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七章 特殊的宗门任务 2
    轻快的脚步声传来,在梅呦呦哭天喊地的哭喊声中,一名南宫南身边的副手执事推开虚掩的院门,走进了院子里。他向阴雪歌招了招手,然后将一份任务书弹指射了上来。
  
      “血歌,这是南宫大人专门为你们找到的好差事。”
  
      阴雪歌接住任务书,身形一转腾空跃起,乱风步凌空虚踏,横跨十几丈距离落到那执事面前。他笑着向执事拱手行礼,然后笑问起来。
  
      “刘执事,什么好差事,值得让南宫执事专门为我们安排?”
  
      刘执事‘嘿嘿’一笑,他指了指下面正哭喊不停的梅呦呦,压低了声音。
  
      “年底了,大小国朝、三品以上世家,都要来律宗年贡。”
  
      “每年年贡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国朝、世家,有资格向本门推荐族人子弟。”
  
      “你们的差事很简单,就在这段时间,年节前后,盯死那些推荐入门的世家子弟,找他们的茬儿。能打就打,能骂就骂,如果能抓住他们触犯门规,赶走一个就有大笔功绩点。”
  
      “当然,你们也要注意,那些世家、国朝推荐来的子弟中,如果真有特别优秀出众的天才,立刻向上汇报。所谓特别出众的天才的标准,也在这任务书里记载着了。”
  
      刘执事说得如此直白,阴雪歌都不由得翻起了白眼。
  
      他立刻联想到了几个月前,和他同一天特进律宗内门的那些世家子。这几个月来。可不是有大群的世家子被赶出了山门么?
  
      还有这梅呦呦,娇滴滴玉雪可爱的公主之尊,虽然脾气的确是骄纵了一些,但是这几个月来,她的脾气已经改变了许多,她那规模庞大的侍女队伍,也被她发散了大半。
  
      但是刑殿的弟子们,几乎是专门盯着她为难。
  
      好些时候,甚至是因为一些阴雪歌看来鸡毛蒜皮的小事,要么梅呦呦。要么她的追随者。要么是她的侍女,都会被刑殿不管青红皂白的惩戒一番。
  
      也就是梅呦呦的心性坚韧,或者说那股子娇蛮的公主脾气发狠心了,她一根筋的赖在了律宗不肯走。
  
      换成其他几个和她出身相似的王子、世子。他们早就被迫离开了律宗。或者被降级使用。
  
      握着手上任务书。阴雪歌抿了抿嘴,很是不解的看着刘执事。
  
      似乎是早就猜到了阴雪歌会有某些疑问,刘执事轻轻一笑。随手向四周指了指。
  
      “南宫大人说了,如果你有疑问,就留心自己观察,自己好好想想。”
  
      “的确,有些世家子,是在外巡察的执事、巡察等本门弟子,将他们推荐进入了内门修炼。”
  
      “但是律宗为什么要针对他们?你,仔细琢磨吧。”
  
      不需要刘执事再解释,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阴雪歌已经隐约猜出了答案。
  
      律宗,是至圣法门的律宗。
  
      至圣法门,是元陆世界唯一的主人。高悬在天空的七轮圆月,代表的就是至圣法门至高无上的地位。
  
      而至圣法门的主人,是八百零三位圣人传下的圣人家族。
  
      所谓圣人家族,其实就是这个世界最顶尖的世家。八百零三个顶尖的世家,按照祖先的地位,按照祖先的实力,早就已经圈定了自家的权势地盘。
  
      偌大的元陆世界,有八百多个顶尖的家族分享,就已经足够了。
  
      再多一家,他都要从那些圣人家族中分润天文数字般的利益。
  
      阴雪歌已经知道,律宗被特别举荐进入内门的弟子,一部分是自己那样,为律宗立下了巨大功劳,这才得到律宗高层的赏识,被特许进入。
  
      而另外一部分人么,就是由分驻各地的执事、巡察们推荐,这些执事、巡察,每年按照品阶高低,都有数量不等的推荐名额。而这种名额不会累积,每年都只有这么多。
  
      这就是一笔资源,一笔巨额的财富。
  
      所以一些骄纵、娇惯的公子王孙,也就通过这条渠道,以各种借口,进入了特进内门弟子的名单。
  
      这些工资王孙,比起那些草根出身的特进弟子,他们背后有规模庞大的家族势力,他们拥有远比寻常人卓越得多的修炼条件,更有无比丰厚的修炼资源。
  
      敢问——若是这些世家子纷纷在律宗出人头地,纷纷修炼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进而按照律宗的清规戒律,一步步逐渐的提升自己的品阶地位,是否有可能最终成为了至圣法门的核心高层?
  
      敢问——那时候的至圣法门,是谁家的至圣法门?那时的律宗,是谁家的律宗?
  
      敢问——那时候的元陆世界,究竟是何家的天下?
  
