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四章 追随者这件事情 1
    四个月后,满地金黄。。ybdu。
  
      城外田野,稻谷熟也,秋风吹来,满城尽是稻香。
  
      秋高气爽,朗日当头,野鸽一群一群从高空飞过,偶尔被权贵蓄养的鹞鹰吓得满天乱窜。
  
      孩童成群结队,嬉戏玩耍,大大小小风筝迎风高飞。挂在风筝后竹哨高亢悦耳,在高空中飘然传开,渭南古城外四野可闻。
  
      阴雪歌家宅中,肉香扑鼻。
  
      青蓏喜笑颜开蹲在厨房灶前,蒸笼内一颗硕大野猪头随着水波翻滚,已经蒸得稀烂。
  
      阴飞飞嘴角挂着涎水,乐颠颠的蹲在一旁,用擂钵捣碎野葱、野蒜、野香菜、野辣椒混在一起的调料。一旁大海碗中,小半碗捣成糊的混合调料散发出奇异诱人的香味。
  
      灶上还有另外一口大锅,锅内高汤翻滚,一锅白汤内炖着两头成精的老毛子。
  
      老毛子,这是齐州土民对红毛老山狼的俗称。
  
      这些老山狼口味极刁,非香嫩可口的野鹿、野兔不食,偶尔会啃食一些山间灵草改善口味,更只饮用清洁灵泉解渴。他们虽然是野狼,却独来独往,从不成群结队,是一种凶悍奸诈的妖兽。
  
      这两头老毛子,是阴家护卫在新得的药山附近巡逻,数十人群起而攻才将其斩杀。
  
      红毛老山狼血肉炽热,蕴藏极大血气之力。秋、冬季食用,可以大补阳气,强壮肾水之力。这些日子来,阴飞飞被操练得苦。阴雪歌特意向阴九幽讨了来,为阴飞飞进补。
  
      隔着厚厚的蒸笼盖,老山狼肉熟透后那股熏人欲醉的奇香,依旧从蒸笼盖的缝隙中飘了出来。
  
      阴飞飞不时擦拭一下嘴角口水,目露红光瞥一眼蒸笼。
  
      这等绝味美食,平日里哪里是他能享用的?他父亲固然是渭南郡典吏,每年油水丰厚。但是红毛老山狼,尤其是这种年龄超过百岁的老山狼,向来只有阴九幽那样的家主级人物才能消受。
  
      如果不是阴雪歌,阴飞飞估计这辈子都摸不到一根狼毛。
  
      “青蓏。两头老毛子!”
  
      “嗯。够我们吃了。”
  
      阴飞飞和青蓏一问一答,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却同样目露馋光的吞了一口吐沫。
  
      后院演武场上。
  
      得顺便提一句。自从四个月前那个流血之夜后。阴雪歌这座曾祖父传下来的宅子。面积已经比当年增大了十倍有余。左邻右舍的宅子都被打通,归属他的名下,所有庭院楼阁都被修缮一新。
  
      就这个演武场。面积也比当初扩大了七八倍,更用上好材料重新铺设了一遍。单单这个演武场的造价,就耗费了阴家整整一万两黄金!
  
      这是一笔巨款,实打实的巨款。放在往年的阴家,每年阖族的结余,也就是两三万两黄金。
  
      但是现在,对于发了一笔横财的阴家而言,区区万两黄金算得了什么?
  
      为了讨好、拉拢阴雪歌,为了让阴雪歌对阴家的忠诚度哪怕只是提升一两点,不要说一万两黄金,阴九幽恨不得将自己女儿、孙女、重孙女全部塞给阴雪歌。
  
      错非《婚律》上,对于同姓之人通婚有着严苛的要求,阴九幽绝对会把自己嫡亲的所有女性后裔,全部塞到阴雪歌的床上。
  
      演武场上,阴雪歌扛着一尊重达一百五十鼎的青色铜鼎快步奔走着。
  
      一圈,一圈,又一圈。
  
      他气喘如雷,汗水如雨,每一步踏在演武场上,都震得演武场微微颤抖。
  
      十七八个年轻貌美的侍女,七八个十一二岁的小家丁聚集在演武场边,七嘴八舌的呱噪着。
  
      “少爷真个神力无敌,一百五十鼎耶,一座山也就这么重吧?”
  
      “唉哟,可不是么?要说渭南郡内,像少爷这么大年纪,有这么大力气的,能有几个?”
  
      “一个个都蠢了么?阴家主说了,不能叫少爷做少爷,少爷是一家之主,可要叫老爷!”
  
      一个看起来年龄最大,但是也就是十五六岁的侍女轻轻地跺了跺脚,向着一众丫鬟、家丁瞪了一眼。
  
      对于阴雪歌的称呼,这可是要命的问题。如果阴雪歌上面还有父亲、祖父,那么只能用少爷称呼他,毕竟他现在也就是十六岁多点的小人儿。
  
      但是现在阴雪歌家中就他一个男丁,他就是这家的顶梁柱,这座大宅子里三十几个侍女,二十几个家丁,杂七杂八的马夫、花匠、门房、杂工等四五十号人,可都是签了文书卖身给他的家奴。
  
      换言之,他们都是阴雪歌的私产,他们就得叫阴雪歌老爷!
  
