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四章 雕栏玉砌应犹在 2
    推荐票啊推荐票!!!
  
      还请继续给猪头推荐票!
  
      继续努力的码字去也!
  
      ***
  
      “只不过,如此浓郁的庚金之气?”
  
      轩肱士突然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
  
      “眼前这几个年轻人,他们莫非是来自于极西的西疆小国?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只有那种比邻蛮荒之地的小国,才有这么浓郁的庚金之气呀。”
  
      “呵,听说这些年,极西之地的那些国朝,正努力的开辟西疆蛮荒之地?若是……”
  
      轩肱士笑得很和蔼。
  
      阴雪歌也笑得很和蔼。
  
      轩肱士是一条老狐狸,但是阴雪歌则是一头披着羔羊皮的狐狸精。两人对视一眼,同样很是纯善、热情的笑了起来。
  
      阴雪歌热情的和轩肱士交流了一阵,联络了一下感情,然后他将拿出来的药草、材料都兑换成了黄金,最终用现金付账,买下了全部的三套战阵。
  
      轩肱士对阴雪歌大加笼络,他甚至主动的给三套战阵打了个对折,就算是成本价出售了。
  
      一旁的阴飞絮三人眼角一阵乱跳,都对折了,居然还是成本价销售?这些贩卖法阵、法器的店铺,他们的利润到底有多高?
  
      拿到了法阵后,轩肱士又郑重其事的掏出了三枚巴掌大小的法符。
  
      他请阴雪歌审视了一下干干净净的法符符面,然后将三枚法符分别在一套战阵上扫过。
  
      法符吸纳了一丝战阵释放出的元气波动。立刻就在符面凝结了一枚造型奇特的符文,散发出和战阵一模一样的元气波动。轩肱士手指上一缕细细的光芒射出,在三枚法符上轻轻一碰。
  
      法符上立刻显示出了细密的小字——元陆世界某年某月某日,轩洛国朝驻律宗奇宝堂绯月谷之轩洛阁,出售五人联手运用战阵一套,品阶如何,威力如何,某年末月某日由何人炼制,成品日期某年某月某日,贩卖经手人轩肱士!
  
      在轩肱士的指点下。阴雪歌将自己的律宗内门弟子的身份令牌往三枚法符上一扫。一道自身元气注入法符后,三枚法符立刻喷射出淡淡光芒,然后法符本体一阵光芒摇曳,原本三枚法符。立刻凭空分化成了十二枚。
  
      六枚法符留在了面前。其他的六枚法符则是直接破空飞去。眨眼间飞得不知去向。
  
      过了半晌,留在他们面前的三枚法符轻轻一震,一片霞光闪过。隐隐有人声传出。
  
      轩肱士顿时笑了笑,他将剩下的六枚法符,分出了三枚递给了阴雪歌,然后慎重的提点阴雪歌。
  
      这三套战阵,已经在律宗奇宝堂和刑殿分别备案,详细的标注了三套战阵的所有信息,尤其是他独特的元气波动。
  
      任何一套战阵,哪怕是由同一个人,用同样的材料,经过同样的步骤炼制而成,其中也有极其细微的差异,表现在战阵的元气波动上就是千差万别。世上,没有任何一套法阵的元气波动是一模一样的。
  
      元陆世界的任何一个正经的、合格的、遵纪守法的店铺,贩卖任何法阵、法符、法器等等杀伤性器具,都要用这样的方法,四方备案。
  
      一旦贩卖出去的法阵,被人用来做了什么为非作歹触犯律法的事情,律宗的调查人员只要循着残留的元气波动一对比,就能知道是什么类型、什么品阶的法阵做下的好事。
  
      再在刑殿和奇宝堂备案过的法符中一比对,就能查出法阵的主人,进而顺藤摸瓜,查出事情真相。
  
      阴雪歌作声不得,他看着三套法阵,无奈的连连摇头。
  
      “也就是说,如果我的追随者,拿着这些法阵杀了人……”
  
      “除非有合情合理的借口,否则若是无缘无故杀人,触犯了律法,那么刑殿很快就能按图索骥,追查到公子您的头上。”
  
      轩肱士无奈的摊开手,很和蔼的笑了笑。
  
      看着满脸是笑的轩肱士,阴雪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么这世间,可有不被律宗监管的法阵、法器、法符一类贩卖?”
  
      轩肱士再次微微一笑,眼珠飞快的向左右一扫,却是不吭声。
  
      阴雪歌顿时明白了,这世上还真有这样的不登记造册,不被监管的宝贝在。但是这些东西,显然是不能放在明面来说的,而且这渠道么……一般人是别想接触的了。
  
      将三套战阵藏进储物指环,阴雪歌一不做二不休,又给阴飞飞五人,甚至是青蓏那个丫头,分别购置了一个容量中等的储物指环。
  
      这些储物指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几乎是律宗弟子必备的日常装备。
  
      一万两黄金一枚,全部出自轩洛国朝供奉之手,经久耐用,品质保证,指环上甚至还附赠了一个小小的冬暖夏凉、驱逐蚊虫的小巧法阵。
  
      当然,六枚储物指环上,都有轩洛国朝的统一标号,这些指环也都用法符去奇宝堂和刑殿做了备案。轩肱士慎重提醒,储物指环若是丢失,一定要及时报备。
  
      这玩意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同样也是敏感的战略物资。
  
      起码在国朝之间爆发战争的时候,阴雪歌购买的这六枚储物指环若是用来装载军用物资,就足够主宰一场大战役的进程了。
  
      有储物指环运送军粮,和没有储物指环运送军粮,这在战备上能是一码事情?
  
