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四章 地下 1
    夜深,月明,风卷飘雪。
  
      常绿的巨木树冠上堆了厚厚一层雪,不时有树枝承受不住积雪的压力‘咔擦’断折。
  
      阴雪歌站在树杈中,通过地下盘绕虬结的树根网络,感受着阴家庄园那边的动静。
  
      那一坛果酒中的药液,让四个护卫陷入了某种似死非死的僵直状态。他那一刀切过了他们的颈部动脉,阴九幽等人都是经验丰富的高手,他们确切的知道,那是必死无疑的伤势。
  
      但是阴雪歌配的药液,硬是拖延住了四个护卫的死期。
  
      直到阴家大部分族人,都通过自家的隐秘渠道转移后两个时辰,阴雪歌才真个杀死了四个护卫。
  
      一如他所料的,四个护卫一死,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后,一道辉煌壮丽的银光从北方激射而来,喷射出凌厉逼人的恐怖气息,稳稳悬浮在阴家庄园上空。
  
      一道沉重凝炼的神魂之力迅速扫过方圆百里之地,阴家族人已经远去数百里,阴家庄园中就连最后一点铜板都被带走。残破不堪的庄园中满是刻意加工出的痕迹,地面上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窟窿和裂痕,兰家的四位护卫遍体鳞伤的尸体,就随意的丢弃在地上。
  
      阴雪歌有着前世的经历,他有着无比丰富的伪造战斗现场的经验。
  
      兰家长老带着兰岚悬浮在半空,任凭他如何检查,地上的痕迹都好像是有强大不可抵御的外敌侵入阴家庄园,一通苦战后击杀了他派出去的四位护卫。
  
      “怎么一个活人都没有?”
  
      南宫南落在地上。轻手轻脚的翻检着地上的痕迹。
  
      他走到四个死去的兰家护卫身边,仔细的检视起他们的尸体。他们身上乱七八糟的密布着无数的伤口,刀伤、剑上、弩矢的痕迹应有尽有。从这些痕迹来看,四个护卫都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
  
      “阴家的人,都死绝了么?”
  
      满庄园都是血迹,都是尸体,很多地方残留着剧烈爆炸后的痕迹。
  
      这也就让勘测现场变得极其的困难,因为你根本无法知道,这个庄园中究竟死了多少人。
  
      阴家的人是逃跑了?还是全部被杀了?
  
      “阴雪歌呢?”
  
      银光中,数百位律宗弟子纷纷落下。他们绕着阴家庄园搜寻了一番。各种情报就犹如流水一样的传了回来。阴家庄园核心处,镇族之宝阴风鬼狼变得残破不堪,正歪歪扭扭的悬浮在那一口天地元气凝成的深井中。
  
      深井附近满是残破的血肉,但是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
  
      似乎。兰家长老真的说对了。阴家人似乎真的被灭门了。
  
      兰岚阴沉着脸。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玉盘,手指轻轻往玉盘上一点。玉盘剧烈的震荡了一下,有一点微弱的光芒微微一闪。然后就迅速消失不见。
  
      “阴雪歌身上的法符有反应,但是……我无法确定他的方位。”
  
      兰岚气急尖啸。
  
      “有人用大神通,隔绝了我对他的感应。他身上有我赐下的法符,不应该找不到他。”
  
      兰家长老的脸色也格外的阴沉,他低着头,手指轻轻掐动,身边无数银光急速盘旋着,眉头紧紧的簇成了一块儿。
  
      “难道,有人知晓了我们的筹划?有人,泄露了先天五行圣体的消息?”
  
      “有人知道,我们兰家想要做那件事情,所以故意的破坏?但是是谁走漏了风声?”
  
      阴雪歌静静的站在大树上,倾听着远处兰岚和兰家长老的对话。兰岚的语气很是激烈,她几乎是手舞足蹈的在放声喝骂。
  
      “该死,真该死。”
  
      “我这些日子,像个侍女一样服侍着他,我花费了多少心血力气?丢了多少体面、面子?”
  
      “像他这么合适的人选,还去哪里找去?现在已知的青木之体,除开他,谁还能轻松下手?”
  
      “究竟是谁想要坏我们的好事?”
  
      “若是被我抓出来,我不会放过他们。”
  
      兰岚恼羞成怒之下,一些该说的、不该说的事情,都肆无忌惮的喷了出来。
  
      阴雪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气息和身边的大树融为一体,此刻随着他的心情变化,大树纷纷摇晃起来。狂风吹过,这些大树上面的积雪纷纷落下,‘噗噗’有声的坠落在地。
  
      他的身体突然化为一道淡淡的绿影,融入了身边的大树,几个眨眼后,他就从数十里外的另外一株大树中走了出来。随后他再次化身绿影,就这样一步一步的离开了阴风岭。
  
      这不是律宗青木典上的秘术,而是他前世修炼得来的神通。
  
      有了青木典修炼而成的青木元力做根基,这些小小的青木遁法之类的神通,实在是信手拈来,并没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原本他不愿意动用前世的各种功法神通,毕竟这是大犯忌讳的事情。
  
