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二章 惨毒 2
    “幽泉,她说的,是真的?”
  
      幽泉沉默了一阵,她蹲在地上,捡起了那块玉珏和令牌仔细的审视了一番,她的眸子里有黑色的巨浪翻滚,一股让青蓏喘不过气的森严压力当面迫来,吓得青蓏战战兢兢不敢动弹。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
  
      “那个兰岚,反正我也不喜欢她。”
  
      “这个律宗,其实也很让人讨厌。”
  
      冷哼了一声,幽泉回头看了青蓏一眼,拉着她就往外走。
  
      “不要说话,不要东张西望,跟着我就就是。嗯,公子留在这里的身份令牌,应该还是有用的。”
  
      她抚摸着那个美貌少妇留下的令牌,很开心的微微一笑。就算没有阴雪歌的身份令牌,这块在律宗有着极大权威的令符,也能发挥出极大的功效吧?
  
      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幽泉拿着阴雪歌的身份令牌和那块少妇留下的令符,出入律宗的各处殿堂。凭借着兰家、南宫家对阴雪歌的优待,凭借两个圣人世家对阴雪歌的特权,她从律宗功殿借贷了整整一千万的功绩点。
  
      而那块少妇留下的令符,则是对律宗各处殿堂、楼阁的执事有着绝强的威严,幽泉用这块令符,没有任何麻烦的又额外借贷了一亿个功绩点。
  
      凭借着这一亿一千万个功绩点,幽泉从功殿兑换了天量的灵药和珍稀矿产。
  
      律宗掌控整个元陆世界,又正是刚刚年贡过去的时间段,宗门内的灵药和珍稀矿产储备极大丰富,功绩点就显得格外的值钱。所以幽泉用这些功绩点兑换出来的灵药和矿产,比起过年前要多了三成。
  
      而元陆世界的物产极大丰富,这些灵药和金属矿产在律宗内部价值极低,起码相对于功绩点而言,他们的价值可谓是低廉。
  
      而幽泉兑换了这么多的灵药和金属矿产,如果有炼丹师和炼器师,自行将其炼制成丹药和法器法宝,所得的数量,比起直接用功绩点兑换成法器和丹药,起码要多出十倍以上。
  
      忙完了这一切,幽泉也不再多做逗留,她和青蓏只是阴雪歌侍女的身份,律宗内也没人注意她们。
  
      凭借那少妇留下的令符,两女很轻松的就直接登上了一条早就等候在那里,整个律宗山门内速度最快的飞舟,径直离开了律宗的地盘。
  
      经过昆吾国朝境内的传送阵,两女在半个时辰后,就顺利的来到了渭南古城的郊外。
  
      那条送她们来到这里的飞舟,负责掌控飞舟的律宗执事索回了那块令符,然后一言不发的直接离开。看他们离去的方向,并非是昆吾国朝帝都的方向,他们应该是去了别的地方。
  
      看着飞舟远去后,幽泉带着青蓏,向着西方走了两百多里地,在山岭中找到了一个天然洞穴。
  
      将兑换出来的所有药草、金属矿产全部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存放在了洞穴极深处,幽泉用一张崩山符,将这一个洞穴长达十几里的入口崩塌。
  
      至于她原本佩戴的储物指环,以及阴雪歌为青蓏配发的储物指环,全部被她绑在了一块木板上,丢进了滔滔不绝的渭水中央。以渭水的流速,这一小块木板,到明天的时候,就已经漂出了千里之外。
  
      青蓏被幽泉一连串的行动搞得摸不清头脑。
  
      尤其幽泉崩塌那一长段洞穴的时候,青蓏更是吓得瞪大了眼睛。
  
      但是她很聪明,很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多嘴。她咬着牙,紧紧的跟着幽泉一路奔波,在野地里的厚厚积雪中不断跋涉,就连一声苦都没哼哼出来。
  
      幽泉赞赏的看着青蓏,她也不多话,只是拉着青蓏,没入了漫天大雪中。
  
      阴风岭,阴家祖宅已经变得狼藉一片。
  
      祖宅门前长长的甬道两侧,原本威武森严的法石傀儡,全部变成了碎片,乱杂杂的堆在地上。
  
      阴家无数年的底蕴,阴家祖宅内配属的,实力相当于呵气成雷炼气士的法石傀儡就有一百二十具,实力超过呵气成雷境界的法石傀儡有三具。
  
      至于其他实力更弱的法石傀儡,数量超过两千。
  
      但是这些法石傀儡全部被摧毁,而袭杀阴家祖宅的死士,数量不过三百。
  
      阴家太上死的死,伤的伤,侥幸没死的几个太上长老都躺在床上,翻着白眼奄奄一息,随时可能掉气。
  
      至于其他的长老、家族执事和精英弟子,死伤惨重,偌大的阴家刚刚迎来了发展的大机缘,就被这次的袭击当头一棒,毁掉了起码六成的战力。
  
      祖宅的议事大厅内,阴九幽等还能勉强活动的家族长老、执事聚集一堂,七言八语的争吵着,却什么章法都没商量出来。
  
      袭击来得莫名其妙,来得无比突然,年节刚过,阴家的所有族人都还沉浸在比往年规模大了数倍的祭祖大典中。新年佳节,美酒佳肴,酒肉飘香,阴家的子弟们一个个吃得肚满肠肥,反应都慢了许多。
  
