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七章 特殊的宗门任务 1
    时光如水,和珧荆命密会之后,小半年时间过去了。
  
      翠谷中大量古木披挂上了黄色衣裳,苍翠如龙的翠谷,在寒风的侵袭下,染上了几分萧索。
  
      苗天杰、阴飞飞五人,已经在律宗找到了自己的定位。随着他们的天性,也随着阴雪歌的指点,他们五人都沉浸在了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中。
  
      阴飞飞加入了奇宝堂,成为了奇宝堂的库房小吏,每天在奇宝堂轮值,借此充当宗门任务。潮水般的奇珍异宝从他手上流过,虽然这些宝物和他一丝半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天生的‘贪财’属性,让阴飞飞从中得到了至高无上的快乐和享受。
  
      阴飞絮兄弟三个被南宫南推荐,加入了刑殿,担任低级的执事弟子。
  
      他们每天穿着刑殿制服,手持刑棒跟随高级执事招摇过市,逮住了犯戒的律宗弟子就是一通毒打。刑殿弟子拥有特权,他们得到的修炼资源,也比普通弟子多出许多,短短几个月时间,他们的修为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珧暒儿似乎隐隐有一丝宿慧回复,她丢下了曾经亣奐国朝小公主的骄傲和尊贵,乖乖的跟在青蓏身边,学习洗衣做饭、清扫庭院,将院子打理得整整齐齐。
  
      阴雪歌每个月都从南宫家和兰家那里,得到充沛的、品级极高的丹药和天地奇珍辅助修炼。青木典需要开辟周身一万两千九百六十个窍穴,在最容易突破的初期。以及最不稳定的适应期之后,阴雪歌的修炼就步入了稳健发展的道路。
  
      现在他全身总共开辟了六百三十八处窍穴,**力量也增长到了六百三十八鼎。**力量和元气修为,达到了几乎完美的平衡。
  
      青木典的玄奥逐步展现,他现在每天大概能开辟三个新的窍穴,这样的速度已经很稳定的持续了一个多月。按照这样修炼下去,他大概需要十年时间,才能完成青木典气通百脉的修行。
  
      每天开辟三个窍穴,每天只需要两个时辰的修炼。阴雪歌其他的时间,就用在了讲经堂和其他的地方。
  
      他开始研究青木典中记载的各种秘术妙法。开始学习炼丹。并且很快就展示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不凡天赋。他对草木为原材料的灵丹有着独特的天份,试手几次后,他居然就炼制出了品质很不错的固元丹来。
  
      而且他炼制的固元丹,在使用的药草年份、数量相当的情况下。药力比其他炼丹师炼制的要高出半成左右。半成的药力不多。但是积少成多常年服用的话。这就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数字。
  
      兰岚和南宫南都对此表示出了极大的赞赏,他们开始为阴雪歌学习炼丹术提供方便,甚至还派出了一个老资格的炼丹师每个月给他传授三天炼丹技巧。
  
      但是两人也很谨慎的提醒阴雪歌。现在他最主要的任务,是修炼青木典,尽快达到气通百脉,然后疏通全身窍穴、经络,踏入餐霞饮露的新境界。
  
      因为有南宫南和兰岚的照应,在翠谷也没人能找阴雪歌的麻烦。
  
      这样安静闲适的修炼就好像要一直这样持续下去,按照某种可怕的惯性,循着特定的轨道持续下去。一个月又一个月,一年又一年,然后一直到地老天荒,到海枯石烂……
  
      “下雪了。”
  
      第一片雪花飘落的时候,阴雪歌站在小楼露台上,伸手接住了雪花。
  
      雪花很白,很大,是真正的鹅毛大雪,落在掌心还沉甸甸的很有分量。这一片雪花就有数十斤重,放在阴雪歌前世的世界,这样的雪花几乎可以用‘灭世之灾’来形容。
  
      但是在元陆世界,这只是一片最普通不过的雪花而已。
  
      雪一片一片从灰黑色的云层中飘落,今天翠谷内没有风,所以雪花很温柔的从高空笔直的落下,很均匀的涂抹在翠谷的山川、河流、树木、建筑上。
  
      远近宅子里,都有律宗弟子发出惊喜的欢笑声。在这几个月中,又有不少特进的内门弟子不小心犯了门规,被毒打一顿后或者降为外门弟子,或者干脆被赶出律宗。
  
      附近数千座宅子空了一半以上,正等待着新来内门弟子的填充。
  
      现在还留在这里的,都是心性坚韧,并且已经熟悉了律宗规则,熟悉了律宗生活状态的幸运儿。他们变得沉默而稳重,变得内敛而严肃,逐渐融入了律宗特有的氛围,就好像一滴清水滴进了牛奶中,自身也逐渐变成了牛奶色。
  
      阴雪歌背着手,手指在袖子里拼命的动弹着,计算着离过年还有几天。
  
      算了许久,他无奈的发现,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在计算时日这一方面,还是有着极大的弱点。这可能和他起名字的本领一样,实在不是他擅长的东西。
  
