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三章 毒 2
    砸吧了一下嘴,四个护卫觉得有点奇怪。这酒闻起来馥郁浓香,简直是极品美酒,但是喝到嘴里,却似乎味道有点不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醇厚美味,反而和刚才饮用的美酒差不多呀。
  
      脑子里转过一个念头,四个护卫突然身体一僵,他们双眼一阵阵的发绿,身体好似被砍断的木桩子一样,沉甸甸的倒在了地上。
  
      阴雪歌袖子里飞刀带着雷霆电光激射而出,对着四人的脖颈一扫而过。
  
      血光四溅,阴九幽等阴家长老、执事一通惊呼大吼。他们刚刚才知道了这四个护卫的来历,他们都是兰家长老的心腹下属,而那位兰家长老,可是律宗的正一品长老,常年值守律宗山门的大人物。
  
      阴九幽刚才刻意巴结,甚至将阴家几个生得最娇俏美丽的族女挑选了出来,为这四位大人物倒酒服侍,一心一意想要攀上高枝儿,让阴家得到更大的助力。
  
      只要能够和圣人世家攀上关系,阴家今天的损失什么的,那真的是不值得一提。阴九幽等阴家长老,真个是连脸都不要了,这才哄得四位大人开开心心的!
  
      而且他们也知道了,这四位大人虽然只是兰家长老身边听使唤的、跑腿的人,但是他们的修为,也达到了比呵气成雷更高一个大境界的水平。
  
      但是这样的高手,这样的大人物,阴家做梦都想要巴结上的大人物,居然被阴雪歌一刀给剁了!
  
      阴雪歌用了什么歹毒玩意。让这四位大人物毫无反抗之力的任凭宰割?
  
      “你疯了!你疯了!”
  
      阴九幽跳着脚指着阴雪歌破口大骂,他急得眼圈通红,眼泪都快喷了出来。
  
      “你知道你干了什么?你杀了律宗的大人,你这是要害得阴家死无葬身之地!”
  
      几个长老嘶声裂肺的咆哮着,指着阴雪歌痛骂不止。
  
      “够了,如果我不杀他们,阴家就真的完了。”
  
      阴雪歌狠狠的将海碗砸在了地上,他这一下用足了力气,大海碗在地上砸开了一个数尺方圆的大坑,震得整个大厅都在颤抖。差点没坍塌下来。
  
      “人。我已经杀了。按律宗弟子规,这是满门抄斩的罪名。”
  
      阴九幽等家族长老、执事全都傻眼的看着阴雪歌,他们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如阴雪歌所说。人。他已经杀了。再说什么都没用了。现在不是寻思阴雪歌为何杀人,而是想办法,如何从律宗。或者说从兰家接踵而来的报复中活下去。
  
      “所有族人,向西疆本家开辟的新地盘撤退吧。”
  
      看着面色如土的众多阴家族人,阴雪歌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知道本家在西疆披荆斩棘,开辟了一块还算稳妥的新地盘,大概足以让百多万人在那里活得很好。
  
      这其实也就足够了。
  
      “我会帮你们引走追兵,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阴家庄园一阵大乱,阴九幽等长老火急火燎的冲出大厅,撕心裂肺的大声呼喊起来。
  
      阴家整个调动起来,无数阴家子弟不知所措的按照长老们的指派,疯狂的调集族人,顾不上那些不动产,只是席卷了一批浮财,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向西方撤退。
  
      阴雪歌神色麻木的看着面孔扭曲的族人们,他对此也无能为力。
  
      自从他被兰家盯上,因为他的青木之体被兰家盯上后,阴家就已经注定了这个下场。他不可能让兰家抽走自身的精血,他必须做出反击。那么兰家就势必动用家族力量进行打击、报复,阴家迟早也会被卷入这个漩涡。
  
      现在反而是阴家最好脱身的机会,谁能想到,刚刚被一群死士疯狂攻击过的阴家,会突然的消失掉?
  
      渭北郡城,律府大堂上,兰家老祖正中高坐,面色森严的看着趴在地上浑身抽搐的方田林。
  
      大堂上血流满地,这些血都是从方田林体内流出的。他已经尝过了数十种惨绝人寰的酷刑,他身上流出来的血液,几乎相当于正常一百个人体内全部的血量。
  
      但是律府有秘制丹药,可以快速压榨他的生命潜力,让他的体内不断滋生新鲜的血浆。所以他流了这么多血,生命力居然依旧澎湃,但是各种酷刑,却让他的灵魂几乎崩溃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只是挑选了一个刑殿的悬赏任务,我什么都没做。”
  
      “长老明鉴,我方田林,没有触犯任何门规……我冤枉,我冤枉啊!”
  
