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八章 人群中,多望一眼 2
    说完这句话,莫天愁转身就走,再也没有说哪怕一个字。那块光晶还悬浮在那里,光晶中不是阴雪歌的身形,而是罗青青那张被打得青肿淤血的俏颜。
  
      皓无忧静静的看着光晶中的罗青青,出神的伸出双手,微微的对着光晶中的人影抚摸起来。
  
      “想不到,在那极西蛮荒之地,居然还有如此女子?”
  
      “阴雪歌,你居然亵渎如此美女,你居然敢坏我夺走亣奐国朝传国秘库的大计……”
  
      皓无忧的头顶一丝一缕的火焰冲了起来,火光在他身后缓缓凝聚,凝成一个直径三尺,形如腾空火焰的火轮缓缓旋转。火轮上密布大量法符,散发出恐怖的高温。
  
      整个高有数百丈的小山,山上的所有积雪全部融化,变成潺潺溪水顺着山坡流下。
  
      第二天一大早,低沉的钟声在翠谷一波一波的回荡开,数百座钟楼上的巨钟同时被敲响。阴雪歌等进入内门已经有了半年的弟子早早有了准备,他们带着各自随从,带着大群外门、杂役弟子走上街道,向着各处宅邸走去。
  
      他们敲响了一座又一座宅院的大门,呼喝着让宅邸内各国朝、各世家推荐的弟子赶紧起身。
  
      此情此景,又好像回到了几个月前,他们刚刚来到律宗的那个早上。只不过那天早上,是他们被被人叫醒而已。
  
      天色太早,彤云密布。朔风劲吹。天气很冷,冷得刺骨,真个是滴水成冰的要命时候。
  
      这些被推荐进入律宗的世家子和皇族子弟,他们在进入律宗前,肯定已经被自家长辈耳提面命的警告过。但是他们出身高贵,平日里生活优渥无忧无虑,这种天气,这个时候,正是抱着被子舒舒服服睡觉的时候,谁会乐意被人叫醒?
  
      于是阴雪歌他们就带着刑殿弟子闯入了这些世家子的卧房中。强行掀开被子将他们扯了起来。
  
      四周宅邸里。就有哭天喊地的哀嚎声响起。
  
      初沐日之后,元陆世界的子民就要戒房事,一直要到年后十五天后,完成了年节的所有祭祀。这才能搂着娇俏佳人。做那赏心悦目的勾当。
  
      这种严苛的规则。对这些世家子而言,他们在自家的时候,何曾认真遵守过?
  
      只要不为外人知晓。他们习惯性的每天夜里都有佳人侍寝,哪怕不真个做那**的勾当,搂着娇滴滴的美丽侍女入睡,也已经成了他们日常生活的习惯。
  
      这种习惯在他们自家府邸中,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长辈溺爱,也不会说什么。
  
      但是这里是律宗,他们正身处律宗山门。
  
      他们离开家门,高高兴兴踏入律宗山门前,他们家的长辈只是耳提面命,让他们乖乖的遵守律宗的律法,遵守律宗的门规,不要做出让师门长辈生气的事情。
  
      但是哪个长辈会刻意的提醒他们某年某月某日到某年某月某日,你们不能搂着女人睡觉?
  
      阴雪歌闯进清羽郡王的卧房,一把撤掉了他厚厚的蚕丝被。
  
      清羽郡王的被窝里,一对儿俏丽的,大概也就是十三四岁的孪生姐妹花正舒舒服服的躺在他怀里。三人的衣衫凌乱,空气中还弥漫着**的气味。
  
      清羽郡王大惊呼号,一时间乱了阵脚。
  
      作为昆吾国朝的三皇子,他从小就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平民家庭的孩子,要成年后才考虑成亲生子的事情,如果是修炼者的话,他们或许要百岁以后才会正儿八经的娶妻成亲。
  
      但是清羽郡王,在襁褓时有嬷嬷侍候,稍大有宫女服侍,十一二岁的时候,就有俏丽的小丫鬟陪伴,十三四岁,就已经明白了男女之间的那点滋味。他现在不过二十出头,正是食髓知味不可割舍的岁月。
  
      作为三皇子,谁敢闯入他的卧房,掀开他的被子,窥视他被窝中侍寝美女的俏丽身影?
  
      他当即大惊,大吼,指着阴雪歌不明所以的大呼小叫。
  
      “殿下,您……可真正是……”
  
      阴雪歌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清羽郡王,阴飞絮一张紫红色的雷电法符贴在了清羽郡王身上,‘嗤啦’巨响声中,一道电光劈得清羽郡王满头长发一根根竖起,清羽郡王浑身窍穴顿时一阵收缩,再也无法调动半点儿元气力量。
  
      阴飞云、阴飞劫一把抓起清羽郡王,在两个小侍女的尖叫声中将他拖出了卧房,按在院子里夜间堆砌起来的积雪上。阴飞絮操起刑棒,扒下清羽郡王的裤子,就是一通乱棍打下。
  
      ‘啪、啪、啪’,四周宅院内,都传来了打屁股的巨响声。
  
      阴雪歌捧着厚达一尺的律宗内门弟子清规戒律的总纲,翻到了《年节祭祀律》的那一页,慢悠悠的向哭喊连天的清羽郡王诵读关于初沐日之后,偷偷摸摸和侍女媾和的罪名。
  
      “殿下,真正是您自己犯了错,怪不得师兄我不维护。”
  
