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章 天聋地哑傀儡宗 1
    风推着厚重的云,从极远的天边缓缓的压了过来。
  
      大片大片的雪沉甸甸的坠落,老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坐在巨石上,手中鱼竿轻轻晃动。
  
      阴飞飞、苗天杰五人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抽搐,老人只是一击,鱼竿一荡,精巧的鱼钩就好似厉鬼的爪子,精准的撕开了阴飞飞五人的经络关节,痛得他们昏厥了过去。
  
      阴雪歌站在厚厚积雪中,紧张的看着老人。
  
      这老人出手,他没能看清老人手中鱼竿的动作。他只是看到了无数点寒星从鱼钩上迸出,随后阴飞飞五人就浑身喷洒着大片血花,痛得嘶声呐喊了一声,身体剧烈抽搐着倒在了地上。
  
      还好,他们只是经络关节受伤,没有性命之忧。
  
      扛着墨娘子的阴飞飞倒地,他沉重的身躯将墨娘子小半截身体压在了下面,昏厥的墨娘子被剧痛惊醒,她睁开眼睛茫然的向四周望了一眼,然后惊喜的看着老人大叫了起来。
  
      “第一令主,救……”
  
      阴雪歌脚下一滑,轻巧的划过雪地,狠狠的一脚向墨娘子的后脑勺踹去。
  
      “好大的胆子,在老夫面前,还敢伤人?”
  
      老人冷笑一声,他手腕一抖,纤长透明的鱼线剧烈震荡着,鱼钩带起一点寒芒,快若闪电般向阴雪歌的肩膀点了过来。漫天飞雪,无数雪花中一点寒光激射,眼看着就要洞穿阴雪歌的肩头。
  
      阴雪歌的身体一晃。他双手一搓,掌心一道法符浮现,数十个尺许见方的青色爪印带着沉闷风啸声从他掌心喷出,带起大片旋风挡在了鱼钩前。
  
      爆鸣声不绝于耳,阴雪歌拍出的风爪被鱼钩一个接一个的破开,但是他也已经冲到了墨娘子身边。
  
      他的脚尖轻轻在墨娘子后脑勺上一点,一声闷哼,墨娘子昏厥过去。阴雪歌同时也痛呼一声,他的风爪被鱼钩全部震碎,鱼钩穿透他的肩膀。钩住了他的一根肩胛骨。将他高高的抛了起来。
  
      精巧的鱼钩上力道绝大,以阴雪歌如今的力量,居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他的肩胛骨发出可怕的呻吟声,他低声呼号着被甩起来百多丈高。然后老人手腕一沉。他就好像石块一样向地面撞了过去。
  
      双手护在面孔前。阴雪歌浑身起蜷缩成一个肉球,身体重重的撞击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出了十几丈远。浑身骨骼被震得几乎炸开。坚硬的骨骼上密布着无数的裂痕,阴雪歌躺在地上深深的吸着气,剧痛让他的脑子一片的空白。
  
      “老夫,幽冥劫生宫第一令青龙令主。”
  
      老人冉冉站起身来,手腕一抖,鱼钩脱离阴雪歌的肩胛骨,带着鱼线飞回,乖乖的缠绕在了鱼竿上。他看着一眨眼就被自己击溃的阴雪歌等人,很是不屑的笑了笑。
  
      “藏在阳水镇外两百里的山林中,接应你们的人,已经死的死,逃的逃。”
  
      “老夫只是奉命,来清理你们这些落网之鱼,顺便接回本宫圣女墨玉儿。”
  
      白玉子从阴雪歌的袖子里钻了出来,他慢慢的摇摆着鱼鳍飞起,悬浮在了阴雪歌的面前,看着青龙令主不屑的冷笑着。
  
      “圣女?鱼爷从来没见过在青楼里陪男人的圣女。”
  
      “老不死的,别在那里装前辈高人,就你这种垃圾,鱼爷我……”
  
      “你能怎的?”
  
      青龙令主好奇的看着白玉子,一条三寸多长,刚刚孵化出来十几年的小龙鲤。这么小的龙鲤,怕是连血脉中的记忆传承都没苏醒,他能有什么能力?
  
      白玉子沉默,不开口。
  
      依他的本性,他很想吹吹牛,比如说他能一指头碾死青龙令主之类的话。的确,按照他前世血鹦鹉最终的实力,百万个青龙令主站在他面前,也就一口吞了。
  
      但是这里是元陆世界,他是‘土生土长’的‘西疆蛮荒’之地孵育的龙鲤白玉子。
  
      张了张嘴,白玉子干脆叫骂了起来。
  
      “你这种垃圾,你把你老母送到鱼爷面前,抱着鱼爷的大腿求鱼爷光顾你老母一夜,你还乐意倒贴三个大钱,鱼爷都不带多看一眼的!”
  
      “看看你生得这么寒碜、丑陋的模样,你老娘估计也就和山间的野猪精拉出来的猪粪模样差不多吧?你们全家都生得极有创意,为何还敢出来见人?”
  
