家灭族的惨祸多了去了。一个世家被屠灭,受到牵连的无辜之人谁知道有多少?
  
      赵三郎,以及赵家,他们在昨夜的这场腥风血雨中,甚至连一个点缀都算不上。
  
      走在队伍最前方的阴九幽甚至都没往这边望一眼,不过是杀了一个赵三郎,给一个微不足道的,连世家的名号都没有的小家族添了点麻烦而已。
  
      对阴九幽而言,阴雪歌是马上要成为律宗内门弟子的人。
  
      律宗的内门弟子说一个人有罪,他没罪也是有罪。赵三郎这点事,真的不算什么事儿。
  
      大队人马,押送着一车一车堆积如山的财富,缓缓走过清晨的渭南古城。所过之处,无数阴家子弟纷纷举起手上兵器,无声的欢呼着。他们兴奋得眼睛发亮,身体都不由得微微颤抖。
  
      事成了,阴家已经成为渭南郡第一世家。
  
      阴家的财力、势力都得到了极大提升,未来阴家子弟们得到的修炼资源,势必是以前的数倍。
  
      有更多的丹药辅助修炼,阴家子弟们将修炼得更快,而且更加安全。
  
      除开修炼,他们每个月从家族得到的俸禄势必增加一大块。吃、穿、住、用,所有一切的待遇都要提升一大截。甚至以往那些不受重视的旁支族人,他们说不定就能享受如今的核心嫡系族人的待遇。
  
      所谓居有广厦豪宅,出入有马车接送,冬有裘皮,夏有丝绸,白天有美酒肥肉,夜晚有侍女暖怀。
  
      种种享受,都是要话费大量钱财的。以往这种奢靡的享受,唯有核心嫡系族人才能拥有。但是随着阴家的财势飙升,阴家吞并了这么多家族的家产,普通族人的待遇,势必迎来一个飞跃吧?
  
      更不要说这只是渭南郡一郡之地的好处。
  
      渭北阴家那里还有一大块肥肉,现在渭北阴家,以及渭北的大批世家,他们应该也被渭北官方剿灭。
  
      于情于理,都有一份不菲的好处分润给渭南阴家,这又是一大笔额外的收入啊。
  
      所以所有的阴家子弟都兴奋得心花怒放,他们已经看到了无比美妙的好日子等着他们。
  
      碍于城律,世家子弟严禁在城内喧哗鼓噪,所以他们只能压下心头的激动,默默的举起手上兵器,向阴九幽等昨夜出城奔袭各家祖地的阴家精锐致意。
  
      阴九幽志得意满的缓缓举起双手,笑着向道路两侧的阴家所属点头示意。
  
      这一次阴家收获丰富,不提起他,渭南城内几乎所有赚钱的买卖,都已经被阴家掌握在手中。
  
      那些酒楼、饭庄、客栈、青楼、赌坊、澡堂,各色商铺,林林种种无数赚钱的生意,现在他们的产业契证都在阴九幽的储物皮囊中。
  
      现在阴九幽最大的烦恼就是,阴家的族人就这么多,老成可靠的,能够掌管一方的族人就这么点。毛头小伙子,是肯定不能去单独掌握一处产业的。他要去哪里,找这么多可靠的人去出掌各处产业的负责人呢?
  
      咬咬牙,阴九幽压低了声音。
  
      “生,努力生。花费十年时间,阴家的子弟人数,起码要增加三倍才行。”
  