      所以轩肱士提醒阴雪歌,如果不想卷入某些麻烦,储物指环若有丢失,一定要及时报备。
  
      阴雪歌连连点头,和轩肱士又交流了一阵关于采购令的事情后,他就带人告辞离开。轩肱士带着三位大朝奉。亲自将阴雪歌送到了店铺门口,态度亲切和蔼得让人不安。
  
      刚刚走到轩洛阁门前,一行人却惊讶的发现,这里的气氛不对。
  
      四周数十处店铺门前,都站着成群的律宗弟子,他们都站在店铺门前台阶上,没有一个人踏足街道半步。原本人流熙熙的街道上,如今相隔百十丈,分别站了两群人。
  
      他们恰好,以轩洛阁对面的皓嶽国朝的商铺高塔为中点分开。
  
      站在阴雪歌等人左手侧的。是一群容颜焕发、志得意满的青年男女。他们人数众多,大概有三百多人,其中好些人背着双手,正云淡风轻的相互谈笑。
  
      而他们的右手侧。则是站着稀稀拉拉的三五十人。
  
      这些律宗弟子以一个身材高大、健壮俊朗的青年为首。这个青年内穿律宗弟子的血色长袍。外罩一件半身战甲。周身煞气奔涌,滚滚气流翻滚出十几丈外。他双眸通红,宛如受了重伤的猛虎。正怒视对面那群人数众多的律宗弟子。
  
      皓嶽国朝高塔前,身穿蟠龙袍的中年男子放声笑着。
  
      他的笑声,打破了街道上死寂怪异的气息,他放声笑着,就好像没看到剑拔弩张的两群人一般,热情的向附近店铺门口站着的律宗弟子招呼着。
  
      “诸位师兄,诸位前辈,今天小店内,可有前所未有的好货色。”
  
      “大家都听说过亣奐国朝的小公主?没错,就是号称北疆群芳榜第一的珧暒儿。真正的天潢贵胄,真正的艳盖群芳,真正的天香国色,真正的倾国倾城。”
  
      “诸位师兄,诸位前辈,小王以皓嶽国朝皇族的荣誉担保,珧暒儿虽然被我朝大军俘虏,但是可没有人动她一根手指头。她还是实实在在的处子之身,真正的冰清玉洁之体。”
  
      “好花堪折,得赶紧呀!”
  
      中年男子向身后高塔一指,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
  
      “诸位有对珧暒儿公主感兴趣的,得加紧了,还有一刻钟,拍卖会可就得开始了。”
  
      “顺便说一句,珧暒儿公主,那可是正三品的柔水之体,这其中的好处,不用小王多说了吧?”
  
      四周店铺门前的律宗弟子们气息一阵浮动。
  
      亣奐国朝小宫主珧暒儿,那可是真正传说中的倾国美人儿,曾经有多少大人物对她窥觑不已?
  
      若真的能够一亲芳泽……
  
      好吧,一亲芳泽固然是不可能,能够见识一下她如花似玉的容貌,看看曾经的天潢贵胄被掳为奴隶后的凄惨境况,这种事情,一辈子能见到几次?
  
      堂堂亣奐国朝,居然在短短百五十年内被死敌皓嶽国朝覆灭,这种事情在元陆世界都不多见。
  
      有几个胆大的,背景雄厚的律宗弟子踏上街道,就要向高塔走去。
  
      “狗贼,斗胆!”
  
      身穿半身重甲的俊朗青年怒吼一声,他吼声如雷,震得四周房屋都一阵颤抖,无数血枫树的树叶被震碎,狂风吹过,漫天血色粉末飘然飞起,四周光线都被衬得一片通红。
  
      刚刚踏足街道的律宗弟子们纷纷锁足,他们看了看那青年一眼。
  
      律宗规模巨大,内门弟子数以亿万计,翠谷只是内门弟子聚居的无数据点之一。
  
      这个青年显然并非翠谷所属,在场的律宗弟子,倒是绝大部分不认识他。但是不认识人,却也认识他身上的身份令牌,这个青年,居然是一位正一品的内门弟子。
  
      能够积功踏上正一品内门弟子的位置,这个青年在内门起码也奋斗了百年以上,无论是人脉还是实力,都不是寻常内门弟子能相比的。
  
      所以那些刚刚心动的律宗弟子,又纷纷缩了回去。
  
      但是站在他对面的那些律宗弟子中,一个生得阴柔俊秀的青年缓步走了出来。
  
      他施施然向那青年鞠躬行了一礼,长叹了一声。
  
      “安王爷,珧荆命,您又是何苦?”
  
      “珧暒儿虽然是您同胞幼妹,但是事已至此,您还能改变什么?”
  
      “亣奐国朝,已经亡了。”
  
      “您现在,只是一个亡国的王爷,狗屁都不是了。您还能怎么样?”
  
      “小公主或许运气不会很差,或许会碰到一个对她真心喜爱的男人,玩腻了她,也不会把她给怎么样,说不定还能弄到一个小妾的位置,您说呢?”
  
      珧荆命怒极,身形化为一条狂龙,就向那青年冲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