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六章 聚于斯地 1
    啊,推荐票还是一定要呼喊几声的!!!
  
      今天的第三章送上,推荐票也多来点呗!
  
      ***
  
      绯月谷,大街上,兰岚一耳光抽出后,不紧不慢的向着皓嶽国朝商会高塔门前,那个面孔扭曲的中年男子狠狠的指了一指。
  
      “进来罢,我有一笔买卖,想要和你们皓嶽国朝做一做。”
  
      “当然,你们可以驳了我的面子,但是我要提醒你们,我亲爷爷,是兰若。”
  
      兰若,至圣法门太上老祖,当今兰家的家主,正儿八经的圣人嫡系后裔。
  
      皓嶽国朝上下,从皓无忧开始,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不敢有人开口说话。如果皓嶽国朝是品国朝,他们或许还有底气和兰岚略微的争辩一两句,奈何他皓嶽国朝只是一品国朝,哪怕是一品国朝中的天一品势力,比起圣人家族而言,那也是蝼蚁。
  
      无非是一只比较强壮的蝼蚁,仅此而已。但是蝼蚁,终归是蝼蚁。
  
      人群中,莫天愁若有所思的看着兰岚和阴雪歌。本来他来绯月谷,是追着兰岚的步伐而来。但是现在,他看到了一幕好戏,他却不想出面了。
  
      追求兰岚,这是一个长期的、复杂的、漫长的大工程,莫天愁有足够的耐心。
  
      一刻钟后,一条飞舟离开了绯月谷,阴雪歌等人站在船头,珧荆命和珧暒儿拥抱大哭,为了死去的族人,更是为了活下来的那些族人未来更加困难的生涯。
  
      “苔痕上阶……墨?”
  
      “可饮一杯……否?”
  
      被打断了数十根骨头的苗天杰躺在床上,身体像是毛毛虫一样怪异的蠕动着。
  
      勉强能动的右手握着一面折扇,苗天杰轻轻扇着风,附庸风雅的吟诵着诗句。
  
      他眼角狠狠的斜拉,竭尽全力用眼角余光看向房门的方向。他目光殷切,好似在盼望着什么的到来。他是如此努力的拉长眼角,以至于他的面孔都痉挛起来。
  
      脸上的肉哆嗦着,苗天杰额头上一个婴孩拳头大小的青色肉疙瘩,就怪异的跳动着。
  
      这是青蓏给他留下的记号,早上的时候,为了不让苗天杰乱吼乱叫惹怒了兰岚,阴雪歌下令让青蓏打晕苗天杰。
  
      憨直、淳朴的青蓏拎着一根木杖,就闯入苗天杰的房间,对着他脑门狠狠来了一下。
  
      肉疙瘩很痛,胀痛让苗天杰的眼前一阵阵黑。他有气无力的呻吟了一声,然后咬着牙,低声的咒骂起来。
  
      “这小娘皮,打闷棍要打后脑勺,谁见过打闷棍打额头的?”
  
      “又蠢又丑,活该一辈子嫁不出去。”
  
      阴飞飞鬼鬼祟祟的趴在一丛灌木中,小心翼翼的看着几个刑殿弟子拎着刑棒,慢条斯理的从远处走了过去。这些刑殿弟子负责维持这一片内门弟子居住区的秩序,凡是有作奸犯科的人被他们抓住,那就是一顿毒打。
  
      等得这些刑殿弟子的身影消失了,阴飞飞提起一口气,圆滚滚、圆溜溜、浑身肉浪起伏的身躯就轻盈的飘了起来。借助律宗的资源,服用了几颗功绩点兑换的丹药后,阴飞飞在几天前顺利开辟了窍穴。
  
      他在身法上的天赋被激活了,现在的他虽然胖得好似一颗球形闪电,足以让天下的瘦子都自愧而死,但是他行动起来轻盈无声,轻巧飘忽,就好像传说中的女鬼。
  
      脚尖踏着灌木的梢头,几个闪身后,一片树叶都没落下,阴飞飞就窜上了一座宅院的墙头。
  
      这座宅子距离阴雪歌的小院只有几十丈远,就是那天夜里,被刑殿弟子痛殴了臀部的某国公主的居所。
  
      此刻宅子里静悄悄的,几个侍女正在前院忙乎着帮自家主人收拾房间。而公主殿下和她的追随者们,要么去了讲经堂倾听宗门前辈的修炼经验,要么正在完成宗门摊派下来的各种杂务。
  
      那些侍女和青蓏一般,都是有一把子力气的平民少女。阴飞飞鬼鬼祟祟的跳下墙头,窜进了她们的后院,这些侍女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听到。
  
      挂在屋檐下的几只画皮大鹦鹉‘叽叽嘎嘎’的叫嚷着,几只慵懒的长毛短耳猫在鹦鹉架子下走来走去,不断出妩媚的‘喵喵’声。
  
      阴飞飞麻利的窜到了后院的晾衣架前,一把将一件湖绿色的肚兜儿塞进了袖子里。随后他肥胖的圆滚滚的身躯就好像一颗气球一般冉冉飞起,轻盈的越过了墙头,越过了树梢,越过了一条窄窄的小河,慢悠悠的掠进了阴雪歌的宅子。
  
      步伐轻盈的阴飞飞笑呵呵的向蹲在屋檐下磨刀的青蓏挥了挥手,然后一头闯进了苗天杰的卧房。
  
      青蓏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阴飞飞飞快消失的身形。她举起手上菜刀,狠狠的向着阴飞飞的屁股比划了几下。
  
      “大肥猪一条,可惜不中吃。”
  
      “嗯?被人打得和死猪一样,居然还有精神到处跑?”
  
