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一章 墨女?魔女? 2
    阴雪歌眉头一挑,很不错的姹女迷神**!
  
      当然,和他所知道的姹女迷神**有着极大的差异,但绝对是同样的玩意儿。、ybdu、通过女人举止、神色的细微变化,诱惑男人的情绪发生异变,配合酒水、熏香以及周边的气氛,可以让男人的心境破碎,轻松沦入他人的掌控中。
  
      大厅内,几个歌女越发卖力的轻歌曼舞,歌声悠扬缠绵,舞姿飘忽曼妙。
  
      客栈安排的侍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点起了一炉熏香,淡淡的香氛带着一丝旖旎缠绵,迅速弥漫整个套院。
  
      被苗天杰压在墙上喘息声声的青衣少妇,已经主动的用双腿夹住了苗天杰的身体,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融为一体。
  
      四周的气氛变得淫-邪而堕落,墨娘子清纯羞涩的面孔,却好似红尘中一株莲花,清澈洁白、不染一丝尘埃。如此强烈对比,若是换成普通初出茅庐的公子哥儿,定然会在灵魂上刻下墨娘子的身影,从此深深地迷恋上她。
  
      阴雪歌也是如此表现的,他的目光越发炽热,越发迷离,甚至越发的狂乱。
  
      他已经伸出双手,同时抚摸上了墨娘子的肩膀和胸脯,抚摸得墨娘子面红耳赤,身体不断的剧烈颤抖。
  
      “公,公子……妾身,妾身,敬公子一杯。”
  
      墨娘子身体一哆嗦,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颤巍巍的挪开了两步,避开了阴雪歌的魔爪。她低下头。接过身后白衣少女递上来的一个粉红色玉质酒壶,为阴雪歌倒上了一杯粘稠的粉色酒液。
  
      小心翼翼的将酒液奉到了阴雪歌面前,墨娘子低着头,不敢去看他的脸。
  
      “公子,这是藏翠阁秘制的‘三春暖’,还请公子品鉴。”
  
      墨娘子的声音淅淅沥沥的,好似黄莺初啼,说不出的迷人。
  
      她含羞带色,欲语还休的模样儿,更是将她独特的魅力演绎到了十成十。
  
      阴雪歌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将她拉到了自己怀中坐下。用力搂着墨娘子的小腰。阴雪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酒水入口就化为一道**的热气,径直窜进了小腹中。
  
      小腹滚烫,以阴雪歌的定力,身体居然开始了不受控制的变化。
  
      他品鉴了一番酒水中的辅料。这小小一杯酒。居然混杂了数十种极燥热的虎狼之药。不要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头牛,喝下这一杯酒后都要心性大乱、狂性大发。
  
      阴雪歌身体微微一晃,以他如今的身板。还真难抵挡这杯酒药力的侵袭。
  
      他只能默默调动青木元气,一丝一丝将酒水中的恐怖药力化去。幸好这些药都是各种草木植物,药力被青木元气裹住后,一丝一丝的被抽取、提炼,化为精纯的青木之气储存在经络之中。
  
      药力在化去,但是已经起了变化的身体却瞒不过坐在他腿上的墨娘子。
  
      娇俏可爱的墨娘子微微抬起头来,小心翼翼、无比娇羞的看着阴雪歌。
  
      其他的那些歌女,包括她带来的八位白衣少女,已经缠上了阴飞飞等人,阴飞飞、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身边,都有三五个美貌女子围绕着,不断给他们灌下各种美酒。
  
      阴雪歌已经是‘孤家寡人’,身边再无一人招呼。
  
      墨娘子斜睨了一眼被几个女人纠缠着的阴飞飞,再看看目光彻底散乱,浑身热气袭人的阴雪歌,美丽的小脸蛋上露出了一丝讥嘲不屑的冷意。
  
      “公子,听说您是昆州陈家的少爷。”
  
      “这天寒地冻的,昆州距离我们这里,还有好几千里地呢。您不留在家中过年,来我们阳水镇做什么?”
  
      阴雪歌‘嘿嘿’笑着,他自己都觉得很恶心的,从嘴角挂出了一条晶亮的涎水。就好像一个脑子被打傻的白痴,他看着墨娘子连连傻笑。
  
      “来阳水镇,当然是,为了娘子你啊!”
  
      “有缘,千里,来相会……公子我,就是,为了你来的。”
  
      “哎唷,公子真会糊弄人!”
  
      墨娘子娇嗔的在阴雪歌身上扭动了几下,挺翘的身躯磨蹭着阴雪歌的要害之地,引得阴雪歌心血混乱,差点真个走火。
  
      她瞥了一眼阴雪歌,娇滴滴的叹了一口气。
  
      “公子是何等贵人,怎会为了小女子,来这种穷乡僻壤呢?”
  
      “穷乡僻壤?谁说的?”
  
      阴雪歌‘嘿嘿’笑了几声,他一把搂住墨娘子,大嘴就在她脸上乱啃了几口。
  
      “这里有大买卖,有发财的大机缘。公子我来这里,是为了发财来的。”
  
      “发财?”
  