      但是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不受控制,他不想回到兰家,冒那种随时被人当猪宰杀的风险,那么他就只能用尽一切手段抗争,用他的方式在这个世界发展、壮大、活下去。
  
      在他的掌心一团青色光影闪烁,他的储物指环就被光影笼罩着。
  
      这是一门精巧的禁法,名之为‘小诸天灵隐禁法’,威力不大,但是别出机抒,有着他独特的巧妙。
  
      储物指环上的气息,还有指环中所有法符等物的气息,都被这门禁法控制。兰岚用玉盘追寻他身上物件的气息时,这些气息早就被这门禁法分散了出去。
  
      阴雪歌和周边数百里内的树木连为一体,指环的气息、法符的气息被均匀的扩散到了方圆数百里内的花草树木上。任凭兰岚有通天的神通。她也无法从这分散成数百万、数千万份的气息中,确定阴雪歌的所在。
  
      只要他身边还有草木存在,兰岚就别想确切的掌握他的行踪。
  
      青木遁法轻快灵便,犹如鬼影轻松遁出了数百里后,阴雪歌收起了小诸天灵隐禁法。
  
      正在阴家庄园上空厉声呵斥的兰岚突然惊喜的大叫了一声,她手中的玉盘一阵颤抖,玉盘上有一点清晰的光点闪烁了一下。兰岚迅速向着南方四绝岭的方向指了一下,欢喜的叫了起来。
  
      “他在那边!”
  
      兰家长老长啸一声,他一把抓起兰岚,一道银光瞬息数百里。顷刻间就到了阴雪歌刚才收起禁法的地方。在这里。兰家长老的神魂之力扩散开来,宛如水银泻地般笼罩了方圆数里的山林。
  
      他很快就在一丛被积雪覆盖的灌木丛边,找到了几个大小轻重都不同的脚印,还找到了几点极其细微的鲜血。
  
      兰岚捻起鲜血嗅了嗅。她眸子里一抹精光闪烁。欣然笑了起来。
  
      “是阴雪歌的血气味道。他被人抓来了这里。”
  
      兰家长老游目四顾,缓缓点了点头。
  
      “他既然被人生擒,那么就是说。生擒他的人不想他死?”
  
      “有人,想要和我们谈条件?嘿嘿,区区一个正一品的青木之体不算什么,你们是看中了那个吧?”
  
      大袖一挥,兰家长老射出一道法符直冲高空。
  
      夺目的银光冲起来数万丈高,在高空中迅猛炸开,化为一颗璀璨的星辰悬浮在高空许久许久。
  
      四面八方有律宗的弟子不断的赶来,以阴家庄园为圆心,周边数千里地都被封锁起来,所有人都被发放了阴雪歌的画像,兰家长老动用了昆吾国朝中律宗的全部力量,疯狂的搜索起阴雪歌的下落。
  
      短短几个时辰后,律宗山门内的消息也反馈了回来,阴雪歌的两个侍女已经离开了律宗山门,走得无影无踪。尤其离谱的是,他托了兰家才从皓嶽国朝手上买下来的侍女珧暒儿,居然用阴雪歌的名义,从律宗借贷了巨额的功绩点。
  
      而且珧暒儿还将这些功绩点兑换成了巨量的药草和金属矿产,然后用某种律宗刑殿都没有查清的方式,不知道怎么的离开了律宗山门。
  
      反正律宗刑殿已经动用了全部的手段,硬是没查到珧暒儿和青蓏这两个丫头,到底是什么时候通过哪一条渠道离开律宗的。没有任何线索,任凭刑殿如何查证,硬是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兰岚再一次抓狂,他们现在可以确定,有些不受控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阴雪歌就好像幽灵一般,借着青木遁法在这附近山林中不断穿梭。他每隔三五个时辰,就会释放一次气息,让兰岚捕捉到他的身形所在,而且会刻意的留下一点儿蛛丝马迹让他们追寻。
  
      如此三天时间过去了,大部分听从阴九幽的命令撤退的阴家族人,已经远远离开了齐州地盘。
  
      兰家的长老,已经怒气冲天的返回律宗山门,不知道去找谁的麻烦去了。
  
      现在负责搜索阴雪歌的人,已经变成了兰岚。她调动了数万律宗弟子,好似篦子一样,将阴雪歌身边数百里的地盘一遍一遍的搜刮了无数次,却始终无法找到阴雪歌的确切所在。
  
      这一日,在一片浓郁的松树林中,阴雪歌切开了自己的手掌,放出了大量鲜血涂抹在身上,又将自己的衣衫撕得破破烂烂。他浑身骨骼发出几声脆响,十几处关节就好像折断一样,歪歪扭扭的挂在了身上。
  
      躺在一株老松树下面,周围薄薄的雪地上,他早就掏出了几双靴子,不轻不重的在雪地上印上了十几个脚印。他还掏出了提前预备好的血浆,将来自十几个阴家族人的血浆洒了一地都是。
  
      忙完了这一切,阴雪歌再次放开了禁制。(未完待续。。)u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