      自从见了珧荆命,阴雪歌就觉得有点诡秘之处。堂堂亣奐国朝的太尉,阖族背叛母国,投靠帝国怀抱。偌大的亣奐国朝,国势国力比皓嶽国朝更胜一筹,居然在短时间内土崩瓦解。
  
      搞不好,就是珧荆命这小子,连累了整个亣奐国朝。
  
      脑子里灵光闪烁,阴雪歌则是很茫然的看着刘执事。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摇摇头,不解的叹了一口气。
  
      “既然您这般说了,弟子还能说什么?只能自己用心观察了。”
  
      “嗯,让弟子看看,弟子和几个下人的任务是……”
  
      抽出任务书,阴雪歌扫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迹,他的嘴角微微一抖,骇然抬头看向了刘执事。
  
      给他安排的任务目标,居然是这些人?果然是好差事,真的是好差事啊。
  
      几天时间一闪而过,一大早的,阴雪歌就在一阵杀猪般的惨嗥声中离开了被窝,站在露台上向下面的一座宅院望了过去。
  
      一名衣衫暴露的青年。正被几个刑殿弟子按在厚厚的积雪中毒打。
  
      刑棒落下如雨,打得那青年盆骨粉碎,骨骼断裂的声音到这里都能听到。
  
      这些日子,苗天杰混迹于外门和杂役弟子之中,很是结识了一群狐朋狗友。很快他就打探来了消息,下面挨打的青年,被打得盆骨粉碎的倒霉蛋,居然是一个来自于超品国朝昊日国朝的亲王之子。
  
      临近年关,元陆世界的忌讳极多,比如说昨夜就是‘初沐日’。元陆世界所有人都要沐浴更衣。焚香祷告,祭祀上古的圣人。到了初沐日,距离年节也就只有七天时间了,某些夫妻之间的情趣。按律是不能再进行了的。
  
      但是这位亲王世子。或许是忘记了日期。或许是没把这当做一回事。
  
      他昨天夜里,居然还勾搭了一位生得美貌动人的杂役弟子**一度。结果这位杂役弟子一大早刚出门,就被刑殿弟子发现。一通严词拷问后,亲王世子就倒了血霉。
  
      初沐日,如此神圣庄严的祭祀之日,居然有人敢和女子媾和,行那样的不洁净的事情,这位亲王世子最少也要被赶出律宗。如果刑殿下手狠一点,将他打死当场都是可以的,因为这完全可以用‘辱及圣人’的罪名,让这位世子乃至身后的家族都倒霉。
  
      阴雪歌摇着头,叹着气,在那世子的哭喊声中,一行人很热闹的吃过青蓏煮的地瓜瘦肉粥,吃了幽泉亲手烙制的杂粮煎饼。
  
      刚刚收拾妥当,院门外就传来一声铃铛响声。
  
      阴雪歌急忙叮嘱了青蓏和幽泉一句,然后带着阴飞飞等人快步走出了院子。
  
      几个翠谷的低级执事已经等待在了外面,身边还跟着其他数十位出身草根或者小家族的内门弟子。众人这几个月来已经厮混熟了,相互见礼之后,就在几个低级执事的带领下,快步踏上飞舟,飞向了迎接新入门弟子的广场。
  
      下方传来一声悲鸣,那位亲王世子已经被活活打死。
  
      阴雪歌低头看时,刑殿弟子们正冷漠无情的将痛哭流涕的世子追随者赶出院门。这些追随者的主人死了,他们已经没有资格继续停留在这里。
  
      好冷漠的做法,好无情的手段。
  
      阴雪歌抬头看向天空,灰蒙蒙的天空肃杀阴沉,透着一股子让人不寒而栗的残忍气息。
  
      飞舟在几个月前,阴雪歌等人接受元陆命盘鉴定的广场上降落,一行人纷纷走下飞舟,已经有大群执事带着数以万计的内门弟子等候在了这里。
  
      从今天开始,会有无数国朝、无数大世家的代表,押送无数的财富向律宗进贡。随之而来的,还有某些轮到机会的国朝和世家,向律宗推荐的特进弟子。
  
      每一年,律宗都会在元陆世界圈定一个区域,这个区域内的国朝和世家,只要符合要求的,都有资格向律宗推荐一定数量的弟子。这些特进弟子的地位有高有低,有人一进门就是内门弟子,而有些人则是要辛辛苦苦的,从杂役弟子开始奋斗。
  
      大群律宗弟子等候在这里,过了没多久,从山门的方向,就有洪水一般的人流涌了进来。
  
      元陆命盘高悬空中,不断放出奇光审视那些涌入的人流。一批人被审查过关后,立刻会有提前安排好的律宗弟子迎上去,引着他们踏上飞舟,飞往律宗各处弟子聚居点进行安排。
  
      阴雪歌耐心的等待了三个多时辰,终于他听到了‘昆吾国朝’的字样。
  
      他匆匆带着阴飞飞几人迎了上去,迎上了一群五十个青年男女。他笑着向人群中,一个俏颜如花、美艳异常的少女拱手行了一礼。
  
      “罗青青,罗大小姐,或者说,世子妃殿下,真是凑巧,我们又见面了。”
  
      罗青青银牙一咬,她也没想到,负责安排自己一行人的律宗弟子,居然恰好就是阴雪歌。
  
      她急忙向阴雪歌妩媚一笑。
  
      “唉哟,雪歌小弟弟,咱们可是好久不见了。”
  
      “以后,还请小弟弟你多多照顾姐姐才是。”(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