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二章 黑衣 1
    月光很好。顶点小说www.xstxt.org。
  
      密密麻麻的铁荆刺直刺月空,好像无数死人僵硬竖起的中指。
  
      西疆之地,庚金元气格外浓烈。天气苦寒,正是铁荆刺生长的最佳环境。月光下,可以听到‘啪啪’脆鸣声,这是庚金元气一层一层的浇铸在铁荆刺核心中,融合了凛冽的寒气,让铁荆刺变得更加坚硬、更加柔韧。
  
      一个黑衣人行走在田埂上,他披着斗篷,月光下只能看到他微微泛红的双眼。
  
      好像来自地狱的幽灵,黑衣人步伐沉重的一步一步向前行走。他不时举起手,手中酒葫芦内酒液香浓,酒香气在夜风中飘出了十几丈远。
  
      几个身披特制法衣,藏在铁荆刺田中的彪悍男子眯着眼,面色阴沉的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黑衣人。
  
      “上!”
  
      当黑衣人从他们面前走过的时候,几个藏身铁荆刺田中的彪悍男子同时跃起,双手犹如老虎钳,狠狠的扣在了黑衣人的脖子、手腕和脚腕上。他们出手如电,掏出光芒流转的绳索,将黑衣人捆得结结实实。
  
      “臭小子,半夜三更在这里乱逛,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乖乖和我们回去,乖乖的说出你来阳水镇做什么。”
  
      黑衣人纹丝不动的任凭这些男子将自己捆得和粽子一般,他双眸望着天空的圆月,声音极其干涩的开口了。
  
      “今天,有一驾马车进入阳水镇。”
  
      “他们。是律宗刑殿弟子。”
  
      “你们,这群,蠢货。”
  
      ‘噗噗’一连串响声传来,黑衣人的身体就好像蒸笼中的面团,膨胀开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泡。第一个水泡炸开,大量腐臭的脓水喷溅出来,吓得几个彪悍男子急忙后退。
  
      一个接着一个水泡炸开,好端端的一个人居然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就变成了一滩腐臭的脓水。黑色红色混杂的脓水迅速溶蚀他的衣服,就连那个酒葫芦都‘嗤嗤’带响的被融成了一缕青烟。
  
      脓水中的毒性极大。田埂上的泥土都被毒水溶解。半盏茶的时间不到,地面上就出现了一个直径两丈左右,正不断冒出刺鼻臭气的大坑。
  
      几个彪悍男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大坑,他们相互望了一眼。有人急忙吹响一个竹叶制成的精巧哨子。尖锐犹如秋虫鸣叫的哨音悄然飘出。随风很快传出七八里地。
  
      远远地一条黑影踏着密密麻麻的铁荆刺飞掠而来。虽然还没成熟,但是铁荆刺的尖端已经锋利异常,远胜寻常的刀剑。但是那黑影飘然而来。脚尖轻点铁荆刺,白净的靴子底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什么事情?”
  
      距离还有十几丈远,黑影就已经低声开口呵斥。
  
      “这些天,一定要小心谨慎,老祖明天要带着诸方令主祭拜历代祖师……该死,这是什么?”
  
      黑影落在地上,瞪大了眼睛看着地上还在不断冒出黑色烟雾,散发出一股子逼人腐臭味的大坑。
  
      几个男子急忙单膝跪地,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黑影的身体微微一晃,用力的拍了一下大腿。
  
      “律宗刑殿弟子?今天进城的?该死,他们来这做什么?”
  
      身形一晃,黑影急速向阳水镇内飞掠而去。他几个起落就飘出了十几里远,身形已经到了阳水镇护城河桥上,一座孤零零杵在雪地中的岗亭边。
  
      他伸手在岗亭的窗子上敲了敲,岗亭内一名法尉立刻拉开窗子,两人交头接耳的低声细语了几句,法尉一言不发的打开岗亭的门,撒开腿就朝阳水镇内狂奔而去。
  
      黑影身形一晃,嘴里发出尖锐的哨声,迅速绕着护城河急速奔行。
  
      远远近近的铁荆刺田中,影影憧憧的黑影不断出现,他们三五成群的,借着铁荆刺的掩护,小心翼翼的向着远处搜寻了开去。他们的侦察线,一下子就向外扩张了数十里。
  
      以阳水镇为核心,附近的数十个归属阳水镇管辖的村落中,大量被驯熟的家犬、猎鹰、灵鼠、灵雀之类的禽兽纷纷出动,他们一下子就化为一张无形的大网,将阳水镇周边数百里地遮掩得结结实实。
  
      任何一个陌生面孔踏入阳水镇的范围,都会立刻被发现。
  
      阳水镇内,藏翠阁中,墨娘子懒洋洋的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软榻上,两个俏丽的小丫鬟跪在她脚边,轻轻的为她捶打着小腿。
  
      一名身穿黑色长衫,面如冠玉,五缕长须飘扬,显得格外飘逸出尘的中年男子站在窗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雪景。藏翠阁依旧热闹非凡,院子里尽是进进出出、大呼小叫的男男女女。
  
      “墨儿,那陈家公子,可好?”
  