      算了好半天,反正他就知道距离过年不远了。
  
      那些大小国朝以及三品以上的世家,都会来律宗,向律宗、向律宗身后的至圣法门,献上今年他们辛辛苦苦储存的天才地宝。
  
      千年灵药堆积如山,万年灵药好似杂草,十万年的奇珍才勉强能算是露脸。
  
      献上的珍稀之物无数,单纯黄金就不是用多少两来形容,而是每一个国朝献上多少‘山’的黄金。
  
      万斤为一钧,百钧为一鼎,百鼎为一山。一山就是一亿斤黄金,像是昆吾国朝这样的三品小国朝,他们一年献上的黄金按照律法,最少也要有百山之重。
  
      国朝剥削世家,世家剥削黎民,而国朝积攒的天文数字的财富,却又被律宗轻轻松松拿走,供至圣法门身后的八百零三个圣人家族的族人享用。这就是元陆世界的食物链,这就是元陆世界的生存法则。
  
      一个国朝,若是连续三年无法完成进贡的最低任务,是有灭国之灾的!
  
      院子里,珧暒儿突然大叫了一声。
  
      面孔酡红的她抬起头来,不好意思的向阴雪歌吐了吐舌头。她正在为阴雪歌洗外套长衫,结果小手用力过猛,一把将长衫撕成了两片。
  
      “哈哈!”
  
      青蓏正蹲在屋檐下切萝卜,刚刚从地里新鲜挖出来的大白萝卜,最大的都能有阴飞飞的手腕粗,水灵灵白生生的煞是可爱。看到堂堂小公主出糗,已经和珧暒儿厮混得感情极佳的青蓏很不客气的就笑了。
  
      笑着笑着,她又忘记了自己正在切萝卜,手上菜刀干净利落的一刀剁在了自己爪子上。
  
      三根手指皮开肉绽,鲜血直流,白生生的萝卜立刻被染成了血色。青蓏痛得‘吱吱’惨嚎,狼狈的丢下菜刀就往阴雪歌房间跑。
  
      珧暒儿一边捂着小肚皮狂笑,一边跟着青蓏冲进了屋子,翻箱倒柜的帮青蓏找到了治刀伤的药散和绷带,把青蓏的爪子绑得和猪蹄一般。
  
      哭丧着脸,青蓏小步趔趄的来到阴雪歌身边,可怜巴巴的举起了血迹隐隐的手掌。
  
      “少爷,青蓏……耶?梅公主又挨揍了也?”
  
      “幽泉,幽泉,快来看热闹!”
  
      青蓏正哭丧着脸想要向阴雪歌诉苦,但是不远处那座宅子里传来的哭喊声,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条筋的青蓏立刻忘记了手上的疼痛,满腹心思都放在了被按在地上抽屁股的邻居身上。
  
      珧暒儿,作为阴雪歌的侍女,他自然给她改了称呼。
  
      ‘幽泉’这个名字,让珧暒儿感到很不满,觉得这个名字不甚中听,还有点鬼气森森的邪恶味道。但是作为兰岚出手,逼迫皓嶽国朝释放所有被俘女眷的交换条件,珧暒儿现在是阴雪歌的侍女。
  
      无论她有多么不情愿,她也只能愁眉苦脸的忍受‘幽泉’的称呼。
  
      听到青蓏的呼喊声,她急忙从屋子里窜了出来,踮着脚站在露台上,双手撑住了栏杆,上半身极力的向外探去。她和身边的青蓏都是同样的动作,就好像两条伸长了脖子的呆头鹅,满脸是笑的看着下方数十丈外的那座宅院。
  
      阴雪歌来到律宗山门的第一天,那座宅子的主人,某个一品国朝的公主梅呦呦就被刑殿弟子一通暴打,打得她屁股开花体面全无。
  
      过去了好几个月,其他好些出身大世家的公子小姐要么被降为外门弟子,要么被赶出了律宗。唯独梅呦呦三天两头的犯事,却一直咬牙坚持了下来。
  
      也不知道她今天又招惹了什么是非,几个刑殿女弟子将她按在了地上,拔下了亵裤打得她满屁股都是血。虽然是女弟子,但是刑殿的女弟子下手丝毫不留情,几刑棒下去,梅呦呦的屁股被打得稀烂,地上薄薄的一层积雪都被鲜血染红了。
  
      青蓏和幽泉看得连连摇头,不断叹息。
  
      “虽然她姓梅,但是至于真这么‘霉’?五天一大打,三天一小打!”
  
      “好可怜啊,好漂亮的屁股,被打成这样子!”
  
      “真的好可怜!但是每次她屁股上,怎么都没有疤痕?”
  
      “这个我知道啊,宫廷里一般都有‘玉面膏’、‘无痕霜’之类的膏药,无论多少疤痕,一抹都没了。”
  
      “哇?这么好,幽泉,赶紧给我点,看看我的手,都成这样子了。”
  
      “真的好可怜,看看你的手,怎么这么多疤痕呢?”
  
      两个女人凑在一块,本来在叽叽喳喳的对梅呦呦致以深切的同情,但是很快的,她们的话题就歪开了,然后迅速歪得不知去向。
  
      阴雪歌在一旁斜睨了两个女人一眼,虽然她们这年纪,只能用女孩来形容,但是女人么,天生就是女人啊!(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