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五十七章 元陆命盘,青木之体 2
    异兆消失,少女身体微微一颤,错乱的双眸中重新回复了灵动的光芒。
  
      高塔上,那位背着手站在塔门口的老人低沉的笑了起来。
  
      “你,并非元陆世界土生土长之民,你的灵魂气息中,蕴藏了太多的杂质。”
  
      “你,到底是何方世界的邪魔外道?转世降生元陆世界,究竟意欲何为?”
  
      少女的身体微微一颤,她扬天长啸一声,眉心一道奇异的符箓浮现,她周身元气就一阵剧烈翻滚。
  
      但是还不等她自爆身体,高塔上老人手掌一翻,向着她遥遥一按,少女身边的天地元气就骤然消失。一股巨力遥空拍下,当场打得少女七窍喷血,浑身骨裂,再也无力站稳,只能狼狈趴在了地上。
  
      “彻查,她出身哪一国朝,哪一世家,所有直系亲属,一律斩杀。”
  
      “彻查,和她有关所有旁支族人,若有异兆,满门抄斩。”
  
      “彻查,她出生之地方圆万里之内,所有城池村镇。”
  
      “若有人生而知之,生而能言,生而能走,早慧超人,天赋卓越,修炼速度惊人,却又低调不鸣者,诛杀满门。”
  
      “推荐她特进宗门者,扣功绩点三万,刑殿领龙皮鞭三十,罚三年俸禄,自行领罚去罢!”
  
      广场边缘,几个律宗弟子面色如土,他们苦涩的相互对望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跪在地上,向高塔上老人磕头行了一礼,身形腾上半空,直接奔律宗深处去了。
  
      广场上空,两条悬浮着的,体长超过千丈的巨型飞舟轰然启动,迅速向着山门外驶去。
  
      他们分明接到老人的命令,这就要去诛灭少女的满门亲眷,彻查她出身之地方圆万里内的所有城池村镇。但凡有任何异兆的孩童、青年,免不了就是抄家灭族的下场。
  
      少女口吐鲜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她抬起头来,面色狰狞的看着高塔上的老人。
  
      “总有一日,我的族人将重返这天地间,灭杀尔等酷法魔徒。”
  
      老人站在高塔上,冷漠无情的看着少女。
  
      “尔等邪魔,倒是打得好如意算盘。”
  
      “只是,不用你等从天外而来,我们自会追杀去天外。”
  
      “来人,将她送入刑殿,严刑拷打,追查她所来之处。”
  
      “只要找到她真正出生之地,哼!”
  
      老人傲然冷笑,然后转身走进了高塔。
  
      阴雪歌低下头,白玉子懒洋洋的吐了几个水泡。
  
      只要律宗严刑拷打,这少女若是熬不过刑罚,吐出了她降生之地的虚空坐标,那么元陆世界就会派出灭法者降临那一方世界,将其彻底毁灭。
  
      无数年前,三具在虚空中漫无目标的随意游荡,只是碰运气袭杀逆法者的灭法者傀儡,就差点摧毁了他们的那一方世界。
  
      如果元陆世界的统治者,他们真个知晓了少女降生的世界位于何方,他们派出去的,何止是三具灭法者?他们或许会派出三万,三十万,三百万,甚至是三亿、三十亿的灭法者,势必彻底摧毁那一方世界。
  
      幸好幸好,他和白玉子都熬过了命盘的检测。
  
      他们的气息和元陆世界密切相连,代表着他们就是元陆世界土生土长的土著。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再也不会碰到这样的严苛检查了。
  
      但是紧接着,他们都同时觉得灵魂微微一动,有一个奇异的禁制加持在了他们灵魂中。这个禁制并非人为,而是由元陆世界的命盘,直接在他们的灵魂深处铭刻了下来。
  
      南宫南等人已经快步走了过来,用力的拍了一下阴雪歌的肩膀。
  
      “恭喜,现在你才是真正的律宗内门弟子。”
  
      “不要问刚才的事情是什么,你迟早有一天会知道。”
  
      “你们也都感受到了灵魂中的禁制,那是元陆世界的本源意识对你们的禁制。”
  
      “你们不许对任何律宗弟子以外的人,提起‘命盘’一词。切记,切记。”
  
      南宫南急速的叮嘱了一番,然后带着阴雪歌就朝广场边缘走去。
  
      在那一侧的广场上,有一列长长的没有**小石屋。广场上所有正式的律宗弟子,正带着由自己推荐,特进内门的弟子,满脸春风的想那些小石屋走去。
  
      “不要紧张,接下来就是测试一下你们的资质和禀赋。”
  
      “如果你们有什么特殊的天赋资质,那么你们就会得到宗门的重视,得到更好的培养。”
  
