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二章 黑衣 2
    “吩咐下去,给那几位少爷好吃好喝好招待,让他们舒舒服服的在这里过年就是。”
  
      冷笑了一声,中年男子身形一晃,他的身体冉冉化为一缕极细的光晕,飞快的向着屋子内油灯上的灯火飞了过去。光晕完全没入灯火后,原本两寸高的灯火微微一晃,突然跳起来有一尺多高,然后迅回复了正常。
  
      灯火中,隐隐可见几点豆大的银星闪过,中年男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在阳水镇的各处高门大宅中,都有一些原本不属于阳水镇本地居民,身穿高冠华袍的男子神色微微一变,他们侧耳倾听了一番,然后微微一笑,纷纷化为光晕没入了身边最近的灯火中。
  
      八方老店,墨娘子已经顺着暗道,来到了阴雪歌酒宴的大厅门外。
  
      大厅内正传来赤蛛娘怪异的呻吟声,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颤音,那种说不出是欢乐还是痛苦的声音,让墨娘子的身体微微一颤,面皮变得更加酡红。
  
      虽然她在阳水镇藏翠阁迎来送往,见识过无数风月手段,但是她身份特殊,修炼的法门讲究的是出入万丈红尘,片尘不染于身,最是微妙、诡异不过。
  
      她甚至见识过那些中招的客人,和座下侍魔女们群魔乱舞,数十人纠缠在一起的大欢喜场面,但是她自身却是清洁如雪,从未真个和男子有过那种勾当。
  
      她功法特殊,越是见识过各种风月污秽场景。心境就越的敏感、洁净,对于各种风雨声、欢喜声更加的难以承受。犹如走钢丝绳一般,她距离这种风月场景越近,越是危险,她的修为增长的度就越快,得到的力量就越的精纯、纯净。
  
      所以大厅内的赤蛛娘只是呻吟了几声,墨娘子就已经神魂荡飏,浑身软绵绵的差点没坐在了地上。
  
      她小腹炽热,一股热浪流转全身,眼前幻象迭起。无数天魔女在她面前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下流动作。她六贼迸。无数杂念旖思犹如洪水一样滚滚袭来,她只能苦苦死守心境,体内一股纯净、纯洁,宛如佛陀舍利的力量就勃勃而。不断从身体四周生出。逐渐汇聚在她识海之内。
  
      这是一门极其神奇。极其诡异,剑走偏锋,修炼度极快的神奇秘法。
  
      在元6世界。这种以各种声色犬马的诱惑作为辅修手段的功法,早早就在太古时代,被打入了邪魔外道的行列,一应传承早被灭绝。但是此刻,墨娘子正借着大厅内零碎的呻吟声,飞的增长着修为。
  
      两条纤长的**紧紧的并拢,墨娘子银牙紧咬,缓缓的推开了大厅的门。
  
      一边有气无力的推开房门,墨娘子一边低声暗骂。
  
      “这群小骚蹄子,一个个,还真是……”
  
      大厅的房门被推开,墨娘子抬起头来,看向了大厅内的人和物。
  
      然后她呆在了那里。
  
      回到一刻钟以前,墨娘子用姹女迷神之术拷问阴雪歌之后,她招来赤蛛娘,让她糊弄阴雪歌,自己则是返回藏翠阁,向那位令主回禀消息。
  
      赤蛛娘一进大厅,就反手合上了大厅的房门,‘嗤嗤’笑着来到了僵坐在椅子上的阴雪歌面前。
  
      她轻佻的用手指抚摸着阴雪歌的面颊,然后欢喜的惊叹起来。
  
      “好一个俊俏的小伙子,就是皮肤略黑了一些,却更有男人味了。”
  
      “唉哟,这一对儿浓眉,真个好像两柄大刀,你是要砍死奴家怎的?”
  
      “嘻嘻,奴家不怕刀砍,只怕枪捅呢!”
  
      阴雪歌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赤蛛娘的手指抚摸过他的面颊,从她之间传来的一丝丝滑腻微妙,犹如触电的奇异感觉,让阴雪歌暗自判断出了她修行的功法。
  
      她的手指格外细腻滑嫩,远非寻常女子所有。看她皮肤的色泽,看她火辣的身躯,都透着一股子好似宝珠美玉般的光泽,她身上的生命元气波动,更是比普通女子强出了许多倍。
  
      这女子修炼的,定然是损人利己,劫掠男子阳元,补益自身的邪魔功法。
  
      看这女人身上各种异兆,她经受过的男子,怕是不下数千人。
  
      阴雪歌虽然不介意和某个美丽的少女,来一顿说来就来、犹如夏夜雷暴雨一样突然的邂逅,但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怎么也不能被人家当做玩物一样,用这种手段就给夺走了吧?
  
      心念一动,他识海中一个怪异的符文顿时放出一道奇光。
  
      苗天杰和他签署了卖身投靠的追随者契约,苗天杰已经是他的私人奴仆。他们两人神魂相连,阴雪歌一念之间就能主宰苗天杰的生死,自然也能在一念之间,就通过神魂间的联系,向苗天杰号施令。
  
      几个呼吸后,赤蛛娘已经伸出手,正要去抽阴雪歌的腰带,阴雪歌突然身体一晃,带着一丝邪恶的笑意一把抓住了赤蛛娘粉末白的脖颈。
  
      他五指用力,扣住了赤蛛娘脖颈上最紧要的几处窍穴,手指一按,赤蛛娘就浑身麻痹酥软,再也挣扎不得。赤蛛娘修炼的法门,专攻采阳补阴的手法,对于肉身的熬炼却并不看重。
  
      她的肉身也不过是比寻常凡人强一点,大概也就是两三鼎的**力量。
  
      阴雪歌此刻数百鼎的**力量是她的数百倍,手指微微一掐,就让赤蛛娘动弹不得。
  
      “墨娘子,我们,以酒助兴,嘿嘿!”
  