      想到已经被送去阴家庄园的,那些出身各大世家的女眷,阴九幽心头不由得一阵火热。未来十年内,就连他都要快马加鞭,为了家族的繁衍昌盛而努力的生儿育女了。
  
      那些族女中。可是有好些,让他阴九幽都窥觑已久的。
  
      大队人马缓缓的顺着大街前行,长长的车队到了阴家宅邸前分成了三队,一大部分进入了阴家大宅,剩下的一部分则是分别被送入了太守府和律府之中。
  
      按照事先约定的份额,三方势力不动声色的分享了渭南郡被灭门世家的所有财富。
  
      阴九幽和一众阴家太上马不停蹄的,加紧赶去了太守府。
  
      一应善后事宜,他们还要和林惊风以及司马相赶紧商议一番。毕竟渭南郡的世家门阀几乎被一扫而空,他们留下了大量的不动产,这些东西还要妥善的接管下来才行。
  
      没有几个月的功夫。阴家是没办法完全消化这一块肥肉的。
  
      阴家广场上。阴飞飞拎着一根粘满血迹的狼牙棒,趾高气扬的在广场周围往来巡弋。
  
      占地数十亩的广场上,莺莺燕燕、哭天喊地的,尽是昨夜被屠了满门的渭南世家女眷。这些女眷上到三百岁左右。下到还在襁褓之中。其中九成以上都在哭泣。
  
      阴飞飞眯着小眼睛。鬼鬼祟祟的向这些女眷寻摸着。看他小眼睛直发光的模样,分明又在动找几个美丽女人,生儿育女的美梦。
  
      将白玉子放在掌心。慢慢的抚摸着他光洁微凉的鳞片,阴雪歌跳下坐骑,分开人群走向了死胖子。
  
      驻守在广场四周,唯恐这些女眷暴动的阴家子弟纷纷向阴雪歌点头示意。一夜鏖战后,阴雪歌这次为阴家建立的功勋,也都为所有阴家子弟知晓。
  
      正是因为阴雪歌得了律宗高层的欣赏,才有了阴家这次丰硕的收获。
  
      错非如此,这么多世家被灭门,最大的一块肥肉肯定要被太守府拿走,哪里轮得到阴家?
  
      所以阴家子弟们,对阴雪歌的态度都变得格外的亲近,亲近中又带着恭谨,恭谨中甚至还有一点畏惧。
  
      这是已经注定要进入律宗内门的人,他们哪里招惹得起?
  
      阴雪歌笑着向沿途的阴家子弟们点头示意,他快步走到了阴飞飞身后,狠狠的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你还未成年,这些女人轮不到你琢磨。跟我回去吧,这些天,你就住在我家里。”
  
      阴飞飞屁股上挨了一脚,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他怒气冲冲的拎着狼牙棒转过身,想要和踹他的人理论一番。但是看到是阴雪歌,张牙舞爪的阴飞飞顿时嫣然一笑,屁颠屁颠的跟在了阴雪歌身后。
  
      昨夜鏖战,阴飞飞大杀八方,分明没有开通窍穴,但是他一身神力惊人,居然达到了气通百脉的最高水准,拥有了近乎百鼎之力。
  
      他拎着狼牙棒四处攻杀,打得无数世家子抱头鼠窜,那威风、那气派,真个是绝了。
  
      这些好处都是阴雪歌为他带来的,阴飞飞从小就唯阴雪歌马首是瞻,他现在哪里有不听话的道理?
  
      成千上万的夫役聚集在昨夜被血洗了一番的宅邸附近,他们运送来渭水中提取的清水,将那些宅邸冲洗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
  
      所有死尸都被运出城外焚烧掩埋,宅邸的砖缝都被冲洗干净。
  
      城内几个香料铺的库房被打开,一箩筐一箩筐的珍贵香料被当做木柴一样在这些宅邸内焚烧。
  
      香烟四散,最后一丝血腥味也被香烟驱散一空。
  
      已经有阴家的旁支族人趾高气扬的站在这些宅邸门前,指指点点评价着某一处宅子是否宽敞,某一座楼阁是否精美。他们嘻嘻哈哈的满脸是笑,这是胜利者接手战利品时应有的笑容。
  
      阴雪歌看着这些胸腹之中充满幸福之意的族人,一言不发的走过渭南古城的大街小巷。
  
      一刻钟后,他拎着几袋鲜嫩的菜蔬,一筐山林中摘来的野果,满脸是笑的回到了自家。
  
      打开院门,快步走到演武场,将密室入口的青石板缓缓拉开。
  
      脚尖踢了踢丢在地上的蔬菜和野果,阴雪歌笑了。
  
      “蠢丫头,赶紧去做点好吃的。”
  
      “有上好的野笋,不要做得太麻烦,弄点笋丁鸡丝面就好。”
  
      “那死胖子也来了,给他弄两海碗。”
  
      “记住,最大的海碗,两碗。弄得少了,小心他把你都给嚼吧吃了。”
  
      睡眼惺忪的青蓏打了个呵欠,昏天黑地的走出密室,乖乖的拎着蔬菜和野果走向了厨房。
  
      一会儿的功夫,烟囱里就有炊烟升起。
  
      阴雪歌张开双手,用力的向着东方初升的朝阳扩展了一下胸膛。(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