      阴雪歌看着浑身是血,已经陷入半昏迷的清羽郡王,无奈的挥了挥手。
  
      “来人啊,送郡王殿下回去,昆吾国朝的进贡队伍还没走吧?正好让他们捎回去。”
  
      “顺便送一份刑殿的法帖过去,郡王殿下在初沐日之后,和身边侍女**,这对圣人可是大不敬的罪名。按律,幽禁百年。”
  
      阴雪歌摇摇头,重重的拍了拍手上的律法书。
  
      同样的罪名,如果换成平民家庭的子弟,犯下这种重罪,已经掉了脑袋,家属都会受到牵连,毕竟这是亵渎圣人的罪过。
  
      但是相同的罪名,放在国朝的三皇子身上,就能够‘推功’、‘推爵’。清羽郡王不会被砍头,而是会被送回昆吾国朝,由昆吾国朝律府监视,幽禁百年就算作数。
  
      由此引申,阴雪歌不由得抬头看向了天空。
  
      那些圣人家族的嫡系子弟们,他们用得着恪守这些清规戒律么?
  
      或许昨天夜里,在那七轮圆月之上,正有无数的圣人后裔,搂着身边侍女快活。
  
      谁知道呢?
  
      秀峰下的宅院中,刑棒和屁股接触的闷响声响成一片。凄厉的哀嚎声此起彼伏。恰如一曲华美的宫廷乐章。
  
      被按在地上毒打的,地位最低的都是某亲王的世子,或者某某皇子。数百个白皙娇嫩的屁股被打得血流成河,从高空俯瞰。就好像数百团嫣红的梅花。在积雪上华丽的绽放。
  
      这些日子来。被刑殿弟子打得最惨,打得最伤的梅呦呦,今天也带着几个刑殿执事。快乐无比的下令,将十几个撞在她刀口上的公子王孙按在地上,刑棒就是一通猛抽猛打。
  
      阴雪歌这里只是将人打得昏厥过去,然后让人送上飞舟送回自家国朝。
  
      梅呦呦那边可是下了死手,有一半挨揍的人,都被打得盆骨碎裂,下半身更是被刑棒捎带着,打得都稀烂变形了。
  
      罗青青一大早就已经爬了起来。
  
      和世家子们不同,她还有行空法门弟子的身份。和世家不同,宗门弟子在律宗受到的待遇,会比世家子优越一大截。所以她在被推荐进律宗之前,已经向行空法门的一些长老,仔细的询问了一番进入律宗后个各种程序。
  
      她知道,进入律宗的第二天,一大早律宗弟子就会加以突袭,给新入门的弟子一个下马威。
  
      随后就是集中居住在一块儿的新进弟子,前往专门的传承场地,学习律宗内门弟子的基础功法,地阶一品的元气诀。
  
      这一切过程都不出纰漏的话,接下来只要恪守律宗的各种清规戒律,逐步的积攒功劳提升自己的地位,随着地位和修为的晋升,日子也会越来越好过。
  
      只要能晋升到三品以上内门弟子,就能跟随律宗巡察行走天下,对天下国朝、世家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到了那时候,律宗弟子身份能够带来的好处,才会真正的昭显出来。
  
      所以一大早,她就叫醒了罗家追随自己过来的五个下属,端坐在会客的大厅内,静静等候引路弟子的到来。
  
      她甚至还心平气和的劝告自己的五个下属,要他们不要因为阴雪歌的故意刁难而生气。
  
      “毕竟,我曾经为难过他,为了赫伯勃勃那个废物,我和他是有仇怨的。”
  
      “所以,他这样对我们,也是没错。”
  
      “现在我们对他无可奈何,未来有了机会,报复回来就是。”
  
      清脆的击掌声从院子里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传了进来。
  
      “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满。罗小姐,果然大有君子之风。”
  
      大厅的大门被人一掌推开,瞿乐祐趾高气扬的走进大厅,然后摇杆一弯,恭谨的向身后的皓无忧鞠躬行礼。
  
      “殿下!”
  
      皓无忧笑了笑,背着手走进了大厅,他丝毫不掩饰的,双目狂热的直视罗青青,然后无比赞叹的点了点头。
  
      “自古以来,山谷遗芳。罗姑娘,你乃仙露明珠般人物,何必受那些腌臜小人的气?”
  
      他径直走上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把搂住了罗青青的腰肢,然后用力的一收手。
  
      罗青青柔软好似没有骨头的身体,就轻轻的贴在了皓无忧的怀中。
  
      “美人,我是皓无忧。”
  
      “北疆一品国朝皓嶽国朝,是我母国。我是皓嶽国朝第一太子亣奐亲王皓无忧。”
  
      “从了我,你就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区区昆吾国朝,我一声令下就能灭杀的蝼蚁,岂能容得下你这么一朵倾国妖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