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九章 年礼 2
    忙碌而紧张的日子持续了几天,眼看着第二天就是年节的正日子,是律宗开启圣庙,祭祀上古圣人、同时沟通上界圣人,领取圣人馈赠的好日子,一名律宗正七品巡察突然闯入了阴雪歌的院子。..xstxt..看最新最全小说
  
      阴雪歌炼丹的丹房大门被人一拳打开,两个守在这里,随时准备将他炼制的固元丹送走的千秘阁弟子还没开口,就被那七品巡察亮出来的身份腰牌吓了一跳。
  
      内门弟子只是弟子的身份,而巡察已经是律宗师范之列。
  
      而且七品巡察,这在巡察中已经到顶了,平日里负责的都是好几个大国朝境内的侦缉、追捕、追杀、剿灭的重任。一名正七品的律宗巡察,他轻轻松松的,就能调动数千律宗内门弟子听他使唤,能够随意调动世俗间任何一个国朝的全部军力。
  
      “内门九品弟子阴雪歌?你被征用了,速速随我走!”
  
      闯入丹房的七品巡察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魁梧大汉,他一进门,就冲着阴雪歌大吼起来。
  
      “不要炼丹这种娘们才做的活计,男人,就应该操刀上阵,砍人杀人,这才是男人的活儿。”
  
      “赶紧的,换上衣服,带上所有应用之物,随我走。”
  
      外面院子里传来脚步声,不仅仅是阴雪歌,就连苗天杰、阴飞飞五人在内,阴雪歌所有的追随者都被调了过来。这几天,阴飞劫他们也是忙得脚不沾地,他们进院子的时候。身上还染着大量的香火气息,分明他们正在外面完成宗门安排的杂役。
  
      “好了,就是你们几个,快快随我走。”
  
      不等阴雪歌开口,七品巡察已经一脚将烈焰熊熊的炼丹炉踢到了一边去,一把拎起了阴雪歌。
  
      炼丹炉内的火势失控,火焰骤然飙升,就听得‘噗噗’声中,大量黑烟从丹炉中喷了出来。
  
      “这位大人,我们要去做什么?”
  
      阴雪歌被大汉一把抓在肩膀上。顿时浑身发麻动弹不得。他不由得骇然惊问。
  
      “跟我走就是。忘了规矩么?出任务的时候,严禁多嘴多舌。”
  
      大汉皱着眉头,不满的向阴雪歌望了一眼。
  
      “你们的实力太低了一些,幸好这次也不用你们动手。嗯。倒也能派上用场。”
  
      “记住了。严禁多口,从现在开始,你们不许说话。不许提问,不许交头接耳,只管跟我走就是。”
  
      一旁阴飞劫没眼色,听到大汉的大声呵斥,他还冲上来问了一句。
  
      “那么,大人……”
  
      大汉脸色一沉,一耳光就抽在了阴飞劫的脸上,打得阴飞劫满口喷血,狼狈的摔倒在地。
  
      “没听清么?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大汉怒视阴飞劫,狠狠的跺了跺脚。
  
      “我就说,你们这些毛头小子不靠谱,但是……谁让现在没人用了呢?到处都人力吃紧呀!只能用你们了。想要找几个实力低微的小家伙,还真够难的。”
  
      一刻钟后,一条不过十几丈长的飞舟从律宗山门深处冲天飞起,没有走常规的山门通道,而是通过律宗在山门上空留下的特别通道,破开了数十重厚重的法阵,带起一道狂风向西方向飞去。
  
      飞舟一路向西飞行了大半个时辰,最终飞进了一片茫茫山林。
  
      一进山林,小巧的飞舟就径直降落,没入了山林中。这里的万年古木高都在百张以上,古木之间的距离疏朗空阔,足以让这条飞舟灵巧的在内盘旋前行。
  
      如此又在山林中行进了一刻多钟,深入山林起码数万里,前方枯萎的藤萝遮掩下,一处隐秘的山谷出现了。飞舟遁入山谷,几个身穿重甲的律宗弟子率领着数十尊青铜色的法石傀儡,已经等候在了这里。
  
      山谷中有一个规模不大的传送阵,直径也就是百十丈的模样。
  
      飞舟没入传送阵,一道夺目的光芒冲起,站在甲板上的阴雪歌等人只觉浑身一沉,一阵的天昏地暗。修为最低的苗天杰和阴飞飞闷哼一声,他们脆弱的身板抵挡不住传送阵带来的压力,一口血已经喷了出来。
  
      这条飞舟的体积太小,自身的防御法阵威力不够,和阴雪歌他们乘坐过的那条百多丈长的巨舰没得比。
  
      小巧的飞舟剧烈的颠簸了一阵后,眼前突然一亮,阴雪歌游目四顾,四周一片白雪皑皑,他们已经出现在一座极其隐秘的山谷中。
  
      “大人,这里是?”
  