      青龙令主嘴角一抽,他眉心突然有一团紫黑色的幽光急速闪烁。以他的眉心那团光芒为核心,大片青黑色的经络从他皮肤下浮现出来,这些经络在他的皮肤下蠕动扭曲,勾勒成了一个邪恶异常的巨大符文。
  
      “死!”
  
      恐怖、邪异,犹如极地寒潮一样的灵魂念力潮水一样涌出,狠狠的轰向了白玉子小小的身体。
  
      “干,玩大了!”
  
      白玉子惊慌的看着前方呼啸而来,肉眼可见的紫黑色念力狂潮,身体骤然僵硬。这个幽冥劫生宫,他们的独门秘法,就在这精神念力上了?
  
      浑身骨骼寸寸碎裂的阴雪歌突然抬起头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再也顾不得某些禁忌,他的眉心有一点青色光芒浮现,一团若隐若现的葱郁大树的虚影在青光中一闪而过。
  
      四周山林中无数的参天古木随着寒风剧烈的摇晃起来。
  
      这些山林中的树木,他们的根茎在地下相互交错交融,虽然并非一体,相互之间的联系却密不可分,变成了一张绵延数万里的大网。
  
      随着阴雪歌眉心的大树虚影闪烁,这张由无数棵万年、数万年火候的巨木组成的网络,突然被激活了。这些巨木不会说话,他们却用植物特有的能量波动,发出了滔天的欢呼声,同时纷纷表示出了对阴雪歌的欢迎,以及对他的服从。
  
      无数古木的力量连为一体,和阴雪歌的灵魂彻底融合。
  
      在这一瞬间,阴雪歌就是方圆数万里内所有古木的精神集合体,他的灵魂、他的身躯,就是这数万里内所有古木的联合。他站起身来,眉心青光微微一旋,主动迎向了青龙令主的精神冲击。
  
      好似一块巨石撞进了一片汪洋大海,溅起了大片涟漪,但是也仅此而已。
  
      大海将巨石悄无声息的吞没,随后巨浪滔天,狠狠的顺着巨石的来势轰了过去。
  
      青龙令主正带着笑容,准备欣赏白玉子的身躯炸开,脑浆变成沸腾的稀粥四处喷洒的美景。下一瞬间,他就看到了无数株大树在摇曳生姿,看到了一片沸腾的森林宛如海洋一样当面砸了下来。
  
      身体崩解,魂飞魄散,青龙令主的身体内喷出大片的青木元气,他甚至没来得及惊恐的看阴雪歌一眼,就彻底从元陆世界消散。
  
      阴雪歌吐出一口血,一言不发的掏出最后两枚兰岚赠送的法符,然后随意的打了出去。
  
      火光喷射,大地颤抖,一座小山被夷为平地,狂暴的火焰元气将四周残留的所有元气波动烧得干干净净。
  
      眉心的青色光影消散,小小的古木虚影化为一点青色光芒,没入了阴雪歌灵魂的最深处。一股前所未有的疲累涌了上来,阴雪歌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很想一头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睡他个三天三夜再说。
  
      刚刚眉心一点灵光,是他最本源的灵魂烙印的力量。
  
      为了顺利转生元陆世界,为了不让至圣法门的大能察觉到任何的异常,阴雪歌的本源灵魂烙印中残留的力量极少,只保留了最基本的,维持烙印存在的力量。
  
      刚刚被青龙令主逼迫,不得不孤注一掷动用本源之力和他对轰,本源灵魂烙印中的能量消耗了九成九,必须经过长时间的温养恢复,才能再次的动用。
  
      而且动用本源灵魂烙印,这种行为是极其危险的。
  
      此刻是大白天,七轮圆月位于元陆世界的另外一侧,厚重的元陆世界遮挡住了某些恐怖存在的目光。如果是在夜间,七轮圆月高悬苍穹的时候,阴雪歌绝对不敢暴露这种力量。
  
      这,可不是一个刚刚侥幸进入律宗内门的特进弟子,应有的力量。
  
      阴雪歌清楚的知道,在他如此弱小的时候,如果他的本源灵魂烙印被至圣法门的某些大能存在发现,那么他势必迎来灭顶之灾。他的本源灵魂烙印对那些大能而言,是无价之宝,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任何其他的先天鸿蒙级的灵物,都无法和他的本源灵魂烙印相比。
  
      “真个该死。”
  
      阴雪歌又掏出了几张墨娘子身上搜出来的法符,随意激活后向着四周一阵乱丢。这些法符也拥有极其恢弘的力量,轰得方圆数里内坑坑洼洼,山峰、木石都一片混乱。
  
      气喘吁吁的找到了一根被炸断的巨木,从他树干上砍下了一节十几丈长的枯藤,阴雪歌将重伤昏厥的阴飞飞等人绑成了一个大肉球,很是狼狈的扛起这颗比他的体积大了将近十倍的肉球,用尽最后的力量向着深山中狂奔而去。
  
      刚刚他和数万里方圆内的所有古木融为一体,所有古木的记忆都被他吸收掌握。
  
      对于这些生长在深山中的古木而言,他们的记忆很平淡,春夏秋冬,日出日落,春花雪月,云起云散,他们所记得的绝大部分记忆,不过是这样。(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