      袭击的死士从阴家祖宅的正门攻入,一路摧枯拉朽般摧毁了一座一座的法石傀儡。等到阴家的长老、太上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聚集在祖宅中,准备商议今年家族发展大计的门人弟子,已经被*掉了数千人。
  
      一通疯狂攻击,阴家子弟死伤狼藉,幸好阴家还有镇族的阴风鬼狼坐镇,阴家的太上们豁出去性命激活阴风鬼狼,顶着敌人的猛攻祭起镇族之宝,将来袭的敌人全部斩杀。
  
      但是阴家的损失,已经让阴九幽等人欲哭无泪。
  
      就是在这一片愁云惨雾中,阴雪歌带着自己的几个追随者,带着四位兰家长老身边的护卫赶回了阴家祖宅。
  
      阴雪歌的脸色极其严肃,心情极其沉重,他看着四周坍塌大半的阴家族债,看着地面上的斑斑血迹,不由得狠狠跺了跺脚。
  
      “那些家伙,在山林中搜寻我们这么多天,为什么今天才突然袭杀阴家?”
  
      阴雪歌向四周打量着,地上还躺着不少的尸体,好些阴家的仆役还在强忍着呕吐,忙忙碌碌的收拾着。好多尸体都残破不堪,残肢断臂洒得满地都是。地面上到处都是巨大的坑洞,这些都是法符砸出来的痕迹。
  
      尤其是阴家庄园的大门,一枚高阶法符攻击了这里,在地上留下了一个直径三十丈的大坑。
  
      可想而知袭击到来的时候,这里聚集了数量极多的阴家精锐,但是敌人的一枚法符砸下,看看地上这个大坑,就知道族人的死伤有多少。
  
      “该死的东西。”
  
      阴雪歌咬着牙,但是他还是弄不懂,那些死士既然知道阴家祖宅就在这里,他们为什么要浪费了十几天的时间,才赶来袭击阴家祖宅?
  
      为了发泄么?
  
      为了别的么?
  
      因为他们知道了,兰家的一位长老已经找到了自己,他们没有了下手的机会,所以才攻击阴家发泄怒火?
  
      但是这里面,似乎又有点说不过去的地方。
  
      总之,事情疑云密布,阴雪歌的心情极其的混乱。
  
      四个兰家长老的护卫背着手,不以为然的看着四周乱七八糟的景象。他们见多了尸山血海的场景,律宗屠城灭国的事情没少做过。阴家这点伤亡,对他们而言犹如清风拂面。
  
      他们的目光,更多的集中在了阴雪歌的身上。
  
      每时每刻,他们当中起码都有一个人的目光放在阴雪歌身上,没有丝毫错开的时候。
  
      当阴雪歌走进议事大厅的时候,阴九幽正在愤怒的咆哮大吼。
  
      “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阴家到底招惹了哪一路妖魔鬼怪?”
  
      “渭南郡各家的余孽么?他们有这么强的实力?”
  
      “或者,到底是,你们在外面招惹了谁?”
  
      这些日子,阴家实力飙升猛涨,阴家的一些个不肖子弟,很有人依仗家族的名号在外胡作非为。各种欺男霸女,甚至是灭杀平民满门的事情,他们都没少做。
  
      阴九幽对这些事情知道,但是他没有功夫去关心。阴家的事情越来越多,家族规模急速膨胀,他没有精力去管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以阴家如今的权势地位,族中子弟玩几个民女,这也算是一件事情?
  
      但是这次的袭击无疑是当头雷霆,让阴九幽的脑子里冒出了无数纷杂的念头。
  
      或许就是某个不肖的子弟,在外冒犯了强大的敌人,让家族蒙受了这样的劫难?
  
      阴雪歌走进大厅,向阴九幽行了一礼。
  
      “家主,我回来了。这次的事情,是冲我来的。”
  
      “但是不要担心什么,随我过来的这四位,是上古圣人兰圣嫡系血脉兰家的大人。”
  
      “有他们在,就算是昆吾国朝也无法动我阴家丝毫。”
  
      阴九幽等阴家长老心头一阵乱跳,他们惊喜相加的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急忙抢上前来,忙不迭的向四位兰家长老的护卫行礼。
  
      元陆世界的世家,都知道圣人世家的存在。
  
      阴九幽他们也知道,圣人世家就是元陆世界的主人,能够巴结上圣人世家的人,阴家就真的高枕无忧了。
  
      和这样的利益相比,阴雪歌带来的这点麻烦,给阴家造成的这点损失,算得了什么?
  
      阴家伤兵满营,但是几处完好的宅邸内大开筵席,阴九幽用尽全部的力量,大开酒宴招待四位来自兰家的尊贵客人。四个护卫也欣然接受了阴九幽的邀请,在他们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阴雪歌、阴飞飞等人则是探视伤病,打听这次袭击的详细过程。
  
      没多久,阴飞飞的父亲派来的一个丫鬟,就找到了阴雪歌。rs
  
      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