      “公子我在陈家,最喜欢把侍女灌得烂醉如泥,再和她们欢好。”
  
      “你要喝醉,你一定要喝醉才行!”
  
      胡乱找了个借口,狠狠的败坏了一下昆州陈家二公子的名声。阴雪歌一把将赤蛛娘按在桌子上,抓起墨娘子的侍女带来的那一壶三春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往赤蛛娘的嘴里倒了下去。
  
      赤蛛娘吓得魂飞天外,差点没叫了起来。
  
      三春暖有多么霸道,她自然是心知肚明。这么一壶酒要是全部灌进她肚子里,她不和男人疯狂的媾和三五天,根本就不会清醒。
  
      她暗自叫苦,这位陈家公子,按道理说,应该已经被墨娘子的****制住。应该任凭她赤蛛娘鱼肉。让她好好的享用一顿美餐才是,为什么他还有反抗的力气?
  
      一壶三春暖‘咕咚咕咚’的灌了进去,赤蛛娘本身修炼的就是风月场上的功夫,对于这种虎狼之药。最是没有反抗的余力。她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很快整个人的皮肤就变成了粉红色。倒是符合了她的名字,赤蛛娘,这一下浑身泛红的她。真正是名副其实了。
  
      赤蛛娘的目光很快变得散乱无光,她双手轻轻的抚摸着阴雪歌的手掌,语气凌厉阴狠的笑了起来。
  
      “陈家二公子?嘻嘻,奴家最讨厌你们这些世家子。”
  
      “今天奴家可要好好享受一下你这俊俏小生的滋味儿,嘻嘻,奴家也不杀你,只是抽空你元阳,让你以后有心无力,变成一个废人就是。”
  
      阴雪歌皱了皱眉,一手将赤蛛娘丢了出去。
  
      苗天杰鬼鬼祟祟犹如做贼一样窜了进来,衣衫不整的他一把抱住了赤蛛娘,双目光的大叫了起来。
  
      “唉哟,好一个火辣辣的小妞儿,啧啧,主子,不如您?”
  
      阴雪歌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赤蛛娘,轻轻挥了挥手。
  
      “赶紧完事,得让她相信,她真个和我欢好过。我们这次的任务,可不容失败,任何细节都不能出错。”
  
      他不愿意和赤蛛娘有露水姻缘,这点好事,也就只能便宜苗天杰苗大少了。
  
      方田林等沥血堂的人,还在外面盯着呢,他们这次的探查任务,真的不能出任何纰漏。他可不想看方田林的那张臭脸,关系着五百万功绩点,若是毁掉了他们这次的任务,谁知道他们会作出什么事情来?
  
      苗天杰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他本身就是一个没脸皮的纨绔子弟,他也不避讳阴雪歌,直接将赤蛛娘压在地上,就开始大快朵颐。
  
      赤蛛娘被药酒弄得神魂颠倒,她也没有运起那古怪的功法,而是全身心的投入了和苗天杰的大战中。
  
      墨娘子推开大厅的门,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阴雪歌端端正正的坐在酒桌边,在一旁的地上,苗天杰和赤蛛娘正疯狂的纠缠在一起。
  
      但是很显然苗天杰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正歇斯底里的哀嚎着,想要从赤蛛娘的纠缠中脱身。虽然没有运起那些邪门的功法,但是赤蛛娘体内的元气流动,自然而然的就有某些特殊的效果在。
  
      苗天杰只是一接触就一泻千里,再接触就溃不成军,短短半刻钟的功夫,苗天杰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抽空了,他犹如杀猪一般惨嚎着,哭天喊地的让阴雪歌赶紧救命。
  
      正是因为苗天杰的惨嚎,阴雪歌也没能听到墨娘子走到门前的响动。
  
      当墨娘子推开大厅门的时候,阴雪歌正要起身去解救苗天杰。
  
      两人面对面的打了一个对眼,阴雪歌清澈明净的眼神,哪里像是被姹女迷神之术蛊惑的人?
  
      “你!”
  
      墨娘子吓了一跳,她指着阴雪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飞快的看了一眼在地上纠缠的苗天杰和赤蛛娘,再看看面沉如水看着自己的阴雪歌,她突然侧耳倾听起来。耳朵微微一颤,墨娘子嘶声尖叫起来。
  
      “你们是律宗刑殿弟子?”
  
      这话一出,阴雪歌也不吭声,他袖子一挥,两柄短刀激射而出,带着隐隐风啸声向墨娘子的膝盖激射而去。
  
      墨娘子尖叫出声,她身形一闪向后急退,但是阴雪歌出手极快近乎偷袭,她刚刚退出两步,短刀就一闪而过,她惨嚎一声,两条小腿已经被斩了下来。
  
      血光四射,墨娘子怒啸一声,她脖子上挂着的一串项链突然爆开。(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