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九章 深山有钓翁 2
    顺着山坡一路滚到了山脚下,阴雪歌一把抓起苗天杰,连踢带骂的将连连吐血的阴飞飞等人赶了起来,然后撒开腿就往近在咫尺的峡谷中逃跑。现在是最要命的时刻,他们被雷音重伤,再来十个八个的持戈死士就能轻松击杀他们,再不逃走,他们就逃不了了。
  
      亡命的几个起落,几个人已经来到了峡谷旁,他们急忙向下跃去,很快就沉入了黑漆漆的峡谷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他们身后,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数百名手持强弩、长戈的死士终于赶到。他们茫然的在几个首领的带领下在四周搜索了一阵,却没能找到阴雪歌他们留下的任何蛛丝马迹。
  
      被阴雪歌用法符炸得重伤,已经无力自行飞行,只能在几个死士搀扶下缓缓行走的中年男子一边咳血,一边踉跄着来到了阴雪歌等人消失的峡谷边。
  
      阴狠的向四周张望了一阵,中年男子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起来。
  
      “传信回去,搜遍这片山林,不能让这几个小子逃脱。”
  
      “尤其那个阴雪歌,不管上面为什么要他死,既然上面来了命令,他就必须死!”
  
      一众死士纷纷应诺,就有几个强弩手拉开衣衫,从怀中掏出了几只身体蜷缩成一团,只有拳头大小的银色鹞鹰。他们迅速在几张特制的纸条上书写了一行字迹,将他搓成纸条塞进了鹞鹰爪子下挂着的金属管内,然后将鹞鹰丢上了空中。
  
      这些鹞鹰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张开翅膀轻轻一抖,就笔直的窜上了离地数千丈的高空。
  
      他们的体型极其娇小,但是他们能够飞翔的极限高度,居然比那些常见的大型猛禽还要高出一千多丈。他们来到高空,顶着罡风,翅膀挥舞之间,就化为一条银色流光,急速消失在雪云中。
  
      中年男子喘了一口气,他正要说话,远处突然有恐怖的爆鸣声不断传来。
  
      身穿重甲。浑身血肉模糊的方田林带着十几个沥血堂弟子。踏着浓密云烟一路仓皇逃来。在他们身后,二十几个生穿高冠长袍,周身闪耀着奇异光辉的中年人紧追不舍。
  
      一行人在数里地外急速掠过,这群死士看着这些脚踏云烟凌空飞掠的高手。一个个屏住了呼吸不敢随意动弹。眼睁睁的看着双方一追一逃的跑得远了。
  
      天色大亮的时候。峡谷中,距离昨天用法符炸飞对方呵气成雷高手的地方大概两百里地,一个熊洞传出了尖锐的叫声。
  
      “速速放我回去。否则你们一个个都要死。”
  
      “你们犯下了天大的错,就算你们是律宗弟子,你们的性命……”
  
      从昏厥中清醒过来的墨娘子还没看清四周环境,就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阴雪歌轻哼了一声,阴飞飞丝毫不惜香怜玉的抓起一根黑熊的大腿骨,狠狠抡在了墨娘子的后脑勺上。墨娘子翻了个白眼,刚刚叫唤了几声的她,又被打得深度昏迷。
  
      “这姑娘可怜兮兮的,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打蠢的。”
  
      苗天杰捧着一块烤熟的狗熊肉,蹲在墨娘子身边,贼兮兮的透过她粉碎的衣衫,堂而皇之的欣赏着她乍露的风光。
  
      熊肉的来源,就是洞里角落中一块熊皮上散落的大块血肉。
  
      这个熊洞本来属于一头膘肥体壮的大狗熊,正在冬眠的他不小心碰到了阴雪歌这群恶客,不仅仅闯入他的巢穴,惊扰了他的冬眠,而且就连他自己,都变成了阴雪歌他们补充体力的上佳口粮。
  
      阴飞飞拎起砸晕了墨娘子的那根狗熊腿骨,上面还黏着大块的熊肉,他张开嘴撕扯了一口肉,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的咕哝着。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阴雪歌盘坐在地上,他刚刚吞服了一颗疗伤的丹药,同时也在借取四周山林中的青木气息治疗伤势。
  
      四周有那群死士搜寻,以炼气士的手段,搜遍方圆千里之地也是轻松平常的事情。
  
      现在他们人人带伤,如果再碰到那群死士,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很难从他们手上逃脱。一个呵气成雷的高手,就能逼得他们这么狼狈,如果再多两个呢?
  
