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二章 一字曰,杀 2
    一个女人想要记恨一个男人,其实并不需要任何的借口和理由。,ybdu,更不要说,阴雪歌和她之间有这么多的矛盾。现在可好,旧怨未消,新仇又生,她现在已经将阴雪歌当做了生死仇敌。
  
      看了一眼方德厚,罗青青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她眯了眯眼,双手再次伸进了方德厚的腰带。
  
      方德厚无比舒爽的呻吟了一声,他大叫了一声,双手哆哆嗦嗦的又抓住了身后的树干,静静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但是这一次,罗青青有意放慢了速度,她的手指轻轻的揉搓着方德厚的要害,却硬是拖延着,不肯让他达到那绝美的巅峰。方德厚憋得面孔发紫,嘴角涎水不断流淌下来,气喘吁吁煞是可怜的看着罗青青。
  
      “世子……夫君……心肝肉儿!”
  
      罗青青娇媚的轻唤着方德厚,她慢慢的把玩着方德厚,眼角隐隐有泪光浮现。
  
      方德厚看到罗青青眼角泪光,顿时如丧考妣般大叫了起来。
  
      “美人儿,爱妃,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哭,什么都好说,什么都好说!”
  
      “你罗家上次不是说,看中了何家在城外的三座园子么?你不要哭,小王做主,那园子就是罗家的了!”
  
      罗青青双手一用力,狠狠的捏住了方德厚。
  
      方德厚顿时又是舒爽又是疼痛难当的嚎叫了一声,他瞪大双眼,呆呆的看着罗青青。气喘吁吁的告饶。
  
      “爱妃,轻些,你……轻些!”
  
      “世子……我让人欺负了!”
  
      罗青青肆意的用力揉捏方德厚,陷入水火两重天的方德厚双眼突出,只能不断的点头。
  
      罗青青娓娓道来,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可怜巴巴的哀怜味儿,将罗天光满门被斩的事情改头换面说了一番。
  
      按照她的说法,罗天光是十几年前,侥幸被选入律宗的罗家旁系。
  
      进了律宗,那就是一步登天的好事。对于一个世家而言。有一个律宗出身的族人,那基本上就能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甚至国朝官方都不敢加以约束。
  
      所以罗青青对罗天光极有好感,趁着罗天光探亲的机会。她对他大加勉励。还给了他一份丰厚的资源。帮助他在律宗内走得更远、走得更快。
  
      在罗青青的话里,罗天光就是罗家的未来之星,就是罗家未来崛起的希望所在。
  
      “这是。好事儿啊!”
  
      方德厚气喘吁吁的抱住了罗青青,身体不断的往她身上乱顶乱磨。
  
      “可是~”
  
      罗青青指甲轻轻一划,顿时方德厚痛得‘嗷嗷’一声,身体再次剧烈的抽搐起来。这一次,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原本就惨白的面孔,这一次更是带上了一层青灰色。
  
      “我罗家有个仇人,叫做阴雪歌的。他借着在律宗有几分人脉,害死了我那天光堂弟!”
  
      方德厚还沉浸在刚才的余韵中,猛不丁听到罗青青的话,他震惊的抬起头来大声惊呼。
  
      “死了?”
  
      “可不是么,死了,而且全家都死了。三代以内直系亲眷,全部被当街斩杀,就是半刻钟前的事情。”
  
      罗青青轻飘飘叹了一口气。
  
      “差一点儿,就是罪诛九族,就连臣妾,都要被砍了脑袋了。”
  
      “砍脑袋?这可不行,本王还没和爱妻你正式成亲,还没享受过爱妻你的身子呢。你要死,也要等本王真个和你舒服过了,才能死啊!”
  
      方德厚一骨碌的站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咆哮着。
  
      罗青青银牙狠咬,除了阴雪歌,她又把方德厚给记恨上了。这都什么混账东西?他把她罗青青当什么了?青楼里的姑娘,玩腻了随时可以丢掉的垃圾么?
  
      冷笑一声,罗青青再次一把抓住了方德厚的要害。
  
      方德厚吓了一跳,他急忙摆手求饶。
  
      “爱妻,美人儿,不行了,今天本王已经,不行了……唉哟,唉,唉,轻……轻点!”
  
      罗青青五指轻佻的弹动着,弹得方德厚青白色的面孔再次泛红。
  
      “我听说,今年昆吾国朝终于轮到了向律宗推荐门人的机会?”
  
      “据说,昆吾国朝今年凡是皇族、王爵、世袭贵族,都有资格向律宗推荐门人?”
  
      “我要进律宗!”
  
      “我要杀了那该死的阴雪歌!”
  
      “顺便……”
  
      方德厚没听清罗青青的话,他完全沉浸在了又是痛苦又是酣畅淋漓的扭曲快乐中。
  
      他只是茫然的连连点头。
  
      “依你,都,依你……”
  
      罗青青微笑着,手指再次用力,方德厚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翻着白眼倒在地上,居然爽得昏厥了过去。
  
      懒散的用方德厚蟠龙袍擦干净手掌,罗青青笑着看向了天空。
  
      “律宗,那可是一个好地方。行空法门和他相比,算得了什么?”
  
      “九公主,等我从律宗回来,嘻嘻,你猜我能不能将昆吾皇族满门抄斩呢?要是有机会,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乖乖的洗干净了,等着我,一定,等着我!”
  