      兰家长老冷飕飕的笑着,他眯着眼盯着方田林,轻轻的叹着气。
  
      兰岚站在兰家长老身边,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她的指甲刚刚用凤仙花汁涂抹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但是她觉得这颜色不好看,还是换成更加艳红的色彩更符合她的心意。
  
      南宫南笑容可掬的蹲在方田林身边,他手上握着一卷厚厚的卷轴。
  
      这是方田林所有的人脉关系,他的出身,他的父母,他的亲朋故旧,他平日里和什么人亲近,进入律宗以后所有的晋升记录,以及他这么多年的大致行踪,都事无巨细的记录在了卷轴中。
  
      “你是不是冤枉的,我们不关心。”
  
      “我们只关心一点,你为什么找上阴雪歌呢?你想要查探阳水镇的虚实,有太多人可以做那查探的人,你为什么要找上阴雪歌?”
  
      方田林瞪大了眼睛,惊慌失措的看着南宫南,他哆哆嗦嗦的颤抖着,恨得用脑袋直往地上乱撞。
  
      “阴雪歌?因为他?只是因为他?我,我悔啊!”
  
      方田林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着。牙齿咬破了舌尖,大量鲜血不断从他嘴里喷出来。
  
      “是皓无忧,皓嶽国朝的第一太子皓无忧。”
  
      “他新近勾搭了一个娘们叫罗青青的,他说他想要教训一下阴雪歌,正好知道我接了这个任务……”
  
      “嗯,哼?”
  
      兰家老祖轻轻哼了一声,他双手结成法印向着面前的空气一阵挥舞,一丝一丝的亮光在他面前凝成了一座小巧的法阵,空气剧烈的震荡着,然后虚空突然被他一掌撕开。
  
      他伸手进去轻轻一招手。就有一卷文书飞进了他的手中。
  
      “皓无忧……嗯。灭了亣奐国朝的功臣?”
  
      “哟?亣奐国朝,是因为这个缘故被灭杀么?亣奐国朝皇子珧荆命,副一品赤火之体,深受……”
  
      沉默了一会儿。兰家老祖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珧荆命被脾气最火爆的那一家子看中。有意让他入赘。但是和珧荆命交好的那女子,却……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只不过,区区一个一品国朝。灭了也就灭了。”
  
      “这个皓无忧,倒也有几分手段,只是他不该招惹我们啊。”
  
      兰岚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粉红色的指甲狠狠的在文书上一划。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罗青青。那些死士,很有可能也和她有关。”
  
      兰岚正准备将污水泼在罗青青身上,几个身穿劲装的律宗弟子已经大步闯了进来。他们身上还带着浓郁的血腥味,很显然他们刚刚做了一些不怎么让人赏心悦目的事情。
  
      他们跪在地上,向兰家长老行了大礼,然后恭谨的汇报起他们此行的发现。
  
      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他们已经跑去洛国,抓住了洛国罗家家主和一众长老严刑拷打,那些死士和罗家无关。
  
      他们又跑去抓住了刚刚上位的洛王逼问,差点没被吓死的洛王发下了灵魂誓言,那死士也和洛王一脉无关。
  
      兰岚皱起了眉头,她刚刚说罗青青可能和这件事情有关联,但是居然没牵扯到她?
  
      “那么,皓无忧呢?”
  
      兰家长老微微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
  
      “皓无忧不会这么蠢,以他的胆量……”
  
      趴在地上抽搐的方田林突然大声尖叫了起来,他用力的拍打着地面,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
  
      “长老,长老,我突然想起来,我接下这个任务,还是刑殿沥血堂严林严执事推荐的。”
  
      “是他推荐我接下这个任务,说这件任务最是适合我去做。”
  
      “随后,才是皓无忧和罗青青找上了我。”
  
      “严林?”
  
      南宫南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站起身,眉头紧紧的锁成了一团。
  
      “严林,我知道他,他是沥血堂正管执事,整个沥血堂,都在他的掌握下。”
  
      正说着,南宫南怀里一枚玉符飞了起来,玉符中一丝极细的声音飘出,南宫南的脸色顿时变得格外怪异。他看了兰家长老一眼,声音压得极其细微。
  
      “沥血堂正管执事严林,刚刚发现,死在了自家酒窖里。”
  
      “似乎,他是醉酒而死,已经死了有半个月了。”
  
      方田林脸色如土,兰家长老神色更是变得格外严厉。
  
      兰岚也深吸了一口气,俏脸变得无比古怪。
  
      律宗刑殿,尤其是律宗沥血堂这一块,几乎就是兰家的自留地。所以兰岚维护阴雪歌的时候,她可以对刑殿弟子肆意打骂,却没有一个刑殿弟子敢吱声。
  
      就在兰家势力最雄厚的沥血堂,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沥血堂的正管执事,居然卷入了陷害阴雪歌的勾当中?
  
      “有人,不甘寂寞啊。”
  
      兰家长老冷笑一声,他手指轻弹,双眸中可见无量星光闪耀。
  
      他的袖口内,突然有一串精巧的玉珠飞了出来,‘咔擦’声中,四枚玉珠碎裂开来。
  
      “糟了,阴雪歌那小子!”(未完待续。。)u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