      过了许久,中年男子声音低沉的开口问道。
  
      “好,很好,正是我们喜欢的那一类人。有野心,不守规矩,不尊律法,而且他们也有不守规矩、不尊律法的资格和实力。”
  
      墨娘子轻轻笑着,眼睛都笑得弯成了月牙儿。
  
      “昆州陈家,这次为了铁荆刺而来。若是我们能和他们做成这笔买卖,套上了交情,以后也就不怕他们能逃出我们的手去。”
  
      中年男子轻轻一笑,他皱着眉头,手指在窗台上轻轻的敲打起来。
  
      “还是得小心一些,多试探几次。”
  
      “令主还信不过我的****?我已经闯入他识海,直接拷问他灵魂,莫非还能出错?”
  
      墨娘子皱着眉,很不快意的抱怨了起来。
  
      “谁敢不信我们墨儿的手段?”
  
      中年男子温和的笑了起来,他目光如刀。向着对面的八方老店望了一眼。
  
      “只是我们还得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才行。”
  
      “堂堂昆州陈家,若是真要秘密采购一些铁荆刺,他们有多少人可以派出来?何必让自家嫡系公子出面?”
  
      “律宗爪牙无孔不入,奸诈狠毒,我们还是要再小心一点才行。”
  
      轻轻叹了一口气,中年男子有点痛惜的摇了摇头。
  
      “可惜,可惜,那洛王居然是同道中人。真正可惜!”
  
      “若是早知道,他囤积铁荆刺。居然是因为那样的缘由。我们应该早点下手,救下他来。”
  
      “可惜,真正可惜,赤焰天穹宫。这个名字。按照老祖传承下来的典籍记载。当年和我们,还是有着极深渊源的。想不到,他们居然也有人转生此间。奈何,奈何。”
  
      墨娘子沉吟了一阵,然后一骨碌的站起身来,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好罢,好罢,我再去看看我们的陈谦之陈二少爷,再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赤蛛娘怕是还没这么快完事,我在门外再等等罢。”
  
      墨娘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地方,小脸突然一阵酡红,她轻轻的跺了跺脚,‘嗤嗤’的笑了起来。
  
      “我看那陈二公子身子骨也是娇娇弱弱的,也不知道他被赤蛛娘摆布几下,明天还能走动不?”
  
      中年男子眉头一挑,转过身来,轻轻的一掌虚扇在了墨娘子的小脸蛋上。
  
      “哪里学来的荤话?赤蛛娘她们是侍魔女,就要经历这酒色风月的阵仗,才能增进修为。”
  
      “你是什么身份?她们是什么身份?以后不许说这些乱糟糟的。若是被老祖听到,你又要被训一顿。”
  
      墨娘子吐了吐舌头,‘嘻嘻哈哈’不以为然的踮着脚尖轻跳了几下。她跺了跺脚,一掌向着房间的角落轻轻一按,一道流光在墙壁上闪过,那里敞开了一扇小小的暗门。
  
      墨娘子哼着曲调怪异,和元陆世界风格迥异的小曲儿,欢快的窜进了暗门中。
  
      暗门关闭,流光一闪,那里又是一堵完整的墙壁,外人再看不出这里居然有一扇暗门,下面还有一条直通八方老店的暗道。
  
      中年男子笑了一阵,他背着手,转过身,看着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洛王府,真个可惜了。若是早知道他是赤焰天穹宫的转生之人,哎,若是洛王火修罗也能成为一方令主,这对我们,可真正是太有用了。”
  
      “洛王府啊,洛王府。”
  
      中年男子痛心疾首的连连摇头,不断的叹息着。
  
      如此过了一盏茶时间,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精悍青年闪身闯了进来。
  
      中年男子神色一紧,他转过身,凝视着青年厉声低喝起来。
  
      “何事?”
  
      “昆州陈家之人,乃律宗刑殿弟子。”
  
      精悍青年三言两语,就将刚才阳水镇外,那个行迹诡异的黑衣人所言所行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中年男子神色剧变,他绕着屋子急速转了几圈,突然无比诡异的冷笑起来。
  
      “有趣,有趣,是律宗内,有人要这几个小喽啰死么?”
  
      “那个黑衣人,分明是律宗内部,某些大家族蓄养的死士。”
  
      “用死士报信,想要借刀杀人?让我们宰了那几个小子?”
  
      精悍青年低下头,语气凌厉的低声发问。
  
      “令主,可否要下手将他们给做了?”
  
      “做了?做什么?你们想要做什么?”
  
      中年男子一巴掌拍在精悍青年的头顶,发出‘啪’的一下脆响,打得精悍青年抱着脑袋向后退了几步,连连揉搓头皮显得被打得很痛。
  
      “朗朗乾坤,太平盛世,我阳水镇乃良善平民居所,他刑殿弟子要来,就来罢!”
  
      “做了?我们需要做什么?我们什么都不要做!”(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