      律宗山门内,正站在院子里和兰岚交谈的阴雪歌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一种冥冥中的本能直觉告诉他,有人对他起了不好的心思。一丝淡淡的威胁让他浑身寒毛直竖,他下意识的向着昆吾国朝的方向望了一眼。
  
      “总之,关于你的事情,就是这般。”
  
      兰岚依旧冷漠如冰的把玩着一块精美的蓝色美玉,不冷不淡的看着阴雪歌。
  
      “我们兰家,付出了不菲代价。这才换得南宫家的承诺,兰家和南宫家,共同拥有你。”
  
      阴雪歌摸了摸鼻子,他苦涩的笑了笑。
  
      “‘拥有’这个词,让人觉得怪怪的。”
  
      “也是……那,你可以这样理解,以后南宫家和兰家,共同栽培你。除了你应该享用的律宗内门资源,两家还会额外向你提供一份修炼资源。”
  
      “那,我的追随者?”
  
      阴雪歌笑看着兰岚。阴飞飞他们实力太差了一些。还是外门弟子身份,想要得到足够的修炼资源,可真不容易。看看他们这些天,得到的任务都是些什么吧?
  
      “那是你的追随者。所以。他们的事情。你自己解决。”
  
      兰岚的话很不客气。
  
      “兰家,南宫家,虽然我们都是圣人后裔。家族资源广博巨大。但是相对应的,家族人丁繁茂,每年消耗同样巨大无比。我们只对值得栽培的人投入资源,圣人一族,不养废人。”
  
      兰岚拒绝得干净利落,却让阴雪歌都没话好说。圣人一族,不养废人,他还能说什么呢?
  
      一块悬挂在兰岚腰间的玉佩冒出了一丝淡淡水汽,一个细微柔嫩的声音飘了出来。兰岚抓起玉佩倾听了片刻,冷若冰霜的她居然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一笑,就好似冰川解冻,百花盛开,整个园子都凭空多了几份颜色。
  
      趴在阴雪歌头顶的白玉子赞叹了一声‘果然是个大美人儿’,很是欢快的吐了几个水泡。
  
      兰岚被白玉子的赞叹声弄得一愣神,她看了看目光炯炯盯着自己的白玉子,白皙的面孔上微微付出一线粉红。她飞快的放下玉佩,向院门的方向走了几步,然后又回过头来。
  
      “今天你若是强杀那杂役弟子,你也是死罪。”
  
      “但是你坐在院门口修炼秘术,那杂役弟子打扰你修炼,被秘术反噬击杀。甚至连你自己都受了重伤,我很好奇,这个律宗门规的漏洞,你是如何找到的?”
  
      阴雪歌沉默了一阵,他指了指苗天杰居住的卧房。
  
      钻律宗门规的漏洞,用伤人一千、自残八百的手段,合情合理合法的击杀罗天光,这是苗天杰给阴雪歌出的主意。这个家伙来到律宗一个月不到,居然已经将律宗的大小清规戒律研究透彻。
  
      律宗的很多清规戒律,在苗天杰眼里,都有可以钻的漏子。
  
      在他的建议下,仔细衡量许久,阴雪歌这才悍然击杀罗天光。
  
      听了阴雪歌的话,兰岚眸子里闪过一抹奇光,她沉吟片刻,然后点了点头。
  
      “这也是,一种本事。你的这位追随者,如果表现得好,或许兰家可以向他提供一份额外的修炼所需。”
  
      阴雪歌愕然,这样也行?苗天杰在他的五个追随者中,是他最不看好的一个,但是他居然就这样得到了兰岚的青睐?
  
      房间内,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苗天杰已经感恩戴德的大叫了起来。
  
      “兰大师姐天恩浩荡,小人感激不尽。现在小人身上不方便,等小人能起身了,一定向兰大师姐磕头致谢。”
  
      “只要这份好处到手,以后除了咱家少爷,以后小人唯兰大师姐马首是瞻。”
  
      阴雪歌的嘴角直抽搐,兰岚两条秀眉轻轻的抖动了几下。
  
      苗天杰躺在床上,还要大吼大叫,阴雪歌懒得听他鬼哭狼嚎的声音,直接大吼了一声。
  
      “青蓏,打晕他!”
  
      青蓏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她拎着一根擀面杖闯进苗天杰的房间,狠狠一杖闷了下去。
  
      兰岚嘴角一抽,有点凌乱的看了彪悍的青蓏一眼,欲语又止。
  
      腰间挂着的玉佩再次闪烁起来,兰岚眉头一挑,抓起玉佩,低声的抱怨了起来。
  
      “不要催,不要催,我这就来。绯月谷,也不是很远,这么着急做什么?”
  
      身体轻盈一转,兰岚向阴雪歌挥了挥手。
  
      “我还有事,你……不要再招惹是非,尤其是你的那些旧恩怨,最好不要代入律宗来。”
  
      话音还在耳边飘荡,兰岚已经腾空而起,宛如一线火云,向着远处腾挪而去。
  
      阴雪歌望着她的背影,从储物指环中掏出了内门弟子人手一份的律宗地图详解。
  
      他从中找到了绯月谷的介绍,这是律宗奇宝堂下辖的,规模最大的一处市集,是翠谷附近律宗弟子最大的交易场所。
  
      低头想了想,阴雪歌当即大叫了一声。
  
      “飞絮、飞云、飞劫,跟我出去一趟。”(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