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三章 正是冤家才聚首 2
    白玉子慢慢的摆动着尾巴,缓缓飘到阴雪歌面前。一人一鱼神色诡异的对视一眼,同时龇牙咧嘴的一笑。阴雪歌重重咳嗽了一声,一把抓起跃跃欲试的阴飞云,拖着他转身就走。
  
      “我来这里,是给你们找一些能够提升你们战力的宝贝,可不是让你来砍石头玩的。”
  
      出身渭南古城的阴飞云三人,何曾见过这样有趣的稀罕事情。被阴雪歌强拉着走出了老远,他们依旧回头向那个店铺看个不停。
  
      店铺门口,几个生得明眸皓齿的少女越发欢快的大声招呼着,大群刚刚走进绯月谷的律宗弟子聚集在店铺前,不时有心动的人缴纳了黄金,上去试试手气。
  
      “不要看了,这种赌运气的事情,嘿。”
  
      强拉着阴飞絮等人走出了老远,已经听不到后面那些少女的欢呼声了,阴飞絮三人这才逐渐定下心神。
  
      他们好奇的向道路两侧的店铺打量着。
  
      这里的店铺造型各异,或者大方,或者雅致,或者精巧,或者华丽,分明来自于各个不同的国朝或者大世家。在这些店铺当中,偶尔点缀着几座造型四四方方,用白色石料制成的,造型千篇一律的店铺,毫无疑问,这是律宗奇宝堂开设的官方店铺。
  
      那些来自各大国朝、各大世家的店铺门前,都有热情的侍女或者伙计招呼往来的律宗弟子。
  
      丹药,法器,法宝,法符,法阵,乃至各种年份的药草材料,各种炼制兵器法宝的金属原矿,吃的、穿的、用的,脸上涂的、身上抹的、内用的、外服的,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物事,在这些店铺内都能找到。
  
      阴雪歌四人络绎前行,从这些店铺摆设在门前的样品上,见到了无数稀罕玩意儿。
  
      不要说阴飞絮三个初出茅庐的小世家子弟,就算是阴雪歌和白玉子,也被元陆世界广博、罕见的物产珍摄得说不出话来。
  
      走过几个街口,转过数百家店铺,前方一座九层高楼的门前,突然传来了一个嘹亮的声音。
  
      “大量战奴贩卖,大量战奴贩卖!”
  
      “半月前,我皓嶽国朝奉《恩仇律》,攻破亣奐国朝,俘虏无数。”
  
      “大量战奴贩卖,大量身经百战、实力惊人的战奴贩卖。”
  
      “只批发,不零售,还请诸位师兄有意者赶紧入内商谈。”
  
      站在高楼门前大声呼喊的,是一位身穿紫色莽龙袍,周身贵气袭人,不是亲王,也定然是郡王一流的中年男子。他兴高采烈的站在高楼前,运足了中气大声呼喊。
  
      “大批量,军团规模的战奴出售。”
  
      “无论是补充本**队战力,强大家族私军数量,或者用来开辟蛮荒疆土充当死士,都是极佳选择。”
  
      “最少一个军团,十万人起售。身经百战,骁勇之士,亣奐国朝的精锐禁军呵,有意的诸位师兄,还请入内洽谈。要多少,有多少,来自亣奐国朝的精锐军团呵。”
  
      在这中年男子的脚下,一溜儿跪着十几名身材高大魁梧,神色彪悍凶狠,双眸中尽是绝望屈辱的金甲大将。他们跪在地上,眉心一枚复杂的魂符法印闪烁,他们的生死,甚至是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尽被他人操控,生死荣辱已经不受他们自己控制。
  
      让阴雪歌震惊的就是,这十几名金甲大将,他们周身气息炽热如火、狂躁如雷,就连兰岚和南宫南都没有给他如此强大的压力。
  
      显然他们的修为,比兰岚和南宫南他们还要强横。
  
      这样的统军大将,居然被当做贩卖的战奴样品,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律宗的地盘上。
  
      这种灭国、屠城,劫掠之后将百战余生的骁勇壮士当做奴隶贩卖的事情,显然也是合乎律法的。在那中年男子的身边,甚至还站着几个身穿血衣的律宗刑殿弟子,正在帮他维持秩序。
  
      不时有律宗弟子走到中年男子身边,低声咨询几句后,就快步走进高楼内。
  
      很显然,他们都有意购买这些战奴。
  
      而有资格、有实力买下动辄十万人军团的律宗弟子,他们身后起码也站着一个三品以上的国朝或者大世家。他们用来购买这些战奴的,肯定不会是普通的黄金白银,应该是某些特殊的、珍贵的资源。
  
      中年男子叫喊得累了,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突然又笑了起来。
  
      “对了,除开战奴,亣奐国朝的皇后、妃子,众多公主、郡主,数量也不少。”
  
      “哪位师兄有意的,还请进内详谈。”
  
      “这些女奴身份特殊,还请诸位师兄见谅,就不好让她们抛头露面啦!”
  