      阴雪歌就当没听到这些大惊小怪的丫鬟、家丁的呱噪,只是一心一意的卖力奔跑。
  
      体内热流如龙,时刻能够感受到**力量一丝一丝的增强。
  
      一颗血龙果,耗费了四个月时间全部消化,让他的**力量直接增长百鼎之力。
  
      连续服用几颗清净莲华的莲子,这些莲子极大的改善了他的**禀赋和天资,同样也略微提升了他一丁点儿**力量。
  
      一百五十鼎的**力量,这是他现在的极限。
  
      未来随着清净莲华莲子持续功效的发挥,他的**力量当能迅猛飙升,为他的修炼打下坚实的基础。前提就是,如果他能从律宗得到一门专门的,高深的提升**修为的法门,那就最完美不过了。
  
      阴家秘传的鬼王白骨身,毕竟还是太低级了一些。
  
      这四个月来,他甚至都停下了鬼王白骨身的修炼。
  
      在这种低阶的炼体功法上浪费时间,还不如专心夯实基础,一心一意吸收清净莲华莲子和血龙果的力量。只要**禀赋提升了,到了律宗,有了高深法门,修行进度自然是一日千里。
  
      四肢百骸一阵酸楚,体内气息隐隐有接不上气的错觉,今日的锻炼已经到了极限。
  
      阴雪歌深吸一口气,缓缓停下了奔跑的脚步。
  
      他放下特制的大鼎,绕着演武场缓步走了几圈。
  
      几个丫鬟急忙凑了过来,七手八脚的用雪白的毛巾为他擦干身上汗水,同时端上来了用千年灵药熬炼的强身健骨汤。阴雪歌接过汤药一口饮下,顿时腹中轰鸣如雷,滚滚热力四溢,他的**力量起码又提升了半鼎。
  
      放在几个月前,阴雪歌哪里有这样的待遇?
  
      单单这一碗强身健骨汤使用的材料,就耗费了九种千年灵药作为主料,用二十四种三百年以上的药草作为辅料,加上成了气候的野猪精的里脊肉一起熬制,才能有如此显著的效果。
  
      也就是现在阴家财大气粗了,成了暴发户了,夺来了其他这么多家族的药山,从那些世家的库房中也搜刮了无数陈年的药草,这才能为阴雪歌和其他的核心子弟,提供如此奢侈的修炼资源。
  
      用某个见多识广的阴家太上的话来说,阴雪歌他们如今的修炼资源,几乎堪比王侯之家的世子了。
  
      绕着演武场,走了一套阴风步,打了一套阴风掌,活络筋骨,将强身健骨汤内的药力吸收得七七八八了,阴雪歌这才咳嗽了一声,向那些丫鬟和家丁挥了挥手。
  
      “不要人伺候了,自己找点什么去做去。”
  
      微微顿了顿,阴雪歌向年龄最大的那丫鬟指了指。
  
      “这个月,那几家店铺的报账,也不用找我废话。”
  
      “所有盈利全部存入库房,做一本总账让飞少爷查账就是。我没闲心,理睬这些勾当。”
  
      一众丫鬟和家丁肃然,急忙向阴雪歌躬身行礼。
  
      就这时候,阴九幽为阴雪歌配置的老管家,阴家的家生子阴木石快步走了进来。
  
      阴木石为阴家效力已经有六百年之久,在元陆世界,这个年龄正当盛年,看上去就是五十岁出头的模样。他快步走到演武场边,恭谨的向阴雪歌鞠躬行了一礼。
  
      “老爷,太守大人妻弟苗天杰少爷登门拜访。”
  
      抬起眼,看了一眼阴雪歌沉默如水的面孔,阴木石这才点头继续说了下去。
  
      “苗少爷说,只求老爷给他一个机会,他只来说一句话就走。”
  
      阴雪歌沉吟了片刻,缓缓点了点头。阴木石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苗天杰?
  
      他时刻都记得这个人。就是这个家伙,曾经给他制造了大量的麻烦。
  
      甚至在四绝岭,还有四个少女刺客追杀阴雪歌,差点就真个杀了他。
  
      那四个少女,寻常人家不可能有这样的人物,显然和苗天杰脱不了干系。
  
      这些日子,阴雪歌只顾着修炼,同时静观渭水南北两郡的风云变动,一时间没有顾得上搭理这小子。算算时间,也该是苗天杰有所动作,或者自己有所动作的时候了。
  
      不多时,穿了一身白色锦袍,依旧是那副纨绔模样,但是眸子深处带着几丝惊恐和警惕的苗天杰小跑步的窜了过来。
  
      一见到阴雪歌,苗天杰就立刻举起了手上一份卷轴,一份通体漆黑,密布着血色法符的厚重卷轴。
  
      “一句话——我来卖身给你!你去律宗内门,我可以卖身为你追随者,随你加入律宗外门。”
  
      阴雪歌呆了呆,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苗天杰,皱起了眉头。
  
      “太守大人让你来的?”(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