      阴雪歌惊讶的向左右张望着,这里的树木植被,和律宗山门附近的植物大有不同。元陆世界广袤无边,各处的植被都有其独特之处。
  
      眼前阴雪歌面前的植被上密布着枯萎的藤萝,密密麻麻的藤萝上附着着厚厚的冰雪,这种藤萝密布的古木密林,分明是西疆山林的特征。
  
      “昆吾国朝,你的老家。”
  
      虬髯大汉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数十位精悍男子,语气严肃的告诫着。
  
      “刚才你们见到的那条传送阵,是律宗刑殿沥血堂直辖的秘密通道。”
  
      “知道了,不要乱说,否则风声泄露,查到你们头上,有你们好受。”
  
      阴雪歌动容,他点点头,急忙解释起来。
  
      “刚才在树林中一阵乱窜,我也忘了那边入口到底在什么地方。”
  
      “不记得最好。除非你们哪天成为我们沥血堂弟子,否则,嘿嘿,知道这些对你们没好处。”
  
      阴雪歌头皮上趴着的白玉子摇晃着鱼鳍,慢慢的飘了起来。
  
      这些日子,阴雪歌和南宫南、兰岚接触得多了,对于律宗一些不是很重要的隐秘。也多少知道了一些。
  
      比如说律宗刑殿的沥血堂,刑殿的主要功能是对内的刑罚执掌,但是沥血堂,却是其中的例外。
  
      沥血堂,这是刑殿最强力、最血腥的部门。
  
      他专门挑选律宗当中,那些出身草根,生性凶狠、野蛮、杀戮成性的狂徒加入。律宗赐予沥血堂弟子近乎无限的权力,他们在某些特定条件下,甚至可以自由心证、随意斩杀一切觉得可疑的人。
  
      而且哪怕他们是杀错了人,自然有律宗承担所有责任。没有任何人能够追查到他们头上。
  
      有人说沥血堂的弟子都是一群疯狗。这些家伙不仅仅不以为侮辱,反而时刻将这个头衔记在自己头上。他们行事也就越发的疯狂、疯魔,只要能够达成目标,他们才不介意杀死多少人、牺牲多少人。
  
      阴雪歌的嘴角一阵抽搐。他做梦都没想到。为什么会是这群疯狗找上了自己。
  
      如果早知道虬髯大汉这个七品巡察。居然是刑殿沥血堂的人,他才不会傻乎乎的跟他出来。
  
      “小子,这是一个价值五百万功绩点的大活儿。”
  
      虬髯大汉一把抓住了阴雪歌的肩膀。极其用力的摇晃起他的身体。
  
      他的眼珠透着绿光,他身后的数十个浑身煞气袭人的大汉身上,同样有浓郁的血腥味渗出。
  
      “五百万功绩点,够咱们逍遥快活好久了。老子看上了一本天阶三品的秘术,需要一百万功绩点才能拿下。老子能不能拿下这份秘术,就全看你小子了。”
  
      阴雪歌的脸色一阵惨变。
  
      对比一下阴飞飞他们现在每天轮值的宗门任务,他们每天能得到的功绩点一般都是两三点,三五点,最多不过十点就是极限。而这个虬髯大汉所说的任务,五百万功绩点的任务?
  
      这是要人命的任务!
  
      而且刑殿沥血堂的这群杀胚,值得他们出手的,价值五百万的任务,他们这点小身板能顶什么?
  
      这几天,他又开辟了十几处窍穴,浑身窍穴开辟六百五十个,元气力量六百五十鼎,**力量六百五十鼎。这样的力量,堪比修炼人阶功法,实力刚刚达到餐霞饮露境的炼气士。
  
      但是眼前这下家伙,一个个周身有淡淡的烟云缠绕,分明都是腾云驾雾境的存在。
  
      值得给他们五百万功绩点的任务,他一个小小的还在开辟窍穴的倒霉蛋,能有什么用?
  
      炮灰么?
  
      他们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深吸了一口气,阴雪歌严肃的看着虬髯大汉。
  
      “大人,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情,我们根本不可能对你们有任何用处。”
  
      “我……”
  
      阴雪歌话还没有说完,虬髯大汉已经拖过了站在他身后的阴飞飞,一把将阴飞飞按在地上,拔出一柄长刀,深深的在阴飞飞的屁股上割开了一条深深的伤口。
  
      阴飞飞这些日子变得更加丰腴,屁股上的脂肪起码有一尺半厚。
  
      但是这大汉下手极狠,一刀割下去,起码切进阴飞飞的脂肪一尺深。
  
      白花花的脂肪中,大片鲜血滚滚喷出,阴飞飞痛得大叫,身体剧烈的蠕动着,但是哪里逃得脱大汉的手?
  
      “我征调你们进来,可不是听你们讲条件的。”
  
      虬髯大汉很干脆的指了指四周山林。
  
      “要么配合我们,把这活计做完了,我给你们一份年节厚礼,让你们舒舒服服过年。”
  
      “要么我在这里就干掉你们,反正深山野地里,杀了你们,谁知道呢?”
  
      阴雪歌看了看被按在地上的死胖子。
  
      阴飞飞愁眉苦脸的看着他,拼命的摇头。
  
      阴雪歌苦笑了一声,无奈的看向了虬髯大汉。
  
      “要我们做什么,还请大人示下。”
  
      “还有,能否先给飞飞包扎一下伤口?这血流得,太吓人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