      一边嘀咕,青蓏一边用手指去碰菜刀的刀口,想要看看磨得快不快。她在出神的琢磨,使劲的琢磨阴飞飞刚才到底溜出去做什么去了。
  
      一根筋的青蓏,从来不能分心做事,她全神贯注琢磨阴飞飞的去向,手指就重重的按在了刀锋上。磨得飞快的菜刀切开了青蓏的手指,差点没把她手指头给割了下来。
  
      “啊,痛!”
  
      青蓏嘶声惨嚎,瞬间将‘阴飞飞到底做了什么’这个问题丢开九霄云外,她随手把菜刀一丢,另外一只手紧握着鲜血直冒的手指,哭天喊地的钻进了阴雪歌的屋子,翻箱倒柜的去找割破手指用的外伤药粉儿。
  
      带着大片鲜血的菜刀打着旋儿飞了出去,径直飞向了院子的大门。
  
      大门正好开启,阴雪歌笑呵呵的带着珧荆命、兰岚等人走了进来。寒光一闪,沉重的菜刀笔直的劈向了他的脑门,刀锋距离他的额头只有不到两尺。
  
      “我靠!”
  
      阴雪歌吓得身体一哆嗦,身形一晃一闪,就避开了呼啸飞来的菜刀。
  
      他身后跟着失魂落魄的珧荆命,他正死死的咬着牙,拉着珧暒儿的小手。他也没注意到那柄扑面飞来的菜刀,沉甸甸的大刀擦着阴雪歌的脑袋飞过,歪歪斜斜的剁在了他的面门上。
  
      刀锋切进面皮半寸,鲜血顺着刀锋飚射。
  
      兰岚俏颜失色的看着那柄杀气腾腾的菜刀,伸出小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谁能想到,在阴雪歌的院子门口,居然有人随手乱丢菜刀?
  
      谁能想到,修为如此高深的律宗内门一品弟子珧荆命,居然会分神不看四周,居然会被这胡乱丢出来,度不快、力道也不猛的菜刀砍在脸上?
  
      从左侧眼角一直到右侧下巴,菜刀横跨珧荆命原本高耸挺拔的鼻梁,劳劳地镶嵌在他脸上。
  
      几个珧荆命的追随者失声惊呼起来。
  
      “有人刺杀王爷,护驾!”
  
      “王爷,王爷,您没事吧?”
  
      “快快,快点救治王爷。先把菜刀拔下来再说!”
  
      院子门口一阵混乱,顿时吓了刚刚走进苗天杰卧房的阴飞飞一跳。
  
      做贼心虚的他‘嗷’的一嗓子,飞快的打开窗门往外看了过来,当他看到是阴雪歌等人回来了,他顿时放心的大笑了一声,举起右手的湖绿色肚兜,热情的向阴雪歌打起了招呼。
  
      “老大,老大,你回来了?带来什么好东西没?”
  
      灿烂的阳光下,满脸都是白肉的死胖子手上,一个刺绣之功登峰造极,制造无比精美的湖绿色肚兜正迎风招展。湖绿色的肚兜上,两只活灵活现的五彩小孔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那小孔雀的羽毛,居然都是用打磨得纤薄无比的宝石镶嵌而成,所以在阳光下煞是刺眼。
  
      很显然,这玩意不可能属于一个死胖子。
  
      男人是不会穿肚兜的。
  
      就算某些极品男人喜欢穿肚兜,那肚兜也不可能是阴飞飞这个死胖子的。因为这肚兜太小,怕是连他一条小臂都没办法裹住。
  
      死胖子喜笑颜开,用力的热情的挥动着手臂。那条肚兜就在阳光下摇晃、招展,尽情的反射着迷离的光芒,两只五彩小孔雀就好像活了过来,随着肚兜的挥舞不断的上下舞动。
  
      阴雪歌耷拉着脸,仓皇的回头看向了兰岚,以及兰岚身后七八个面孔扭曲的魔凤阁女弟子。
  
      珧暒儿面色惊惶的看着那肚兜,阴雪歌身边都是一群什么样的变态?大白天拿着女人的肚兜躲在房间里,此情此景实在是引人遐思。
  
      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变态,那么阴雪歌,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大变态?
  
      兰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的胸脯本来就极其雄伟,这一深呼吸,更是凸显出极其夸张迷人的曲线。
  
      “无耻败类,无耻之尤!”
  
      兰岚一声怒吼,呵气成雷的修为凸显无疑。一道惊雷平地而起,刺骨寒气凭空而生,苗天杰居住的小楼轰然粉碎,狂风吹拂中苗天杰和阴飞飞好似秋风中的落叶,轻盈的飞起。
  
      他们吐着血,打着转儿,哭天喊地的惨号着,沉甸甸的落在了地上。
  
      雷霆声声,死胖子手上的湖绿色肚兜也被雷音炸成粉碎,变成一缕青烟飘散。
  
      死胖子在地上剧烈的弹动了几下,他哭天喊地的抬起头来,一边吐血,一边指着苗天杰放声指责。
  
      “不关我的事,是这姓苗的混蛋,他说一个人躺在床上无聊,想要找个女人的肚兜快活一把。”
  
      “他给了我十两银子,给了我十两银子啊!”
  
      “我只是被他重金利诱,这才……”
  
      阴飞飞刚刚哀嚎了几声,苗天杰就哆哆嗦嗦的惨嚎起来。r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