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五章 挥袖,一耳光 1
    亲爱的亲们,请记得给猪头推荐票咯!
  
      煞气环绕珧荆命,烈风呼啸中,他一步冲到俊俏男子面前,左手如刀,直刺对方心脏。
  
      斜刺里一道恶风扑来,一根光芒闪耀的刑棒挡在珧荆命手掌前。
  
      一声巨响,狂风四射,澎湃热浪扑面而来。那根刑棒上数百个大小符文同时闪亮,上千枚极细的光针从刑棒表面凸出。珧荆命手指点在光针上,锋利的光针从他指尖刺进,从他手腕附近冒了出来。
  
      光针入骨,直透骨髓,一路穿透所有指骨。
  
      十指连心,饶是珧荆命修为强横,依旧痛得他浑身颤抖,踉跄着向后急退。
  
      俊俏青年得意得仰天长笑。
  
      “珧荆命,安王爷,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绯月谷,严禁律宗弟子私斗。你胆敢对我出手,你莫非想要去刑殿走一遭?”
  
      阴雪歌双手抱在胸前,轻轻的哼了一声。没有任何理由的,他对这个俊俏青年反感到了极点。这个家伙的做派,很像现在跟在他身边的苗天杰,让人恨不得见面就一巴掌抽死他。
  
      “没错,是我祖父卖掉了亣奐国朝,是我家勾结皓嶽国朝,覆灭了整个亣奐国朝。”
  
      “你能把我怎么样呢?珧荆命,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的安王爷,我瞿乐祐还要对你俯首听命?还要跟在你身边,像一条狗一样任凭你使唤?”
  
      四个身穿血色甲胄,面色沉肃如水的中年男子跨步挡在了瞿乐祐身边。
  
      一名中年男子伸手抓住那根让珧荆命吃了闷亏的刑棒,语气森严的厉声告诫着。
  
      “珧荆命?正一品内门弟子,你也是宗门老人,应该知道宗门的规矩。当街袭杀同门弟子,你想进刑殿,尝尝刑殿的三千六百套酷刑不成?”
  
      跪在皓嶽国朝商铺门前,身披重甲的皓嶽国朝战奴们同时大吼起来。
  
      “安王,走吧,留待有用之身,为我等复仇。”
  
      “安王,走,走啊,亣奐国朝还没亡,亣奐国朝,还有希望!”
  
      “走吧,安王,走,现在整个国朝,就全指望您一个人。您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
  
      瞿乐祐‘嗤嗤’冷笑着,他不屑的扫了一眼那些跪在地上的亣奐国朝的统军将领们,轻蔑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们所谓的,亣奐国朝的希望是什么。”
  
      “三十年前,亣奐国朝在北疆走了运,开辟了一份新疆土,被视为机密,开始秘密的向内迁徙子民,在里面训练士卒,积蓄兵力。”
  
      “但是一份新开的疆土,能是皓嶽国朝的对手?”
  
      瞿乐祐摇了摇头,转过身,向身后那些律宗弟子中,一个生得狼顾鹰视,阴鸠迫人的青年男子躬身行了一礼。
  
      “殿下,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阴鸠男子‘桀桀’一笑,慢悠悠的走上前几步,讥诮的向珧荆命晃了晃手指。
  
      “我知道你会来这,所以我特意下令,将珧暒儿送来这里发卖。”
  
      “其实我是想要试试珧暒儿的味道的,但是,为了你,珧荆命。”
  
      珧荆命怒视阴鸠男子,他咬牙厉声呵斥。
  
      “皓无忧……可惜,当年,我居然放了你一条狗命。”
  
      皓无忧怪笑几声,伸出手指重重的向珧荆命指了指,轻轻的摇了摇头。
  
      “亡国之奴,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本王说话?因为灭了亣奐国朝的功劳,我现在是皓嶽国朝第一太子,封爵‘亣奐亲王’。珧荆命,你除了对我犬吠几声,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呢?”
  
      高塔内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四周店铺门前站着的律宗弟子们纷纷惊呼出声,他们同时踮起脚尖,看向了高塔正门的方向。
  
      十二尊通体漆黑,用金属铸造,造型是身披重甲魁梧战士的法石傀儡缓步走出。他们身躯沉重,每一步都发出沉闷声响。他们手持长戟,簇拥着几个面容阴森丑陋的老妇人走了出来。
  
      这些老妇人个个生得枯瘦丑陋,大鹰钩鼻,深陷的眼眶,闪烁的目光,枯败犹如乱草的头发,看上去就好似吓唬小孩的故事中,专门在山间啃食小孩血肉的女鬼。
  
      她们手上拎着一根金色锁链,锁链的另外一头绑在一个少女的手腕上,一步一步的拉着她走了出来。
  
      少女一露面,四周无数律宗弟子就同时惊呼了一声,更有人不顾体面的大吼大叫起来。
  
      “乖乖,果然是北疆第一美女,天哪,这要多大的价码才能买下她来?”
  