      南宫南速度极快,他带着阴雪歌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一个小石屋前。
  
      这里的石屋数量有限,总数不过五百座,而在场的新进门人数以万计,想要逐个的测试资质禀赋,若是排在了后面,那就有得等了。
  
      测试资质和禀赋,不仅仅是针对阴雪歌这样的,正式进入内门的弟子,就连他们的追随者,也要逐一测试。毕竟是正式的外门弟子,他们的资质、禀赋,律宗也是要掌握在手中的。
  
      小石屋不过两三丈见方,屋子里空荡荡的,一颗拳头大小龟龙珠挂在屋顶,放出明净光芒照亮整个屋子。龟龙珠的珠光极其特殊,在他的照耀下,屋子里没有任何影子。
  
      而且龟龙性喜洁净,龟龙珠的珠光也就有了独特的净化之力。
  
      这么一颗珠子挂在屋子里,方圆百丈内都纤尘不染,空气中不会有半点尘埃。
  
      阴雪歌抬头看了看这颗龟龙珠,不由得咧了咧嘴。
  
      这种宝物,阴家只有一颗,而且还是悬挂在阴家圣庙的屋梁上,专门为圣庙净化空气所用。那颗龟龙珠,也是阴家耗费重金从至圣法门购买。以阴家的财力和势力,这么多年了,就硬是没弄到第二颗。
  
      但是在律宗,他们居然用龟龙珠当做照明的工具。
  
      屋子里有一张长案,正对着阴雪歌的长案后,坐着一个面容秀丽,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美貌少妇。身穿血色长裙的她冷冷的扫了阴雪歌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
  
      “区区千年龟龙珠,无甚稀罕。功殿内,八百功绩点可以换取一颗。”
  
      “速速取出一滴精血,滴进这‘万象盆’内。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少妇显得很不耐烦,她向面前一个好似琉璃铸成,闪耀着七彩光芒,内部更是充盈着七彩光晕,好似蓄了满满七彩水波的尺许见方的宝盆指了指。
  
      阴雪歌向少妇行了一礼,赶紧走到长案前。
  
      拔出无柄短刀,轻轻在指尖上一划,手指往七彩琉璃盆上一点,一滴嫣红的精血就滴了下去。
  
      七彩光芒闪烁,迅速变成了淡淡的血色。
  
      无数扭曲复杂的特殊符文在七彩琉璃盆上空浮现,阴雪歌仔细看向了这些好似有无数三角和线条组成的符文,只觉这些符文似乎有点熟悉,但是却又和他记得的一些上古符文有些似是而非。
  
      少妇向那些符文望了一眼,然后诧异的看向了阴雪歌。
  
      “真不坏,天地人三阶**资质,你居然达到了地阶一品的水准?以后修炼,倒是可以少耗费许多丹药。而且……”
  
      话还没能说完,七彩琉璃盆内就有一道浅浅的绿色光芒**出来。绿光好似春天刚生出的绿草嫩芽一般,透着一抹沁人心脾的新鲜、脆嫩、生气勃勃的绿色。
  
      少妇惊愕的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阴雪歌一眼,她的身体微微一动,冰冷的脸上就带上了一层笑容。
  
      “没想到,你居然是青木属性的禀赋,也不知道青木属性的禀赋分为九品,你到底是那一品?”
  
      绿光中,一株挺拔的参天巨木冉冉浮现,巨木苍劲有力,枝叶繁茂,绿意惊人,有滚滚绿色气流从巨木中不断喷出,染得七彩琉璃盆的绿光都变得苍翠了许多。
  
      “青木,正一品!”
  
      少妇悚然跳了起来,大声的嚷嚷了一句。
  
      她很快就为自己的冒失感到后悔,她急忙闭上嘴,一把抓住了阴雪歌的手,脸上堆起了灿烂无比的笑容。
  
      “小友,我是律宗兰家兰若雪,我有几位和小友年龄相当的侄女,个个花容月貌,气质非凡。”
  
      “小友若是愿意迎娶我兰家女子,未来所有修炼所需,我兰家都一应承担。”
  
      “小友若是愿意入赘我兰家,我兰家可以用一三品国朝充当聘礼。”
  
      阴雪歌呆呆的看着少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房门已经被南宫南一脚踹开。
  
      南宫南一眼就看到了七彩琉璃盆内那株枝叶婆娑繁茂至极的大树,他顿时大吼了一声。
  
      “兰若雪,你敢截我南宫家的胡?”
  
      兰若雪双手叉腰,无比刁蛮的嘶声大吼起来。
  
      “姑奶奶我截胡又怎的?南宫南,你不过区区五品执事,姑奶奶我可是副四品,你敢对我大呼小叫?”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望了一阵子,突然同时抽出一张法符将其捏碎。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分别有一老人、一美妇快步闪身进了小石屋。
  
      他们望了七彩琉璃盆内的青色大树一眼,老人轻轻的哼了一声。
  
      “姓兰的,这是南小子发现的人才,你们想要怎的?”
  
      美妇一掌将琉璃盆内的绿光拍碎,消泯了所有的外在痕迹。
  
      她不温不火的向老人屈膝行了一礼,满脸堆笑的指了指阴雪歌。
  
      “正一品,青木属性,这等资质,你南宫家想要独吞,有点困难。”
  
      “我们两家联手,才能……”
  
      老人皱皱眉头,打断了美妇的话。
  
      “你兰家,能给我南宫家多少好处?”
  
      美妇犹豫一阵,凑到了老人面前,两人低声交流起来。
  
      阴雪歌无奈的抓起白玉子,放在掌心胡乱揉捏,两眼直翻白眼。
  
      他们就真的一点不考虑自己的意愿?但是在他们面前,他似乎还真没有说话的余地。RS
  
      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