      更不要说,昨天打得这么热闹,阳水镇都差点被拆成了废墟,就在附近等候的方田林等人,居然没有半点儿响动。很显然,方田林这些沥血堂的弟子,他们也都碰到了极大的麻烦。
  
      在阳水镇,他们只碰到了无名一个算得上高手的人,而阳水镇的高手一个都没出现,他们一定是去截杀方田林等人了,否则阴雪歌他们也不会这么轻松的从阳水镇逃脱。
  
      也就是说,现在阴雪歌他们如果冒冒失失的走出去,搞不好就会成为两伙人的猎物。
  
      但是他们藏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带着墨娘子这么一个有着极大价值的俘虏,同时又会带来极大麻烦的俘虏,这终归不是一件事情。
  
      而且藏在这里,如果那群死士,或者阳水镇的人,他们真个穷搜每一处山林,阴雪歌不信他们能够躲过对方的搜寻。山林之中,阴雪歌自信自己能够藏得万无一失,但是阴飞飞他们不可能不泄露任何气息。
  
      而且现在是冬天,山林中草木凋零,用来藏身的地方可真不多。
  
      “总要,想个办法。”
  
      阴雪歌向着洞口望了一眼,然后摆了摆手。
  
      “休息一下,恢复一点体力了,我们就离开这里。”
  
      一边说着,阴雪歌一边按住了昨夜被滚烫油脂烫伤的阴飞絮、阴飞云,慢慢的将一丝一丝的青木元力输入他们体内,帮助他们愈合伤口。
  
      一行人不再开口,他们静静的坐在山洞中,服食丹药、涂抹药膏,同时清点自己身上的法器、法符各种对敌之物,尽可能的恢复着自己的战斗力。
  
      苗天杰手贱,他在墨娘子的身上掏掏摸摸了一阵,居然从对方胸前掏出了一枚挂坠,这是一枚炼制手法和现在的储物法器迥异的储物至宝。
  
      从挂坠中,阴雪歌等人得到了数十张威力不详的符箓,一些能量波动极其恐怖的鸡蛋状物事,以及一些**药、催-情-药、软骨散之类的邪门药物和相对应的解药。
  
      更让阴雪歌欣然的就是,墨娘子的挂坠中,居然还藏了一部《姹女元灵真神秘藏经》。
  
      律宗论功,斩杀邪魔外道的人头固然是一笔厚重的功劳,但是像这样的邪魔外道的传承典籍,更是大功一件。在律宗功殿,这部修炼功法的价值,或许顶得上一百个墨娘子不止。
  
      “倒是一件好东西。”
  
      将这一卷经书藏进了自己的储物指环中,阴雪歌将那些符箓等物一一分发了下去。墨娘子的这批物资来得正好,重创之余的阴雪歌等人,正需要这些东西恢复战斗力。
  
      一行人离开了熊洞,阴雪歌站在洞口默默运转青木元力,四周树根草茎蔓延过来,迅速将洞口封锁得结结实实。阴飞飞又弄了一大堆积雪洒在了树根草茎上,很快这里就再也看不出半点儿痕迹。
  
      依旧是让阴飞飞扛着墨娘子,一行人排成十丈长的队伍,阴雪歌打头探路,小心的离开了峡谷。
  
      自从有那些死士出现,而且他们的目标居然明确的放在了自己身上,阴雪歌就不敢再往南走。那些死士的搜寻重点肯定会在南方,说不定他们就会一头撞进人家的包围圈里。
  
      向北不远,就是渭北郡城,但是那里肯定也是对方盯防的要点。
  
      向东边,那边就是阳水镇,阴雪歌琢磨了许久,还是不愿意选择那个方向。如果方田林他们平安无事还好,若是方田林一行人全军覆没了,他赶去阳水镇,就是自投罗网。
  
      所以最终他们只能向着西边前进。
  
      向着西北角,顺着陡峭的山岭向西,那边有齐州的另外一个郡治‘西山郡’。
  
      齐州乃昆吾国朝膏腴之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唯独西山郡处于群山包围之中,在齐州最为偏僻封闭。但是西山郡有山林之利,特产各种珍稀木材和灵药,借助渭水的水运,西山郡的富饶程度不在渭南郡之下。
  
      位处群山之间,西山郡的民风格外彪悍骁勇,小小郡治,居然有两个六品世家盘踞。
  
      阴家就有呵气成雷的太上坐镇,六品世家的实力和底蕴只会更加雄厚。以阴雪歌律宗弟子的身份找上门去,定然能让那些西山郡的世家逢迎,只要得到他们的援手助力,阴雪歌就不怕那些死士了。
  
      一路向前,越是往西,山岭就越发陡峭难行,好些地方甚至有数千丈的悬崖挡路,逼得阴雪歌他们只能不断绕路。
  
      如此艰难的跋涉了小半天的功夫,前方一处枯崖下,一块怪石上,一个身穿蓑衣,戴着斗笠的老人,手持鱼竿,腰间挂着鱼篓子,肩膀上一左一右蹲了两头大鹭鸶,端端正正的坐在石头上垂钓。
  
      但是枯崖下没有水,只有厚厚的积雪,没有半点儿水的影子。
  
      白玉子从阴雪歌的袖子里探出头来,他看着那老人,突然怪声冷笑。
  
      “看这老鸟,真傻鸟,这里有鱼么?”
  
      老人微微抬起头来,斗笠下两道冷光如刀。
  
      “鱼儿,鱼儿……你不就是一条鱼么?”(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