      “苍天呐,圣人在上,真有这样的倾国妖娆?我愿给出全副身家,只求一近芳泽。”
  
      四周人群大乱,皓无忧放声尖啸,得意洋洋的举起双手向四周连连挥舞。珧荆命则是厉声怒啸,他周身煞气翻滚如雷,不顾在场的刑殿弟子,大步就向少女冲了过去。
  
      十二尊法石傀儡同时横过长戟,一道光芒闪过,长戟上喷出森森寒光挡在了珧荆命面前。
  
      珧荆命怒啸,他拔出腰间佩剑,就要和这些法石傀儡拼命。但是一旁的刑殿执事同时呵斥,手持刑棒追到了珧荆命身边,挥动刑棒就向他打了下去。
  
      “珧荆命,你真要违反律宗戒律不成?”
  
      “珧荆命,你是在自己找死!”
  
      “珧荆命,放下兵器,跪地认罚,否则没你的好结果。”
  
      珧荆命被刑棒击中,打得他立足不稳,翻滚着倒在地上。两个刑殿执事立刻一脚踏在了他的后背上,用刑棒顶住了他的后颈。刑棒上法阵闪耀,一股如山重力压下,当即压得珧荆命动弹不得。
  
      亣奐国朝年龄最小的小公主珧暒儿一步一步走出门外,她茫然的向四周张望着,绝美的容颜宛如一场梦幻,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一场梦,一幅画,笼罩在朦胧水烟之中。
  
      风吹过,你好似看清了烟雾笼罩下那绝美的容颜,但是下一瞬间,你仔细看去,却发现那容颜依旧是如此的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如果是仔细回味,则那容颜就好像一抹铭心刻骨的伤痕,已经牢牢的砍在了你的心坎上,每回味一次,心头就剧痛一次。
  
      黯然神伤的心痛,逼得你一次又一次的向她凝视。
  
      每多看一眼,那绝美的容颜就越发清晰一分。每清晰一分,心痛就越发剧烈。
  
      到了最后,珧暒儿的美已经让人心痛难耐,逼得你默默的流出泪水来。热泪盈眶,因为你已经自行惭秽,当你认真的看清了她的美,你已经无法对她生出任何别的心思。
  
      原本得意嚣张的皓无忧、瞿乐祐同时向珧暒儿看了一眼,然后他们都不自在的转过头,再也不肯多看她一眼。以他们的嚣张,他们的得意,他们的纵横跋扈,他们居然连多看珧暒儿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这是一个纯净无瑕,宛如春天山涧的少女。
  
      而他们心中有太多污秽,太多见不得人的阴暗,他们每多看珧暒儿一眼,他们就心生不安。
  
      珧暒儿的气质,就好似清澈透明的泉水,好似明净的镜子,能够将他们心中所有的黑暗全部反射出来,无限的扩大,让他们污秽的灵魂都无法承受。
  
      阴雪歌本来只是在看热闹,皓嶽国朝也好,亣奐国朝也好,他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两个国朝的名字。无论皓无忧还是珧荆命,无论他们正邪好坏,这和他都没什么关系。
  
      一如白玉子在他头顶低声的咆哮——‘打,打出脑浆子来,这才热闹’!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元陆世界律法严酷,可不是行侠仗义的好地方。
  
      但是珧暒儿一出来,阴雪歌和白玉子同时愣在了那里。
  
      灵魂内,冥冥中一丝牵扯微微一动,珧暒儿也扭头看向了这边。清澈如水,却朦朦胧胧,好似被无数重雾气遮掩的双眸轻轻在阴雪歌面孔上一旋,然后就向一旁挪开。
  
      “没醒?”
  
      “真没醒!”
  
      “这下麻烦大了。”
  
      阴雪歌和白玉子低声咕哝着,其他人都被珧暒儿的绝世容貌所迷惑,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所以他们轻声的交流,无奈的交换了一下对珧暒儿如今状况的判断。
  
      降临这个世间十六年多,因为种种不可控的原因,因为不可测的转世轮回的法则,阴雪歌他们降生的时间有早有晚,恢复前世宿慧的速度也有快有慢。
  
      阴雪歌和白玉子,是特例。
  
      白玉子几乎一降生,就恢复了前世所有的记忆。而阴雪歌则是因为被人砸了一棍子在脑袋上,所以才突然灵机迸发,恢复了前世的所有。
  
      但是珧暒儿,她看身段容貌,才十四五岁的模样,而且虽然她对阴雪歌、白玉子有了反应,但是她分明没有认出他们来。也就是说,珧暒儿还没有回复她应有的记忆。
  
      “轩掌柜的,若是我想要拿下这丫头,大概要耗费多少?”
  
      沉吟片刻,阴雪歌压低了声音,向站在一旁的轩肱士询问。
  
      轩肱士愣了愣,然后他向着阴雪歌笑了起来,好似明白了什么的,用力摸了摸嘴唇上的两缕胡须。
  
      “亣奐国朝的小公主,亣奐国朝已经覆灭,公主头衔不值钱了。”
  
      “但是她本身容貌放在这里,加上她三品白水之体的资质,对于一些实力雄厚的大世家而言,诱惑力极大。”
  
      沉吟片刻,手指掐动计算了一番,轩肱士看了看对面那座高塔。
  
      “若是想要十拿九稳的拿下这位小公主,最少最少,拿出三郡之地吧。”r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