      墨娘子眉头一挑,小嘴微微一撇,避开了阴雪歌盖上来的大嘴。
  
      她又倒了一杯三春暖,强行给阴雪歌灌了下去。阴雪歌这才感受到,这个娇滴滴、怯弱弱的小娘子,她手上居然很有一把子力气,起码也有三五鼎的力量。
  
      她虽然没有开辟窍穴,但是这个**力量可着实惊人。
  
      而且他和她搂搂抱抱交缠在一起,也能隐隐感受到,在她体内隐藏着一股极其隐晦,极其强大,让他隐隐觉得有点恐怖的怪异力量。
  
      这个女人……
  
      又是一杯三春暖下肚,阴雪歌的头也不由得一昏。他看了看一旁,阴飞飞等人也被几个女人缠着,要往他们嘴里灌酒。于是他一拍桌子,放声呵斥起来。
  
      “都给我滚出去!吃饱喝足,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
  
      “还在这里赖着,想要看公子我表演不成?”
  
      阴飞飞‘嘎嘎’笑着,径直站了起来。一个身形娇俏矮小的少女正趴在他身上,他这一起身,少女就好似趴在床铺上一样,被他肥大的肚皮带了起来。
  
      阴飞飞双手一抓,拎着几个女人就往外走去。一边走,他一边憨厚的笑着。
  
      “嘿嘿,俺爹说了,生儿育女是人生大事,多子多福,多女多福,多多益善!”
  
      阴飞云三个也是长身而起,他们一把拍掉已经到了嘴边的酒杯,强行带着几个女人离开了大厅。几个女人相互使着眼色,也是顺水推舟的走了出去。
  
      虽然阴飞云他们没有喝下三春暖,但是前面喝下的酒水中,同样有一些致幻的药剂在。以她们的手段,三五人联手对付一个毛头小子,就不信还不能撬开他们的嘴巴。
  
      苗天杰搂着青衣少妇,一边剧烈的蠕动着身体,一边踉跄着走出了房门。
  
      几个客栈安排的侍女面孔酡红的关上了大厅的房门,将阴雪歌和墨娘子留在了大厅中。
  
      阴雪歌‘嘎嘎’笑着,他一把搂住了墨娘子的腰肢,大嘴就向她的樱唇盖了下去。
  
      墨娘子不屑的看着神智‘狂乱’的阴雪歌,双眼瞳孔突然变成了诡异的紫蓝色。
  
      一股犹如潮水的邪恶灵魂之力顺着目光的交错,轰入了阴雪歌的识海。墨娘子的身形在阴雪歌空荡荡混沌一片的识海中出现,她游目四顾,然后不屑的摇了摇头。
  
      “果真是修炼律宗死板功法的废物,灵魂之力,居然如此弱小。”
  
      “也好,也好,陈大少爷,你能否告诉妾身,你到底来阳水镇做什么呢?”
  
      “天寒地冻的,这天气可不好,您来阳水镇,可是耽误了年节,耽搁了祭祀那些……圣人哪!”
  
      墨娘子说道‘圣人’这个词,语气中的讥诮之意再也掩饰不住。
  
      阴雪歌浑身僵硬的坐在椅子上,双手呆呆的环绕着墨娘子纤细的腰肢。
  
      他的瞳孔扩大,目光呆滞散乱,整个人都好似傻子一样看着墨娘子。
  
      “我,昆州……陈,陈谦之……陈家,二少爷就是我。”
  
      “我来阳水镇,金髓稻……”
  
      墨娘子眸子里紫蓝色幽光更胜,她似笑非笑的看着阴雪歌。
  
      “你来阳水镇,是为了买金髓稻?可是今年的金髓稻,已经全收割进贡给郡府了。”
  
      ”真要买金髓稻,得等明年秋季才行。你到底来,是要干什么呢?“
  
      阴雪歌的身体微微一颤,双手搂着墨娘子的腰肢,也下意识的加了一把力气。
  
      “金……金……铁,铁荆刺,我来,买,铁荆刺……”
  
      墨娘子眯起了眼睛,好似见到了猎物的小狐狸一般笑了起来。
  
      “哎?铁荆刺?这宝贝,每年郡府也都有向外发卖呀。”
  
      “本家,想要大量购买,不在郡府账簿上登记的铁荆刺,极品铁荆刺最佳。”
  
      “本家找到了一处上古遗迹,内有‘暴雨梨花弩’的炼制法门。”
  
      墨娘子的眼神一亮。
  
      “暴雨梨花弩?”
  
      “是,暴雨梨花弩,一击之下,万弩齐发,百里之内,就算万丈大山也被一击洞穿。”
  
      “淬上各种剧毒,顶尖炼气士也扛不住一击。”
  
      “我陈家在西疆虬龙原的新开疆土,面临蛮妖骚扰,若是能制成上百具暴雨梨花弩,就再也不怕了。”
  
      墨娘子缓缓点头,她轻轻的抚摸着阴雪歌的面颊,微笑了起来。
  
      “暴雨梨花弩?倒是好宝贝。嗯,夺下一块新开疆土,倒果然是发大财的机会。”
  
      轻轻一拍手,墨娘子甩开阴雪歌的手站了起来。
  
      一名红衣艳妇缓步走了机那里,墨娘子悄然向阴雪歌一指,然后就快步走了出去。
  
      红衣艳妇笑得格外诡异,轻佻的向阴雪歌逼了过来。(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