      中年男子笑得极其得意,笑声中充满了战胜者应有的志得意满,应有的骄横骄纵。
  
      阴雪歌揣着袖子向这男子和高楼望了一阵子,然后转过身,走进了高楼对面的一家店铺。这家店铺规模不大不小,看起来就是普通寻常模样,水磨石砖和檀香木搭成的店面高三层,门口挂着的幌子上表明了,这是一家专门贩卖各种法阵的铺子。
  
      一进店铺的门,一个生得极其明艳的垂髫少女就快步迎了上来,未语先笑的向阴雪歌等人屈膝行了一礼。
  
      “几位客人,可是要选购法阵么?”
  
      “不是小婢大话,我们轩洛阁的法阵,做工用料都是极上心的。阵眼核心,都是我轩洛国朝内廷大供奉亲手炼制而成,相同的法阵,我们轩洛阁的法阵比起同档次店铺出售的,威力都要大上三成。”
  
      微微一顿,少女又笑了起来。
  
      “当然,轩洛阁出品的法阵,比不得那些超品、一品国朝和大世家的威力。但是同样的法阵,我轩洛阁比起那些超品、一品店铺,价格却便宜了三成五,因为用料厚重的关系,轩洛阁的法阵使用年限更比寻常法阵超出一半时间。”
  
      “几位客人若是选了我们……”
  
      阴雪歌摆摆手,打断了少女滔滔不绝的介绍。
  
      他看着眼睛眨巴眨巴忽闪个不停的少女,笑着压低了声音。
  
      “我有五位追随者,修为略低了些,我想要一套,无论他们在何时何处,都能迎敌的宝贝。”
  
      轻轻拍拍手上的储物指环,阴雪歌很坦诚的看着少女笑了笑。
  
      “囊中羞涩,太高档的法阵,是买不起的。”
  
      “追随者的实力有限,太强力的法阵,他们是否能控制。这一点,也要请姑娘帮忙衡量一下。”
  
      少女微微一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直线。
  
      “客人倒是直爽,既然如此,还真有适合客人您的追随者所用的好货色。”
  
      伸手虚引,少女将阴雪歌一行人让进了一间小巧的静室中,然后快步走了出去。自有侍女奉上香茗,阴雪歌他们刚刚喝了一口茶水,一个中年男子就已经在那少女带领下,双手托着三个黑木匣子走了进来。
  
      门楣、窗棱上都有法阵流光闪过,隔绝了内外的音讯后,中年男子放下黑木匣子,小心的打开盖子,将三个木匣一字儿排开。
  
      里面分别是五颗大珠,五柄木刀,五面小旗。
  
      中年男子笑着向阴雪歌拱了拱手,自我介绍起来。
  
      “这位客官,在下轩肱士,正是轩洛阁的掌柜。应客官的要求,这三套‘战阵’,应该合乎客官心意。”
  
      所谓战阵,就是活动的法阵。他们不需要借助地理地势布置,而是预先布置在整套的法器上,通过多人的合作催发,就能在战斗中激发出法阵威力,借以攻杀敌人。
  
      比起固定的大阵,战阵的威力相对而言会弱小一些。但是战阵能随身携带,运用灵便,世家子、宗门弟子外出行走,多有准备。
  
      但是哪怕最简单的一套战阵,六品以下的世家都是无缘得见,哪怕你有再多的身家,家族品阶不够,好些东西你就是没有资格得到。
  
      就算是现在的阴家,依旧没资格得到一套战阵。
  
      可是作为律宗弟子,哪怕是地位最低的杂役弟子,这种无形中的等级约束就荡然无存,律宗的杂役弟子存够了身家,换取高阶战阵和法器法符的,并不在少数。
  
      “还请掌柜的,给我介绍一下,这三套战争的功效如何?”
  
      阴雪歌站起身来,向轩肱士拱了拱手。
  
      “好说,好说,这是应当的。”
  
      轩肱士笑了笑,指着木匣子里的战阵就介绍起来。
  
      三套战阵,那五颗大珠名之为‘冰芒浛洸阵’,五人联手,放出大珠后就有寒光笼罩方圆百丈范围,冰芒戳伤双目,让人难以视物,寒气侵蚀骨肉,让人行动僵硬。
  
      而那五柄木刀,同样是五人联合使用,名之为‘青木五杀阵’。
  
      若是遇敌,五刀同发,就有二十五道刀光腾空飞起,腾挪旋转,自行攻击敌人。如果在山林之中,青木五杀阵威力更大,刀光更能借助木影遁形,飞行绝迹、难以抵挡。
  
      最后那五面小旗,上面描绘了缕缕风纹,名之为‘小五元禁风缚阵’。
  
      五面小旗一旦招展,就有无形阴风化为绳索捆缚敌人,每一道风绳都有三百鼎巨力,除非被困者能够爆发出超过三百鼎的力量,否则根本无法摆脱绳索的禁锢。
  
      但是这风缚阵中绳索可不仅仅一根,而是随灭随生,就算有崩断绳索的力量,若是不能尽快冲出阵法笼罩范围,最终还是要被阵法捆得结结实实。
  
      三套阵法价钱不等,冰芒浛洸阵最贵,折算成黄金要十万两。
  
      青木五杀阵属性单一,价钱最是便宜,折成黄金只不过七万两。
  
      风缚阵只能困敌,无法伤人,但是他别出枢机,用的材料也算是珍贵,所以要九万两黄金。
  
      听了这价钱,阴飞絮三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rs
  
      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